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惻隱之心   
  
惻隱之心

處于如狼似虎年紀的何麗萍坐在沙發上抿了口水,不知道為什麼家里就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覺得特別不自在,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寂寞,想找個男人來陪一下自己.

可是想來想去,也就只有趙得三才能徹底的讓她得到滿足,于是就打了電話給趙得三.

正在進行新的獵美之旅的趙得三接到了何麗萍的邀請電話,若是在平時,一定克服困難欣然前往,但現在鄭潔還沒出來,而且還指不定一會和鄭潔會擦出什麼意外的火花,所以趙得三借口有事婉言謝絕了何麗萍的盛情邀請.

剛掛了何麗萍的電話,韓雪就帶著鄭潔從門診樓里出來了,趙得三一邊裝上手機一邊快速迎上去,顯得很關心的問道:"沒什麼事吧?"

"拍了片子,我讓骨科的大夫看了一下,沒事."韓雪微笑著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趙得三微笑說,看了一眼鄭潔,只見她又白了一眼自己,好像對自己有什麼成見一樣,這令趙得三甚是納悶,向韓雪道謝後,就帶著鄭潔走出了醫院.

"嫂子,你剛才為什麼掐我呀?"走出醫院後趙得三拋出了這個疑問,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鄭潔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還好意思問呀!剛才人家小姑娘問我是不是嫂子,你怎麼能說是呢?你這不是讓人家誤會嗎?人家還以為我和你是什麼關系呢!"

經鄭潔這麼一說,趙得三才恍然大悟,不由得樂呵起來,說:"嫂子你真是多想了,人家小姑娘本來就應該管你叫嫂子嘛,她姐是我們單位綜合辦的,我這樣說也在情理之中嘛."

鄭潔不以為然的瞥了他一眼說:"你沒看見人家小姑娘剛才一聽說把我叫嫂子,那個眼神,肯定是誤會了,還以為……以為我是你老婆呢."說到這里,鄭潔有點害羞的低下了頭.

"哈"趙得三聽她這樣說,不僅忘乎所以的大笑了起來.

一看見趙得三不但沒有半點懺悔的意思,還笑的這麼放肆,鄭潔就有點生氣的看著他說:"小趙,你還好意思笑!"

"我要是有嫂子這樣的老婆,那我這一輩子就知足了."趙得三甜言蜜語的說道.

"我有什麼好的呢!"鄭潔心里受用的挑眉看了他一眼,低著頭拽著衣襟忸怩地說.

趙得三繼續趁勢出擊對她贊不絕口的說:"嫂子,說句實話,你不光長的好看,又為家庭付出了那麼多,就你的品質現在還有多少女人有呢?像你這樣的好女人,現在打著燈籠都難找嘍."

鄭潔心里感覺受用極了,微微揚起眼瞼羞澀的看了他一眼,自我陶醉的小聲說:"小趙,你可真會說話."

"我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啊."趙得三一本正經的說.

鄭潔突然看見趙得三手腕的表已經指向了六點,老公趙大這時已經下班了,于是就驚慌了起來,說:"我不跟你說了,你趙哥都下班回家了,我得趕緊回去接妮妮了."說著就直接朝公交車站台走去了.

經過這次接觸,趙得三算是對鄭潔這個女人有了更深ru的了解,從她的舉止和表現差不多掌握了她的品性,從她今天對自己沒怎麼抗拒的態度來看,趙得三覺得這個女人只要自己用心,早晚能得到她,只不過她是趙大的女人,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趙得三有點猶豫不絕,自己要不要向她展開攻勢,而且她也對自己的仕途沒有什麼幫助,上她僅僅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扭曲的心態,是不是有點太劃不來了?

看著鄭潔快步走向公交站台的背影,那緊翹的屁股,那腰板,那修長筆直的美腿,簡直是美呆了,雖然走路的姿勢,臀部左右搖擺,晃得趙得三有點神魂顛倒,一直目送著她鑽進了公交車里,才回過了神.

突然想起剛才鄭禿驢開車回來時和鄭潔說話的事,忘記了問一下鄭禿驢那老家伙和她說什麼了.

在路邊站著回味了一會剛才和鄭潔在一起的情形,想著她圓圓臉蛋上泛起的有一股小家子氣的媚笑,想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眼翻他時嬌俏的樣子,甭提趙得三心里有多觸動了.

回味了好一陣子,才攔下一輛出租車坐上去回家了.

在回去的路上,趙得三想起半個小時前何麗萍打來電話邀請他去家里做客的事情,就開始有點後悔了.

不過趙得三覺得既然何麗萍能打電話叫自己去她家里,至少說明從心里已經放松了對他的警惕心,或許是已經把自己看成了她的人,想讓自己為她賣命來推她坐上建委一把手的位子.

想起這些高層之間的明爭暗斗,再和自己被鄭禿驢暗算的處境一比較,趙得三覺得馬德邦其實才是整個省建委最倒黴的人了,一個堂堂省建委副主任一下子被下放到了市級單位.

想到馬德邦的降職,趙得三突然覺得對馬德邦的降至好像有點不符合程序規定,再怎麼說馬德邦之前也是副廳級干部,再組織部部長蘇晴不知情的情況下怎麼就被降職了?

由于趙得三對組織部和人事廳到底各自有怎麼的職責和權力不怎麼清楚,帶著疑惑,回到家里吃飯的時候就問起了蘇晴這個問題.

蘇晴聽了他的疑惑,輕輕笑了笑,呷了一口菜一邊吃一邊說:"這個東西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人事廳和組織部都有各自的職責劃分,怎麼說呢,人事廳一般情況是主管對處級以下領導的人事任命,處級以上領導的調動任命一般情況是由組織部來管."

趙得三這才算是大概明白了一些人事任命方面的知識,就說馬德邦的降職是組織部發的文,而對鄭茹的提拔,他又聽何麗萍說是人事廳在管,聽蘇晴大概的解釋後,他才明白了.

"蘇姐,我有一個事有點不明白."趙得三將話題逐漸朝馬德邦身上引去.

"噢?什麼事你說."蘇晴放下筷子,遨游興致的看著趙得三,准備隨時為他解疑答惑.

"蘇姐,你說像馬德邦,他按行政級別應該屬于副廳級干部吧?"趙得三問道.

蘇晴點點頭說:"是啊,省建委副主任屬于副廳級編制,怎麼了?"

"那我就有點不太理解,副廳級干部要調動的話組織部內部就可以決定嗎?怎麼李長平不經過蘇姐你同意,就私自做了主張呢?"趙得三疑惑的問道,他雖然不怎麼清楚對副廳級干部的調動程序,但覺得至少也不會這麼簡單.

說起這個,蘇晴就來了氣,凝起了娥眉,臉上掛起了陰云,連語氣也變了,說道:"李長平越俎代庖這件事你一說姐就生氣,你想的沒錯,副廳級干部的調動任命本來根本沒那麼簡單,必須得組織部提出方案,在省常委會議上研究通過才可以的."

"那馬德邦的調動根本就是沒有按程序走啊?"趙得三驚訝的問道,"省里面不知道嗎?"

"那個李長平,原來他早就私下以組織部的名義提了方案上去,而且打通了常務副省長那邊的關系,所以就沒有走常務會議的程序,直接下了文件."

說起這件事,蘇晴真的是我了一肚子火,但因為李長平不知道什麼時候和常務副省長搞上了關系,加之她是省常委里唯一的女性,本來就有很多人不服氣自己,在這件事上常務副省長拍了板,她一個組織部部長好歹要給常務副省長面子,這件事就忍氣吞聲,沒有聲張出去,怕自己如果揪著這件事不放,萬一得罪了常務副省長,自己組織部部長的烏紗帽或許就岌岌可危了.

作為在官場打拼了這麼多年的女性,蘇晴早已明白明哲保身的重要性,對馬德邦被降職這件事也只是生氣批評了一下李長平,算是給他一個下馬威,實則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並沒有深究.

"我靠!"聽了事情的真相,趙得三情不自禁的爆出了一句粗話,引得蘇姐直視起了自己,于是又連忙接著說道:"蘇姐,李長平也太囂張了吧?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

蘇晴聽罷,哼笑了一聲,說道:"他倒也是不敢把我不放在眼里,只是在提拔何麗萍的問題上他是早有准備,搞了個我措手不及而已!"

"蘇姐,既然提拔何--"趙得三習慣性的准備說"何姐"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在蘇晴面前直接稱呼何麗萍為何姐會暴露自己和何麗萍的關系,于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改口為何副主任,說"既然提拔我們何副主任沒按組織程序走,那蘇姐你覺得是不是可以在這事上給李長平施加點壓力?"趙得三本身對李長平是沒什麼過節,但和李長平的老婆張淑芬之間卻有很深的過節,現在各自為營,張淑芬仗著老公李長平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在榆陽市煤資局一手遮天,而自己現在依靠著蘇晴這個省委組織部部長在省建委剛剛立足,雖然或許將來沒機會向張淑芬給自己報仇,但這個想法並沒有放下.

上篇:去醫院看病    下篇:要強的鄭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