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尖銳的問題   
  
尖銳的問題

這個問題一下子問到了藍眉的痛處,令她的神色突然變得不安,怔了怔,撩了一把長發掩飾自己的不安,淡淡笑了笑說道:"那天是開幕式,省里的領導太多了,我喝多了."

"那為什麼鄭禿驢會在你房間?"趙得三刨根問底道.

藍眉在回來之前就已經想到趙得三肯定要問到這些,早已經想好了怎麼回答,便看似不假思索的輕輕一笑說:"因為我喝多了,他扶我回房間的."說完見趙得三的神色並沒有因為她的話而有任何變化,便又補充道:"他第二天早上見到我說你打電話過來了,他接著接著電話就沒電了."

藍眉的謊言編的天衣無縫,雖然從表面上看不到有任何破綻和值得懷疑的地方,但趙得三又不是笨蛋,鄭禿驢是什麼樣的人他難道還不了解嗎,有這麼好的機會和藍眉單獨一起出差,怎麼可能不對她沒有任何想法和行動呢.果然,在他腦海里想著這些問題,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藍處長的時候,藍眉因為心虛,就扭著頭躲閃他的銳利的目光,就在扭頭的一瞬間,趙得三突然發現她脖子上有一塊深紅色的吻痕.藍眉被鄭禿驢辦了事,這是趙得三已經確定無疑的事,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反應也就沒有那麼強烈,而是彈了彈煙灰,起身直接走上前去,來到了藍眉背後,故意佯裝溫柔的說道:"藍處長,出差這麼長時間了,一定累壞了吧?我幫你揉揉肩,按摩按摩."

藍眉並不知道趙得三這個舉動意欲何為,斜揚起臉,一臉溫馨的說道:"小趙,還是不要了,萬一被人看見了不好的,我們之間必須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行,不能讓人家說閑話了."

靠!在我面前裝!趙得三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隨即笑呵呵說道:"沒事的,門都被藍處長你給反鎖了,還有誰會看見呢,我幫你揉揉."

藍眉便不反抗了,靠在老板椅上享受起了趙得三手指上的功夫,還別說,他手指按摩的力道不輕不重大小合適,對被鄭禿驢折磨的全身疲憊的藍眉來說,還真是一種愜意的享受.

看見藍眉這般模樣,趙得三心里特別來氣,恨不得賞她兩個大嘴巴子!他不明白自己所認為的貞潔烈女為什麼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是想干什麼?如果說耐不住寂寞,難道自己比不上已到垂暮之年的鄭禿驢嗎?他愈想越氣不過,然後揉著揉著突然就驚訝的叫道:"藍處長,你脖子上怎麼了?怎麼紅紅的一片?"說著就將她的領子朝一邊拽開,露出了脖子上的吻痕.

藍眉這下才驚慌了起來,回來之前還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讓趙得三看見自己脖子上被鄭禿驢嘬出來的疤痕,誰知卻偏偏忘記了."酒店的chuang乾淨,癢的很,撓出來的."藍眉神色明顯驚慌起來,慌亂的將領口拉緊,系上了脖子上平時敞開的一粒紐扣.

"恐怕不是撓的吧?"趙得三冷笑著問道.

藍眉緊張的解釋道:"真的是撓的,chuang上不乾淨,全身發癢,撓出來的."

趙得三哼笑了一聲,毫不留情的說道:"全身發癢?全身發sao吧!你哄誰呢?你以為我趙得三是三歲小孩啊?這麼明顯被男人用嘴吸出來的東西我不認識啊?我說藍處長,我真沒看出來啊,你原來有受nue愛好啊,明明知道鄭禿驢是什麼狗東西,這次還跟著他單獨去外地出差,還喝醉了酒讓他送你回房間,接下來呢?"趙得三的話字字剜心,句句有聲,直接戳中了藍眉的要害,在她最脆弱的心靈上狠狠別了一刀,讓藍眉的情緒瞬間就處在了崩潰的邊緣,兩眼眼淚立刻從眼眶里滾落而出,淚眼婆娑的看著他,委屈難當."我……我是怕鄭禿驢會找你茬,我才……才跟他去的……怎麼……怎麼連你也羞辱我?我是為了你……嗚嗚嗚……"藍眉委屈的哭訴道.

趙得三並不因為藍眉流下了眼淚就為之所動,冷笑了一聲說道:"行了,別再貓哭耗子假慈悲了.你是為了我?我怕你是為了自己吧.我羞辱你?從今天起,我們兩個之間的關系從此一刀兩斷,你繼續做你的處長,我繼續做我的小科員,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不要再有什麼瓜葛,也就不用擔心有人再說閑話了."說完趙得三就轉身"哐"一聲狠狠甩上了門走了出去.

"得三,得三……"藍眉哭著叫了兩聲,門被狠狠的摔上,空氣里只回蕩著"得三"的聲音.藍眉的苦衷又不方便講出來,本來被鄭禿驢盡情的享用了十多天,已經是身心具憊,委屈極了,再被自己愛的男人用這種低三下四的語言羞辱了一番,心似乎要被撕開了一樣,痛苦的撕心裂肺.

鄭禿驢以往從來沒有在女人身上"種草mei"的習慣,為什麼會在回來的前一天晚上突然要不顧藍眉的死命反抗而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嘬一顆紅紅的草mei呢?鄭禿驢這樣做自然是別有用心.以為這老只狡猾的老狐狸知道藍眉和趙得三之間是什麼關系,免不了要親密接觸,他就是要讓趙得三知道,藍眉這次和他一起去外市出差,過的有多麼滋潤,他替他行使了男人的權力.要讓趙得三對藍眉產生誤解,而這個無解因為自己手里頭有把柄,藍眉又無法解釋,讓他們分開,讓趙得三從藍眉身邊滾蛋,自己要獨自一人享用這個人間的絕色尤物.

鄭禿驢的目的達到了,出差歸來的第一天上午就朝規劃處勤快了來了兩次,看見趙得三很反常的反應,鄭禿驢就知道一切按照自己的想法在進行著.

這個目的達到以後,接下來鄭禿驢要做的就是開始收網,准備撈馬德邦這條大魚了.從規劃處出來後,就直接去了財務處,將馬德邦采購辦公用品和空調的各種票據全部要過來,回到辦公室里仔細的核對了一遍,面對將近上千萬的采購票據,鄭禿驢一方面驚訝馬德邦的胃口之大,一方面又為馬德邦這麼做而感到高興.馬德邦吃的回扣越多,犯的錯誤就越嚴重,他就越有辦法將他踢出省建委.

看過票據之後,鄭禿驢照著采購票據上的供貨單位,花了多半天的時間一個一個聯系了這些采購單位的銷售人員,偽裝成一個普通客戶,讓他們各自做出了一份具體的報價書.准備好了這些東西,鄭禿驢回到單位,拿著馬德邦的采購票據和自己收集的采購報價,直接氣勢洶洶的去找馬德邦,門推開時馬德邦並不在辦公室,鄭禿驢邊走過去坐在馬德邦的老板椅上,翹起二郎腿,點了支煙吸著等他"自投羅網".

不明真相的馬德邦還不知道鄭禿驢今天已經出差歸來,這幾天完成了這一大筆采購後,和預想的一想,從采購單位吃了將近一百萬的回購,又從虛假價差中或許了幾十萬的好處,一下子撈到了一百多萬的好處.這兩天馬德邦也沒什麼心思上班,天天懷揣著大筆的鈔票去外面魚肉生活喝酒作樂.

在鄭禿驢等他的時候,他正在碧海藍天洗浴中心的水chuang上和兩個年輕漂亮的服務小姐玩著刺激的游戲.鄭禿驢抽了一支煙的功夫還沒等到他回來,便拿起手機給他打去了電話.

馬德邦聽見手機響,才停下來,讓小姐幫自己拿過手機,一看屏幕上顯示著"鄭主任"的名字,對兩個小姐噓了一聲示意不要出聲,然後接通了電話,笑呵呵地說道:"喂,鄭主任啊,怎麼啦?"

鄭禿驢也是不動聲色的呵呵笑道:"老馬,我今天出差回來了,我看辦公室里的空調還沒換呀,你不是采購好了嗎?"

"噢,空調都在舊樓的倉庫里放著,還沒來得及更換."馬德邦訕笑著解釋道.

鄭禿驢噢了一聲,然後說道:"老馬,你回來一下,我這還有點其他事想和你說說."

馬德邦說:"好的好的,我這就回去."

掛完電話後,馬德邦繼續在服務小姐身上馳騁了一會,實在釋放不出來,便穿上衣服匆匆的離開了洗浴中心,驅車朝單位而去.

二十分鍾左右後,馬德邦到了建委,停下車,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夾著皮包走進了辦公樓里.來到三樓,直接推開鄭禿驢辦公室門,見他不在,便有些納悶的自言自語說:"讓我回來,回來人又找不見,搞什麼呢."來到隔壁自己辦公室門前,推開門一進去,就見鄭禿驢正翹著二郎腿靠在自己的老板椅上.

馬德邦的臉上剛堆滿訕笑,正要說話,只見鄭禿驢的手"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不等馬德邦反應,鄭禿驢就顏正色厲的厲聲道:"馬德邦,你好大的膽子!"

馬德邦一時被鄭禿驢這突然勃發的氣勢給震懾住了,站在原地更是一時丈二的和尚,mo不著頭腦,微微皺著眉頭,一臉霧水的看著他,心道,這個老狐狸又在唱哪一出戲?"鄭主任,出……出什麼事了?"馬德邦被鄭禿驢勃然的氣勢震懾的支支吾吾問道.

上篇:內心的屈辱    下篇:證據確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