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何麗萍其人   
  
何麗萍其人

趙得三突然發現沙發上坐著一個人,再仔細一看,果真是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身材容貌俱佳的妖嬈女人,此刻正靠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妖異的看著自己.

目光對峙的一刹那,何麗萍立刻感覺到臉上泛起了一層寒意,不知是因為剛才完事後余韻未了的感覺還是和這這個小伙子對持了一眼後才產生了這種錯覺,何麗萍有點想不明白.

這個女人又是誰?

趙得三心想,敲了那麼長時間門才打開,會不會這老家伙又是在辦公室里正辦事著呢?想著,趙得三又看了一眼何麗萍,突然就瞪大了眼睛.

原來何麗萍剛才為了抓緊時間,衣服沒有穿好,被趙德三看出了蛛絲馬跡.

看來他猜的沒錯,這老家伙又不知從哪里搞來一個美女人在辦公室亂搞,趙得三心說.

正在這時,鄭禿驢簽完字,將文件拿過來,看見趙得三在看何麗萍,就干咳了兩聲,說道:"小趙,簽完字了,拿下去吧."

趙得三連忙回神,接住了文件,再看了一眼何麗萍,異樣的笑著說道:"原來鄭主任您這有客人,我還沒注意到."

鄭禿驢哦了一聲,平靜的說道:"是有客人,好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好的."趙得三轉過身離開的時候用眼角的余光掃了一眼沙發上的何麗萍,她也正在看著自己,那目光相對的一瞬間,趙得三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心砰然跳動了起來,何麗萍開了眼角的眼神似乎有一種勾魂攝魄的魔力,讓趙得三過目後就記在了心上.

鄭禿驢重新將門關上,走過來在何麗萍旁邊坐下來,她便開玩笑的說道:"鄭主任,你們省建委可真是比我們市建委強多了,你看你手下的這些男同志,長的多有精氣神啊."

鄭禿驢想暗示何麗萍,省建委的水有多深,便呵呵說道:"你是說剛才那個小伙子?他叫趙得三,是咱們河西省組織部部長蘇晴的表弟."

"組織部部長的表弟?"何麗萍驚訝極了,"是不是鄭主任手下盡是一些有背景有關系的人啊?"何麗萍也能想到省一級別的機關單位里的裙帶關系肯定不少的.

鄭禿驢說:"也不全都是的,反正有關系的人也不少."說到這個了,鄭禿驢想如果真想把何麗萍調到省建委來,不帶她去拜訪一下朱廳長恐怕也不行,人家願意幫這個忙,至少幫的人是誰總得讓人看一眼吧.這樣一想,鄭禿驢便接道:"麗萍,你如果真的打算來這工作,那我就帶你去拜訪一下朱廳長,也好讓人家幫忙."

"好啊."何麗萍立刻顯得興致盎然起來,能和高層領導有機會認識,何麗萍自然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鄭禿驢見她一心是想來省建委,這倒也好,又是自己的舊部,又是自己的舊情ren,還聽話,到時候調任她上來,建委的一二把手就都成自己的人了,也也方便辦事."那行,麗萍你先穿好衣服,我給朱廳長打個電話問問他有沒有時間."說著鄭禿驢返回到辦公桌前坐下來,拿起手機找到朱廳長的電話,撥了過去.

幾聲嘟嘟之後,電話接通了,朱廳長直截了當的問道:"老鄭,有什麼事啊?是不是還是你女兒的事啊?我不是給你說了嘛,不出一個月上面就下文了,到時候肯定沒什麼問題的."

"朱廳長,是……是另外一個事."鄭禿驢訕笑道,怕他一時想不起,就補充道:"就是調老馬的事情."

朱廳長問道:"怎麼?你現在就心急的想換掉他啊?不是給你說到時候盡量趁著辦你女兒的事一起辦嗎,再說你現在連代替的人選也沒有,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鄭禿驢訕笑說:"人選已經有了,我想先帶著她見一見朱廳長您."

"噢?已經有人選了?是你們建委哪一個啊?"朱廳長問道,心想這老鄭看來是准備的很充分啊.

"是西京市建委的,叫何麗萍,是市建委副主任,我想看能不能把她調上來代替老馬的位子,小何的工作一直干的很出色,應該可以勝任的."鄭禿驢說道.

電話那頭朱廳長一聽說鄭禿驢想提拔的人是個女人,就感起了興趣,說:"那你找個地方,我們面談吧."

朱廳長答應見面,也算是讓鄭禿驢在何麗萍面前多少炫耀了一下自己的面子,連忙呵呵地說:"好的好的,我先訂好地方,馬上給朱廳長您打電話說."

打完電話,不等何麗萍問他怎麼樣,鄭禿驢就故意說道:"朱廳長讓我先找個地方,給他打個電話他就過來.麗萍,你可是不知道,朱廳長這個人一般很難請得動的."言下之意是告訴何麗萍,"看我面子大不大?"

何麗萍也明白他這麼說是想在自己面前賣弄一下本事,便順水推舟,笑盈盈說道:"再難請動,還能不給鄭主任面子嘛."

鄭禿驢心里有點受用,呵呵的笑了笑,說:"那我們走吧,先找個地方再給朱廳長打電話."說著去拿自己的手機和皮包,何麗萍從沙發上站起來後突然問道了一股屎臭味,嗅著鼻子說道:"鄭主任,你聞見沒有?什麼東西好臭啊."

經她這麼一說,鄭禿驢果真就聞到了一股屎臭味,順著這股味道,很快就找到了源頭--裝著老母雞的蛇皮袋子,走上前去說:"這里面的味道."

何麗萍見地上放著一只鼓鼓的蛇皮袋子,還在一動一動的,就用手一邊扇臭氣一邊問道:"這里面什麼東西啊?怎麼還在動?"

鄭禿驢說:"單位一個年輕同志回鄉下帶回來的土雞,給我裝了兩只.臭味應該就是袋子里散出來的,可能是雞屎味道,不管它了,咱們走吧."

鄭禿驢帶著曾經的舊部兼舊情ren何麗萍大搖大擺的走下了樓,開上車駛出了建委,來到省人事廳附近的一條街道上,找了一家咖啡廳進去.

坐下來後點了兩杯咖啡,鄭禿驢掏出手機給朱廳長打電話說了地方,放下手機的時候何麗萍問他:"鄭主任,你說我這是初次見朱廳長,兩手空空是不是不太合適?"

鄭禿驢想想覺得也是,畢竟自己和朱廳長的關系也是用金錢搭建起來的,又不是怎麼特別的熟悉,這帶了一個人來引薦給他,如果不表示一下,豈不是太不合乎官場上的規矩了?想了想,說道:"是啊,咱們這急急忙忙的只急著過來,麗萍你也沒准備什麼東西啊."鄭禿驢有點後悔自己對這件事太過焦急了,萬一一會朱廳長來談完事走的時候兩手空空的,心里不高興的話,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但是這里可是西京市,能難得住西京市建委副主任嗎?何麗萍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公司本部就在附近的工程公司老板,對鄭禿驢說:"鄭主任,你先坐會,我去車上拿點東西."

何麗萍的話說的很委婉,但機關一把手鄭禿驢一下子就明白過了了,心照不宣的笑笑,點點頭說道:"你去吧."

何麗萍從咖啡廳里走出來,就直接給那個在附近的老板打去了電話,委婉地說:"李總,我現在在你公司附近呢,今天出來置辦點家具,但是錢有點不夠用,你看你先給我拿點過來墊上吧?"

電話里的男人立刻連說了兩個沒問題,問了何麗萍的所在地,不到五分鍾,一輛路虎攬勝停在了路邊,從車上下來一個中年男人,訕笑著走上前來把一只鼓鼓的黑色塑料袋包裹的東西給她說:"何副主任,這是十萬塊錢,你先用,不夠了再給我打電話,我再給您送過來就是了."

何麗萍拿上黑塑料袋子,滿意的笑了笑,寒暄了兩句,打發走了他,就轉身返回了咖啡廳,拿著一只黑塑料袋子出現在鄭禿驢面前的時候,他看了一眼她手里拿著的東西,便就沒再說剛才擔心的事情.

在等朱廳長過來的時候鄭禿驢一直在兩眼放光的盯著何麗萍看,真的是越來越喜歡這個舊情ren了.更加堅定了要將她提拔上來做副主任的決心.

"鄭主任,你怎麼老是這樣盯著人家看呀?"何麗萍溫柔的問道.

鄭禿驢抿了一口咖啡,笑嘿嘿地說:"我這不是大半年沒見你了嘛,想好好的看一看."

何麗萍輕輕眨了一下電眼,用柔情的語調說道:"等我去你們省建委了,不就是天天可以給你看了嘛."何麗萍這這句話的就是"等你把我弄到省建委去了,我就天天給你看."的減弱版,聽起來即好聽又含有鄭禿驢可以理解的另外一層意思.

"天天看也不行啊."鄭禿驢直勾勾的看著她,臉上掛著狡猾的笑容說道.

何麗萍從他的話中聽出來另一層意思,就用腳伸過去在他的小腿肚上輕輕摩擦著說道:"大不了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嘛,我是鄭主任你一手提拔上來的人,只要鄭主任喜歡的事,我願意效犬馬之勞."

上篇:刮目相看    下篇:還是你懂得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