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

鄭禿驢和林大發陪李長平去洗浴中心瀟灑後回到家里也已經是這一天的上午,由于洗浴中心小姐極其周到的服務,鄭禿驢這一晚上來了兩次雙飛,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回到家里,鑽進臥室倒頭就睡.老婆馬麗見他一整晚未歸後這麼疲憊不堪的回來就睡覺,站在chuang邊心疼的看了看,在彎腰幫他蓋被子的時候,才發現鄭禿驢的脖子上有一道鮮豔的口紅印子,在他肥厚的皮膚上特別顯眼,看到這道口紅印,馬麗的心里頓時湧起一股酸楚.

雖然明知道鄭禿驢作為建委一把手免不了要陪領導吃喝應酬玩,也少不了沾花惹草,但只要不被她看到,她心里就能接受,不會在意,可偏偏這是第一次被她看到了鄭禿驢把女人的口紅印帶回了家.

馬麗心里一種酸楚,鼻頭一酸,眼眶里湧出了晶瑩的淚花,不做聲的幫鄭禿驢蓋好了被子,悄無聲息的就走出了臥室,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低頭拭淚.鄭茹和朋友出去逛街了,也沒個人來安慰一下她,馬麗感覺自己太委屈了.

想當年和鄭禿驢結婚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區建委的小小科員,生了女兒,她一個人在家相夫教子,把家里里里外外整理的有條不紊,在他背後一直默默支持著他的工作,有時候他加班回家已經半夜,她還是會不辭辛苦的起chuang給他做上一頓熱飯吃.但這些年隨著鄭禿驢在官場上順風順水職位越來越高,權力越來越大,應酬也越來越多,回家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有時候干脆夜不歸宿.

曾在西京市建委時和何麗萍的關系就傳到了她的耳朵里,但她知道那個時候正處于鄭禿驢事業的上升期,那些風言風語是競爭對手傳播出來的,也沒放進心里,後來當她因為一些急事去單位找他,推開辦公室門的時候親眼目睹了鄭禿驢正站在跪在沙發上撅著屁股的何麗萍後面馳騁的那一幕,馬麗第一次動怒了,發瘋似地沖過去一邊哭一邊罵道:"好你鄭良玉,你吃著碗里的還扯著盆里的,為了你的事業,我一直忍氣吞聲,你竟然這樣對我,你個沒良心的家伙……嗚嗚……"

何麗萍見領導夫人撞破了她和鄭禿驢的奸情,嚇得幾乎懵了,甚至趴在沙發上好像不會動了一樣,露著白花花的***,臉色煞白.

被老婆撞見了自己的奸情,這還得了,如果被她這麼在單位一鬧,整個單位人都等著看他好戲呢,情急之下,鄭禿驢提上褲子,沖上去一只手死死抱住馬麗麗的腰,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扭頭沖被嚇蒙了的何麗萍吼道:"還不快走!"

何麗萍這才從驚慌中回過神來,連忙從沙發上爬起來,迅速的提上褲衩和褲子,一邊系著牛仔褲的扣子一邊低著頭心跳加速的快速走出了鄭禿驢的辦公室.

那天鄭禿驢捂著老婆的嘴苦口婆心的勸說了足足半個小時,馬麗麗激動的情緒才逐漸平靜下來.

那晚回到家里,鄭禿驢親自下了保證書,說以後不再和其他女人來往.氣壞了的馬麗想了整整一晚上,後來和她的幾個朋友聊起這些家事.

她幾個同樣是官員老婆的女性朋友倒是看的看.說哪個男人不偷吃呢,何況還是當官的呢,他在外面愛怎麼搞怎麼搞,只要自己在家里有錢花就行.他們在外面享受,女人們也可以享受,實在不行找個年輕小伙子做情ren,隔三差五開個房消遣一下,又有什麼呢.

前面的話馬麗聽進了心里,但是後半句話馬麗作為一個受過傳統思想教育的女人,哪里敢想.這些年鄭禿驢在外面越來越花天酒地沾花惹草,她也不在乎了,只要他還記得這個家,不帶著女人的東西回家來就是了.

但今天看到馬德邦脖子上的口紅印,馬麗的心里一下子就奔潰了,有點接受不了自己老公身上還殘留著和別的女人溫存過留下來的東西.一個人回想著這些年自己付出了那麼多,到現在自己的男人不但對自己不聞不問,而且還帶著女人的東西回家里來了,想到這些讓她心里很酸楚.

作為一個四十五歲的中年女人,馬麗將自己的身材和容貌一直保持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三十多歲的女人一樣,渾身散發著成熟的韻味.

想以此來重新獲得鄭禿驢的青睞,但在外面被眾多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環繞的鄭禿驢對這個一起生活的二十多年的女人無論她做了什麼,都難以引起他的興趣.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些辛酸的事和當初其他領導的老婆告訴她的那些話,馬麗的腦海里突然就湧現出了和趙得三在年前那一天在家里瘋狂時的情景.那是她這麼多年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發生那種親密接觸,第一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樂,第一次享受到了女人該有的權力.

"實在不行了馬麗你就找個年輕小伙子,想那個了就抽空開個房玩一下,只要不過火就行了,咱們女人也是人,也有生理需要,就准他們那些臭男人臭當官的天天玩女人呀……"一個高官妻子的話突然在她耳邊回蕩了起來.

馬麗的思緒被拉回到了一個月前的那天上午……他爬上了自己的身體,他一點一點點燃著她的內心,一層一層剝掉了她的衣物,一次一次敲擊著她的心理防線……他爬上了自己的身體,他將嘴深深的印上了她的嘴唇,沿著她的嘴唇一點點緩緩的游走移滑著.

那一刻是馬麗感覺生活中最有色彩的時候.

回味了一遍一個月前與趙得三發生的那件荒唐的事情,馬麗的身體情不自禁的滾燙了起來.房間里傳來的鄭禿驢死睡時發出來的"呼呼"的鼾聲令她開始有點厭惡,尤其是想到他竟然把女人的口紅印帶回家里來的樣子,她感到有些惡心.

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這些年的堅持是否正確,就像她的官太太朋友說的一樣,為什麼就允許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的,女人一樣也是人,也需要人撫慰,也有生理需要.

這些年來鄭禿驢一個月和她不同房一次,就僅僅那一次還是敷衍了事,她幾乎沒有享受過一個女人該擁有的權力,她感覺自己的生活過得一團糟.

在客廳里坐了好一陣子,馬麗越想心里越想不開,自己這些年來作為一個妻子一個女人,該履行的職責都履行的很完整,而除過得到了豐衣足食衣食無憂有花不完的錢外,她還得到了什麼?她失去了一個女人該有的精神財富,沒有男人在乎,沒有男人的撫慰,心靈空虛,身體空虛,在這樣雙重的打擊下她已經承受了這麼多年,現在她突然感覺自己想通了,她受夠了,她要找一個男人,一個能讓她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的男人.

馬麗在腦海里做了左後一番的思想斗爭,最終拿起了手機,翻到通訊錄,在寥寥無幾的幾個電話號碼中找到了曾讓她瘋狂過一次的趙得三的電話.

與趙德三在一起,不僅僅是因為他長得帥,幽默健談,還有一點,他是自己的男人鄭禿驢單位的部下,這讓,她會覺得是對鄭禿驢的報複,對他忽略自己的一種懲罰.

馬麗本想直接打一個電話過去,可是這樣的事情根本無法開口說出來,于是思索了片刻,給他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小趙,你找時間陪陪馬姐好嗎?馬姐心里好空,好寂寞,需要你的陪伴.

發完信息,馬麗感覺將發件箱清空,拿著手機緊張的等待趙得三的回複.這時候趙得三也和鄭禿驢一樣,昨晚和何麗萍在明珠酒店酣戰三次,筋疲力盡的回到家里來剛睡下不久.

聽見手機在後腦勺下的枕頭底下震動,趙得三不耐煩的mo著拿起來,睜開酸澀的眼睛,一看上面顯示著一個陌生號碼(因為他的手機上並沒有保存馬麗的號碼),就有點好奇的打開了信息.看完之後他的眼睛就瞪大了,整個人一下子睡意全無,清醒了過來,心想這馬麗一個多月了沒聯系過,就僅僅年前去三亞之前自己實在氣不過,在她身上報仇,報複鄭禿驢,她是個極其傳統的女人,怎麼還會主動聯系他呢?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突然多慮的想到會不會是鄭禿驢發現了馬麗有什麼不對,故意用她的手機以她的身份發信息給他,想套出話來呢?

這樣一想趙得三就留了一個心眼,非常警惕,想了想,索性干脆直接打電話過去,如果是鄭禿驢接上,自己就佯裝很驚訝的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如果是馬麗接上,他就要問個究竟.于是趙得三坐起來靠在chuang頭,直接撥了電話過去.嘟嘟嘟的響了幾聲,電話接通了,里面卻沒人說話.

上篇:小人物的逆襲    下篇:報複行動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