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打探虛實   
  
打探虛實

藍眉頭也不抬,一把從他手里扯過紙巾,邊拭淚邊抽泣說:"你出去吧!我不需要你勸我!出去!"

看著藍眉伏在桌子上傷心的拭淚哭泣的樣子,趙得三的心脆弱了下來,暫時將對她的不滿放到了一邊,准備好好勸一下她,但就在這時,他又一次看見了她脖子上還未完全消退的吻痕,雖然已經變成了淡紅色,但在藍眉的香雪玉膚上還是顯得異常清晰,這一下子就又點起了趙得三心里的火焰,二話不說就轉身懷恨拂袖而去!走出時因為火氣太大,狠狠用力的摔上了門.

夏劍見趙得三一臉不悅的返回辦公室後,臉上便掛起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過了一個小時候,韓蕊突然敲開了規劃處的門,站在門口喊趙得三,或許是有心思,或許是工作太投入,一直喊了兩聲,趙得三還沒聽見有人在叫他.直到韓蕊氣的瞪了一眼他,咬著嘴唇走上前來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把,趙得三渾身猛地一抖,才回過了神,斜揚起頭見是韓蕊在身後站著,便故作歡喜地說道:"哎喲!韓主任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啦?"

韓蕊剛才直接被他無視,這讓身為比趙得三早進單位的韓蕊感覺很沒面子,余怒未消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少給我套近乎!鑰匙呢!"說著伸出了芊芊玉掌.

趙得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納悶地反問道:"什麼鑰匙?"

"什麼鑰匙?"韓蕊重複了一句他的話,接著道:"倉庫的鑰匙!"

趙得三恍然大悟的噢了一聲,連忙從褲兜里掏出鑰匙輕輕的拍在韓蕊雪白的掌心,順勢莫了一把她的手,揩了一下油,鬼笑著說道:"給你."

韓蕊被他這個意外的舉動搞的心跳頓時就加快了,臉上也不自然的泛起了微微的紅潤,嬌嗔的白了他一眼,二話不說就趕緊轉身懷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悸動走出了規劃處辦公室.

還好她沒在中午之前就拿鑰匙,那樣還真就辦不了何副主任了.想到中午在倉庫里如願以償的辦了何麗萍這個鄭禿驢的貼身玩物,趙得三心里有一種大快人心的感覺.這種感覺更多的是建立在鄭禿驢占有藍眉後對他的報複上.

再過了一個小時,就聽見不知從哪里傳來的"嗡嗡嗡"如蒼蠅飛舞的聲音,趙得三抬頭朝四下打量了一番,也沒見有什麼蒼蠅啊,再仔細的聽,就聽見這聲音是從不遠處的綜合辦傳來,走出去站在門口一看,見原來是兩個工人正在牆上打眼,一只嶄新的櫃式空調立在一旁,韓蕊正在指揮工人往辦公室里抬.

趙得三終于明白韓蕊為什麼剛才來拿倉庫鑰匙了,原來是馬德邦采購的那批空調開始要更換了.看來鄭禿驢這家伙還真是急著想把那批采購的東西"順應民意"的處理掉,想從中撈一筆錢啊.

整個一下午,整座辦公樓里到處傳來電鑽打眼的噪音,大家也都不怎麼好好工作了,開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探討空調能這麼快就開始更換,一定是昨天由趙得三起了個頭掀起了這件事後產生的輿論的力量.一時間個個都覺得自己是斗士一樣.只有一邊聽一邊詭笑的趙得三知道這次民意的勝利並不是真正的勝利,而真正最大的受益者是鄭禿驢和何麗萍.

為了分享一下拔掉馬德邦這根肉中刺還從他負責的采購項目上借機撈了一筆的喜悅,鄭禿驢小憩了一會後起身走出去敲開了隔壁何麗萍的辦公室門.

"老鄭,怎麼啦?沒事做呀?"何麗萍靠在老板椅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他,臉上掛著嬌媚的笑容.

鄭禿驢春風得意的笑著,走到沙發旁坐下來,翹起了二郎腿,笑呵呵地說道:"麗萍,你這件事做的漂亮!"

何麗萍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問道:"老鄭,你是說什麼事?"

"就采購這事呀."鄭禿驢從兜里莫出煙,點了一支繼續道:"沒想到小趙那小子還真聽話,真就扇動起來下面人了,今天下午我已經安排辦公室找工人開始更換空調了,我聯系供應商了,等一下班單位人走了後他們就過來把多出來拉回去,按原價退錢,我們一人能拿個七八萬左右吧,雖說不多,但跟撿來的差不多."

何麗萍烏黑晶瑩的眸子眨了眨,嫵媚的笑著說道:"那還不是老鄭你的主意嗎,要不是你想出來的主意,我也辦不了啊."

鄭禿驢吸了一口煙,臉上掛著得意的笑說道:"馬德邦還想跟我玩,還不是照樣被我弄走,好處被咱們落下了啦."說完"哈"的忘乎所以的笑了起來.

何麗萍從椅子上起身,繞過辦公桌,來到鄭禿驢旁邊坐下來,一雙杏眼烏亮晶透的看著他,嘴角泛著一抹嫵媚的笑容,柔情地說道:"老鄭,現在我來輔佐你了,你就不用擔心以後會有人和你作對啦."何麗萍嘴上雖然說的甜蜜極了,但是自從在倉庫里看了趙得三手機中他和一個女人的照片後就對他不再信任了,不過剛被他提拔上來,還是要小心翼翼,假裝同心協力的樣子.

鄭禿驢吐了一個煙圈,春風得意的沖何麗萍笑了笑,說道:"麗萍,你昨天怎麼就把小趙給騙了的啊?那家伙很狡猾的."

何麗萍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嘴角泛著淺淺的媚笑,略帶得意地說道:"他再狡猾,還是在官場上的經驗太少,騙他還不是跟騙小孩子一樣嘛."

鄭禿驢伸出手在何麗萍肩膀上輕輕拍了拍,笑著說:"說到底還是麗萍你有本事,女人騙男人比較容易,哈哈."

何麗萍嬌媚地說:"老鄭,我可沒騙你呀."

鄭禿驢的笑容逐漸變得有些色,說道:"你肯定不會騙我的,我對別人不了解,還不了解麗萍你嘛,你跟了我多少年了,早都是我的心腹啦."說著將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何麗萍垂頭看了一眼他的舉動,抬眼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柔情繾綣地問道:"那老鄭你有沒有騙過我呀?都一年多時間沒聯系我啦,有沒有找別的女人呀?"她想打探一下虛實,證實一下趙得三說的那些話.

鄭禿驢自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否認說:"沒有啦,這一天忙的,建委的事情都搞不完,哪還有時間想那些東西呀,把你提拔上來在我身邊,這倒是方面了."

"可是我才來兩天,怎麼就聽見下面的人都對這個議論紛紛呀,說你重色不重才,見了漂亮女人都不想放過,是這樣子嘛?"何麗萍媚眼如絲的直視著他,語氣輕柔地問道.從昨天到今天,她好幾次聽見私底下有員工在談論鄭禿驢在用人制度上只重色,喜歡漂亮女人.

說到這個鄭禿驢就來氣,陰著臉說道:"那都是馬德邦被我搞走之前不甘心,給我散播的謠言,目的就是想搞臭我."

何麗萍對他到底愛不愛搞女人,肯定是了如指掌的,但現在還不至于和他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初來乍到,一切都要靠這個老家伙,要不然怎麼讓建委的人福氣呢,于是顯得若無其事的淺笑著說道:"那看來是我多慮啦."

鄭禿驢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顯得很刨心置腹地說道:"麗萍,你就放心吧,在我身邊有你這麼一個懂我心思的女人就足夠啦,再說,你看看整個建委,哪里還有能和你比的女人呢,無論是從身材,還是從相貌,哪有人比得上你呀!"

何麗萍脫口而出:"那個藍處長不就是長的很漂亮嘛,個子高挑,身材又好,長的也非常漂亮啊."

鄭禿驢愣了一下,握著她的手輕輕撫莫著,若無其事的笑道:"你是說藍眉呀?她離婚了,有點冷淡,常人不好靠近,去年她的前夫方軍被雙gui了,她的性格有點古怪."

何麗萍點點頭噢了一聲,嘴角泛起媚笑,將鄭禿驢一只手抓起來拉到了自己的嘴邊,帶著火焰的眼神直勾勾看著他.

正在好事進行時,一個電話將這美好的氛圍給擾亂了,更要命的是這個電話一直響個不停,讓鄭禿驢亢奮無比的情緒一下子降低了下來,喘著粗氣煩躁地罵道:"他媽的!誰呀!"

"老鄭,你看一下是誰,怎麼老是打."何麗萍躺靠在沙發上,面色紅潤,香氣如蘭.

鄭禿驢一臉煩躁的罵罵咧咧從何麗萍的玉體上起來,直接就朝辦公桌走去,由于一時忘記了褲子掛在腳踝上,朝前一走,就被褲子絆了一下,噗通一聲就趴在了地上.

這一幕惹得靠在沙發山低喘著起伏不定的何麗萍哈哈大笑了起來,一時笑的前俯後仰,笑的花枝亂顫.

鄭禿驢就這麼直接來了一個"狗吃屎",一時火冒三丈,從地上爬起來,提上褲子,走上前去抓起手機,連看也不看電話是誰打來的,就按了接聽鍵直接滿腔怒火的發泄了出來:"誰呀!"

上篇:投石問路    下篇:完璧歸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