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投石問路   
  
投石問路

"你小子少在這投石問路轉移話題.你說說你現在怎麼辦吧?"趙得三果然是咄咄逼人,一點也不給趙得三喘氣的機會.

趙得三為難的看著她,原先設想好的計劃完全用不上了,就支支吾吾的問道:"那何姐你……你說怎麼辦吧?"

對于何麗萍來說,她被鄭禿驢提拔到省建委來在他身邊干事,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可以為他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滿足他的生理需要,這種事情自然不能讓他知道了,要不然趙得三完不完蛋她不管,自己肯定是完蛋了,于是板著臉,瞪著他,用威脅的口吻道:"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你要保密,不能給任何人說,要是給老鄭知道了我扒了你的皮!"

"是的,是的"趙得三連連點頭說道,同時心里說道"我有病啊,難道我還要舔著臉去找鄭禿驢,告訴他我把他的人給辦欺負了呀!"

"那你還愣著干嘛?過來!"何麗萍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趙得三生怕她又要咬自己,就有些怯怯的問道:"干嘛?"

"你過來,我給你說話."何麗萍說著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朝自己這邊拽了一下,趙得三就倒了過去.

"今天既然我已經被你占了便宜,我也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不過你可得答應我一件事!"何麗萍用威脅口吻說道.

"何姐,你說吧,什麼事,只要我趙得三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在所不辭."占了便宜的趙得三這時候顯得特別慷慨看著他.

何麗萍卻看著他不再說話了,目光顯得有些火辣,與剛才的目光明顯有所不同了,趙得三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便問道:"何姐,你說呀,什麼事啊?"

"你今天欺負了你何姐我,那你就必須得把你何姐我欺負舒服了,要不然我饒不了你."何麗萍微微紅了臉,有些羞澀的看著他.

媽呀,怎麼他遇上的盡是這種女人啊,趙得三心說,明白了眼前這個鄭禿驢的美麗晴人是嘗到了甜頭,竟然這樣,但他怕時間連不上,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的表,發現只有十分鍾就上班了,便說道:"何姐,還有十分鍾就上班,時間連不上了啊,要不……要不再找時間吧."

"不行!"何麗萍板著臉,睜圓晶瑩的眼睛等著他,"你今天要是不把何姐我伺候好了,你就等著我找你麻煩吧!"

何麗萍不想讓趙德三覺得自己就這麼隨意的饒了他,想故意給他一個下馬威.

"不要了吧?"說著趙得三從沙發上站起來,想"虎口脫險",卻被坐在沙發上的何麗萍一把抓住胳膊,用力一拽,趙得三站立不穩,一個踉蹌就倒在了沙發上,瞬時何麗萍的熱唇就深深的印了上來……

完事後趙得三想趕緊抓緊時間回去上班,喘著粗氣提上了褲子,催促說道:"何姐,已經上班二十分鍾了,趕緊穿好衣服走吧."過後漸漸恢複了理智,何麗萍怕鄭禿驢會去辦公室找她,這才有些緊張起來,抓起沙發上完成一團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套上,從沙發上拖著酥軟無力的身體下來,提上褲子,整理好著裝,梳理了一下凌亂的頭發,收拾了一戰場,有些嬌羞的再次叮嚀趙得三道:"今天的事千萬別告訴任何人,否則我饒不了你!!""我知道."趙得三心滿意足的笑著,沒想到今天自己的掠美計劃不光圓滿完成,還沒遺留任何後患,這讓他感到很滿足.

"還愣著干嘛?還不快去打開門!"何麗萍莫了一把鬢角的碎發,白了他一眼催促道.

"噢"趙得三這才恍然大悟,連忙在地上撿起肉搏中掉落的鑰匙,快步走上前去,這一次因為不在緊張,很輕易的就將鑰匙插ru了鎖孔中,輕輕一擰,"嘣"的一聲,鎖子便打開了.

何麗萍見倉庫門打開了,就緊跟和走上去,准備打來們出去,趙得三從門縫里看見鄭禿驢從車里下來了,連忙關上門驚慌失措地說:"噓,鄭禿驢在外面!"

何麗萍立刻緊張的捂住了嘴,並聲斂吸起來.過了片刻,趙得三再從門縫里朝外看,見院子里已經沒什麼人了,便扭頭對何麗萍說道:"何姐,你先出去,我過會再出去."

何麗萍妖媚的瞅了他一眼,打開門要出去的時候趙得三不忘記用鬼笑著用威脅的口吻說道:"何姐,我們的事情你可千萬別給鄭禿驢說,你可別忘了,我手里有什麼精彩的照片哦."

何麗萍睜圓晶瑩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傻呀!我還敢告訴他!倒是你!一定要保守這個秘密!不准告訴任何人!"

趙得三嘿嘿笑著說道:"我肯定會保守這個秘密的."

何麗萍白了他一眼,便打開門朝外面左顧右盼了片刻,就低著頭快步走倉庫,加快步子朝辦公樓走去了.趙得三看著因步子邁的太快而圓鼓鼓的小屁股顯得左右搖擺的何麗萍,想著剛才身後的舊沙發上霸王硬上的征服了她的場景,心里甭提有多興奮了.等何麗萍走進了辦公樓里,趙得三才從倉庫里出來,快速的鎖上了門,加快步子沖進了辦公樓里.

因為遲到二十分鍾的緣故,一進辦公室就被夏劍傳達了藍眉的話,讓他去藍眉辦公室一趟.雖然因為藍眉跟鄭禿驢去出差的事兩人進ri了冷戰階段,但工作上他該做的還是矜矜業業的,知道自己遲到了有錯在先,敲開了藍眉的辦公室門後也有些心虛,站在辦公室正中間低著頭等待藍眉的批判.

一直渴望得到趙得三理解的藍眉在他面前根本沒有了往日那種居高臨下的脾氣,只是語氣妖異的看著他,語氣淡淡地問道:"小趙,你知不知道你遲到了足足半個小時?"

"知道."趙得三將頭扭到一邊,明知有錯,但還是顯得有些不耐煩.

藍眉目光如梭的注視著他,繼續問道:"為什麼會遲到?你之前從來都不遲到的啊!"整個規劃處里,藍眉至始至終一直很器重趙得三,不光是他的工作能力出色,更重要的是他這將近一年的時間幾乎從來沒有遲到過,即便是遲到,也是幾分鍾的時間,可以忽略不算.但今天下午,趙得三卻足足遲到了半個小時,若不是夏劍來告訴她,她根本不知道趙得三都上班半個小時了還不知道人去了哪兒,這和之前一直踏踏實實工作的趙得三的行為有著極大的出入,讓她有點想不通.

換之以前,若是藍眉對他這麼嚴厲,關心他的工作狀況,趙得三心里肯定很高興,但現在他卻覺得眼前這個美豔女人有點煩人,顯得很不耐煩的扭臉看了她一眼,又扭過臉去問道:"那你說吧,你想怎麼處罰都行!"

面對趙得三不思悔改的態度,本來就一直被深深誤解的藍眉突然一下子就窩了一肚子氣,頓時火冒三丈,瞪圓了晶瑩的眼睛,五官緊繃,厲聲呵斥道:"趙得三!你上班時間足足遲到了半個小時!你還這一副不思進取的態度!你不想在規劃處干了就滾蛋!沒人阻攔你!"

自從和藍眉發生了親密接觸以後,趙得三再也沒有收到過她這樣的待遇了,被她突如其來的嚴厲呵斥驚得顫抖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剛才那股氣勢也軟了下去,緩和了語氣,支支吾吾說道:"我只是說……說遲到了你想怎麼處罰就處罰,怎麼就……就不思進取了?"

藍眉緊繃著臉,目光中燃燒者一團憤怒的火焰,語氣絲毫不見變軟,依舊顏正色厲的瞪著他道:"你還還有理了你?你自己好好反思一下你!你現在的工作態度和剛開始的時候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別說最近是因為我影響了你!我沒那麼大的影響力!我該承受的已經承受了!"說著藍眉想到自己為了趙得三承受了那麼大的委屈,被鄭禿驢抓著了他們的把柄威脅著帶她去外市出差,充當了他將近半個月的玩物,那種被羞辱後還無法找人傾訴的切膚之痛只有她自己才深有體會,眼圈瞬間紅潤了起來,睜圓的水眸中凝起了晶瑩的淚花,一低頭,兩顆豆大的淚珠便滾落而出,委屈至極,細嚶嚶的抽泣了起來.

藍眉的情緒變化讓趙得三覺得有些納悶,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在哭,才拉下了臉皮走上前去從褲兜里掏出一包面巾紙抽出一張遞上去,勸道:"藍處長,你……你這是干什麼?我可沒惹你,你別讓人家看見了還以為我欺負你了怎麼呢."

上篇:去檢查倉庫    下篇:打探虛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