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訴說煩心事   
  
訴說煩心事

正在她想入非非之時,手機在皮包里響了幾聲,應該是來了一條信息,拉開皮包從里面拿出手機,打開翻蓋,才發現是趙得三發來的信息,問她現在在哪,怎麼沒消息了.

自從打了電話給馬麗,趙得三就一直靠在chuang頭等她的消息,但一直等了快一個小時,卻沒了音訊,原本已經吊起了他的胃口,這就令他有些焦急了起來,發了一條信息過去.chuang頭櫃的煙灰缸里已經堆滿了煙蒂,趙得三又點上了一支煙等待馬麗麗的消息,或許是因為緊張,這麼長時間還沒她的消息,這讓他有一種不安的預感,不過好在很快馬麗麗的信息就回了過來:我在建工路的"今夜你會不會再來"賓館,521房間,我在的你.

收到信息,趙得三感到了一種喜出望外的感覺,看來馬麗麗不是存心要耍他,而且那家賓館的名字實在讓他感覺有些好笑,"今夜你會不會再來",這家賓館的目標客戶很明確嘛.這馬麗麗還真會找,明知道和她的關系見不得人,還專門找了這麼一家顧客人群如此明顯的賓館.

因為馬麗麗是個風韻猶存的徐老板娘,因為她更是鄭禿驢的老婆,趙得三的心情就無比激動,雖然昨夜和何麗萍酣戰了三次,身體有些疲憊,但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出門打開車前去赴約了.

在去的路上趙得三突然有點疑惑,心想馬麗麗今天會這麼主動約他呢?而且這可是周末啊,按時說鄭禿驢在家,鄭茹也在家,是她最不方便的時候呀?一想到這些,趙得三突然就犯起了迷糊.為了確定這不是鄭禿驢刻意安排下的想整自己的騙局,掏出手機給鄭禿驢直接打去了電話.

一直過了好一陣子,電話才接通了,里面傳來了鄭禿驢疲憊不堪的聲音:"小趙,你一大早打電話干什麼!"

"哦,不好意思,鄭主任,我打錯了."趙得三一聽他的反應,立刻就確定是自己多慮了,不等鄭禿驢說話,就掛了電話,這才放下了心,懷著無比強烈的征服欲奔往"今夜你會不會來"賓館.

十幾分鍾後,車在這家賓館門口停下來,趙得三抬頭看了一眼賓館的招牌,朱紅色的字顯得特別魅惑,走進去後吧台的老板娘就立刻笑眯眯的叫住他問道:"帥哥要開fang吧?來登記一下."

"找人,我朋友在著."趙得三答道.

"你朋友什麼時候過來的?"為了確定趙得三不是小偷,老板娘還是笑眯眯的繼續追問道.

"早上."趙得三已經是各類賓館酒店的常客了,面對追問,顯得若無其事泰然自若.

老板娘笑眯眯的點著頭噢了一聲,沒再刨根問底,因為整個早上來的人就只有半個小時前來的馬麗麗.

趙得三顯得若無其實的走進了電梯里,按了樓層,幾十秒後,電梯到站,從里面出來,直接來到521房間門口,一邊吹口哨一邊敲起了門.

聽見有人敲門,一直處于緊繃狀態的馬麗麗連忙站起來,走上前打開貓眼,朝外面看了出去,見是趙得三在外面站著.

這個令她體驗過前所未有快樂的男人讓她再次看見,有一種迫切的想被他擁抱進懷里的感覺.懷著激動難耐的心情,馬麗麗打開了門.

門一打開,趙得三看進去,馬麗麗今天的打扮讓他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這一身著裝顯得特別的迷人,一時間似乎所有能形容女人美的詞彙在她身上都可以找見,知性,風情,嫵媚,莊重,成熟……

趙得三這麼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看,本就已經緊張不安的馬麗麗心跳更加加速了,連說話都顯得有些不自然了,微微紅了臉,說道:"小趙,你……你怎麼這樣看我?"

趙得三有一張口吐蓮花的嘴,總是能抓住女人的心理,說一些討人喜歡的話,便笑呵呵地贊不絕口道:"馬姐,你今天真是太好看了."

馬麗麗聽了他的話,心理很是受用,臉上泛起了開心的笑容,微微低著頭,有些扭扭妮妮的挪到一邊,微微害羞說道:"先……先進來吧."

趙得三不懷好意的看著她,走進了房間,一回頭,馬麗麗就因為緊張而迅速關上了門.

"馬姐,你今天怎麼會突然想起讓我陪陪你呢?是不是我們鄭主任欺負你啦?"趙得三對今天馬麗約他的真實目的還不是非常清楚,想搞個明明白白.

馬麗麗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單獨呆在家里以外的地方,難免有些緊張,撩了一把頭發,小聲說道:"小趙,你先坐吧,坐下來慢慢說."

趙得三便在chuang上坐下來,馬麗麗也走上前去隔開他一段距離坐著,便有些委屈地說道:"小趙,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沒意思."

馬麗麗的反應讓趙得三覺得有些意外,很不解地問她:"馬姐,這話怎麼說呢?你現在是領導夫人,不愁吃穿,有的吃有的花,還怎麼能說自己的生活沒意思呢?"

馬麗麗苦笑著說道:"外人都是這樣覺得,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到底過的開不開心.我為了家,自己沒有出去工作,一天到晚在家里呆著,也沒個人說話,每天就是想等晚上你們鄭主任和茹茹回家里來能聊聊天,可是我畢竟是個女人啊,我……我是個正常的女人,也需要人的理解,需要和人聊天說話,可是你們鄭主任他……他幾乎每天晚上都很晚才回來,一回來就睡覺,和我理也不理,你說我一個女人,我……我的苦衷給誰說呀……嗚嗚嗚……"

馬麗麗越說越動靜,說著說著竟然從眼眶中滾落出了兩行熱淚,顯得傷心極了.這個時候正是女人心理防線最為脆弱的時候.趙得三抓住了這個見縫插針的機會,顯得很關心的直接坐過去,一點也不介意的將手搭在了馬麗麗的肩膀上,輕輕勸慰道:"馬姐,別哭了,你說的我也明白,可以理解,每一個女人,肯定是希望老公能關心自己,可是這鄭主任好歹也是個大官呀,咱們這華夏國,你說當官的哪有不忙的,應酬那麼多,在外面見的人也多,女人肯定就肯不用說了,也不是我有意說鄭主任不是,反正我覺得男人手里一點有點權力,不花心才怪呢."

趙得三這說是勸馬麗麗,卻順帶把鄭禿驢說了個一無是處.

搞的馬麗麗心里非但沒有覺得鄭禿驢在外面的一切應酬是為了工作,而是愈發覺得鄭禿驢在外面花天酒地是因為他手里有了權力,有了玩女人的資本,再一想今天早上看到他脖子上的口紅印心里對他更加厭煩了,鼻子一酸,感覺委屈極了,心里感覺愈發空虛了,好像有一個男人能抱著自己好好安慰一下,聽她訴說心腸.

趙得三輕輕的一攬,馬麗麗的身子一軟,便斜靠在了趙得三的肩膀上,這寬厚的肩膀讓馬麗麗感覺特別的溫暖和厚實,一種安全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趙得三見馬麗麗一點也沒有反抗,知道她的心理防線在她約自己來賓館的時候就已經放棄了,既然能來,就說明已經做好了那干事的准備.只是現在看見她淚眼婆娑,動情委屈的樣子,趙德三也替她感到不值.

這個鄭禿驢,真不是東西,自己要是有這樣的妻子,肯定每天按時回家.

"馬姐,我覺得你現在和鄭主任之間最大的問題應該是感情上的問題吧?"趙得三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道.

馬麗麗已經止住了哭聲,被趙得三攔在懷里,感覺特別的殷實和充滿了安全感,徹底的失去防備,任由他攬著自己,任由他手上的力量逐漸加她,摟的越近,她感覺越充實."嗯,我和他之間現在的夫妻關系幾乎已經名存實亡,你不知道,我和他一個月也……."馬麗吸了吸鼻子,有些害羞的說道.

這麼直白的話趙得三怎麼能聽不明白呢,但卻故意裝糊塗地問道:"馬姐,你和他一個月什麼啊?"

馬麗揚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眸中秋波流轉,臉上泛起了一層滾燙的感覺,害羞的垂下了頭,支支吾吾說道:"就是那……那個."

"那個?"趙得三還是裝著糊塗刨根問底,他的目的很簡單,從心理上瓦解她的防線.

馬麗知道趙得三這家伙是明知故問,知道那個是什麼意思,卻故意裝糊塗,就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下,嬌羞地斥道:"你說哪個!"

"哎呦喂!"趙得三被馬麗狠狠擰了一把,疼的叫了一聲,愁眉苦臉地看著她,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呀,馬姐姐,你說的那個到底是指什麼呀?"

"你故意裝糊塗."馬麗已經從悲傷中振作起來,又恢複了那種風情萬種的樣子,白了他一眼,從他懷里鑽出來佯裝生氣.

趙得三見馬麗麗已經不再傷心了,自己可以有所行動了,于是笑嘿嘿的說道:"馬姐,我明白了."

馬麗麗被他這般流氓無奈的樣子搞的一下子就紅了臉,害羞的扭過了頭去,故意顯得很生氣的說道:"你太不正經了,不理你了."

上篇:報複行動開始    下篇:夏劍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