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鬧笑話   
  
鬧笑話

片刻,辦公室的門推開了,小趙心思沉沉的從走廊里走了進來,趙得三立刻用眼角的余光朝走廊里掃去,就看見小趙的老婆朝一旁走去了.

為了再次目睹一下小趙老婆的芳容,趙得三等小趙一回到座位坐下來,就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伸著懶腰起身,自言自語說:"好困啊,抽根煙去."說著離開位子,拉開辦公室門一出來,就焦急的朝樓梯口望去,只見小趙老婆的身影消失在了樓梯口.趙得三立刻快步走上去,想站在樓梯口居高臨下好好欣賞一下她.步伐輕快剛一走到樓梯口,只見忽地一個大紅色的身影突然迎面上來.

兩人同時驚的啊了一聲,等趙得三定神一看,才發現對面的人是小趙的老婆,只見她臉上還掛著驚魂未定的神色,瞪大的黑亮雙目緩緩恢複常態,一只手捂著起伏不定的xiong口,結結巴巴說:"不……不好意思."

看清楚了原來是她,趙得三于是就顯得特別大度,並且臉上掛著極度的熱情,笑著說:"沒事,嫂子你不認識我了啊?"

女人說:"認……認識,你和趙大是一個辦公室的,剛才見過."

趙得三兩眼放光的上下打量著她,笑呵呵問:"嫂子怎麼稱呼呢?"

女人說:"我姓鄭,單名一個潔,你呢?"

"我叫趙得三,嫂子叫我小趙就可以了."趙得三臉上洋溢著極其熱情的笑容,在心里默念著"鄭潔",真是一個好聽的名字,也很配她這般千般嬌媚萬種風情的樣子,"嫂子,你怎麼又返回來了?還有什麼事要給趙哥說啊?"

鄭潔搖搖頭,不知道為什麼臉上突然就泛起了兩片紅暈,抬起頭看趙得三的時候,他正目光火辣的注視著自己,鄭潔立刻就低下了頭,感覺臉上泛起了一層寒意,有些羞澀的說:"我……我想去上個廁所."

原來這樣子啊,趙得三心說,看見這女人微微紅潤的臉蛋,知道是剛才與自己眼神對峙的一刹那,被自己給驚嚇到了,于是呵呵笑了笑,極其熱情的說:"嫂子,你要上廁所我帶你吧?"說著竟然習慣性的一點也不介意的伸手去攬了一下她的香肩,立刻感覺到她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刻意朝一旁挪了一個碎步.趙得三便意識到自己有點太隨意了,就連忙將手從她肩膀上拿下來,指著走廊盡頭若無其事的"呵呵"說:"嫂子,廁所在那頭."

鄭潔哦了一聲,低著頭從他旁邊擦肩而過,直接朝走廊盡頭的衛生間走去了.為了不引起她的注意,趙得三佯裝朝樓下走去,走下兩個台階後,立刻朝後仰著身子,斜著臉鬼鬼祟祟的偷看,見她直直的走到走廊盡頭拐進了衛生間.

趙得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朝四下看了看,見沒人,就鬼使神差的跟上去,來到了衛生間門口.整座辦公樓的三樓,女衛生間幾乎可以說就是給藍處長專用,因為三樓整層就藍處長和鄭茹兩個女人,但鄭茹不知道是消化系統有問題還是泌尿系統不通暢,趙得三一直是沒見過她在工作的時候去上過廁所.藍處長一天上廁所的次數也不多,一般情況是下午上班來後一次,下班前一次,上午不上廁所.掌握著這些規律,趙得三知道現在女廁所里除了小趙的老婆鄭潔外就沒其他人了,很想偷偷的溜進去,踮著腳從格擋上面去偷偷窺視一下她撒尿的樣子.但是畢竟這種不道德的齷齪行為要是被她給發現的話,恐怕以後就沒什麼機會再接近她了.這種得不償失的舉動令他很是猶豫不決,站在衛生間門口不知道到底是該不該偷看她撒尿.

"嘩啦啦……"從女衛生間里片刻就傳來了女人尿尿的聲音,搞的趙得三心里有點癢癢.正在准備狠下心沖進女衛生間去的時候,從男衛生間里傳來了"咕咕"的叫聲,這聲音立刻打斷了趙得三的思緒,這不是早上夏劍袋子里提著的東西的聲音嗎?難道說他把袋子放在廁所里了?

好奇之下,趙得三走進了男衛生間,仔細的環顧一周,然後一間格擋一間格擋的尋找,終于在最後一間沒人用的殘疾人專用馬桶所在的格擋里看到了夏劍早上提著的蛇皮袋子.趙得三小心翼翼的將手伸過去一mo,"咕咕"又傳來兩聲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叫聲,而且手感軟軟的,嚇得趙得三立刻朝後退了兩步,用腳去踢了一下,蛇皮袋里的動物就活奔亂跳起來,仔細一聽,才聽出來是老母雞的聲音.

夏劍那家伙想的還真周到,給鄭禿驢拜年的禮物還真與眾不同啊,趙得三心說,腦子頓時一轉,靈機一動,有了一個齷齪的鬼主意,狡猾的笑了笑,俯身提起裝著老母雞的蛇皮袋,走到廁所門口張望了一番,見走廊里沒人,便鬼鬼祟祟的提到女廁所門口,將袋口的繩子解開,朝里面一甩,兩只在袋子里被憋壞的老母雞重見天日,便咕咕咕的叫著在女廁里橫沖直闖,其中一只竟然好像明白趙得三的心思一樣,直接鄭潔所在的那間格擋下面的空隙鑽了進去.接著從格擋里立刻傳來了"啊"一聲鄭潔驚慌的尖叫聲.

這只老母雞還真是懂趙得三的心思啊,令他噗哧的一笑,連忙捂住嘴,輕手輕腳的從女衛生間里出來,躲進了隔壁的男衛生間里,鑽進一間格擋,在里面聆聽外面的動靜.

或許是鄭潔驚慌的尖叫聲太刺耳,趙得三剛躲進男廁,就聽見雜遝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快速移動過來,與此同時響起了夏劍和小趙的聲音."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發生什麼事了?"

鄭潔本來是撒完尿想換一下大姨媽紙,結果剛把被血浸濕的大姨媽紙從褲衩里拿下來,還沒從包里掏出衛生巾,一只老母雞突然就鑽了進來,而且或許是因為都母的緣故,老母雞年老色衰,看見這麼個貌美如花的女人,心生嫉妒的緣故吧,無緣無故的就用尖利的嘴在她雪白的屁股上乘其不備的啄了一下,雖然沒啄出傷口,但也是一種鑽心的疼.受到這種毫無戒備的攻擊,鄭潔的反應和所有女人一樣,立刻驚慌的尖叫起來.為了保護自己雪白的大屁屁和最神秘的地方免遭這只老母雞的瘋狂攻擊,連衛生巾也沒來得及換,就連忙提上褲子,打開格擋門沖了出去.

此時小趙和充滿"正義感"的夏劍已經沖到了廁所門口,就看見鄭潔臉色煞白一臉驚慌的沖了出來.

看見自己老婆從廁所里沖了出來,而且還一臉驚慌,小趙的第一反應就是有色ng在廁所weixie了自己老婆,顧不上問她為什麼已經走了又會在廁所里,扶住她肩膀就直接交給夏劍,順手提了廁所門口的拖把沖進了女廁所,抱著一種老婆被人欺負後熱血湧動的氣憤直接踢開了格擋門.舉起拖把的時候小趙突然驚呆了,哪里有什麼色ng啊,這分明是一只肥的快走不動路的老母雞嘛.

或許是老母雞知道剛才被自己啄了的美豔女人的男人來尋仇了,這會突然就溫馴的臥在一隅,一聲也不吭的看著他.

小趙簡直是又生氣又感到好笑,丟掉拖把走出去,正趁機雙手扶著鄭潔雙肩想揩油的夏劍立刻送開了她,一臉正氣地問:"小趙,怎麼回事?人呢?"

小趙哭笑不得說:"哪里有什麼人啊?我還以為有色ng呢,誰知道是一只老母雞,把老婆你嚇成這樣了啊?"

"它啄……啄了我屁股."鄭潔想到剛才那一幕,支支吾吾的害羞的說.

還跟著小趙抱著一種英雄救美的心態過來想展現一下他男人的魅力呢,結果一聽事情的真相就被逗得"哈"的笑了起來,笑了兩聲立刻就止住了笑聲,老母雞?我的老母雞?夏劍連忙沖進女廁一看,就見兩只母雞在女廁里臥著,那羽毛顏色,那肥胖的提醒,以及爪子上做過的記號,分明就是自己准備給鄭禿驢送的禮物啊.再一看,只見裝母雞的蛇皮袋在地上丟著.夏劍立刻就犯起了迷糊,袋口綁紮的那麼結實,兩只母雞肯定是掙脫不出來的,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躲在男廁里的趙得三聽著外面的動靜覺得該是自己出馬的時候了,于是從男廁沖出去,佯裝一邊系皮帶一邊一臉焦急的問:"怎麼回事?趙哥,發生什麼事了?我剛才上廁所聽見有女人在尖叫,發生什麼事了?"

小趙想起自己老婆被母雞啄了屁股的事就感到好笑,說:"你嫂子被不知道哪里來的老母雞上廁所時啄了屁股."

這不正是趙得三一手造成的嘛,噗一聲,差點沒笑出來,強忍住笑,咳嗽了兩聲,就顯得很打抱不平的說:"什麼老母雞,竟敢欺負我們趙哥的老婆."說著沖進女廁去,撿起小趙丟在地上的拖把就追著老母雞打,一邊打一邊說:"讓你欺負我們趙哥老婆,讓你欺負……"

夏劍正拿起蛇皮袋裝另一只母雞,見趙得三突然操著拖把打自己要送給鄭禿驢的"禮物"就連忙沖上去張開雙臂攔著他說:"小趙,別,別打,別打."

趙得三故意用一頭霧水

上篇:逼真的雙簧    下篇:抓老母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