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抓老母雞   
  
抓老母雞

趙得三故意用一頭霧水的表情看著他說:"為什麼?你不知道這老不死的東西剛才欺負趙哥的老婆了嗎?不給它點顏色看看怎麼行呢?"

"別打,別打,有點愛心,有點愛心嘛."夏劍情急之下賠笑說.

趙得三歎了一口氣將拖把一丟,說:"算了,既然夏哥這麼有愛心,那就看在夏哥你的面子上放過這只老東西吧!"說著轉身走出了衛生間,直接走上顯得很關心的問鄭潔:"嫂子,你沒事吧?"

鄭潔一想到剛才被老母雞啄到的部位,就微微有些害羞,低聲說:"沒……沒事."

小趙見老婆沒什麼大礙,就不想讓她再留在這丟自己的人了,便攬了一下她的肩說:"好了,沒事的話你就趕緊回你們單位去吧."說著轉身將她攬了一下,朝樓梯口走去.

趙得三斜睨了一眼女廁,見夏劍正在貓著腰在追著抓老母雞,嘴角露出一絲詭譎的笑,再一轉過臉,突然就看見鄭潔的屁股上有一坨紅色,由于是淺色褲子,那坨紅色就顯得特別耀眼.

"趙哥."趙得三喊了一聲小趙.

小趙回頭不解的看著他,趙得三用眼神示意他看鄭潔的屁股.小趙一看,頓時就緊張不已的伏在鄭潔耳邊小聲說了什麼,只見鄭潔立刻一臉緊張,回頭朝屁股上看了一眼,想起剛才因為情況緊急,出于保護屁股的目的,情急之下來不及墊衛生巾就直接提上褲子出來了.

被趙得三看見了自己這丟人的樣子,鄭潔感覺害臊極了,轉過身低著頭朝女衛生間走來,與趙得三擦肩而過的時候微微抬了一下眼,兩股目光不偏不倚對峙在一起,鄭潔的臉上立刻泛起了一層寒意,低下頭快步走進了衛生間里去換護墊.

小趙站在原地等老婆,趙得三便走上前去在他肩上拍了拍,鬼笑說:"夏哥,嫂子真漂亮,你可得好好對她哦."

小趙靦腆的笑了笑,趙得三便直接回了辦公室,不等鄭茹問外面發生了什麼,就鸚鵡學舌的給她描述了一遍剛才的事情.鄭茹聽後笑的前俯後仰花枝亂顫.趙得三已經許久沒有看到鄭茹對他這樣笑了,心里也感到了一點點的舒服.不過這次整了一下夏劍,令他心里得意極了.

夏劍將老母雞重新裝進蛇皮袋,放回了原地,回到辦公室後,趙得三就趁機故意說:"你們說奇怪不奇怪,咱們建委的廁所里怎麼會有老母雞呢?難道咱們這變成養雞場啦?"

這樣一說,夏劍的神色就變得極為尷尬,一直沉默著不搭腔.鄭茹笑畢後又對趙得三恢複了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這樣以來,趙得三倒成了自言自語了,感覺真是沒面子,便也不說話了.

夏劍腦子一直打著一個問號,袋子綁紮的那麼結實,怎麼會被拆開呢?肯定是有人故意的.再仔細一想,剛才不就趙得三說是去上廁所嗎?而且走廊這邊的衛生間就這一邊的幾間辦公室的人在用,除了他還有誰?

夏劍確定無疑袋子肯定是趙得三故意解開的,頓時快氣炸了肺,斜過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可惜給鄭禿驢送禮本來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兒,他也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了,白白挨了一頓趙得三的羞辱.

趙得三一直在為自己這個齷齪的行為感到樂不開支,苦于自己這猥瑣的作為又不能向辦公室里的人公開.他打算將自己對夏劍這個小小的懲罰和藍處長分享,坐了一會拿上一份資料,裝模作樣的走出了辦公室,來到隔壁藍眉的辦公室門口習慣性的連門也不敲,就直接擰開了門走了進去.

藍眉正在伏案工作,聽見有人進來,抬起頭用妖異的目光看著他,有點生氣的說:"小趙,你怎麼進來也不敲一下門?這是起碼的常識你懂不懂?"

趙得三不以為然的嘿嘿說:"藍處長,這有沒人,用不著刻意這樣保持距離吧?"說罷直接走上前去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藍眉畢竟是個女人,在三亞的時候已經被鄭禿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拉著他們溜了一圈,回到單位要是再不收斂一下兩人之間的關系,太明目張膽的話單位里肯定會風言四起的.對他的話一點也不認同,板著臉說:"單位的領導都已經知道咱們的關系了,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啊?你這樣門也不敲就直接進來,要是被其他人看見了會怎麼想呢?"

藍眉說的倒也是,"走廊里也沒人嘛."趙得三嘿嘿地說.

藍眉板著的臉才緩和了一些神色,瞋了他一眼,緩和了語氣叮囑說:"你下次注意點,來我辦公室必須要敲門,這也算是對我的尊重,不能因為我們……我們的那種關系就覺得……覺得我什麼都不是了,我好歹也是你的領導."藍眉說著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就低下了頭.

趙得三立刻忽地站了起來,立正,雙腳並攏,目視前方,敬了一個禮,洪亮地說:"是!"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藍眉身子嗖的一顫,捂住起伏不定的xiong口,白了他一眼說:"你嚇了我一跳,那麼大聲干嗎,讓別人在外面聽見了還以為我們在里面干嘛呢!"

"真正的干嘛可不是這種聲音哦."趙得三嘿嘿的鬼笑著坐下來說,在他口中有無數的詞語來形容男女之間的事情.

藍眉看出來這家伙又有點不懷好意的苗頭了,妖異的看著他,義正言辭的說:"這里是辦公室,你不能再亂想了!"

趙得三兩只眼睛閃爍不定的看著她,不懷好意的笑著說:"藍處長,我想的可都是嚴重正經的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情啊,怎麼能說亂想呢."趙得三能吐蓮花的嘴太油嘴滑舌了,簡直能將死人說活了.

看見他那猥瑣的樣子,藍眉真是有點哭笑不得,每次都被他逗得想不開心都不行.明明臉上掛著笑容,還板著臉說:"不准說這些了,再說我不理你了."

趙得三突然想起剛才由自己一手創造的發生在女人鄭潔身上的事,便不緊不慢的說:"那我給就給藍處長你說點別的事吧."

藍眉見他一本正經起來了,便靠在椅子上饒有興致的看著他說:"你說."

趙得三便鸚鵡學舌把剛才的事情重複了一邊,說:"你不知道小趙的老婆從衛生間里沖出來時那驚慌失措的樣子,大家還以為她在廁所里遇上色ng了呢."

"咯咯咯……"藍眉被他極富表演性重複出的剛才的事情逗得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趙得三也"哈"的忘乎所以的笑了起來.

藍眉笑的前俯後仰,燦爛的笑容令冰冷如霜的臉頰看上去增添了幾分嬌俏,此時的她,顯得千般嬌媚萬種風情一點思想,令趙得三迷戀不已.

藍眉樂不開支的笑完後,突然有點疑惑起來,問他:"小趙的老婆來咱們單位干什麼?"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是想讓小趙把她調到咱們單位來,想和他一起工作吧."趙得三說.

"小趙老婆想來咱們單位工作?"藍眉驚訝地問,"她是干什麼的?"

趙得三眯著眼思索著說:"從他們談話中聽出來好像是在哪個區的城鄉建設委員會吧,我也不太清楚."

"噢"藍眉點了點頭,說:"原來小趙的老婆也是體制內人的."

趙得三說:"是啊,我還不知道小趙老婆居然也是干這個工作的,不過藍處長您還真別說,小趙還真是有兩下子的."

趙得三這句話有兩層意思,第一層可以解釋為小趙竟然可以在狼多肉少的建委體制內竟然可以找到一個老婆;第二層意思是想表達一下小趙不光在建委體制內找到了老婆,而且這個老婆還如此的貌美如花嬌豔動人.礙于在一個女人面前不方便贊美另一個女人的美,況且藍處長和自己還有肌膚之親的關系,就更不方便太過直白的誇贊小趙老婆鄭潔的漂亮了.但是一想到女人鄭潔那種肥而不膩的豐滿身材以及她千嬌百媚的樣子,趙得三就忍不住想贊美一下她.

藍眉對他的話不是特別明白,雖然小趙自打來規劃處工作後就一直矜矜業業勤勤懇懇,但工作能力還是有所欠缺,要說真有兩下子,她就不知道趙得三所說的小趙的兩下子在哪里,是在建委體制內找了一個老婆還是怎麼了?"小趙,你說小趙有兩下子,是什麼兩下子啊?"藍眉靠在椅子上很有興致的看著他,等待他的答疑解惑.

趙得三興致勃勃的說:"藍處長,你還別說,小趙的老婆還真……"說著趙得三突然意識到一說起鄭潔自己的表現有點太過于激動了,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她了,漂亮?好看?美麗?從他嘴里說出來好像都不太妥當吧?停頓了片刻,腦子又機靈一轉,用"可以"來形容她.

上篇:鬧笑話    下篇:真心付給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