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三人成虎   
  
三人成虎

朱廳長睜大了眼睛,警惕的說道:"老鄭,我跟你可不一樣啊,你們建委系統的事情你可以一手決定,但人事廳的事情可不敢,牽扯到人事調動的事情,各方面可都得處理好,稍微處理不好就得罪人.再說你女兒的資格什麼都不符合規定要求,屬于破格提拔,要是不上會研究一下走個程序,怕引起不必要的瑪法,說到底是為了我好,也是為了老鄭你女兒也能順利提拔上去的."

鄭禿驢仔細斟酌了一下,覺得朱廳長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便也不勉強了,笑呵呵說:"老朱,你說的倒也是,我女兒提拔不上去不要緊,萬一連累了你就不好了,那行,咱們就不去洗腳了."

姓朱的也喝了不少酒,紅著臉,一本正經的對鄭禿驢說:"老鄭,你和我一樣,咱們現在是權高位重,不管你做什麼事,都有人會暗中注意,所以啊,咱們平時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盡量什麼事都按程序去辦,別讓人家抓到尾巴了就行."

鄭禿驢抿了一口茶水,點頭說:"是,老朱你說的對,咱們的事也不好干,你稍微有個什麼小問題就會被放大的.老朱,吃菜,多吃點菜,麗萍,給朱廳長把酒倒上."說著鄭禿驢示意何麗萍給朱廳長倒酒.

何麗萍連忙給朱廳長斟滿了酒,風情的微笑著,雙手遞上去,柔情地說道:"朱廳長,喝酒."

朱老頭也喝得不少,何麗萍曼妙的身材和俏麗的面容印入他的眼簾中,令他逐漸有些心動,搖搖晃晃伸過手去沒有接住杯子,而是直接抓住了何麗萍雪白光滑的玉手,呵呵的笑著說:"小何今年有多大了?"

"三十五."何麗萍紅著臉羞澀的答道,將手從朱廳長的手里往出抽,抽了兩下沒抽dong,轉臉看向鄭禿驢,向他使眼色求助.

鄭禿驢看見朱廳長抓著何麗萍的手一臉不懷好意的色笑,他也有點吃醋,怎麼能允許自己的尤物被別的那人打主意呢,于是心領神會的看了一眼向自己求助的何麗萍,干咳了幾聲.

老朱一聽見鄭禿驢有意的咳嗽聲,才松開了何麗萍的手,一邊接住酒杯一邊笑呵呵說:"老鄭,小何都三十五歲了,長的跟二十七八歲的小媳婦一樣,你這個領導可是享福了啊."

"哈……"鄭禿驢聽罷有些忘乎所以的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說:"老朱,看你說的,都是工作關系,談不上什麼享福不享福的啊."

朱廳長抿了一口何麗萍送上來的酒,感覺美滋滋的,醉眼朦朧的看了一眼旁邊俏麗美豔的何麗萍,笑呵呵說:"老鄭,說你享福你還不承認,你看小何長的這麼好看,又是你的肩膀右臂,整天和這麼有味道的女人呆在同一個環境里工作,你不是享福是什麼啊."

"老朱,照這樣說,那你們人事廳的漂亮姑娘更多啦,你那個小秘書長的多水靈,你可是比我享福多了啊."鄭禿驢能言善辯地呵呵笑道.

朱廳長卻不懷好意的看了一眼何麗萍,對鄭禿驢搖搖頭笑呵呵說:"人事廳的女人是ting多的,不過歪瓜裂棗,哪有小何這樣既長的好看又有女人味的女人好啊,要不行老鄭咱們兩個換個位置,讓你和那幫小姑娘呆一起,我和小何呆一起,怎麼樣?"老朱喝了不少酒,說著說著開起了玩笑.

"哈哈"鄭禿驢仰頭大笑了一會,說:"老朱你真會開玩笑,這可不是咱們說能調換就能調換的啊,不過還真別說,麗萍跟在我身邊我倒是輕松了不少,她工作能力很出色,可以幫我辦不少事."

"我就說嘛,你老鄭肯定是不願意換的,像小何這種身材又好,長的也好看的女人,換誰誰都不願因."朱廳長紅光滿面的一邊說一邊笑呵呵的斜睨何麗萍.

一時間酒桌上的話題繞著何麗萍轉了起來,搞的她心里既很受用,又有點不好意思,忸怩地說:"你們兩個大領導就會拿我開刷."

"喲,小何還生氣啦,哈哈."朱廳長吐了一口煙圈笑哈哈說道.

鄭禿驢看了一眼何麗萍,見她臉上不知是因為喝了酒還是因為害羞,泛起了一層紅潤,令神態嬌媚的何麗萍更添了一份嬌態.

所謂酒後思淫逸,酒後的鄭禿驢看見嬌態百媚的何麗萍,一時間就胡亂思想起來,便笑呵呵的佯裝看了一眼手腕的表,對朱廳長說:"老朱,時間不早了,你下午還要開會幫我辦我女兒的事,那我就不耽誤你時間啦,咱們撤吧,怎麼樣?"

朱廳長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發現時間差不多了,就點點頭說:"那行,那就走吧."說著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何麗萍見朱廳長有些搖搖欲墜的樣子,就連忙上前扶住了他,關心道:"朱廳長小心點."

鄭禿驢見狀,為了進一步拉攏朱廳長,知道他喝多了,下午又要開會,不能把何麗萍怎麼樣,便給何麗萍使了個眼色,對朱廳長笑呵呵說:"老朱,你喝多了,讓麗萍開車送你去單位,我結一下帳,就不送了."

聽鄭禿驢讓何麗萍送他回單位,甭提姓朱的心里有多興奮了,笑眯眯說:"行行,老鄭你不管了,讓小何送一下我就行了."

鄭禿驢象征性的將朱廳長送到了門口,叮囑何麗萍路上當心點,"把朱廳長安全送到單位啊."

"知道了."何麗萍回頭應道,扶著朱廳長走出了王子酒店,開車送他朝人事廳而去.

鄭禿驢回到包廂來,叫了女服務員過來結賬,看見小姑娘長得很清純,但身材發育的特別霸道,特別是某個地方,呼之欲出,令喝多了酒的鄭禿驢有些沖動,笑盈盈的從她手里拿了賬單簽完字,遞回賬單的時候趁機狠狠的抓上狠狠捏了一把,雖然隔著工作服,但那絲絲彈性和軟度清晰可辨,領證禿驢的心更加沖動,更加急不可耐了起來.

女服務員看起來也就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顯然沒經曆過這種事情,被鄭禿驢揩了油,嚇得粗紅了臉,連忙拿上賬單小跑出了包廂.

"哈哈"鄭禿驢見這小姑娘的反應這麼激lie,吐了一口煙忘乎所以的大笑了起來.

誰知過了片刻,小姑娘竟然領著一個男的進來,指著鄭禿驢委屈地說道:"就是他,就是他對我動手動腳."

"是你對我們的服務員動手動腳的?"平頭男人走上前來指著鄭禿驢質問.

鄭禿驢感覺ting驚訝的,王子飯店可以說是他的地盤了,酒店里管事的誰不認識他,疑惑著轉過頭去,果然平頭男人一看見是鄭禿驢,態度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彎腰陪著笑臉說:"不好意思啊,鄭主任,不知道是您,您忙您忙,不打擾您了."說著轉過身拽著還被蒙在鼓里的女服務員一邊往出走一邊小聲說:"小美,你真是瞎了眼了,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省建委的鄭主任,你就當吃一次虧算了."

鄭禿驢看著平頭男拽著被他吃了豆腐了小姑娘快步走出了包廂,臉上掛起得意洋洋的笑,吸了一口煙,起身走出了包廂,直接上到樓上,進了他的長期包房,躺靠在chuang頭上,點了一支煙,從皮包里掏出手機,給何麗萍打了電話過去.

誰知電話打過去,傳來的卻是提醒關機的聲音.

"怎麼回事?麗萍怎麼還關了機了?"鄭禿驢感覺有點疑惑,一聯想到何麗萍是送朱廳長回單位的,而老朱在包廂里對何麗萍表現出來的樣子,不能不讓鄭禿驢聯想.

一想到這個,鄭禿驢就有點心急了,坐起來在chuang邊,坐立不安的給何麗萍電話打了個不停,電話一直關機.

無奈之下,鄭禿驢才撥了電話給姓朱的,.

鄭禿驢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姓朱正靠在副駕駛座上睡的鼾聲四起,何麗萍剛好將車開到了人事廳單位門口停下來,聽見姓朱的手機在響,正好也到地方了,就斜過身子去搖了搖他的胳膊叫道:"朱廳長,到了."

"到了嗎?"姓朱的從椅子上一邊直起身子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朝窗外看著問道.

"到了,到你們人事廳門口了."何麗萍微笑著說道,並且提醒他手機響了.

姓朱的才聽見手機在皮包里響,打開皮包,從里面拿起手機,一看屏幕上顯示著鄭禿驢的名字,眯著眼睛自言自語道:"剛吃過飯,老鄭怎麼打電話來了?"說著按了接聽鍵,靠在椅子上喂了一聲.

"老朱,到單位了嗎?"鄭禿驢不方便直接問何麗萍在不在,就這樣問他.

姓朱的揉著眼睛,疲憊地說:"剛到單位門口,剛才在車上給睡著了,小何才叫我醒來."

"老朱都到了啊."聽說他在車上睡著了,鄭禿驢才松了一口氣笑呵呵地說.

上篇:照片移花接木    下篇:移花接木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