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機會被搶走   
  
機會被搶走

何麗萍不以為然的說:"行!何姐答應你,只要出現轉機就幫你說好話,不過恐怕何姐沒幫你說好話的機會嘍."

中午吃飯的時候何麗萍是親耳聽見了人事廳朱廳長說過明天就會發正式任命文件下來,就這一下午的時間,還能有個屁轉機呢.

"何姐,那我就先謝謝你了."趙得三甜言蜜語的說道.

何麗萍不屑一顧的"哼"笑了一聲,反問:"謝?你怎麼謝呀?就算萬一太陽打西邊出來,事情出現了轉機,我幫你說了好話,你就這麼口頭上說謝謝兩個字就行啦?"

趙得三嘿嘿笑問:"何姐,那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才是呢?只要能讓你高興,我小趙子在所不辭."

何麗萍只是開玩笑,心想這事根本就不可能出現什麼轉機,還謝個什麼呢,就不冷不熱的說:"等太陽打西邊出來的時候我再告訴你該怎麼感謝你何姐吧!"

"那行,就等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時候吧,小趙子我可是一片冰心在玉壺啊."趙得三笑嘿嘿說道.

正在這時候,有電話打了過來,何麗萍這才想起還沒給鄭禿驢回電話呢,一下子急了,對趙得三說:"行了,我還有事,不和你瞎扯了."說完就掛了電話,直接接通了另一條鄭禿驢的來電.

"喂,麗萍,你在哪里呀?怎麼電話在通話中呀?"電話里傳來了鄭禿驢的質問聲.

"我這不是在回去的路上嘛,正要給你打電話呢,你就打過來了,撞在一起了."情急之下何麗萍隨口撒了一個謊.

鄭禿驢哦了一聲,說:"麗萍,你直接來王子酒店,別回單位去了,我在房間等你."

"老鄭,你不回單位去了?"何麗萍問道.

"不回去了,下午就在酒店休息一下,你快點過來,我都快等不及了."鄭禿驢說道.

何麗萍笑盈盈的問道:"干嗎呀?"

"你說呢,我的心思麗萍你還不懂嘛?"鄭禿驢鬼笑著說道.

"那你等我一下吧,我馬上就過去了."何麗萍嬌嗔地說道.

掛了電話,何麗萍調轉了車頭,直接駛往了王子飯店.

被何麗萍掛了電話,趙得三嘴角擠出了一絲詭笑,在何麗萍完全肯定他已經沒有機會鼎升的時候,趙得三卻通過自己的陰謀詭計重新看到了一絲希望.

希望借助夏劍對這件事的不滿,讓他把這次暗箱操作違規提拔領導干部的事情發到網上去,更希望會引起很大的反響,到時候對鄭茹的人事任命不被叫停才怪.

趙得三知道鄭禿驢中午帶著何麗萍出去肯定有事,至于是有什麼事他也不清楚,掛了電話後,又給何麗萍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問她中午跟著鄭禿驢出去干什麼了.

令他感到喜出望外的事何麗萍把中午的事情一股腦的給趙得三發信息說了,讓他別再發信息過來了,自己和鄭禿驢在一起不方便.

何麗萍之所以會將中午陪著鄭禿驢去和姓朱的吃飯時主題和盤托出,一方面是因為覺得趙得三手里有自己和鄭禿驢嘿咻的照片,一方面是趙得三剛才在電話里說要幫忙扶正她,突然讓何麗萍產生了一絲要當一把手的心理,在這兩種心態的驅使下,她將中午在酒桌上聽到事告訴了趙得三.不論事情的結果怎樣,何麗萍覺得都不會影響到自己.

看了何麗萍回複過來的這條四十多個字的短信,趙得三知道人事廳的決定,于是准備再次向夏劍透漏一下這方面的消息,好讓他能按著自己的計劃行動.

趙得三看了看夏劍正在認真的看什麼東西,自己干咳了兩聲也沒引起他的注意,便撕了半張廢紙揉成團,趁著鄭茹和小趙不備,悄悄丟過去搭在了夏劍的臉上,意外被紙彈襲擊,夏劍立刻一臉怒火的四處張望著,等一看到趙得三正對自己擠眉弄眼使眼色,微微挑起了眉,瞪大眼睛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趙得三撇撇嘴,暗示去外面說,然後起身走出了辦公室,夏劍愣了一片刻,也跟著起身走出了辦公室.一起來到走廊後,夏劍不解的問道:"小趙,叫我出來有什麼事?"

"夏哥,先抽支煙."趙得三從煙盒里拿出兩支煙,遞給了夏劍一支.

夏劍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他,接上煙點著吸了一口,問道:"小趙,什麼事?"

"夏哥,你覺得現在的工作有意思沒?"趙得三點上煙吸了一口,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突然不著邊際的一句話讓夏劍覺得有些納悶,微微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問道:"小趙,怎麼突然這麼問呢?"

趙得三呵呵一笑,說:"我是一想明天省人事廳的正式任命文件下來,人家鄭茹是和我一起進的單位,明天就成了我的領導,我就覺得這工作干得真沒勁!"趙得三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話題引到了鄭茹被提拔任命的事情上了.

"什麼?明天人事廳就發正式任命文件了?"夏劍一臉驚詫的提高了嗓門問道.

看他的情緒一下子有些激動,趙得三的心里甭提有多樂呵了,故作鎮定的看了他一眼,吸了一口煙,點了點頭:"不出意外就是明天,明天人家鄭茹就成我們的領導嘍."趙得三從精神上一點一點堅定著夏劍把這事捅上網的決心.

夏劍的表情看起來很錯愕,焦急的問道:"小趙,你怎麼知道的?"

"我從我表姐那打聽到的."趙得三隨口撒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謊言,騙取了夏劍的信任.

夏劍臉上的表情變得極為深沉和難以琢磨,狠狠咂了一口煙,極為不滿地說道:"我夏劍在建委干了六七年了,到頭來比不上人家領導女兒不到一年的成績!這他媽真是干的沒意思!"

"這個副處長的人選不論是從哪方面來說,夏哥你是最為合適不過了,哎,不過誰叫鄭茹人家是鄭主任的女兒呢,夏哥我看你就認了吧,除非……"趙得三故意沒有把話說完,給夏劍留下了一個想象的空間.

"除非什麼?"夏劍追問道.

"沒什麼."趙得三吸了一口煙使出一招欲擒故縱.

夏劍果然就上了鉤,顯得很焦急的追問道:"小趙,你就別遮遮掩掩了,有什麼你就說吧,咱兄弟兩你還不相信夏哥?"

"也沒什麼,我就是覺得如果想要這件事情有轉機,就必須想辦法把這個黑幕讓更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趙得三若有所思的說道,將夏劍的思想逐漸引導了起來.

"知道的人多了就會有轉機?"夏劍也裝的很深沉,故意裝作一副很無知的樣子看著他.

跟老子這裝逼!

趙得三心說,點了點頭,對他道:"黑幕肯定是怕人知道的,只要越多的人知道,做黑幕的人肯定壓力就越大.鄭茹的人事任命本來就嚴重違反規定,這件事一旦鬧起來,傳到省里去,上面肯定會嚴查的,到時候鄭茹的副處長肯定會被剝奪回去重新找合適的人選的."

夏劍故意壓住自己內心那興奮的心情,顯得若無其事的噢了一聲,吸了一口煙,眼神里就凝起了一樣的神色.

俗話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趙得三看到他那雙目不轉睛若有所思的眼睛,就知道這裝逼貨已經開始盤算著要行動了.

對趙得三來說,一切都按著幾乎在正常進行,只是到時候這件事會不會引起軒然大浪,會不會被宣傳部門在網上封殺就不得而知了.抱著一線希望,在等明天省人事廳的人事任命文件下來,等內部公示.

兩人正在有一句沒一句的一邊抽煙一邊說這件事,這個時候鄭茹出來上廁所,走了過來,看見二人親密的樣子,就輕挑的說了一句:"喲,兩個人很親密的嘛!"

夏劍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所有不滿都寫在臉上,沒有去理睬她.倒是趙得三,即便是有殺父奪妻之仇的仇人站在了面前,他也可以沉著到微笑應對.

"抽支煙有什麼親密不親密的呢."趙得三沖鄭茹輕笑著說道,目送著鄭茹走進廁所的時候,突然看見她的低腰牛仔褲實在太低,連三分之一個屁股蛋都露了出來,便可以逗她說:"鄭茹,還沒進廁所怎麼褲子都掉了,屁股都露出來啦."

鄭茹背過臉低頭一番,果然發現褲子快掉了一樣,立刻紅著臉白了趙得三一眼,快步走進了廁所去了.

"哈哈"趙得三得意忘形的大笑了起來.

夏劍朝廁所方向瞪了一眼,狠狠的咂了一口煙,將煙蒂直接彈進了女廁所,說:"走,進辦公室去吧."

"夏哥,你先去,我再抽支煙."趙得三找借口說道,其實是想等鄭茹出來,好好逗一下她,發泄一下因為被她占有了自己的升遷機會所產生的嚴重不滿,要不是她是鄭禿驢的女兒,那老家伙也不會想到用那麼卑劣的手段來控制自己,將自己排擠出競爭行列.

有了趙得三的"指引",夏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急于回到辦公室去再好好查閱一下相關規定,以便自己能有理有據把這個黑幕在網上揭露,以理服人.

上篇:移花接木術    下篇:被全世界遺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