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旅程結束   
  
旅程結束

藍眉和趙得三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都是一臉驚訝.畢竟這麼多天兩人似乎已經被遺忘掉了,沒人再來打擾過了.這都十點多了,是誰呀?藍眉一邊想一邊問:"誰呀?"

"我."外面傳來馬德邦的聲音.

"馬副主任."藍眉小聲對趙得三說,"先穿好衣服."說著迅速的穿上衣服,等趙得三穿好衣服後把有些凌亂的chuang稍微整理了一下,便故作鎮定的走上前去打開了門.

"小藍,小趙在你這吧?"馬德邦面帶微笑開門見山問.

"在."藍眉愣了一下莞爾一笑回答道.

趙得三一聽馬德邦是找自己,躲躲藏藏肯定是不行的,反而會引起他的誤會,便顯得很大方的一邊應道:"在,在."一邊從里面快速走了過來.

馬德邦用異樣的目光看了一下他們,平靜的呵呵笑著說:"方便的話我進去和你們聊聊天吧."

"馬副主任看您說的,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我這也不是閑得無聊剛過來找藍處長聊天嘛,快請進."趙得三這樣說其實是從側面告訴馬德邦他和藍處長之間並沒什麼,只是來找她聊天而已.

馬德邦呵呵的笑了笑,走進藍眉的房間,直接來到沙發旁坐下來,點上了一支煙,說:"小趙,覺得三亞這地方怎麼樣啊?"

趙得三說:"還可以,景色ting好的."不知道馬德邦突然登門而至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啊.

馬德邦噢了一聲,吸了一口煙,說:"那天晚上的事我喝醉了酒丑態百出,真是讓你和藍處長見笑了."

趙得三立刻說:"哪有啊,誰喝多了都一樣的,沒什麼見笑不見笑的,馬副主任您想多啦."

馬德邦呵呵笑了笑說:"那天晚上小藍應該也看出來了吧,鄭主任本來是想讓你們出丑的,我實在看不過去,就幫小趙說了兩句話,結果就惹禍上身了,被他把矛頭對准我了."

馬德邦這樣說是想從側面讓趙得三明白,自己那晚上完全是為了他們ting身而出才招來禍端的,說完後還不等趙得三和藍眉說什麼,又接著說了一句和那件事八竿子打不著的話:"小趙,你表姐最近還好吧?明天回去了帶我問候一下你表姐,替我向他拜個晚年."

鄭禿驢的話一語雙關,一層是這句話表面上的意思,向蘇晴問好,另一層意思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藍眉是意會不了,但趙得三在他說出這句雙關語後立刻就明白鄭禿驢之前那一句話是在為後面的話做鋪墊,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向他邀功請賞.

你丫自找的,老子可沒讓你站出來給老子擋子彈啊,活該!趙得三在心里說,為了照顧他的面子,呵呵一笑說:"一定的,等明天一回去我一定把馬副主任的問候傳達到的."

馬德邦見趙得三還算明白投桃報李,呵呵笑了笑,然後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和藍眉,語氣怪怪的說:"小趙,你和藍處長最近這幾天也沒跟單位的人一起出去轉轉,一直窩在房間了都干什麼呢?不悶嗎?"

馬德邦的眼神和語氣讓藍眉立刻就明白他想表達的意思,差不多就是懷疑他們兩個的關系.藍眉顯得微微有一些緊張,垂下了眉,不敢去直視他的眼神.到時候趙得三一點也不怯馬德邦,坐懷不亂的呵呵笑著說:"轉了啊,肯定是轉了,只是我沒資格跟你們領導們一起嘛."

馬德邦笑了笑,視線一轉,突然就落到了chuang上,直直的看到一條被被子掩蓋了一半的黑色小衣.這女人的物體讓馬德邦一下子就確定了自己的猜想一點也沒錯,看來這兩家伙還真是有一腿,估計是在他來之前正在干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再假裝無意的打量了一下藍眉,便看到了她脖子上有幾塊很紅的吻痕,這足以說明趙得三和她之間那種親密無間的關系已經發展到chuang上了.

面對馬德邦有些鬼鬼祟祟的眼神,趙得三穩如泰山的淺淺一笑,將壓力推到了他身上,說:"馬副主任,昨晚的事情你准備怎麼解決啊?你昨晚喝多酒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惹得鄭主任可是火冒三丈啊,那個人你也知道,應該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忘記那件事吧?"

馬德邦自認為已經請張書記出面說情,化解了昨晚的沖突,便顯得若無其事的輕輕一笑,說:"人嘛,鬧點別扭很平常嘛,再說昨晚都是喝高了,酒後的胡言亂語,沒什麼的,鄭主任他也想得明白,沒事的."

趙得三不動聲色的笑了笑說:"那就好,希望馬副主任您沒什麼事."

馬德邦笑了笑,知道自己這麼呆下去打擾趙得三和藍眉的二人世界,極有可能會引起趙得三的反感,他現在在單位本來就和鄭禿驢暗自分成兩個陣營,自己這一個陣營目前就他一個人,如果再不拉攏一下趙得三和藍眉,孤軍奮戰的結果就是全軍覆沒.所以當下要做的就是要維護好和趙得三和藍眉的關系,為他們創造"美好新生活",投其所好,拉近和他們之間的關系.于是馬德邦一邊起身一邊說:"好了,小趙,你和藍處長慢慢聊吧,我先下去了,明天見."

馬德邦這家伙還算識相!趙得三心想,跟著起身說:"那行,馬副主任您慢走啊."

將馬德邦送出房間,看著他走進了電梯里,趙得三才回到房間關上門.重新回到chuang上後,藍眉說:"小趙,你剛才聽出來沒,馬德邦也知道我們兩的關系了."

趙得三明白馬德邦專程來找他的原因是什麼,是想通過自己來加深給蘇姐的影響,以便從她那邊得到一些實際上的好處.對他這個中間人自然是不敢有所怠慢的,即便他就是親眼看見了自己和藍處長在一起的場面,也絕對不會刻意的去四散傳播的."被鄭禿驢那老家伙把我們拉下去溜了一圈,單位哪個領導看不出來啊,馬德邦肯定也知道了."趙得三若無其事的說.

藍眉看了他一眼,掀開被子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小衣服竟然沒藏起來,就說剛才怎麼感覺馬德邦老是往chuang上看,一想到這個就立刻緊張的說:"糟糕."

趙得三被她這突如其來的緊張給嚇了一跳,挑著眉頭不解地問:"怎麼了?"

"這個."藍眉拿起自己的衣服,害羞的說,"被馬德邦看見了."

趙得三不僅一點也不緊張,反而看見藍眉有些緊張的神色就哈的笑了起來,搞的藍眉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撒嬌似的將小褲衩直接甩在了他的面門上,撒嬌說:"你笑什麼啊?"

趙得三順勢拿起她丟在自己臉上的東西,竟然猥瑣的放在鼻子上眼睛用力的嗅著,陶醉地說:"真香啊."

藍眉簡直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家伙怎麼這麼無恥呢?那猥瑣樣讓她又好氣又好笑,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撲上去在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說:"你壞!"

"啊"趙得三抱住被她咬過的地方一臉痛苦的看著她,真沒想到平時那個高傲不凡讓人難以接近的藍處長竟然會有小孩子的一面,看上天真極了,很可愛.即便被她咬了一口,那點痛又算得了什麼呢.

享受了無邊的歡樂,凌晨時分睡去.趙得三怕和藍眉一起跟著單位坐同班機回去氣氛會尷尬,他是下午的飛機,藍眉是和單位其他人一起上午的航班.清晨還在睡夢中,藍眉就已經起chuang去衛生間洗漱完畢,在房間里收拾行李.一邊收拾一邊仔細的觀察chuang上熟睡的趙得三,這幾天她感覺太幸福了,幾乎每一天趙得三都會帶給她的漫無邊際的快樂,那種猶如躺在棉花團上飄動的感覺令她回味無窮.不過想起來,她還是有些害羞的,特別是她將現在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細細的比較一番,簡直感覺自己已經不是了自己,那個自命清高冷若冰霜的藍眉沒了,被現在這個風情的放浪的女人所代替掉了.說實話,藍眉並不喜歡現在的她.

等趙得三再次蘇醒後,已經是人去房空,藍處長的所有東西和她的人都不見了.他立刻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才發現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這時她正在飛機上呢.靠,睡過頭了.趙得三連忙下chuang洗漱了一番,穿上了衣服,收拾東西准備下樓.一過十二點要加房價,之前的房錢是單位統一開的,麗絲卡爾頓酒店這種高檔客房一天少說800以上,老子可住不起.以極快的速度收拾好了東西,提上行李快速出門,下樓退了房.走出酒店後,將自己的機票拿出來看了看,下午四點的,還有四個小時,去機場太早了,但現在房子也退了,實在沒地方去了啊.

站在麗絲卡爾頓酒店的門口點了一支煙,突然覺得是不是該給蘇姐帶點禮品回去,好歹也來了一趟三亞,不帶點東西回去,也太對不住蘇姐對自己的照顧了.想了想,趙得三轉身回到了酒店大堂里,走到前台前問了一下櫃員附近有沒有賣紀念品的地方,櫃員說附近不遠就有.

上篇:不變初心    下篇:挑選禮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