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見面分一半   
  
見面分一半

鄭禿驢這個老東西手腳還真快,前腳把馬德邦搞走,後腳就坐收漁翁之利,真他媽的狡猾!趙得三心說,好像剛才從偷聽出來的情況來判斷,何麗萍應該沒有告訴鄭禿驢今天在倉庫發生的事情.趙得三懸在心口的一塊大石頭終于落下去了,但還沒完全落到底,為了確認一下,他打算試探一下何麗萍的反應,于是掏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過去:何姐,動作真快啊,中午才去倉庫看了貨,這會就已經把錢弄到手了呀!

何麗萍這時正坐在鄭禿驢辦公桌的沙發上隨手拿起了茶幾上的一遝鈔票數著,放在茶幾上的手機滴滴滴的響了響,提醒來了信息,何麗萍沒在意,直到數完其中一遝百元大鈔,確定一百張數目無誤,臉上掛起了滿足的笑容.

對何麗萍來說,剛正式提拔上任的第一天就意外收獲幾萬塊錢,那相當于天上掉了餡餅,甭提心里有多高興了.自顧的笑著,從茶幾上拿起手機,解了鎖,就看見屏幕上顯示信息為趙得三發來的.

微微皺起了柳眉一邊心想那小子又想干什麼,一邊打開了信息,看完信息,何麗萍以為趙得三就在某個角落里偷偷注視著他們的動靜,便緊張的起身走上前去打開門准備朝外面看一下,誰知門剛一打開的時候鄭禿驢上來了.

猛一下看見門口站著一個人,嚇得何麗萍花容失色的"啊"大叫了一聲.

"麗萍,你怎麼了?"見何麗萍這意外的反應,鄭禿驢挑起了眉頭不解的問道.

何麗萍定下神看清原來是鄭禿驢,才平靜著心情淺笑說:"沒……沒事."

"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呢."鄭禿驢說著走了進來,順手將門從里面反鎖上,看了一眼茶幾上的二十萬元,徑直走上去,在沙發上坐下來,就拿起錢掂了掂,滿意的笑著,扭頭對正走過來的何麗萍說道:"麗萍,你看我提拔你來我身邊還真是時候,上班第一天,就有額外的收入了."

何麗萍坐過來緊挨著他坐下來,嫵媚的輕笑說:"還不是老鄭你厲害嘛."

鄭禿驢得意洋洋的斜睨著她,問道:"哪里厲害呀?"

"哪里都厲害."何麗萍嬌滴滴地笑著說道.

鄭禿驢得意的壞笑著,在何麗萍漂亮的臉頰上輕輕拍了拍,說道:"麗萍,跟著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說著拿了十遝百元大鈔遞給她說道:"這個給你."

"老鄭,你多拿點,我少拿點,給我五六萬就行了,這都是你的功勞."何麗萍初來乍到,不想讓鄭禿驢覺得自己太貪婪了,主動提出來少拿一點.

幾萬塊在鄭禿驢來說也不算什麼,為了拉攏好這個舊情ren,讓她以後服服帖帖的輔佐自己,還是想先給她點甜頭,讓她覺得自己對她一點也不小氣,便顯得很大方的一只手抓起她的手,一只手拿著十遝百元大鈔輕輕拍在她手上,笑呵呵說道:"麗萍,咱們兩個是什麼關系呀,你還這麼推辭,又不是論功行賞,只要你好好跟著我,以後有什麼好處,我老鄭絕對少不了你麗萍的."

何麗萍猶豫了片刻,才媚笑著說道:"那……那既然老鄭還這麼在乎我,那我就不客氣啦."說著接住了錢,順手塞進了皮包里.

鄭禿驢將剩下的十萬塊錢塞進了自己的公文包里,敲起了二郎腿,點了一支煙吸著,得意洋洋的對何麗萍說道:"馬德邦那老東西一定沒有想到他的勞動果實被我們兩個給坐收漁翁之利瓜分了,知道了還不得氣死,哈哈……"說著就忘乎所以的大笑了起來.

"馬德邦也真不是抬舉,還敢和老鄭你作對,那不是自己找死嗎."何麗萍恭維說道.

鄭禿驢臉上掛著狡猾的笑容,說道:"所以我才拔掉了馬德邦這根肉中刺眼中釘!要說對他的位子有想法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但我為什麼不直接從單位下面抽人上來而要提拔你呢?還不是因為麗萍你是我的舊部下,通情達理,體貼人意,明白我的心思,干什麼事都比較方便,踢走馬德邦,以後整個省建委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天下了."

"老鄭,你可別忘了,還有個趙得三呢!"正式走馬上任這僅僅是第一天,何麗萍就已經感覺出來趙得三不是個簡單絕色,竟然中午在倉庫里就態度強硬的將自己給辦了,而且還搞得她現在是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一點脾氣也沒有.

對于何麗萍的提醒,鄭禿驢根本不當一回事,一臉無所謂地哼笑了一聲,說道:"趙得三?他只不過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想和我斗,他還太嫩了!就憑他那點小伎倆歪腦筋,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的."手里握有趙得三不可見人的把柄,鄭禿驢的口氣也硬了,一下子就不把這個讓他頭疼不已的對手放在眼里了.

但何麗萍並不這麼認為,今天中午在倉庫里她可算是領教了趙得三的"厲害",而且剛才的短信更讓她覺得趙得三好像對鄭禿驢私底下干的這些勾當都了如指掌一樣.

但既然鄭禿驢看上去不把他放在眼里,她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反正他們之間的明爭暗斗事不關己,何必擔心呢,而且說不定這場斗爭最終的收益人會是自己呢,要是趙得三能占據上風把鄭禿驢這個一把手擠走,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當然,何麗萍目前最多只是敢這樣想一想,自己剛三級跳直接從市建委升任到省建委來做二把手,要想坐上鄭禿驢的位置,那談何容易,況且鄭禿驢的手段有多狡猾,她又不是不知道.

趙得三發完信息給何麗萍後,一直坐在辦公室里抽著煙,盯著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看,等她回信息,但一直沒等到回信;趙得三猜測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可能是她現在正在和鄭禿驢在一起,不方便回他的信息,那就說明她沒有想鄭禿驢告發中午倉庫里發生的事情.第二就是她對自己心里有畏懼,不知道該怎麼回這條信息.

不知道何麗萍和鄭禿驢是否已經離開辦公室,于是趙得三就走出辦公室來到窗台上朝下面看了看,見鄭禿驢的車還在院子里停著,便知道他還逗留在辦公室,而何麗萍也應該就在辦公室.

拉空調和辦公用品的車已經走了,這兩個人還留在辦公室干什麼呢?

不用想,趙得三就知道肯定是這兩個人在辦公室里沒干好事.

一想到這個,他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便拿上手機起身走出辦公室,迅速的走出辦公樓,朝下張望了一番,見整個建委大院里已經沒人了,便鬼鬼祟祟的快步走向辦公樓後面,從一個角落里搬來一只竹梯,來到鄭禿驢辦公室的正下方,將梯子靠在牆上後目測了一下,好像是有點不太高,夠不到鄭禿驢辦公室的窗口.梯子的高度只能夠到一樓和二樓中間的位置,但這個機會來之不易,如果拍到了鄭禿驢和何麗萍在辦公室里苟且的一幕,掌握了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把柄,那以後在建委,看誰敢惹他.因為在建委和在榆陽市煤資局時的情況不一樣,在這里幾乎沒有近身領導的機會,今天好不容易找到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趙得三橫下心,決定不放過這個機會,無論如何也要嘗試一下才行,可是看著梯子的高度,想要夠到三樓鄭禿驢辦公室窗口,自己再長個三米才行.

于是一番絞盡腦汁的思索後,他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從一旁的花園里扯斷了一根細竹竿,將手機打開錄像功能,夾著手機,爬上了梯子,升向了鄭禿驢的辦公室後窗.

就在他剛剛將竹竿伸過二樓窗戶的時候,突然二樓的窗戶打開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趙得三一個站立不穩,立刻從梯子上跌落而下.

由于人的本能反應,在失足的一刹那,趙得三還是驚恐的"啊"大叫了一聲.

不過幸虧辦公樓後面是一片草地,從三米高的位置跌落下來,倒沒有摔斷胳膊腿什麼的,只是軟著陸後背部著地,還是疼得他在地上"哎呦喂"的叫了起來.

"小趙,你……你在干什麼?"藍眉俯身趴在二樓的窗戶上看著躺在草地上打滾的趙得三,又擔心又不解的問道.

"哎喲喂,疼的我呀."趙得三雙手叉腰躺在草地上痛苦的叫著,同時睜眼一看是藍處長在窗上趴著,才想起來鄭禿驢辦公室正下方是她的辦公室,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她原來還沒下班.

正在辦公室里做苟且之事的鄭禿驢和何麗萍聽見了安靜的環境中突然傳來了"哎喲"的叫聲.兩人閃電般的分開了.

"怎麼有人在叫呀?"何麗萍最先感覺到疑惑.

"是有人在叫."鄭禿驢停下攻勢疑惑的說道.

上篇:主動退出競爭    下篇:人仰馬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