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抽絲剝繭   
  
抽絲剝繭

"麗萍,你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嘛,他臭小子還能偷pai我?我就是和麗萍你在辦公室里開著門搞,量他也不敢偷pai呢!再說那臭小子哪有那麼多時間接觸我呢?難道我每次應酬他都偷偷跟著?我和哪個女人見面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嘛"鄭禿驢顯得把握十足,肯定自己沒有被偷pai,說完後見何麗萍用異樣的目光盯著自己,就意識到那句"我和哪個女人見面"不應該說,這麼一說好像給人傳達的意思是自己有很多女人一樣,于是又接著補充道:"再說了,我除了家里的老婆馬麗麗,就一個麗萍你了,他臭小子根本就沒機會偷pai的."

鄭禿驢的刻意解釋,讓何麗萍更加堅定了趙得三那天說的鄭禿驢閱女無數的話.

不過那天中午在倉庫里明白了自己並不是鄭禿驢官路上婚姻外唯一的女人,而僅僅只是眾多玩物中的一個.

提拔她來身邊,一是為了替代馬德邦找一個合適的人選,二是以方便供他享樂.

何麗萍作為三十五歲的已婚女人,把男女之間的感情看得很淡,本來還一直認為鄭禿驢這老家伙對自己是真正真意的,為了他,她奉獻了自己數年的青春,為此和老公差點離了婚.

那天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之後,她流了淚,她釋然了,看淡了這一切.

她才三十五歲,還年輕,有著女強人的野心,為了以後能夠手握真正的實權,現在看起來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對鄭禿驢的召喚隨叫隨到,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老鄭你的意思是說小趙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了?"何麗萍淺淺笑著問道,好像什麼都沒聽出來一樣.

鄭禿驢見何麗萍沒有因為自己在和女人的問題上說漏了嘴而察覺出什麼,"哼哼"的笑著,說道:"他拿什麼反抗?他只有給我老老實實的退出競爭."

何麗萍明白的點了點頭,追問道:"那你什麼時候准備把茹茹上報上去呢?"

"明天吧,反正現在就茹茹一個候選人,我也和朱廳長談好了,只要建委把資料一報上去,他那邊很快走完程序,下發正式任命文件."鄭禿驢臉上掛滿得意的笑容,晃著二郎腿悠哉的吸著煙,對女兒的造神計劃正式步入了正軌.

何麗萍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老鄭,你家茹茹一提拔上來做副處長,這建委可真就是你們鄭家一手遮天了."

"哈"鄭禿驢忘乎所以的笑了笑,說道:"這不是還有麗萍你了呢麼."

"我,我還只不過是一個外人."何麗萍故意忸怩作勢的眨了一下晶瑩的眼睛說道.

鄭禿驢見何麗萍好像有些吃醋的樣子一樣,就起身走上前來,一點也不介意的攬住了她的肩膀,嘿嘿的笑道:"麗萍,你怎麼會是外人呢,你看我有拿你當外人看待嗎?什麼事還不都是第一個給你說嘛."

何麗萍溫馴的靠在了他懷里,扭扭妮妮地翻著白眼,帶著撒嬌的語氣說道:"本來就是外人,又不是你老婆."

鄭禿驢愣了一下,笑嘿嘿說道:"老婆不老婆還不都是一樣的嘛,我對我老婆馬麗也不一定有對你這麼好,和你天天在一起我從來不厭煩,我老婆我早都厭煩了,晚上回家睡覺碰都不碰一下的."

何麗萍揚著白眼盯著他,微微撅嘴說道:"那你還不離婚!你要是離婚我就離婚,讓你娶我!"何麗萍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試驗一下鄭禿驢的反應,若是他找各種借口敷衍,那就說明趙得三說的沒錯,自己想的也沒錯,她只不過是這個老家伙的一個玩物;他要是會猶豫,會說讓他考慮一下,那就說明這老家伙對自己還是用了點真心的.

何麗萍這麼一說,只見鄭禿驢的表情立刻變了,臉上的壞笑僵了片刻,隨即笑呵呵的說道:"麗萍,離婚不離婚有什麼區別啊,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嘛,你看我女兒也那麼大了,也不好離婚呀,再說你要是離婚,你老公和你鬧矛盾,到時候氣不過鬧到單位來了,那不是影響你的名聲嘛.現在這樣不就是ting好的嘛,反正只要麗萍你在我身邊,我就會真心實意的對你,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果不其然,鄭禿驢的反應和何麗萍預想的如出一轍,看來自己在這老家伙心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地位,就是他用來發泄的玩物而已.何麗萍終于是明白了自己在老家伙心里的地位,面不改色的嬌滴滴媚笑道:"不離就不離嘛,反正老鄭你說對我好的,以後有什麼好處可別落下我."

"麗萍,這個你就放心吧,我對你怎麼樣,我不說你心里也有數,我要是對你不好,我會費這麼大的勁把你從市建委直接提拔到省建委來嗎?"鄭禿驢又這件事來表明自己的真心,不過這冠冕堂皇的話在何麗萍耳朵里只不過是美麗的謊言罷了,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仰起臉媚眼如絲的看著他,晶瑩的眼眸一眨一眨,嬌嗔地說道:"我知道,我知道老鄭你對我好,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嘛."

鄭禿驢嘿嘿的笑了笑,低目認真的打量著三十五歲的何麗萍,從上往下仔細的看了一遍,愈發覺得這個女人好像是吃了長生不老丹一樣,呈現出一種逆生長的姿態.一年多以前的時候眼角已經有了很明顯的魚尾紋,臉上的皮膚暗淡泛黃,兄部也有很明顯的下垂,如同掉落的黃花一般,而現在,卻反而像是年輕了七八歲,比過去更加光彩照人了.

但現在的何麗萍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光眼角的魚尾紋消失了,臉上的皮膚也變得雪白緊繃,顯得光滑細嫩極了,那一雙杏眼更是舉手投足隨意的一個眼神就能挑撩人心神的魅力.

見鄭禿驢這麼目不轉睛,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著自己,何麗萍透出一絲嫵媚的笑意,笑盈盈的問他:"老鄭,你干嘛這樣看人家?熟的都快透了,還有什麼好看的呢!"

鄭禿驢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無比高聳的地方,有一種呼之欲出的視覺感受,讓閱女無數的鄭禿驢也忍不住將目光定在了她的身前,一邊欣賞一邊贊不絕口地說道:"麗萍,你真的是變了."

"還不是兩只眼睛一張嘴嘛,哪里變啦?"這已經是鄭禿驢時隔一年多再次見到她後不止第一次這樣誇她,令何麗萍心里很受用.雖然那些手術花費了她十多萬元,但從目前的效果來看,不光令她滿意,就連這些如此挑剔的男人都這麼滿意,看來還真是物有所值.

"變了,從上往下都變了,眼睛,嘴巴,鼻子,再往下,都變啦."鄭禿驢笑眯眯的再次從上往下打量著何麗萍豐腴不失曼妙的絕美身材,然後鬼笑著湊到她耳邊小聲接道:"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一樣,成了黃花大閨女,哈哈."

何麗萍一把推開他,嬌媚地翻了一個白眼,小聲說道:"老鄭,你老了老了還這麼色呀!"

"麗萍,我真的老了嗎?"鄭禿驢說著有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打起傘的褲襠,然後抬起頭沖何麗萍嘿嘿的笑.

"你是人老心不老."何麗萍微微有些嬌羞的說道,自顧的在沙發上坐下來,雙手抱在身前,斜睨了他一眼.

鄭禿驢早已經被她肥而不膩的絕佳身材勾起了欲的火焰,跟著在她身邊坐下來,一點也不介意的就摟住她,將她輕輕一攬,盡管何麗萍並不能從他身上獲取到滿足的樂趣,但還是顯得問溫馴的倒入了他的懷中,老家伙的嘴便深深的印上了她的香唇……

從鄭禿驢辦公室里懷著無比難以言喻的心情回到辦公室後,趙得三就一直一言不發,呆呆的在想這件事.

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老家伙竟然會偷pai了他和藍處長的照片,想到他用這些照片將會一直控制著自己,趙得三的心里煩躁極了,簡直快要崩潰了.

看過的那幾張照片上的畫面一次一次在他腦海中交替浮現.這時他的腦子已經逐漸平靜下來,漸漸的回想起照片中的背景,突然就一下子回想了起來,那個背景是在三亞酒店的房間里,是陪鄭禿驢吃飯的那晚回到房間發生的事情.

想到這個,還有一件當時讓他有些疑惑的事情終于搞明白了.

那就是一直沒搞明白,那天晚上不光自己變得很瘋狂,就連一向不怎麼主動的藍處長顯得無比亢奮,整個一晚上兩個人似乎精力充沛極了,不知疲倦的折騰了整整一個晚上.

難道原來一切,都是鄭禿驢那個老東西在暗地里做了手腳?搞的鬼?

趙德三的心里,逐漸有一種撥開云霧見日月的感覺,藏在心底的謎團,刹那間,抽絲剝繭一般,全都清晰了.

上篇:成敗已定    下篇:在同一個地方跌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