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馬德邦滾蛋   
  
馬德邦滾蛋

韓蕊回頭白了她一眼道:"什麼送貨上門,送文件給老大(鄭禿驢)."

這其貌不揚的臉,翻出來的白眼簡直讓人不寒而栗,嚇得趙得三不禁打了一個哆嗦,一回神,就見她已經上樓去了.

趙得三在想,該不會是上頭下來的提拔副處長的文件吧?于是站在二樓樓梯口等韓蕊下來,過了幾分鍾,隨著高跟鞋才在樓梯上傳來的聲音,趙得三還以為是韓蕊下樓來了,仰頭一看,沒人,才發現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的,扭頭一看,見藍眉背著包走了上來,兩人面面相覷一眼,藍眉的神色看上去很低落,但還是強忍住難過的心情,微笑著問道:"小趙,站在這里干什麼?還不去辦公室嗎?"

趙得三不冷不熱的說道:"還沒到上班時間,我想站在哪就站在哪."自從那天他發現藍眉脖子上的吻痕後對她的態度就變的冰冷如同陌生人一樣了.這一連幾天趙得三甚至沒有去她辦公室找過她一次.

藍眉的眼眸微微轉動了幾下,眉宇間凝著一層憂傷,嘴微微張了張,很想把事情的真相向他坦白,但又知道一旦說出來後他肯定接受不了自己被鄭禿驢偷pai的事實,于是又欲言又止的閉上嘴,怔了怔,轉身朝辦公室走去了.

趙得三雖然色,但不壞,而且是個愛曾分明的熱血男兒,他不允許自己看上的女人同時還在和別的男人保持那種關系,對于藍眉跟著鄭禿驢去寶吉市十多天,都發生了什麼,他一想到那種畫面心里就對藍眉充滿了厭惡感,尤其是想到滿腦肥腸一身厚膘的鄭禿驢趴在她身上揮汗馳騁而她還一副享受的樣子,就感到惡心極了.藍眉冰清玉潔不可靠近的純高形象一下子在心里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變成了一個三十多歲水性楊花的女人.

"賤貨!"看著藍眉朝辦公室走去,趙得三對著她曼妙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小聲罵道.這時突然韓蕊就從樓上走下來了,還以為趙得三在罵自己,就干咳了兩聲,板著臉挑著柳眉問道:"趙得三,你罵誰呢!"

趙得三知道是韓蕊誤會了,忙嬉皮笑臉的呵呵說:"我哪里有罵人啊?"

"我看你剛才的表情和口型分明是在罵人!"韓蕊走下來不依不饒的問道.

趙得三靈機一動,用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她,故意"哈"的笑了起來,說道:"韓大美女你聽錯了,我是說上火."

"上什麼火?"韓蕊半信半疑的看著他.

"牙齦上火,你剛才沒看見我吐口水嘛,牙齦上火了,疼的很."說著趙得三咬著後牙槽咂了咂,裝作牙疼的樣子.

韓蕊還真就這麼被他哄了過去,嘴角泛起一抹媚笑,嬌嗔地說道:"牙齦疼那就少抽點煙唄."

趙得三拍了拍口袋說:"我今天就沒買煙,謝謝韓大美女關心啊."

韓蕊瞋了他一眼,被他稱為美女,臉上樂滋滋的,說道:"行了,不跟你說了,回辦公室去了."

趙得三正事還沒問,見她轉身要走,情急之下一把就拉住了她的胳膊,韓蕊立刻轉過臉來,其貌不揚的臉上掛滿驚訝和害羞的神色,兩頰頓時一片緋紅,語氣驚慌中帶著柔情道:"趙得三你……你想干嘛?"

靠!以為老子對你有意思啊?趙得三見韓蕊的反應有些暖昧,就立刻松開了她的胳膊,若無其事地說道:"你剛才送的什麼文件?和咱們下面人有關系沒?"

"不管咱們的事."韓蕊說道.

"那管誰的事?"趙得三刨根問底道.

韓蕊說:"等下午你就知道了."在下樓之前,鄭禿驢交代過韓蕊,人事廳發來文件的內容暫時不要給任何人說,下午他會開會在會議上說明的.

趙得三焦急地說道:"你現在給我說一下不就得了嘛."

韓蕊義正言辭地說道:"不行,鄭主任交代過了,不能給別人說,不過我可以給你透漏一點消息."說著韓蕊將嘴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耳語道:"是關于馬副主任的."

"馬副主任?"趙得三一臉驚訝.

韓蕊怕說漏了嘴,朝四下看了看,就神秘兮兮說道:"你別給別人說,我不敢再多說了,下午你自然就知道了."說完就匆匆朝辦公室走去了.

看韓蕊這麼神秘兮兮的樣子,趙得三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和馬德邦有關的文件?會是什麼呢?

站在原地想了一會,百思不得其解,才走回了辦公室.自從藍眉出差歸來後,夏劍的臨時代理處長的權力就自動消失,這兩天在辦公室里也不耀武揚威了,又開始主動向趙得三討好.

看似風平浪靜的單位里,實際上高層組織結構已經發生了明顯變化,只是處在最底層的這些人還對此一無所知.當韓蕊將組織部的調令送到辦公室來的時候鄭禿驢簡直是喜出望外極了,他根本沒想到李長平的辦事效率原來還真不賴.看著蓋有組織部公章白紙黑字的關于馬德邦的調令,鄭禿驢靠在椅子上悠哉的點上一支煙吸了起來.半支煙的功夫,手機在桌子上響了起來.鄭禿驢斜睨了一眼,見屏幕上顯示著"何麗萍"的名字.他正准備過會就給何麗萍打電話說這個好消息,沒想到她就打電話過來了,于是拿起手機摁了接聽鍵,還沒開口說話,里面就傳來何麗萍興奮的聲音:"鄭主任,我今天接道調令了,讓我明天就去省建委報到."

"真的啊?"鄭禿驢欣喜地問道.

"對,剛剛接到的,讓我明天就過去報到呢."何麗萍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聲音聽起來興奮極了.

鄭禿驢聽了後一臉神清氣爽,靠在椅子上長歎了一口氣笑道:"麗萍啊,我也正准備給你打電話說個好消息呢."

"鄭主任,什麼好消息啊?"何麗萍急切的問道.

"建委剛接到上面的文件了,給馬德邦下了調令,正是調他去市建委接替你的位子,你們兩個換了個位置."

"那這麼說我明天一早就過去向您報到啦?"何麗萍興奮極了.

鄭禿驢想了想,說道:"麗萍,你下午過來,我一會讓馬德邦看一下文件,下午正好開個會,把你給單位的同志們介紹一下,明天就正式投入工作了,下午順便讓馬德邦給你交接一下工作."

"那行,那我下午就過來,我這會也把我這里的工作先給單位交接一下."何麗萍欣喜若狂的說道.

鄭禿驢呵呵笑道:"那行,麗萍你就先忙你的吧,下午兩點之前過來,到時候我要開會給大家宣布一下這個消息的."

何麗萍說:"好的,我兩點前一定趕過去."

和何麗萍打完電話,鄭禿驢將剩下的半支煙吸完,疵滅了煙頭,從抽屜里取了一條軟中華,拿著省人事廳的紅頭文件起身走到了隔壁,敲了敲馬德邦緊閉的辦公室門.

"進來."馬德邦不冷不熱的應道.

鄭禿驢推開門進去的時候見馬德邦正在整理和收拾自己的個人用品,辦公桌上的東西已經清理乾淨,只剩下一台電腦放在上面了,沙發上放著一只大紙箱子,里面裝著自己的個人用品.

"老馬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啊?"鄭禿驢環顧了一周辦公室,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說道.

馬德邦低頭在整理抽屜里的雜物,頭也不抬的不冷不熱道:"快完了!"

鄭禿驢呵呵笑了笑說:"也好,早點收拾完了也就不用那麼匆匆忙忙的了."

正在收拾個人物品的馬德邦聽著這話有點不對勁,好像這老狐狸巴不得他立刻就滾蛋呢,于是抬起頭,皺著眉頭用異樣的神色看著他,然後輕蔑一笑說道:"鄭主任您是巴不得我現在就走吧?"

留余地,講圓通,這是鄭禿驢的處事風格,反正文件已經下來了,他也犯不著和馬德邦撕破臉,便顯得很大度的呵呵一笑,說道:"老馬你看你說的,我其實也不願意你走的,但為了單位的大局和你個人前途著想,從長計議,只有你走了,對單位,對你都好的.你看看這個,是省里面剛送下來的,我向上面領導給你爭取到了一個好位子."鄭禿驢走上前去將調令放在了他面前.

馬德邦停下來收拾東西,拿起調令仔細的看了一遍,"哼笑"了一聲,說:"上面速度還真快,我還真得感謝鄭主任您向上面盡力幫我留安排了一個好位置啊."

鄭禿驢淡淡一笑,說道:"老馬,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有意見的,但你是個老同志,你知道這樣做是沒辦法的,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不論是對單位還是對你個人來說,都是一個最好的結果了,如果你不同意調走,你現在就可以直接給人事廳和組織部打電話,我絕對不會說什麼,但到年底出了問題,捅了簍子,結果有嚴重,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你是個老干部,相關制度你心里明白的."

馬德邦知道現在說這些都是多余的,為了給自己留條後路,目前只能是自認倒黴了,苦笑了一聲說:"既然省上的文件都下來了,我哪里還有不同意的道理呢,我收拾完東西今天就走人."

上篇:內部瓦解    下篇:兔死狐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