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膽大包天   
  
膽大包天

我……"何麗萍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這里怎麼這麼陰森森的,怪嚇人的."她沒有直接說自己害怕,而是用這種不丟面子的方式說了出來心中的顧慮.

趙得三心里立刻就踏實了下來,原來她並不是察覺出自己的鬼想法,原來是害怕啊!這可是件好事兒.想到這兒,他沖著何麗萍拍著xiong脯特男人的說道:"何姐,沒事,這樓去年才閑置下來的,就算有什麼事,這不還是有我一個大男人在呢麼!"

也是啊,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有個男人在身邊的作用來了,何麗萍這樣想著,腳底下便開始移動,嘴上說道:"哦,沒事,我也是嫌這里灰塵這麼大,髒死了."她任然在為自己的害怕找著借口.

趙得三等著何麗萍走上來之後,小聲鬼祟的說道:"何姐,我們這麼鬼鬼祟祟的來這里,要是被其他領導看見了肯定會以為我們偷東西呢,我去把門閉上吧."

倉庫里的光線本來就因為背陽而昏暗,僅有的一些光線還是從門里照進來的,一聽說趙得三要關上門,何麗萍一想到黑乎乎的環境,就有點頭皮發麻,立刻緊張地說道:"小趙,別,別關門了."

她反應這麼強烈,真的不會是察覺出老子的想法吧?趙得三心說,故作出一副很小心翼翼的樣子,小聲說道:"何姐,怎麼了?你該不會是……"

"光線本來就不好,門一關上里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了,怪陰森的."何麗萍說出了自己的顧慮來.

原來還是因為怕啊!這到正好,她越怕,趙得三越要關上門,便從長計議地說道:"何姐,我今天帶你來這里已經違反了規定,你也不想我這個小兄弟被單位給當賊抓了吧?一會我關了門打開手機照亮不就行了嘛,沒事的,有什麼好怕的,即便是有鬼還不是有我這個大男人呢麼."

何麗萍今天想來倉庫看看這些馬德邦采購的大宗辦公用品的想法沒給鄭禿驢說過,也怕被人看見了他們偷偷默默的在倉庫會把他們當賊抓,便勉強答應了,點了點頭,還在為自己害怕找借口說道:"這里面主要是沒光線的話太髒了,踩在老鼠屎上也不知道."

趙得三鬼笑了一下,轉身疾步走上前去從里面關上了倉庫門,整個諾大的空間里立刻黑漆漆一片,陰森的環境讓何麗萍嚇得連忙叫他:"小趙,你快點過來,我什麼都看不見."

趙得三掏出手機,打開屏幕鎖,借著屏幕上散發出微弱的光亮,走到了她跟前,何麗萍因為在這種陰森恐怖的環境中實在有些心里發麻,不知不覺的就挽住了趙得三的胳膊.

看到她的舉動,就更加堅定了要將她在這個地方推倒的想法,被何麗萍挽著自己的胳膊,帶著她一步一步朝倉庫最里面堆放辦公用品的地方走去.看著里面那些雜亂堆放的舊物品,在昏暗的光線下勾勒出斑駁的影子,就像一個個佇立在黑暗中看著他們的鬼影一樣,令何麗萍的心里有些發毛,頭皮有些發麻,就連後背都嗖嗖的起涼風."倉庫里沒燈嗎?"何麗萍問道.

"有,可是我不知道在哪里."趙得三分明是知道倉庫里燈的開關在哪,但為了完成自己的"夙願",還是故意這樣說,走著走著,何麗萍突然松開了他,上前幾步,在牆上按了一下,只見倉庫里順勢亮起了燈光."總算是找到開關了."何麗萍長長出了一口氣笑著說道.

靠!被她給找到開關了,趙得三立刻收斂了臉上那種鬼魅的神色,平靜的笑了笑說道:"還是何姐你厲害,第一次來這里就找到開關了,我來了幾次都不知道開關在哪里."

何麗萍得意的媚笑著說道:"你笨嘛!"轉過身就看到了堆在倉庫角落里那一大堆嶄新的櫃式空調和堆成小山包的其他辦公用品.看到這些東西後,何麗萍立刻顯得精神煥發,沒等趙得三請她,就不自然的信步走了過去,像是旁若無人一樣巡視著馬德邦花了大價錢采購回來的這些辦公用品和空調.而就在她聚精會神的查看這些昂貴的筆記本電腦和硬盤,心里盤算著這些大致會值多少錢,有多少錢會落盡自己腰包的時候,身後的趙得三卻悄悄的將倉庫的大鐵門從關閉變成了反鎖上.

當何麗萍將眼神定格在倚牆而立的一批櫃式空調設備上的時候,立即覺得有些納悶,于是一邊看著這些設備,一邊問著身後的趙得三道:"就這種國產空調,馬德邦訂購的單價都在兩萬塊以上啊?"

趙得三站在門口,一邊向何麗萍身後慢慢移動著,一邊不跟心的回答道:"是呀,怎麼啦?"

"那馬德邦的心也真夠狠的呀!難怪這次把他給降職了呢!"何麗萍一邊慢慢的轉過身子,一邊說道.可是,就當她還沒完全轉過身子的時候,眼神先跟趙得三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不由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舊樓這個偏僻的環境地點,再加上倉庫即便開了燈,也因為雜亂堆放滿了辦公設備而顯得光線不能通透導致有些昏暗,當何麗萍正要轉身問清楚這些辦公設備和辦公用品具體的價錢之類的時候,卻發現身後的趙得三就站在了離自己只有近在咫尺的身邊,而且當他們的眼神再一次碰在一起時,那種跟早先完全不一樣的眼神令何麗萍立即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你……你這是干什麼?"何麗萍處于本能反應,問了這麼一句.

"何姐,我趙得三站起來是條漢子!你不覺得你們這麼做太過分了嗎?"趙得三在這種環境下完全放開了,先將了她一軍.

"什麼……什麼過分?"何麗萍很不解的問道.

"別以為我弱智,你們想讓我扇動低下人,好以順應民意的借口處理這些東西時往自己腰包里撈點好處嗎,想拿我刷著玩恐怕沒那麼容易吧!"趙得三早已經知道昨天何麗萍過來故意找他來扇動大家談論采購來這些辦公用品的事情肯定是受到了鄭禿驢的指示,她剛來建委,只不過還是鄭禿驢的傀儡和情ren而已,說的句句是真,不再像先前那樣唯唯諾諾了.

"那你想怎樣?"何麗萍好像已經是從驚恐之中緩過來了一些.

"我不想怎麼樣,我只想得到我應得到的權利和利益."趙得三玩世不恭的說道.

何麗萍向倉庫的四周掃了一眼,或許這是她在做出某些決定前習慣性的動作,然後對趙得三說道:"你這個小男人怎麼這麼小氣呢?動動腦子好不好,你想啊,有了好處我們能少了你嗎?"

"呵呵"趙得三笑了笑,接著說道:"你認為我會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向你們乞討嗎?"

"別忘了,你這是在和誰作對!"何麗萍開始拋出了撒手锏.

"這……"趙得三似乎被何麗萍的這句話觸及到了神經深處.

何麗萍見趙得三有所動搖,便趁勢緊接著說道:"你心里應該清楚,你是什麼身份,馬德邦都會被踢下去,你算什麼?如果老實配合一點的話,保證大家都相安無事,何去何從,哪邊重哪邊輕你應該知道吧!"何麗萍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下,也顧及不了什麼,直接將她和鄭禿驢的關系說成了"我們",這也許是為了給趙得三在心里上施壓,讓他知道自己是鄭禿驢的人,所有這一切都是鄭禿驢的意志,他要是執意作對,沒什麼好果子吃的.

趙得三確實有些被何麗萍的話嚇到了,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原本想好的計劃,此時也跑得無影無蹤了,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站在那里一言不發,虔誠的聽著何麗萍這個美女副主任的教誨.

看見趙得三已經有些聞風喪膽的膽怯,何麗萍此時已經沒有了一絲的恐懼感,反倒是更加得意的沖著趙得三說道:"就你現在這小樣,還想跟鄭主任斗呀,省省吧你!"說完,白了一眼站在一旁當場手足無措的趙得三,從那尖巧精致的小鼻孔中"哼"了一聲,以命令的口吻說道:"還不趕緊把門給我開開,我不想在這里面呆著了."

趙得三機械的向倉庫門偶去,拿著鑰匙莫索著去開門,可能是由于緊張或者心虛的緣故,顫抖的手也找不到鎖頭的鑰匙孔.情急之下,何麗萍上前一把搶過趙得三手里的鑰匙,很不客氣的說道:"就你這個慫樣子!還想成大事呢!就長了一張嘴!"

趙得三向後退了一步,何麗萍這句話像是狠狠的觸動了一下他的第六感覺,一時間,他突然蘇醒了一樣,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現在決不能這樣放她走了,只要讓她從這里出去,把今天的事給鄭禿驢一說,那麼自己的一切將毀于一旦,而一旦自己占有了她,恐怕她為了保持自己的名節和鄭禿驢的情ren關系,也不敢多嘴吧.

看著何麗萍在那里翹著圓鼓鼓的小屁股開鎖的樣子,趙得三心里一下子燃起了熊熊烈火,奶奶的,鄭禿驢那個老不死的能玩的,老子為什麼不能碰……

一時間,趙得三惡從膽邊生,就在何麗萍剛剛將鑰匙插ru鎖孔的一瞬間,一個箭步沖上去,雙手一展,死死的抱住了何麗萍正在左右扭擺的腰肢……

上篇:盤點倉庫    下篇:去檢查倉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