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光說不練假把式   
  
光說不練假把式

阿芳有點驚訝的噢了一聲,輕笑著看著夏劍,故意用挖苦的語氣問道:"你還鎮有能耐呀?你看你和小趙還有趙大三個人哪個不比那個鄭茹干的出色,尤其是你,也算是你們幾個里面的老同志了,都爭不過一個小姑娘,被人家坐在了你們頭上當了領導."

夏劍被老婆這麼一冷嘲熱諷,感覺在幾個人面前很沒面子,就立刻焦急的反駁說:"阿芳你說的輕巧,你問問小趙和小趙,人家鄭茹有什麼關系,我有什麼關系,鄭茹她爸可是我們單位的老大,人家提拔他女兒上去那是理所應當的!"

這麼美好的氣氛,還沒喝酒助興呢,趙得三可不想讓今晚這頓飯不歡而散,就立刻當起了和事老,圓場說:"好啦好啦,不說這些不高興的事了,咱們不能影響了趙哥和鄭潔嫂子的心情,吃菜,吃菜."說著極其會來事的給阿芳和鄭潔彼此夾了一只香辣蝦.

被阿芳那麼一挖苦,夏劍的心情立馬受到了影響,一想到本來屬于自己的晉升機會被鄭茹橫刀奪取,心情里很是氣不過,倒了杯酒喝起了悶酒.

趙得三很會來事的一看這種情形,就立刻端起酒笑呵呵說:"來,今天好不容易和趙哥和夏哥還有兩位嫂子一起吃飯,咱們一起碰一個."

在他的提議下,幾個人依次端起杯子,舉在一起碰了一下,喝完酒放下杯子,趙得三又幫幾個人填man杯子,招呼大家吃菜.

剛夾了一筷子菜送進嘴里的時候,趙得三突然感覺什麼東西磕了一下自己的腳,還以為是誰不小心踢到了自己,也沒怎麼在意,誰知過了一會,又被什麼東西碰了一下腳尖,這就讓他感覺有點不對勁了,也不可能這麼巧,這麼大的桌子,伸長腳想去碰別人的腳都不容易,怎麼自己就被一連碰了兩次呢?于是懷著疑惑低頭一看,就看見一只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伸了過來,那腳尖再次在自己的腳上踢了一下.

見狀,趙得三的心咯噔了一下,這肯定是阿芳和鄭潔其中的某個人在對自己暗示什麼,于是他故作出若無其事的一邊夾菜吃,一邊順著剛才那只腳伸來的方向去看,就發現阿芳正在用異樣的眼神盯著自己,嘴角掛著一抹詭笑.

趙德三心里緊張的七上八下,為了不讓別人察覺到自己的變化,深吸了一口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壓了壓神,故作鎮定的找著話茬和大家聊天.

趙得三一下子惶惑不安極了,立刻借口去上廁所,趕緊起身走出包廂去了衛生間.

由于並不是吃飯人多的時候,這里的衛生間屬于男女共用的如同連在一排的試衣間一樣,里面沒人,趙得三隨便推開了一間進去.

正在這時,突然有人在敲門,趙得三嚇了一跳,連忙說:"有人呢!"同時心里嘀咕道:"媽的這麼多廁所空著不進去,瞎了眼了呀!"

但在趙得三剛一說完,外面卻傳來了讓他無比意外的回應:"小趙,是我."

趙得三簡直驚了一跳,因為一時緊張而支支吾吾的問道:"你……你干什麼?"

"你快把門打開!"阿芳站在外面一邊緊張的朝外看一邊對著里面說到.

于是趙得三打開了門,門剛一打開,阿芳就迅速的推門擠了進來,從里面插上了門.

但由于阿芳懷去了這麼長時間還沒回去,夏劍在包廂里就有點坐不住了,于是起身走出包廂來到衛生間找到.

但是當夏劍來到衛生間後,發現只有一間衛生間里有人,門關著,其他門都開著.于是夏劍就走上前來敲門.

敲門聲一響,兩人頓時驚慌失措,心跳得差點從嘴里蹦出來,臉色煞白面面相覷,不過還好,夏劍敲了兩下門,叫了一聲,發現里面沒人應,就一頭霧水的走出了衛生間.

聽見外面沒有了動靜,趙得三緊繃的心才稍微松了一口氣,阿芳還驚魂未定的小聲說:"他走了?"

"應該是走了."趙得三小聲道,處于警惕,他將門打開了一道縫隙朝外打探了一番,發現已經不見夏劍的蹤影了,才閉上門小聲對阿芳說:"走了,嫂子你先出去吧."

阿芳有些不安地問他:"小趙,萬一他問我去哪里了,我怎麼說?"

趙得三想了想,說:"你就說你很久沒出來了,就說你去外面透了會氣."

阿芳一聽趙得三這個理由,不經被他的聰明才智給佩服的五體投地的看著他,嬌媚的笑了笑說:"你這臭小子的鬼點子還真多."說完怕夏劍不放心自己,又去外面找她,于是就驚魂未定地說:"行了,不敢再呆下去了,我得趕緊回去,你呆會再回來."

趙得三鬼笑著問道:"要走了?"

"還不走等什麼,魂都被嚇沒了,還哪有心思呀."阿芳驚魂未定的說道,說著打開了衛生間門,探出頭打探了一番,才鬼鬼祟祟的走了出去.

看著阿芳走遠了,趙得三重新關上門,點了一支煙.

洗完了一支煙,感覺時間差不多了,趙得三才走出了衛生間,在洗漱池旁洗了一把臉,整理了一下形象,平靜了一下剛才那驚慌不安的心情,大搖大擺的走到了包廂門口,推開了門進去.

一見他進來,夏劍就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罵罵咧咧地說:"小趙你說你上個廁所一去就是半個小時,我和你趙哥還都等你喝酒呢,你看著辦吧!"

"我有點拉肚子."趙得三走上前去坐下來笑嘿嘿說,"真是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啦."

阿芳這會度過了危難之際,又開始有點得瑟起來,沖著趙得三媚笑了一下,說道:"你夏哥和趙哥可都等你喝酒呢,小趙,你說你是不是得自罰三杯呀?"

"罰三杯就罰三杯,不過我話可說在前頭呀,等我自罰完了,我要敬酒,你們幾個大哥大嫂可不能不給我面子啊!"趙得三說道.

阿芳看了看大家,替大家做了主意說:"肯定嘛,你夏哥和你趙哥絕對不會不給你這個面子的."

趙大可是知道趙得三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大,萬一被他瞄上了自己,那會把自己整的很慘,于是就連忙擺手說:"我不行,我不行."

趙得三已經自己喝完了一杯酒,剛一放下杯子,就聽趙大在說自己不行,于是一邊倒就一邊幽默的說道:"男人說什麼都行,就是不能說不行!"

趙得三風趣詼諧的話立刻逗得夏劍兩口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唯獨趙大兩口子的神色微微有些尷尬.尤其是趙大,本來自己的男人本色衰退的太顯著,不願意說到這個有傷自尊的話題,卻偏偏被趙得三這家伙給挑了起來,而且夏劍兩口子是被逗得笑的前俯後仰的,甭提趙大現在面對鄭潔,心里有多麼慚愧了.

阿芳笑的花枝亂顫,又一邊笑著延伸起了這個話題,笑著問鄭潔:"阿潔,趙大行不行可只有你知道,你給大伙說說趙大到底行不行呀?"

由于除過阿芳外,其他幾個人都喝了點酒,氣氛逐漸就活躍了起來,一聽到阿芳問到這麼露骨的問題,除了趙大兩口子感到不適外,夏劍和趙得三一點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反而是忘乎所以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鄭潔被阿芳問到這樣的問題,臉刷一下子就紅了起來,神色極為尷尬地斜睨了一眼趙大,就低下了頭,害羞的恨不得找一道地縫鑽進去.而趙大被鄭潔用略帶幽怨的眼神一看,更是既感到害臊又感到無比慚愧,也隨即低下了頭.

看見趙大兩口子同時害羞了起來,阿芳就開玩笑地說:"阿潔,怎麼一問到這個就害羞的連話也不說了呀?哈哈……"

趙德三抿了口酒,默不作聲.

"趙大在家里行不行我不知道,不過在單位工作上的能力還是很強的."夏劍一臉粗紅的說道,看上去有點醉意朦朧的樣子.

趙得三見夏劍好像已經有了一些醉意,酒桌上的氣氛被夏劍兩口子搞的很活躍.趙得三也就沒了一點緊張的感覺,反而還有些自傲的笑了笑,心說:"兩個窩囊廢,不論是工作還是其他方面,和老子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阿芳好像看出來趙得三在想什麼,于是就向他使了個眼色,然後轉移話題笑著說:"小趙,你不是要和你夏哥你趙哥喝酒嘛,怎麼光說不練假把式呀?"

趙得三可不笨,一看見阿芳的眼神,以及聽到她說的這句話,就知道阿芳是什麼意思了,于是一邊端起酒杯一邊說:"嫂子,誰說我光說不練呀?我是怕把夏哥給撂倒了一會沒人送嫂子你回家啊."

阿芳說:"沒事,你夏哥要是真的醉了,那不還有你了麼."

趙大一來是酒量不行,二來是怕喝多了第二天上班會遲到,就提前打招呼說:"小趙,你陪著夏哥好好喝,我不行,我不敢多喝的."

上篇:把酒言歡    下篇:酩酊大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