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照片移花接木   
  
照片移花接木

鄭禿驢愣了一下,立刻就被她這奇怪的"創意"給逗得樂呵起來,呵呵的笑著說道:"麗萍,我還真以為你說的是我和你辦那事呢."

"我一時心急說錯了嘛."何麗萍微微有些害羞地說道.

"麗萍,那咱們一會和老朱吃完飯,就直接開間房去辦事,怎麼樣?"鄭禿驢笑畢扭過頭壞壞的看著她問道.

何麗萍瞋了他一眼說:"剛才還說讓你注意點身體,別搞垮了,你現在就忘了?"

"又不是在單位,開個房我們慢慢玩,玩一次,下午好好休息一下,沒什麼事."鄭禿驢兩眼冒著光的看著她說道.

"先和朱廳長吃飯吧,吃完飯再說吧."何麗萍看了對那事興致勃勃的鄭禿驢,又不能直接回絕,也不想答應,就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鄭禿驢得意洋洋的嘿嘿笑了笑,開車載著何麗萍前往王子飯店.

來之前他一定電話訂好了一桌飯,准備請人事廳朱廳長吃頓飯,再談談女兒鄭茹升遷的事.

車子即將到達王子飯店的時候,何麗萍的手機在皮包里響了一聲,來了一條信息,鄭禿驢見何麗萍沒有理睬,以為她沒聽見,下車的時候就提醒她:"麗萍,你手機響了."

"台上的垃圾短信."何麗萍顯得不以為然道,其實怕是趙得三的短信,被鄭禿驢看到不好.因為台上的號碼早已經被她拉入了黑名單,不論是電話還是信息都沒有提示音的,而且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人發信息給她,除了趙得三,恐怕沒別人了.

跟著鄭禿驢走進王子飯店的時候,何麗萍一路在想那臭小子又發信息做什麼?

懷著疑惑的心情,來到包廂里,和已經等候在此的朱廳長打了招呼,借口上廁所,來到洗手間,才從皮包中掏出手機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是趙得三發來的信息.

"何姐,大中午的又和老鄭去哪里瀟灑啦?"信息一打開,躍出一行這樣的字.

何麗萍一看信息,字里行間流露著趙得三對她行蹤的關心和對她和鄭禿驢在一起的不滿,不僅感覺有那麼一絲好笑,心說"你一個小人物還管的ting多的,管我和老鄭去哪里瀟灑呢,你有資格嗎!"這樣想著,快速的打出一行字"我和誰在一起,你有資格管嗎?你管不著!"

打出這行字,何麗萍不假思索的就按了發送鍵,然後刪掉趙得三的信息,直接關掉了手機,洗了洗手,回到了包廂去.

原來趙得三在樓梯口碰見何麗萍和鄭禿驢,發現他們並不是去食堂吃中午飯,而是驅車出了建委,對他們的行蹤感到好奇,想從何麗萍那里問到寫消息,才發了信息給他.這會正在辦公室里和夏劍就鄭茹的人事任命違反不違反組織規定進行探討,收到何麗萍的信息,趙得三一看她字里行間流露出對自己瞧不起的意思,就大為惱火,心想老子gan你的時候爽的嗷嗷叫,干完了就翻臉不認人了,于是就發了這樣一條信息:何姐,我是管不著你,不過你可別忘了,你和鄭主任的好事我掌握的一清二楚.

想到這個了,趙得三突然想起來昨天何麗萍叫他去辦公室,好像不太相信他手里有她的照片.離開的時候他特意偷pai了她的正面照,早上在蘇晴離開後,進她書房去在電腦上用ps將何麗萍的頭像p在藍眉的裸照上,本來這天來單位就要給何麗萍看的,但一上午時間浪費在了勸藍眉上,這一會一想起,就將手機里合成何麗萍的裸照以彩信的形式發給了何麗萍,然後心里得意洋洋的一邊和夏劍說話一邊等何麗萍打電話過來.

看他發完信息了,夏劍接著說道:"小趙,你說鄭茹被提拔上去,明顯是違反了組織規定,要是放到網上去,被炒熱了會怎麼樣?"夏劍雖然很想通過這個手段來把鄭茹從副處長的位子上拉下來,但他還是心里沒底.

"這事在網上一旦炒起來,如果一引起省里領導的主意,肯定會追查下來的,到時候鄭茹指定當不了副處長了,不光鄭茹當不了副處長,說不定相關責任人還要被追究責任呢."趙得三將事情結果按夏劍想的那樣說著,投其所好,讓他覺得一旦這事放到網上去,他夏劍極有可能作為替補人選爬上副處長的位子.

說完,趙得三故意鬼笑著試探問他:"夏哥,你是不是想--"

趙得三的話還沒說完,夏劍就顯得有些驚慌的立刻打斷說道:"沒,我可沒想把這事放到網上去的,你別亂想啊."

趙得三呵呵笑了笑,裝糊塗故意刺激他說道:"哎,夏哥,你說我到是罷了,你在單位都干了這麼多年了,過幾天鄭茹騎在咱們頭上,你心里就不憋屈呀?是我我肯定受不了,這太憋屈了."

"你真是個窩囊廢!工作這麼多年了,連個最小的領導都當不上!跟你這樣的男人我阿芳真是倒了八輩子黴!"夏劍的耳朵里又回響起大著肚子坐在沙發上對他破口大罵的阿芳的聲音.加上趙得三再這麼故意刺激他,夏劍的心里甭提有多窩火了,本來還有些猶豫不決該不該把這事捅到網上去,這下一下子堅定了主意,決定只要這兩天人事廳的正式任命文件下來,建委內部一旦公示任命結果,就直接把這事發到網上去搏一把.

"夏哥,你說對鄭茹的任命違反了人事組織規定,具體你剛才查到了沒?"趙得三問道,他也想看看,這些規定到底是怎麼說的,學一點相關方面的知識,以便留著以後用.

夏劍立刻回過神來,說:"我打開網頁你自己看."

說著在百度上輸了幾個關鍵字進去,搜索出來,找到了第三條,打開了連接,趙得三隨之斜過身子湊上去仔細的看了起來,過了一會明白過來,說道:"鄭茹的工作經曆和工作年限不符合《公務員法》和《公務員職務任免與職務升降規定》規定的任職資格,那這麼說鄭茹的任命肯定是違反規定的,夏哥,依我看,規劃處只有你的工作年限和經曆才符合這些規定."

趙得三一次又一次的刺激著夏劍,令他要將這件事捅到網上的想法更加堅決了.

夏劍雖然有了這個想法和決定,但還是不想讓趙得三知道自己的想法,在事成之前,他也不想事情敗露,被鄭禿驢知道,那他在建委的前途真就完蛋了.

"我?我就算符合,但鄭茹是人家鄭主任的親生女兒,機會被人家爭取到也是應該的,你還好,想我這種沒背景沒靠山的人哪有什麼辦法呢."

夏劍將自己的想法隱藏的很深,說完後突然覺得這事有點不對勁,就微微挑著眉頭問他:"咦,小趙,你表姐是組織部部長,你想爭取這個機會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你怎麼不爭取?"

"我?"趙得三愣了一下,立刻笑呵呵說道:"我工作年限不夠,不符合任用規定啊."

"哦"夏劍還倒真是好蒙,趙得三一句話就蒙過了他.

至于趙得三為什麼不去爭取這個機會,其中的苦處只有趙得三自己知道,而且是見不得光的痛苦.

怕夏劍又問東問西,而且剛才發了彩信給何麗萍,這麼長時間了她竟然既沒有打電話也沒有發信息,搞的趙得三感覺有點奇怪,于是借口上廁所,起身走出了辦公室,來到廁所,蹲下來來後就給何麗萍打了電話過去,才知道她原來是關機了.

肯定又在和鄭禿驢干那事!何麗萍一關機,趙得三就這麼猜想.

但何麗萍並不是趙得三想的,一旦關機就是和鄭禿驢干那事.

此時何麗萍正在王子飯店的包廂里作為調節氣氛的主要人物在陪著鄭禿驢和朱廳長吃飯喝酒,兩個老家伙都是海量,推背送盞間何麗萍的臉色就逐漸紅潤了起來,令風情的她更增添了一份別樣的韻味,渾身散發著成熟迷人的女人氣息.

喝過三杯酒,鄭禿驢給朱廳長發了支煙,自己也點上一支,吸了一口煙,紅光滿面地對朱廳長說:"老朱,今天下午干脆就別回單位了,喝完酒去洗腳."

一旁的何麗萍聽鄭禿驢說喝完酒要去洗腳,就立刻斜睨了他一眼,顯得很不滿意,小聲嘀咕:"還真會玩!"

朱廳長靠在椅子上吸了一口煙,說:"老鄭,不回單位不行啊,下午還要開會研究一下你女兒的事情呢."

"還有個什麼好研究的,還不是老朱你一句話的事嘛."鄭禿驢喝多了酒,話說的有些飄了起來.

朱廳長顯得很警惕的說:"老鄭,話可不能這麼說呀,人事廳那麼多領導,怎麼能是我一句話的事呢,這些事還得走個程序才行."

鄭禿驢呷了一口酒,紅著臉笑呵呵說:"還是老朱你太小心了,其實沒什麼的,說到底人事廳其他人還不是得聽你的嘛."

上篇:沆瀣一氣的勾當    下篇:三人成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