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采購上做手段   
  
采購上做手段

"藍處長,小趙他……他不聽我管教,還……還想動手打我啊."夏劍在電話里委屈地說道.

"他不聽你管教?還想打你?"藍眉有點驚訝,她還專門在來的路上給趙得三打電話交代過讓他不要惹事生非的,怎麼前腳剛走,後腳夏劍就打起了報告來了.

"是呀,藍處長,你不知道,小趙他上班時間就知道看電影上網,我安排的工作他根本不做啊."夏劍背地里搬弄著是非,想通過藍眉來給趙得三施加壓力,公報私仇.

藍眉一聽,果然很生氣的說道:"小趙也太放肆了,行了,小夏,我知道了,我這就給他打電話!"

怕趙得三知道是自己打了小報告會報複自己,夏劍連忙說道:"藍處長,您可千萬別說是我告訴你的啊,趙得三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找我麻煩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忙你的吧."藍眉掛了電話,一屁股坐在chuang上,氣呼呼的給趙得三撥了電話過去.

電話一接通,趙得三就知道怎麼回事,哼笑一聲,問道:"藍處長,是不是有人又給你打我小報告了啊?"

趙得三先將了一軍,讓藍眉的火氣一時發泄不出去了,到最面的嚴詞又咽下肚子,緩和了語氣輕笑說:"誰說有人打你小報告給我啦?我到了寶雞了,給你說一聲."

"已經到了啊?"趙得三問道.

"剛到,剛被安排住進酒店."藍眉說道.

"哦,那鄭禿驢呢?"趙得三關心的是鄭禿驢這個家伙會不會故意和她住在對門或是隔壁,方便他打鬼主意.

"他,他被安排在樓下了."藍眉說道,提起鄭禿驢,她的情緒就受到影響了,轉移了話題說道:"小趙,這十來天我不在,你可不要因為我不在沒人管得住你就為所欲為啊,該工作的時候還得好好工作."

趙得三說:"藍處長,放心吧,該我做的我絕對不會誤事的,我就是看不慣夏劍那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樣子,故意氣氣他,我不誤事就行了."

原來是這樣,藍眉就知道夏劍打電話過來說趙得三不聽管教,肯定是事出有因的.夏劍那人藍眉很清楚,一旦被領導一器重,就驕傲的恨不得見人就炫耀."也別太過分了,該聽的時候停一下,別鬧的太大了,對誰都不好."藍眉輕笑著教導他.

趙得三說:"知道了."接著鬼笑問道:"你什麼時候才回來啊?"

"十來天左右吧,怎麼啦?"藍眉的語氣也柔情了起來.

"十來天我怕我堅持不住啊."趙得三鬼笑說.

"堅持不住就……你自己解決."藍眉柔情的語氣中帶著少許的羞澀,說完連自己都感覺不好意思了起來,兩頰微微泛起了紅暈.

"我自己怎麼解決啊?"趙得三壞笑著問道.

藍眉羞澀支支吾吾說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靠!這句話從藍眉這麼冷若冰霜的美女人嘴里說出來,真是有一種另類的挑撩的感覺,一下子讓趙得三對藍眉有點刮目相看,壞笑說:"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哪有什麼樂趣可言啊."

"不和你說了,說著說著就不正經了."藍眉嬌斥說道.

正在趙得三躲在陽台上和藍眉電話開玩笑時,突然看見那天在鄭禿驢辦公室里見到的那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開車進了建委,下車朝辦公樓里走了進來.一想起這女人那天與他的目光交織的一刹那,那雙鳳眼似乎帶著電流一樣,讓他微微纏到了一絲震顫,一時忘記了自己還在講電話,目光直勾勾的聚焦在了她身上.

"小趙,怎麼不說話?"藍眉聽見趙得三不說話了,便問道.

"哦,藍處長,我先上班了,等有空再聊啊."說著趙得三就掛斷了電話,合上手機,小跑著過去故意站在樓梯口等她上來.

很快傳來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隨著這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遠遠看去,中等個,圓臉,一頭如瀑秀發,身材豐腴而不肥膩,散發著無比迷人的風情韻味.

鄭禿驢的眼光還真不賴,凡是他看上的女人也都符合趙得三的審美觀.人的念頭是無止境的,處于青春躁動年紀的趙得三,看見美女就有一種原始的本能反應.

何麗萍走上來時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一雙目光在盯著自己,憑著感覺仰起臉朝上一看,只見那天在鄭禿驢辦公室里有過一面之緣的英俊年輕人正站在樓梯口.

靠!被發現了,趙得三立刻將視線從她身上移走,掏出手機胡亂按著,佯裝玩手機來掩飾自己的恐慌,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注視著她,直到何麗萍差兩個台階就要走上來的時候,趙得三佯裝看著手機朝下走,相向而行的時候趙得三卻故意堵住了何麗萍的去路,兩人一左一右的讓了幾次,趙得三才讓到一旁,故意顯得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啊."

何麗萍被這小伙子搞的一時有些生氣,白了他一眼,但畢竟是當官的,能沉得住氣,淡淡說道:"沒關系."便繼續朝三樓走去.

"請問你是找我們鄭主任嗎?"趙得三仰頭沖她問道.

何麗萍停下腳步,扭過頭說:"對."

"我們鄭主任去寶雞市開會了,要十多天才能回來."趙得三熱情的笑著說道.

何麗萍微微蹙了一下柳眉,問道:"開會去了?"

趙得三點點頭呵呵道:"對,早上剛走的,請問你是哪位?我該怎麼稱呼你?"

何麗萍覺得這個小伙子ting熱情的,便微微笑了笑,說:"我姓何,小伙子你叫什麼?"

"我叫趙得三,是規劃處的科員,你叫我小趙就行了."趙得三笑嘿嘿說,上下打量了一番何麗萍,極為能言會道的攀起了關系:"何姐,找我們鄭主任有什麼事嗎?我可以幫何姐給鄭主任轉達一下."

何姐?何麗萍聽見他對自己的稱呼一下子變得親切起來,就覺得這個小伙子很機靈,很會來事,便淺淺一笑說道:"也沒什麼事,既然你們鄭主任不在的話那我就回去了."說完用那雙勾魂攝魄的眼眸看了一眼趙得三,從他身邊走過,直接朝樓下走去了.

僅僅是這一個眼神,一下子就讓趙得三渾身產生了一陣觸電般的感覺,酥酥麻麻,說不上來的舒服,直勾勾盯著何麗萍下樓的背影目不轉睛,纖細的腰板,修長筆直的腿,看的趙得三有些想入非非了.

"小趙,站在這干什麼呢?"正在趙得三陷入遐思之時,馬德邦從樓上走了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立刻打斷了趙得三的幻想,仰起頭一看,馬德邦從樓上走下來了,連忙笑呵呵說道:"抽了支煙,馬副主任出去啊?"

"去趟綜合辦."馬德邦說道,半信半疑的看了一會他,在他肩上輕輕拍了兩把,直接朝綜合辦走去了.

韓蕊因為給馬德邦看了邀請函而被鄭禿驢打電話過來訓斥了一通,加之又得罪了馬德邦,就這麼無意間得罪了一二把手,根本沒心思工作,看著電腦發呆著,馬德邦在敞開的門上敲了敲,走了進去.

韓蕊愣了一年,起身陪著笑臉說道:"馬副主任,您來了."

馬德邦不冷不熱的嗯了一聲,走進去在接待沙發上坐下來,點了一支煙,問她:"小韓,去年下半年單位不是准備采購一批硬盤和筆記本電腦嗎,那事我負責著,一時半會給忘記了,今年一開年單位的工作很繁忙,肯定要用這些辦公用品,你列個清單給我,我審核一下,聯系一下廠家,爭取早點辦了,別影響到單位的工作了."

韓蕊誤以為馬德邦是來找她"算賬"了,一聽是為了采購的事,立刻就笑盈盈說:"好的好的,馬副主任,我立馬就給您統計一下."

馬德邦點點頭,吸了一口煙,叮嚀說道:"硬盤按單位人頭來統計,人手一只,筆記本電腦的話處級一上領導一人一部,在這個擠出上多加上點,到時候別不夠用了,萬一有用壞的也可以及時更換."

韓蕊連連點頭道:"好的好的,我馬上就統計一下."

說到采購的事了,自從去年年初辦公樓啟用後,除過幾個黨組成員領導的辦公室里裝上了櫃式空調外,其他部門領導和部門辦公室里臨時只是裝的2p功率的小空調,對溫度的調節功能很有限,夏天不制冷,冬天不暖和,有領導向鄭禿驢反應後,他一直說換的.

馬德邦這個副主任職責有一部門就是管理建委日常生活,負責辦公用品采購之類的事情.突然提到采購硬盤和電腦的事情,韓蕊便提到了空調的事情:"對了,馬副主任,咱們辦公樓里的空調機也得換一下,現在用的功率太小了,滿足不了日常辦公需求,您看能不能順便把空調機也列入采購計劃一起采購了?"韓蕊之所以提起這個,也是想趁著這個機會一起辦了這個事,免得單位的人覺得他們綜合辦公室拖著不管廣大職工的日常生活.

鄭禿驢之所以突然下來提采購的事,是因為被鄭禿驢在邀請參加寶吉市城市發展規劃論壇的事情上玩了手段,意識到那老狐狸還會進一步做手腳,所以想趁著自己還健在副主任的位置上撈上一筆,萬一被老狐狸做掉了也不虧.

上篇:關公面前耍大刀    下篇:內心的屈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