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完璧歸趙   
  
完璧歸趙

"老鄭,怎麼?你沒我的手機號?"聽筒里傳來了李長平略微生氣的質問聲.

鄭禿驢立刻就聽出來了是李長平,為了確認就是他,連忙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看了一下來電提示,只見屏幕上顯示著"李副部長"幾個字.

確認了就是他,鄭禿驢一肚子的火氣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怯怯地笑著說道:"有,有,剛才沒注意,李副部長打電話過來給我有什麼指示啊?"

李長平在一早被蘇晴一點情面也不留的狠狠批評了一通,感覺自己這次越俎代庖的幫了鄭禿驢實在是不應該,被蘇晴罵的毫無還口之力,太憋屈了,便打了電話過來向他抱怨."指示倒是沒有,不過有件事我可得給你說明白呀!"李長平賣著關子說道.

"什麼事?李副部長您說."鄭禿驢訕笑著說道,明顯聽出來李長平的心情好像不怎麼好.

"今天早上我被蘇部長狠狠批評了一通,弄不好我這個副部長的烏紗帽都不保了!"李長平和官場中的大多數人一樣,總是在切入正題之前要繞一個大彎子.

鄭禿驢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支吾地問道:"這……這是為什麼呀?"

李長平語氣嚴肅地說道:"還不是因為老鄭你!你要調走馬德邦,我私做主張行駛了蘇部長的權力,馬德邦被調走的事情傳到了蘇部長的耳朵里,她知道勃然大怒,直接來罵的我狗血淋頭,搞的我連解釋的余地都沒有,這件事呀,說實話我真是後悔有點幫你啊!搞不好自己還要惹禍上身."

鄭禿驢支支吾吾地說:"那……那怎麼辦?馬德邦都已經調走了,總……總不能再調回來吧?"他還是怕萬一會發生這戲劇性的轉折,心里忐忑不安.

李長平說道:"你以為是過家家鬧著玩啊?剛調走又調回來,這不是要我的命嗎!已經調走了,改變不了了!我今天打電話就是給老鄭你說一聲,在幫你調走馬德邦這件事上我可是ding著很大的壓力啊!"

鄭禿驢聽了李長平的話,也不知道他這麼說到底想表達一個什麼意思,是想告訴他自己ding了很大的壓力,想讓自己補償一些什麼,還是想說明別的問題?鄭禿驢有點莫不著頭腦,于是只能訕笑著支支吾吾說道:"李副部長,那……那真是給您帶來麻煩啦,那……那該怎麼辦啊?"

李長平長歎一口氣說道:"還能怎麼辦呢!已經這樣了!算了,改天抽個時間找兩個人叫上我一起打麻將,再慢慢說吧!"

李長平這麼一說,鄭禿驢立刻就明白了,不就是想再讓自己送上點好處補償他嘛,于是心領神會地嘿嘿笑道:"一定一定,一定到時候好好當面再感謝一下李副部長."

"那行,我就不打擾老鄭你了,等到時候打麻將再聊吧."李長平說完就掛了電話.

鄭禿驢將手機放下來,再次走回到衣衫凌亂的何麗平旁邊.

一腔怒火發泄,一波美事才算過去.躺在休息的時候何麗萍才氣喘籲籲地問他:"老鄭,剛才是誰的電話?好像你有點怕人家哦."

"組織部李副部長."鄭禿驢喘著粗氣說道,"你不問我都要給你說呢,你知道李副部長為什麼打電話過來?"

何麗萍微微皺著柳眉,輕輕搖了搖頭,問道:"為什麼呀?"

"還不是為了你調動的事情,調走馬德邦的時候組織部是他擅作主張決定的,蘇部長知道後把他狠狠罵了一通."鄭禿驢說道.

"那……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啊?"一聽鄭禿驢這樣說,何麗萍就有點擔心自己的副部長位子會不會坐不穩了.

"大的問題倒是沒有,不過得李副部長的意思是需要咱們安撫一下他."鄭禿驢說道.

"怎麼個安撫方法?"何麗萍微微翻了一下,面對著他問道.

"陪他打麻將."鄭禿驢直接切入了正題.

何麗萍聽後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道:"陪李副部長打個麻將就算安撫他啦?"

鄭禿驢這時候便哼笑了一聲,說道:"麗萍,你以為就只是陪他打麻將啊?他是想讓我們給他送錢.他那人很小心的,你直接拿著錢去送,他死活都不會收的,但是他就喜歡在麻將桌上心安理得的贏錢,你覺得被他邀請著去打麻將,我們還好意思贏錢嗎?還不是睜著眼睛瞎出牌,陪太子讀書."

何麗萍這才恍然大悟的噢了一聲,同時還是有些擔心馬德邦被調離的事情會在省里引起軒然大bo,有些顧慮地問道:"老鄭,你說那個組織部蘇部長知道馬德邦被這麼暗箱操作的調離了,會不會有什麼想法?或者說行動."

鄭禿驢若有所思的凝眉想了想,說道:"應該不會,省里的人事調動要組織部和人事廳一起決定,而且馬德邦都已經被調走了,肯定是暫時不可能再調動了,你就放心吧,你已經被提拔到這來了,而且你有豐富的工作經驗,省里面絕對不會輕舉妄動的再進行什麼人事調動的."說著在何麗萍的香肩上輕輕拍了拍.

聽他這麼說,何麗萍才松了一口氣,這次提拔對她來說是一次三級跳躍,只要坐穩了這個省建委副主任的位子,她的目標就定在了更高的地位了.她知道自己被鄭禿驢提拔來省建委在他身邊,也只是方便供他享樂,作為副主任,和在西京市建委一樣,也是沒什麼實權的.所以,何麗萍的內心深處並不會安分于現狀,她需要的是真正的掌握實權."那這我就放心了,只要能呆在老鄭你身邊來輔佐你,我何麗萍這輩子就知足了."何麗萍甜言蜜語地說道,伸手挽住了鄭禿驢的胳膊,衣衫不整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顯得小鳥依人極了.

鄭禿驢輕輕攬住了她的肩膀,呵呵笑道:"麗萍,這次提拔你上來,的確費了不少麻煩,不過能讓你呆在我身邊,就像張書記說的,也算是完璧歸趙呀."

何麗萍用異樣的目光斜睨了一眼春風得意的鄭禿驢,嘴角閃過了一絲冷笑,自從在倉庫里從趙得三那里得到了女人最極致的快樂,知道鄭禿驢並不只是有除過老婆外她這一個女人後,何麗萍對鄭禿驢那種專一的用心便發生了變化.

畢竟鄭禿驢和趙得三相比,唯一的長處就是他現在手里有權力,其他不論是年齡,身體,長相還是干那事的威猛程度,都和趙得三差的不是一點點.

何麗萍收斂了思緒,問鄭禿驢:"老鄭,你好像說過那個蘇部長就是小趙的表姐?"

何麗萍的這個問題算是給鄭禿驢提了個醒,他還正在想是不是馬德邦給蘇晴訴說了被調走的不滿?經她這麼一問,立刻就明白過來了,這趙得三寄宿在他"表姐"蘇晴家里,單位的這些新鮮事,他肯定免不了要給蘇晴說的,便立刻對何麗萍說道:"麗萍,肯定是小趙那臭小子給蘇部長說了單位人事調動的事!"

何麗萍看著因為想到這個而顯得很生氣的鄭禿驢,說道:"他說了就說了吧,反正上面已經發文了,你也說不會變動了,怎麼還看起來這麼生氣呀?別氣了,氣壞了身體誰來心疼我呢."說著何麗萍在鄭禿驢微微起伏的兄膛上撫莫起來.

鄭禿驢看了一眼嬌豔欲滴的何麗萍,也伸出一只手,還是顯得有點生氣的說道:"要不是那個臭小子多嘴給蘇部長說這個,李副部長也不至于打電話過來,我也不用去陪他打麻將了,陪李副部長打次麻將還不得送個幾萬塊出去,那采購這事上就白白做手腳了!"

何麗萍見他原來是因為要破財而生氣,一邊撫莫他,一邊媚眼如絲的看著他,柔情地說道:"不就是幾萬塊錢的事嘛,還至于讓老鄭你這麼生氣嗎?不值得,不值得的,大不了……大不了我給你幾萬塊不就得了嘛."

鄭禿驢聽她這麼說,就顯得很男子漢的板起了臉白了她一眼道:"咦!麗萍你是我什麼人,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呢!幾萬塊錢我倒是不在乎,關鍵是這個趙得三,這個臭小子怎麼總是礙手礙腳的!"

何麗萍對鄭禿驢和趙得三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她剛走馬上任,具體的過程也不太清楚,見鄭禿驢一說到趙得三就很生氣,便饒有興致地問道:"老鄭,我發現你怎麼好像對小趙的成見很大啊?小趙是不是得罪你啦?"

鄭禿驢點上一支煙,將和趙得三之間從頭到尾的產生的過節娓娓敘述了一遍,何麗萍才算明白了,問道:"那老鄭你是說這次馬上上面要提拔一個副處長,你壓根就不准備考慮小趙?"

鄭禿驢砸了一口煙,冷笑了一聲道:"這小子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科員就仗著蘇部長是她表姐,不把我這個主任放在眼里,我要是再替他上來做副處長,我看這小子還不得騎在我頭上拉屎了!"

上篇:打探虛實    下篇:主動退出競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