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秘密鏟除計劃   
  
秘密鏟除計劃

"他們說……說你和何副主任走得太近了,她是你以前的部下,所以你才……才把她提拔上來做副主任."鄭茹說道.

鄭禿驢呵呵笑道:"茹茹,這些傳言你都相信啊?你也不想想看啊,何副主任可是副廳級干部,你老爸我又不是組織部部長,哪有那個本事把她提拔上來?就算是組織部部長她也沒那個權力呀,副廳級干部提拔可得通過省人大常委會研究決定才行的,提拔她上來是人家省里的意思,再說了何副主任是單位的二把手,就是協助我日常工作的,走得近一點也在情理之中,這些很正常的業務來往怎麼傳出去就變了味了呢?真是眾口鑠金啊!"

"那這麼說你和何副主任沒什麼?"鄭茹試探著問道,她也不知道該是相信下面人的話還是相信她老爸的話,因為從鄭禿驢對馬麗的態度來看,作為女兒,鄭茹覺得鄭禿驢不夠愛她媽媽,所以才對單位的傳言感到有些不安,就趁著這個機會來問一下他.

"你這臭丫頭,還懷疑起你老子來啦!"趙得三笑呵呵的訓斥道,這時候老婆馬麗麗從廚房走了過來,鄭禿驢怕一說到何麗萍,就會引起馬麗麗的不安,畢竟多年前在市建委的辦公室里馬麗麗曾當場將他和何麗萍當場捉奸,一定不能讓她知道何麗萍現在就在省建委做副主任來配合她工作,于是就立刻換了話題,笑呵呵說:"茹茹,你去端飯去,你媽媽把菜都做好了."

"茹茹你不管,媽來端就行了,你和你爸去洗手,准備吃飯."馬麗麗微笑著說道,雖然看上去一家三口的關系很和睦,但馬麗麗此時的心已經完全被趙得三給勾走了.

自從那天去"今夜你會不會再來"的賓館開過房後,馬麗麗就喜歡上了那種偷qing的刺激感,那天讓她真正的體會到了什麼才是女人,什麼才是醉生夢死,什麼才是如癡如醉,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每天一個人呆在家里,看電視打發時間,晚上給他們父女兩做飯吃,然後睡覺,一點也感覺不到生活的樂趣.

她是打心里把趙得三當做了自己的情ren,只是礙于他在省建委上班,而她又是屬于初次紅杏出牆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在賓館幽會,所以膽子還是有點小,這幾天就一直沒有敢聯系趙得三.

一家三口吃了飯就早早睡下了,真空穿著睡衣的馬麗麗躺在chuang上,四十多歲的女人正處于虎狼之年,和趙德三初次私會已經過去了兩個禮拜,躺在chuang上心里感覺莫名其妙的空虛,怎麼睡都睡不著,翻來覆去的,感覺心里空落落的,總像是卻什麼東西.至于是缺少什麼,馬麗麗心里明白,那就是男人的呵護和愛.

黑暗中她翻身看著躺在身邊的鄭禿驢,只見他雙眼緊閉,睡的鼾聲連天,任憑她在chuang上怎麼輾轉反側,都沒有一點反應.

趙得三憋在心里的火球沖出了身體,與蘇晴一起抵達了快樂的巔峰……

休息了片刻之後,趙得三點上了一支煙,突然轉過臉問蘇晴:"蘇姐,你想不想除掉李長平?"

"怎麼突然這麼問?"蘇晴有些驚訝的瞪大了一雙美目看著他.

"我就問一下,蘇姐你想不想除掉李長平?"趙得三再次重複了一邊自己的問題,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讓蘇晴覺得他好像有什麼辦法一樣.

"想又能怎麼樣?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是組織部副部長,要除掉他必須要省人大常委會研究決定才行."蘇晴看上去心有不甘,同時又顯得無可奈何.

趙得三看得出李長平是蘇晴的眼中釘肉中刺,只是礙于現在找不到合適的辦法來除掉他而已,不過他在嘿咻完後休息的時候突然靈機一動,有了一個想法,只是不知道這個想法可以不可以,于是就將頭朝蘇晴跟前靠了靠,神秘地說:"蘇姐,我倒是有一個方法,不過就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你有方法?你能有什麼方法啊."蘇晴輕輕一笑說道,看上去對此並不怎麼感興趣.

"怎麼?蘇姐你還不相信我?"趙得三見蘇晴並不在乎他要說什麼,就顯得有點不甘的問道.

蘇晴不屑一顧的輕輕一笑,說道:"你能有什麼方法?李長平是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正廳級干部,你以為要扳倒一個正廳級干部有那麼容易呀!"

"蘇姐,你先別急著否定,我說出來你先看看可行不可行?"趙得三焦急的說道.

蘇晴扭過頭看了他一眼,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好像還真有什麼鬼點子一樣,于是輕笑了一聲,說:"那你說說看,我看你這家伙到底有什麼好主意,還能把一個正廳級干部給撂倒!"

趙得三看似xiong有成竹的笑了笑,並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主意,而是問她:"蘇姐,據我所知李長平很喜歡打麻將,是吧?"

"對."蘇晴點點頭,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開始提起了興趣看著他.

趙得三繼續問道:"打麻將是違反規定的吧?"

"對."蘇晴繼續點點頭,打斷他的話說道:"省里喜歡打麻將的領導很多,你想用這個事撂倒他不現實的."

"蘇姐你先聽我把話說完."趙得三說道,"我知道打麻將的人很多,但是李長平喜歡打大一點,他一般好像只和比自己小的領導打,經常組織牌局撈錢,這個蘇姐你清楚嗎?"

"我……我知道."蘇晴說道,同時覺得趙得三這家伙還真的是有點神通,連李長平這個特殊的癖好都一清二楚,于是開始饒有興致的等他說自己的辦法.

見蘇姐的態度陡然發生了變化,開始認真了起來,趙得三就鬼笑了一下,說道:"蘇姐,你覺得是不是可以從這方面下手?等哪天李長平再組織牌局打麻將的時候,就直接一舉報,再通知記者現場守著,恐怕李長平一出這事,媒體緊接著一曝光,這影響太壞,省上也不太好包庇他吧?"

趙得三的話給蘇晴一種醍醐灌ding的感覺,同時她深深的被趙得三這個充滿鬼點子的腦袋給佩服的不得了,很是敬佩的看著他,半天不說話.

"怎麼?這個方法不可行嗎?"見蘇姐不發表意見,趙得三微微皺著沒有問道.

蘇晴真的沒有想到才二十七歲的趙得三居然會想到這種餿主意來撂倒李長平,如果真的能按照他說的這個方法去撒網,李長平到時候肯定是"必死無疑"了,只不過這個方法聽起來不錯,但是實際操作起來可執行難度太大,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李長平什麼時候會打麻將,又是和哪些人在一起,在哪個地方.

"這個方法倒是個好方法,但操作起來難度有點大,搞不好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所以蘇晴這樣說.

"這怎麼講?"趙得三好奇的問道.

"李長平是有那個嗜好,不過他那個人辦什麼事都很小心謹慎的,你怎麼知道他什麼時候打麻將,又怎麼知道他在哪里打?萬一舉報上去以後撲了空,這不就是變得很被動了嗎?"蘇晴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這些問題趙得三還真沒有下細的想,只是臨時想出了這麼個辦法來,于是就顯得有些為難的皺了皺眉頭,說:"這個還真是個問題."

蘇晴輕輕一笑,說:"算了,不說這個了,這個方法說到底還是不可行,李長平他喜歡蹦跶就讓他蹦跶吧,暫時他對姐也構不成什麼威脅的."雖然李長平和常務副省長之間的關系不錯,但她好歹也是副省級干部,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李長平這個部副部長想擠掉她,在蘇晴看來恐怕也沒那麼容易,至少今年省里的換屆在蘇晴看來李長平是對自己構不成任何威脅的.

"但是時間長了,李長平對蘇姐你可是個威脅呀!"趙得三顯得很為蘇晴的前途擔憂,說到底是在為自己的前途擔憂,他現在寄人籬下,蘇晴是他靠山,自然不想蘇晴的官位出現什麼動搖.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姐知道該怎麼做."蘇晴若無其事的輕笑著說道,她明白自己的能力,既然作為一個女人,她能一路爬到省委組織部部長的位子上,沒點能耐怎麼行呢!

趙得三哦了一聲,既然蘇晴覺得自己的方法不怎麼可行,那他就不再說什麼了.

"說說你的事吧."蘇晴翻了翻身子,將話題引到了他的身上.

趙得三有點疑惑的看著她,問道:"說我什麼事?"

"為什麼這次這麼好的升遷機會,突然又不想被提拔上去了?"蘇晴再次說起了趙得三這個有點令她不解的決定.

趙得三愣了一下,神色微微有些變化,但還是故作沉著的呵呵笑了笑說:"不是給蘇姐你說原因了嘛."

"就是因為怕別人不服氣?"蘇晴反問.

上篇:要強的鄭茹    下篇:何麗萍的魅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