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馬德邦被架空   
  
馬德邦被架空

一說到家事,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趙大家里的經書就是經常和老婆為了工作上的事情吵架."哎,怎麼還能不鬧呢,你嫂子天天催我給領導打招呼,要來和我一起工作,但你也知道,咱們單位哪里說有那麼好進來的呢."趙大便歎了一口氣,一臉煩惱的吐了一口煙圈.

"嫂子也算是咱們系統內的人嘛,趙哥你可以向領導說說看嘛."趙得三似乎比趙大還關心鄭潔能否調入省建委,與趙大聊天,話題不知不覺就轉移到了趙大的老婆鄭潔身上.

趙達苦澀的笑了笑說道:"哎,我又不是什麼領導,沒地位,說的話沒什麼作用的."

看見趙大這幅一點也沒有男子漢氣概的樣子,趙得三真是替鄭潔那麼好的女人感到不值.

像鄭潔那種秀外慧中的漂亮女人,趙得三覺得應該和他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才合適.和趙達聊了一會,估計是夏劍那家伙感覺辦公室里就剩下他一個男人了,覺得有點不對勁,便也走出來,朝左邊一看,見趙大和趙得三在聊天,就干咳了幾聲,沖趙大和趙得三擺著官腔道:"上班時間都不好好工作,跑出來聊天來啦啊?是不是藍處長一走,我說的話你們都聽不進去啊?"

"抽煙,抽支煙,馬上進去."趙達連忙疵滅了煙頭,給趙得三擠擠眼,朝辦公室走去了.

趙得三則根本不屌夏劍,旁若無人的繼續抽著煙,抽了兩口,掏出手機他眼皮底下玩起了游戲.反正鄭禿驢和藍處長都不在,夏劍他想向上級彙報,只有馬德邦管事,張書記又不管這些.而馬德邦又是和自己站在一條戰線上,他也不怕.

"小趙,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抽完煙了趕緊回來上班!"夏劍揚著下巴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狐假虎威!"趙得三自言自語道,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當是誰放了個屁一樣,繼續玩游戲.

夏劍吃了一鼻子灰,怎麼能忍得下這口氣呢,仗著自己現在是規劃處臨時代理處長,便走上前一臉嚴肅提高嗓門道:"趙得三!你聽見我說話沒!"

"少他媽給老子狐假虎威!"趙得三沒好氣的斜睨了他一眼,一點也沒給他留情面.

夏劍一看這家伙還真是不拿他這個臨時代理處長當回事,一下子惱羞成怒,上前推了他一把仰著臉問道:"給你說話你還裝聾作啞啊?"

趙得三就等著這家伙惹自己呢,正愁沒正當理由收拾他,突然就揮起了沙包大的拳頭砸了過去,嚇得夏劍立刻抱頭蹲在了地上,過了片刻見趙得三沒砸下來,才唯唯諾諾的揚起眼來看.

"就你這幅慫樣還管老子!"見夏劍原來這麼怕事,趙得三不禁冷嘲熱諷的說.

夏劍從地上緩緩站起來,退出了兩步,才情緒激動的指著他道:"你給老子等著,老子管不了你還不信建委沒人能管得了你了!"

趙得三立刻瞪大如銅鈴一般的眼睛,惡狠狠瞪著他,作勢要追上去,立刻嚇得夏劍撒腿就朝三樓跑去了.

"哈"趙得三忘乎所以的笑了起來.

夏劍還真是就去找馬德邦告狀了.馬德邦漸漸被鄭禿驢架空,整天無事可做,副主任的辦公室門庭冷落,少有人問津,這突然來了一個人,立刻讓他有種蓬蓽生輝的感覺,也就顯得很熱情,笑呵呵問道:"小夏,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馬副主任,你的替我做主啊."夏劍像個女人一樣向馬德邦訴起了苦.

馬德邦微微皺起了眉頭,眯著眼,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問道:"小夏,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什麼事還輪到我替你做主啦?"馬德邦的話里流露著一種對他的不滿,因為之前他總是見夏劍去鄭禿驢辦公室,這次突然而至,雖說讓自己的辦公室平增了幾分人氣,但還是對他這樣像牆頭草一樣左右搖擺有些不滿.

夏劍不知道三亞發生的事,便也是百無禁忌的說道:"鄭主任出差去了,人不在,所以我才來找馬副主任您說理來了,我們藍處長和鄭主任一起去出差了,臨走交代我臨時負責規劃處的工作,可那……那趙得三太欺負人了,仗著自己有關系,還想……還想打我,馬副主任您可得給我做主啊."說完夏劍等馬德邦表態,卻意外發現馬德邦好像陷入沉思了一樣,根本沒聽他在說什麼.

"馬副主任,您可得好好教訓一下趙得三啊."夏劍見他在沉思,提高了音量道.

馬德邦怔了片刻,這才回過了神,不過並沒有表態,而是直接刨根問底道:"鄭主任和你們藍處長去哪里出差了?出什麼差?"

夏劍見馬德邦的反應有些反常,搖搖頭說:"我也不清楚,馬副主任,你可得替我好好教訓一下趙得三啊,要不然藍處長不在的這些天他還不翻了天了啊."

馬德邦若有所思的說:"等會,你先下去吧."

雖然馬德邦是答應了他的請求,但夏劍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太對勁,又好像一切正常,總之他就是覺得馬德邦今天的反應有些讓人難以理解.夏劍回到辦公室後發現趙得三已經坐回原位了,加之怕趙得三揍自己,就悄無聲息的回到位子坐下來,等著馬德邦下樓來替自己出氣教訓趙得三.

馬德邦打發掉夏劍後,凝著眉若有所思的在辦公室里踱著步連續轉了兩圈,第三圈走到門口便拉開了門出去.但不是去二樓教訓趙得三,而是直奔綜合管理辦公室,找到了韓蕊,直接開門見山問她:"小韓,鄭主任今天去哪里出差了?我看看通知."

韓蕊一聽馬德邦要看通知,便一臉為難的說道:"馬副主任,沒你的事的."

馬德邦終歸也是個老江湖,一見韓蕊唯唯諾諾遮遮掩掩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有蹊蹺,更加堅持要看通知,並且態度相當堅決和嚴肅,無奈之下,韓蕊才將邀請函拿出來讓馬德邦看.

看過邀請函,馬德邦咬牙切齒一臉鐵青,重重的把邀請函拍在辦公桌上,勃然大怒道:"韓蕊,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副主任!邀請函讓明明說是邀請正副主任一起去!你為什麼不給我通知到呢!要不是夏劍來找我,我還不知道鄭主任已經去出差了,還被蒙在鼓里!你們這是唱的哪一出!"

韓蕊從來沒見性格溫和的馬德邦發這麼大的脾氣,嚴厲的聲音震得她耳膜都嗡嗡做響,再看看馬德邦,一臉鐵青,雙目怒睜,兩鬢青筋暴起,簡直氣得不輕.韓蕊便心虛的低下了頭,微微諾諾支支吾吾小聲說:"馬副主任您別怪我,是……是鄭主任讓我不給您說的,說您……您要留在單位主持工作,不用給您通知的."

聽完韓蕊的話,他終于是明白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肺都快氣炸了,內心的怒火實在無以言表,只以咬牙切齒"他媽的!"三個字來總結.

這個他媽的一是罵自己腦袋裝了漿糊,被鄭禿驢暗中架空自己現在才有所察覺,二是用來問候鄭禿驢,對他的做法感到無比的憤怒.

對聽鄭禿驢話來把自己蒙在鼓勵的韓蕊,馬德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回到辦公室後,馬德邦重重的在老板椅上坐下來,一臉鐵青,眉頭緊鎖,氣的xiong口上下起伏,點了一支煙吸了兩口,等呼吸稍微平複了一些,拿起手機給鄭禿驢打了電話過去,想就這件事問個究竟.

或許是鄭禿驢看見馬德邦打了電話過來已經想到他知道他們是去外市出差了,電話一接通便笑著道:"喂,老馬啊,我現在在去外地出差的路上,有什麼事啊?"

馬德邦剛才還懷著一腔怒火,但電話一接通,立刻就疲軟下來,要爆發的怒火情不自禁壓了下去,緩和了聲音問道:"鄭主任,您這次是去出什麼差啊?"

鄭禿驢說:"哦,省里在寶雞市組織的一個城市規劃方面的會議."

馬德邦輕輕的笑了一聲,笑的有些酸,說道:"我從小韓那里看了一下邀請函,好像邀請的是鄭主任和我一起去的吧?"

鄭禿驢一聽這老家伙知道了事情真相,但依舊不慌不張的呵呵笑道:"本來是打算和老馬你一起去的,但是呢,這次出差的時間得十天半個月,你說我們兩個都一走的話建委就沒主持工作的人了,所以啊,我想讓你留下來先全面主持一下工作,而且這次這個論壇主要是規劃發展相關的,我覺得小藍去比較合適,之所以沒告訴你呢是時間比較緊急,老馬你也不要有什麼想法,這十幾天好好主持一下建委的工作,你看怎麼樣?"

老子不要有什麼想法?

你他媽這分明是架空老子的權力!

馬德邦氣的咬緊了後牙槽,兩鬢青筋暴露,但就這樣,還不能和鄭禿驢再次直接發泄,于是只能忍氣吞聲,沉住氣,呵呵笑道:"我能有什麼想法呢,鄭主任您是單位一把手,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上篇:臨時角色    下篇:關公面前耍大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