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接近何麗萍   
  
接近何麗萍

說實話,趙得三來西京半年了,現在趙雪和她媽回榆陽市老家去要吃要喝,趙雪又辭掉了公安局的鐵飯碗,想要再找工作就比較困難了,這五萬塊錢也可以借花獻佛將趙雪的心拉住.但是考慮到這錢屬于贓款,萬一收下了後落下了把柄在何麗萍和鄭禿驢手里,那豈不是像驢一樣被牽著鼻子走了.趙得三猶豫不決的考慮了一會,說道:"我……我還是不拿了吧!"

何麗萍明白他是有點擔心,便靠在椅子上一點也不在乎地說道:"怕什麼?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鄭主任會知道!"趙得三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何麗萍"哼"笑了一聲,妖異的看著他,用略帶嘲諷的語氣說道:"說到底你還是怕老鄭呀!"

趙得三努了努嘴,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我堂堂七尺男兒,我會怕他?我是擔心我如果拿了何姐你的錢,被他知道後何姐你沒法交代."趙得三將皮球踢給了何麗萍.

何麗萍若無其事的輕笑著說道:"你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知道的."

趙得三斜睨了一眼連接鄭禿驢辦公室的牆壁,說道:"何姐,隔牆有耳的哦."

何麗萍呵呵一笑,說道:"你放心吧,老鄭上午出去辦事了,隔壁沒人."

一聽說鄭禿驢不在,趙得三就松了一口氣,態度開始放肆了起來,壞壞的笑著,問道:"何姐,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何麗萍靠在椅子上仰著臉看著他.

"昨天在倉庫里我強行上了你,你會不會給我記仇呀?"趙得三鬼笑著問道.

這個問題立刻問到了何麗萍的心坎上,要說自己是在被他強迫的情況下逆來順受的被他得逞,但那個過程卻是讓她過了一把癮,記仇肯定是不會,但是如果就這麼坦然受之的話,何麗萍怕自己會制不住這個家伙,便板起了臉,顯得很嚴肅的喝叱道:"趙得三!我昨天已經警告過你了,昨天的事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你是不長記性還是怎麼了?"

趙得三嘿嘿的笑著,擠眉弄眼的說道:"我知道,我就是想問一下,何姐感覺如何?"

何麗萍紅了臉,覺得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自己會在他面前徹底失去一個副主任該有的尊嚴和威信,便換了話題問道:"這五萬塊你到底要還是不要?"

正說著,突然就有人敲起了何麗萍的辦公室門,同時傳來了韓蕊的聲音:"何副主任,在嗎?"

何麗萍一邊應道:"在."一邊沖趙得三使眼色小聲說道:"還不快把錢收起來."

情急之下,趙得三也沒多想,就抓起了辦公桌上的五萬塊錢朝褲兜里塞,何麗萍親自起身走上前去開門.

由于褲兜實在太小,何麗萍打開門的時候趙得三還沒將錢塞進口袋里去,于是就連雙雙手藏在背後,緊接著韓蕊站在了門,見他在何麗萍的辦公室里,就顯得有些驚訝,微微瞪大了眼睛.

"小韓,什麼事?"何麗萍語氣嚴肅的問道,新官上任,她在新單位的部下面前故意裝出一副很威嚴的樣子來,企圖樹立起自己的威風.

"何副主任,這有一張您的人事資料需要您填寫一下."韓蕊恭敬的呈上了一張紙說道.

何麗萍從她手里拿過紙,就朝辦公桌走來,坐下後從筆筒里取出一支筆,在上面快速的填寫起來.站在門口的韓蕊便將目光移動到了神色不定的趙得三身上.手里握著五萬塊錢的趙得三一時被她看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好像手里拿著的不是五萬塊錢,而是燙手的山芋,很不自在的朝韓蕊笑了笑.

何麗萍很快填完了資料,拿起資料遞給韓蕊,她連忙走上前來雙手接住,與此同時趙得三緊張不安的拿著燙手山竹隨著她的路線而轉身.

等韓蕊走後,何麗萍說道:"既然錢已經拿在手上了,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只要你能替我們保守這個秘密,以後有什麼好處,你何姐我一定會優先考慮你的,包括你的前途問題."

經過和何麗萍的一番"唇槍舌戰"趙得三差不多明白了她的意思,看來這筆錢自己收下來也不會有什麼麻煩的,就算她想栽贓,這無憑無據,誰敢說他違反組織規定呢?況且她何麗萍也剛來省建委,或許是想用這些錢來拉攏一下關系也不一定呢."那既然何姐這麼看得起我,我再要是推辭的話就有點說不過去了,那小趙子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趙得三笑嘿嘿的一邊說著,一邊將五萬塊錢分散裝在了全身.

"咯咯……"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從何麗萍嘴里發出,搞的趙得三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還以為自己中計了,就既緊張又不解地問道:"何姐,你……你笑什麼?"

"小趙子."何麗萍重複了一句趙得三對自己戲謔的稱呼,咯咯笑道:"這不是太監嘛?"

趙得三這本來只是開玩笑的稱呼自己,卻被何麗萍抓著不放來嘲諷,一時有些被激怒,情急之下仰頭tingxiong,用質問的語氣問道:"何姐,那你說我是不是太監?"

"是."何麗萍咯咯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故意逗起了他.

趙得三被她激的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好啊何姐,你竟敢說我是太監,難道我昨天在倉庫里把你弄的死去活來你這麼快就忘了?"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啊?"何麗萍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故意挑著眉頭擠眉弄眼的看著他.

趙得三唯一的缺點就是最怕女人說自己不是男人,而何麗萍似乎偏偏就抓住了他的軟肋,故意不依不饒的刺激他,這就激發了他男人的雄性作風,似乎忘記了這里是何麗萍的副主任辦公室,是隨時都會有人來敲門的領導辦公室,哼笑一聲,陰森森的說道:"好啊何姐,你既然說我是太監,那看來我必須得向你展示一下我男人的威風才行."

因為鄭禿驢出去辦事,隔壁也沒人,所以何麗萍也顯得有些忘乎所以,對他的舉動並沒有半點害怕,反而還是故意用挑逗性的語氣嗤笑著問道:"我眼睛不好,什麼看不見,怎麼辦呀."

何麗萍的故意挑釁愈發激發了趙得三要向她宣示的斗志,一邊張牙舞爪的朝她走去一邊壞壞笑著說道:"何姐你既然這麼薄情寡義,不肯承認我是個男人,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看著趙得三如餓狼撲食一樣朝自己沖來,何麗萍立刻嚇得驚慌失措的從椅子上起來朝一旁躲閃,趙得三就追在她後面追逐,"小趙,你別鬧了,我承認你是男人還不行嘛."何麗萍一邊繞著辦公室跑圈一邊認起了錯.

"現在晚了,我必須得在何姐身上親自證明一下才行!"趙得三在後面追逐著威脅道.一時間兩人就在何麗萍的辦公室里追圈.在這麼小的空間里趙得三要抓到何麗萍簡直易如反掌,但他覺得這樣還ting好玩的,就故意追著她在辦公室里跑圈.何麗萍在前面"啊"的邊跑邊叫,他在後面張牙舞爪的壞笑著追著.

追了三四圈之後,何麗萍開始放慢了奔逃的腳步,氣喘籲籲的雙手叉腰求饒說道:"小趙,別追了,我跑……跑不動了,我認輸了,我承認你是男人."

"何姐,現在承認已經晚啦,我來啦."趙得三壞壞的笑著,朝趴在辦公桌上喘氣的何麗萍走上去,一把就從後面抱住了她.

"小趙,快松開,別這樣."何麗萍在辦公室里還是不敢太過放肆,扭過頭來有些驚慌的說道.

"現在才認錯,不可能啦."趙得三嘿嘿的笑著,兩只手開始不老實.

何麗萍掙紮著,挪開嘴,突然在他的被門上的插銷刮破的食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剛好不偏不正的咬在了傷口上,一股鑽心的疼立刻疼的趙得三"啊"的大叫了一聲,跳開一步,呲牙咧嘴的甩著手指"哎呦"的叫喚起來.

何麗萍連忙逃到一旁,一邊整理自己被趙得三撕亂的衣服一邊虎口脫險後得意的瞪著他說道:"叫你還敢欺負你何姐!"

趙得三"哎喲"的叫著,抬起手來一看,靠,剛剛愈合好還沒結痂的傷口就湧出了一股鮮血,一滴一滴吧嗒吧嗒落在了地上,"何姐,你看你干什麼呀!把我手指頭都咬破了!"趙得三有些氣呼呼的說道.

何麗萍見他的手指果然被自己給咬破了,也有點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心想自己也沒怎麼用力呀,但同時又得理不饒人地說道:"誰叫你不松開我!我這叫做正當防衛!"

趙得三白了她一眼,從褲兜里掏出一團衛生紙纏著流血的指頭,又張牙舞爪的走上前去,凶神惡煞地說道:"何姐,我看我是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今天我不給你給點顏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小趙子的厲害了!"

上篇:五萬塊封口費    下篇:鄭禿驢毛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