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

次日一早,來到辦公室後眾人就覺得夏劍心思沉沉的.昨晚家里發生的事情後來也是驚動了已經上chuang睡覺的鄭茹,弄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今天在辦公室,鄭茹見夏劍一來,就斜眼狠狠瞪了他一眼.

趙得三極為察言觀色的看見了鄭茹這一幕,又看到夏劍一臉苦悶的樣子,就故意問道:"夏處,今天是怎麼了?和嫂子吵架了還是?怎麼焉得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啊?"

夏劍苦笑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絲寒意,昨天被趙得三故意解開袋子的事夏劍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心里對趙得三不滿,嘴上又不好說什麼,只能是苦笑的看了他一眼,但眼中卻藏不住對趙得三的恨.

鄭茹這時候一邊工作一邊用一種極為異樣的口氣自言自語道:"有的人今天恐怕不會太平嘍!"

夏劍立刻緊張的看了一眼鄭茹,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不管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鄭禿驢,他昨晚既然能打電話過來大發雷霆,今天恐怕自己也不會安甯了吧?

想到這個,夏劍簡直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屁股上仿佛長了刺一樣,坐立不安,如坐針氈.過了一會等辦公室安靜了下來,便悄悄起身走到鄭茹前面,欠下了身子,陪著笑臉小聲問道:"小鄭,你爸來單位了沒?"

"來了,夏處找他干嘛呢?"鄭茹用異樣的目光挑望著他,口氣也很輕挑,看著夏劍一臉焦急的樣子,心說自作自受.

"去談點工作上的事."夏劍陪著笑臉,然後起身悄無聲息的走了出去,懷著極為緊張不安七上八下的心情走上了三樓,去找鄭禿驢想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劍走後,趙得三問鄭茹:"美女,你發現沒有,夏劍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不對勁就對了!"鄭茹頭也不抬的應道.

趙得三怎麼覺得鄭茹的話中有話,好像是她知道夏劍今天為什麼不對勁一樣,便追問道:"什麼意思啊?"

鄭茹沒好氣地說道:"他呀,估計是覺得沒什麼機會被提拔,昨天說是給家里送了兩只從鄉下帶來的土雞,你知道他有多惡心嗎?他在雞身上塗滿了屎,害我把抓的滿手都是,昨天晚上打電話罵了他."

"我靠!這也太惡心了吧?"趙得三佯裝很驚訝的說道,心里卻幸災樂禍極了,壓抑不住這種得意的心情,連臉上也掛起了樂不開支的笑容.

"笑什麼啊?那麼惡心的事你還笑!"鄭茹白了他一眼,呵斥說道.

趙得三"哈"的笑著說道:"沒想到夏劍那麼惡心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不就是想混個領導嘛,沒混上去就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報複,至于嗎."說著又"哈"的忘乎所以的大笑了起來.

"看把你幸災樂禍的!"鄭茹白了他一眼道.

夏劍來到三樓鄭禿驢的辦公室門口,幾次伸出手准備敲門,幾次又放下來,忐忑不安的在門口團團轉.突然門一打開,鄭禿驢端著茶杯朝外直接潑洗漱茶杯後的水,嘩啦一下給夏劍澆了個落湯雞.

"啊."夏劍驚慌的叫了一聲,冰冷的浸透了衣服.

鄭禿驢這才發現夏劍在門口站著,陰冷著臉厲聲道:"你給我進來!"

夏劍被刺骨的冷水凍得直打哆嗦,唯唯諾諾的跟了進去,鄭禿驢轉身就橫眉豎眼劈頭蓋地的怒斥道:"小夏!你可以啊!你現在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啦?拉屎都拉在我頭上來啦?"

"鄭主任,我……我來就說想問一下您……到底……到底怎麼了?"夏劍支支吾吾地說道.

鄭禿驢眯著眼睛陰著臉問道:"你為我怎麼了?你想想你在昨天那蛇皮袋子里做什麼!給雞身上莫滿了屎,抓了老子一手!"

"那……那可能是雞屎吧."夏劍的第一反應就是雞在袋子里憋了一天,拉在了里面.

鄭禿驢厲聲道:"那他媽是人屎!"

夏劍立刻瞪大了眼睛,焦急地說:"那……那不可能吧?"

"不可能?老子不知道什麼是人屎什麼是雞屎!"鄭禿驢惡狠狠的瞪著他道.

夏劍的腦子嗡一聲,怎麼想也想不明白啊,明明雞身上是乾淨的啊,哪里來的人屎?在屎這個問題上他有些想不通了,"可是鄭主任,真的不是我搞的,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您想想看,我怎麼敢搞那種小伎倆啊,您就是給我膽我也不敢啊."夏劍苦皺著臉,焦急的解釋道.

"不是你那就是阿芳!"鄭禿驢是認定了就是他們這夫妻兩人之中誰搞的.

阿芳?夏劍懵了片刻,立刻否認說道:"不是的,不可能是阿芳的啊,我昨天上午把袋子在廁所里放著的,我還檢查過的,好好的啊."

鄭禿驢板著臉,眯著眼睛直視著他,冷冷問道:"那難道說是雞還拉出了人屎了?你們老家的雞還成精了啊?"

夏劍被鄭禿驢的話逗得忍不住撲哧笑了一聲,立刻意識到這麼嚴肅的場面千萬不能笑,便強忍住笑容,低著頭不說話.

"你他媽還敢給老子笑!夏劍我告訴你,你的前途命運全在老子手里握著,你最好給老子放聰明點!想和我作對的人都沒好下場!"鄭禿驢惡狠狠的威脅道.

"咚咚咚."正在這時候響起了敲門聲,與此同時傳來了一個女人充滿磁性的聲音:"鄭主任,在不在?"

鄭禿驢立刻就聽出來是何麗萍的聲音,連忙應道:"在,進來."

門推開,何麗萍又換了一身打扮,讓鄭禿驢立刻又領略到了另一番風韻的何麗萍,兩眼一亮,熱情笑道:"麗萍,快坐."同時對愣在一旁打量何麗萍的夏劍沒好氣道:"你先給我出去!"

夏劍便乖乖的退出了鄭禿驢的辦公室,下樓的途中突然想到昨天趙得三在自己的蛇皮袋上做過手腳,立刻就想到這個"惡作劇"肯定是他搞的,想以此挑撥離間自己和鄭禿驢的關系.

整個事情一想通,夏劍簡直氣壞了,咬牙切齒道:"趙得三!你給我等著瞧!"嘴上這樣說,但是現在沒憑沒據,而且兩人也是平級關系,也拿他沒有任何辦法,再一次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

"鄭主任,我聽見你剛才在辦公室里訓人呢,怎麼回事呀?"何麗萍坐下來,將風衣脫下來搭在肘彎處,展現出只穿著一條黑色緊身針織衫的豐腴身材.

"下面的人,犯了錯事,批評教育一下."鄭禿驢實在不好意思把昨晚那惡心的事情說出來,怕何麗萍聽了會笑話.跟過來在她旁邊坐下來,鬼笑著說道:"麗萍,你真不愧是我的得意門生啊,我昨天說讓你有時間過來,你今天就過來啦."

何麗萍柔情的笑道:"當然了,鄭主任你說的事我怎麼能不照著做呢."

"麗萍,你這一天比一天好看啊."鄭禿驢上下打量著她今天別樣的打扮,仿佛比昨天更加充滿了女人味,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別樣的韻味,一頭烏黑發亮的秀發直直的披在肩上,尖巧的鵝蛋臉顯得特別迷人,更要命的是那雙眼睛,隨便的看人一眼,似乎都帶著一股電流一樣,讓人不經意間就產生了一絲沖動.

"哪里有啊."何麗萍嬌俏一笑,謙虛說道,將身體朝鄭禿驢身旁挪了挪,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鄭禿驢順勢一點也不介意的摟住了她的香肩,色mimi的笑著在她的臉蛋上親吻了起來

自從昨天鄭禿驢用那些照片威脅了藍眉後,昨天她整整思考了一下午,晚上回家又是一ye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的考慮了一個晚上.經過多方便的綜合考慮,她覺得一定不能因為這件事牽連到前途無量的趙得三,而自己已經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了,也是被鄭禿驢玷汙過了,被他再侵犯一下或許還受得了,但如果真的和他撕破了臉,被他把那些照片公布于眾,弄的盡人皆知,不光是自己以後無法在建委立足,就連趙得三的前途也會受到了影響.考慮了這麼久,她最終還是妥協了.早上來到辦公室坐了一會,想起了這件事後便起身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三樓准備向鄭禿驢表態.可誰知她剛一走到鄭禿驢辦公室門口,就突然聽見了一聲女人長長的"呃"聲,作為過來人,藍眉立刻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頭皮一麻,臉上感覺有點火啦啦的熱,緊接著傳入耳朵中的便是激lie響亮的"啪啪"聲,以及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藍眉聽見這種聲音,立刻就轉身准備下樓,正在她剛轉身的時候,旁邊馬德邦的門打開,馬德邦端著茶杯出來澆花,突然看見藍眉了,便叫了她一聲.

藍眉才停下腳步,回過頭微笑著點頭示意了一下.

"小藍,你來找鄭主任啊?"馬德邦放下杯子,朝她走了過來,一聽見鄭禿驢辦公室里傳來的另類聲音,立刻就沖藍眉擠眉弄眼,小聲說:"鄭主任又在里面和哪個女人談工作呢."

藍眉微微紅著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上篇:竟敢整我    下篇:互相譏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