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報複行動開始   
  
報複行動開始

"喂,是馬姐嗎?"趙得三語氣平和的問道.

馬麗躲在衛生間里反鎖著門接著電話,小聲:"嗯"了一聲.

聽見電話里傳來了馬麗的聲音,趙得三當下松了一口長氣,卻又故意很驚訝地問道:"馬姐,你剛才發的信息是什麼意思啊?我有點不明白."

馬麗剛才信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一個女人對另一個男人說自己寂寞空虛,那就意味著需要這個男人的呵護和滋潤,這是多麼顯而易見和容易理解的事情啊,只是為了一探虛實,趙得三故意裝糊塗.

馬麗是個很傳統的女人,雖然對趙得三的感覺很強烈,但畢竟和他還不熟,所以支支吾吾的小聲說道:"沒……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想……想見見你."

趙得三聽出馬麗的聲音好像有那麼一點酸澀,仿佛是心里遭受了什麼打擊一樣,便換做關心的語氣追問道:"馬姐,你是不是心里不舒服還是怎麼啦?想找個人聊天?"

"嗯."馬麗麗小聲道.

"鄭主任呢?"趙得三大約是明白了馬麗麗心里的委屈是和鄭禿驢有關,因為年前和她在家發生那件事的時候他明顯的能感覺到馬麗麗像是一個被囚禁了一萬年的野獸一樣,太渴望太瘋狂了,肯定是鄭禿驢那老家伙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和各色美女糾纏不清,精力耗費完了,回到家就對馬麗這個老婆不理不睬,導致她心里不僅空虛,心理還產生了一定的扭曲.若非這樣,像馬麗那麼傳統的女人,怎麼會主動的發信息給他呢.

"他……他在睡覺,昨天……昨天一晚上沒回來."想到自己這些年來有多一半時間獨守空房的生活,馬麗麗的心里就有些酸澀.

"那馬姐,你要是真的想見我的話,你……你找個地方吧,我再去找你,你看怎麼樣?"趙得三思索著說道.

馬麗麗見他答應了,心里似有一種解脫的感覺,卻同時又似乎感覺有點沉重,但那種令她無比陶醉的感覺還是讓她堅定了自己今天的想法,找一個人,來滿足自己空虛的生活.

"那……那我一會給你打電話吧."馬麗麗思索了片刻,終于狠下了心來說道,這時候突然聽見臥室里鄭禿驢的電話響了起來,她便連忙嚇得摁斷了電話.

趙得三聽見電話突然斷了,還以為是馬麗麗怕自己反悔,不想給自己回旋的余地呢.趙得三還真沒敢想鄭禿驢的老婆馬麗麗會主動聯系自己,剛好這個禮拜蘇姐去燕京了,給他創造了這麼好的條件,于是靠在chuang頭點上了一支煙,悠哉的吸了起來,腦海中浮現起年前的畫面.

馬麗麗嚇得掛掉電話,輕手輕腳的來到臥室門口,就聽見電話將鄭禿驢吵醒了,傳來他接上電話的聲音:"喂,老朱呀……是嗎?那行,我知道……好的,禮拜一人事廳文件一下來,我就報人上去……對對對,程序肯定是要走的嘛……那這件事有勞朱廳長你了……改天有機會的話一起喝酒……行,那就先這樣……好的,再見."

"這老朱,這件事現在終于才有眉目了!"鄭禿驢一邊放下手機一邊欣喜的自言自語道,重新翻了個身,又睡覺了.

馬麗麗聽得出電話是省人事廳朱廳長打來的,雖然她對鄭禿驢在外面和那些大官的交往不太清楚,但從電話里隱約聽得出好像是與什麼文件有關,凝眉想了想,她突然就明白過來了,應該是和女兒茹茹的人事調動有關.站在臥室門口想了一會,馬麗麗突然回過神,還有事情要做,便輕手輕腳的擰開臥室門進去,悄無聲息的走到衣櫥旁,打開衣櫥,從里面精心挑選了一套不常穿的衣服,將身上的睡衣帶子從肩上輕輕扯下來,絲質的睡衣順著她雪白的身體緩緩垂落了.

一種陶醉的感覺令她不由自主的"呃"了一聲.這一聲突然將chuang上的鄭禿驢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見老婆馬麗麗站在試衣鏡前陶醉的孤芳自賞,便"哼"的笑了一聲,問道:"你干什麼呢?"

"啊?"鄭禿驢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一下子打斷了馬麗麗的遐思,立刻羞愧難當的支支吾吾道:"沒……沒干什麼呀."

"那你脫光了站在鏡子前干什麼?"鄭禿驢對她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

"我……我想出去逛逛街."馬麗麗撒謊說,心情緊張極了.

"去吧,別吵到我睡覺,換上衣服趕緊出去!"鄭禿驢漠不關心的說道,翻了一個身繼續蒙頭大睡.

馬麗麗趕緊把挑選好的衣服穿上,上衣是一件卡其色風衣,里面著一件帶白色花邊的黑色薄毛衫,下面穿一條金絲絨直通修身褲,腳蹬一雙黑色高跟鞋,衣著顏色和款式的搭配相得益彰,令她成熟中散發出一抹風情和知性的氣質,高跟鞋將她本來就高挑的身材襯托的更加曼妙,領口的白色衣領在深色調的顏色中顯得特別明亮,有神來之筆的感覺,整個人看上去真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仿佛一切能形容女性美的詞語在她身上都可以找到,風情,知性,嫵媚仿佛渾然天成,與生俱來一樣.

馬麗麗對著鏡子看了一下自己,嘴角泛起一抹滿意的微笑,突然從鏡子中一看到在熟睡的鄭禿驢,就立刻收斂了笑容,悄悄從chuang邊的沙發上拿起小皮包,輕手輕腳的拉開門走了出去.

從家里出來,下了樓,馬麗開上了車駛出了小區,卻有點不知道該在什麼地方約趙得三.

她也沒在外面偷過情,一開始也沒想到去酒店,開車出了小區,實在不知道該去哪里,于是給趙得三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小趙,我……我在什麼地方等你?

收到馬麗發來的信息,趙得三不禁撲哧一聲給笑了,心想這馬麗麗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找人居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于是一邊笑著,給回複了兩個字:酒店

得到趙得三的提醒,馬麗麗就開車前往市區,最後在一條不太起眼的街上一家叫"今夜你會不會來"的賓館門口停下車.

從車上下來,馬麗麗由于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在外面約會,看著從這家賓館走出走進挽著胳膊親密無間的男女,自己還沒來外面開過房,心里很緊張,又很不好意思,背著包在賓館門前來來回回的徘徊了好幾次.

這是一家私人賓館,前台的老板娘或許是看出來馬麗是想來酒店,又不好意思進來的,就主動從吧台繞出來,走過來鬼鬼祟祟的小聲問道:"美女,是來住房吧?我們這不光環境好,還便宜舒適."

被這嘴甜的老板娘叫了一聲美女,甭提馬麗麗的心里有多受用了,看了一眼賓館,或許是因為第一次出來酒店約會,太過擔心,之前總在網上看見說這些人,容易被警察當嫖客抓,所以就下意識地小聲問道:"安全嗎?"

老板娘愣了一下,立刻滿臉堆笑的說道:"美女,你放心,我們這絕對安全,走吧,進去吧,先進去看看房子嘛,住不住再說嘛."見馬麗麗有些動搖了,老板娘就拉著她走進了賓館.

馬麗麗心想既然已經進來了,那就開一間房子,于是狠下心,故作平靜的擠出一絲微笑,說道:"房子不看了,就給我開一間……開一間標准間吧."

"好嘞."老板娘高興地說道,連忙回到櫃台,一邊寫票據一邊問她:"美女是要大chuang房吧?"

馬麗麗也不管什麼大chuang小chuang,心里緊張的嘣嘣亂跳,隨便點了點頭說:"嗯."眼睛不時的看向外面,生怕被什麼熟人看見了.

"身份證帶著嗎?"老板娘一邊寫票據一邊笑眯眯問她.

馬麗麗有點緊張地啊了一聲,問道:"還……還要登記身份證嗎?"

老板娘見她那緊張的樣子,作為開賓館的,一眼就看出她是初次來酒店的人,便笑眯眯說道:"行了,沒帶的話就不用登記了,房間一百五,帶押金一共是三百塊."

"哦."馬麗麗哦了一聲,從皮包里拿出錢夾子,抽了三張百元大鈔遞上去,老板娘收到了錢,將票據遞上去笑眯眯說道:"美女,這個票據你拿上,退房的時候下來給你退押金."

"哦."馬麗麗或許是由于太緊張了,不知不覺兩片臉頰上泛起了紅暈,拿上票據塞進包里,就緊張不安的走進了電梯.

來到開好的房間門口,刷卡打開門,進了這種陌生的空間後,就見一張特別寬大的chuang擺設在房間中央,房間里由于拉著窗簾,光線有些昏暗,讓她感覺有些不自在,就打開了燈.

等房間一亮起來,馬麗麗一眼就看見chuang頭上方的牆壁上有一張畫,畫中是兩個外國男女相擁在一起,彼此一臉陶醉的樣子.

看到這個,原本就緊張不安的馬麗感覺心都快要蹦出來了一樣,全身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令她感覺既緊張又期待.

將目光從牆上的畫上收回,走上前去在chuang邊端正的坐下來,腦海里就開始回放起了那天和趙得三在她家里的畫面.

上篇:七年之癢    下篇:訴說煩心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