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不變初心   
  
不變初心

張書記沒直接回答,只是說:"你人先過來再說."

得到這樣模棱兩可的回答,馬德邦便緊張起來了,心想恐怕是張書記沒幫自己說通吧?怔了片刻,"哦"了一聲,說:"好的."張書記那邊就掛了電話,馬德邦更加意識到情況不妙了,不由得緊張極了,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啊.

馬德邦簡直死的心有了,真是後悔昨晚自己為了逞一時之能幫助趙得三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也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盡管鄭禿驢的那些丑聞他剛說出一個頭就被張書記捂住了嘴,但肯定是因為那些話才激怒了鄭禿驢的,要不然那家伙昨晚也不至于在那麼多人面前象一只瘋狗一樣追著自己咬.

起身懷著極其緊張不安的心情朝鄭禿驢的房間走去,一路上心跳極快,這十幾米遠的距離,好像是踏上了黃泉路一樣,令他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隨著離鄭禿驢房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馬德邦感覺自己的兩腿越來越不聽使喚,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的邁不開步子,又像是沒有了一點力氣一樣,不足以支撐身體朝前走.

終于還是硬著頭皮來到了鄭禿驢的房間門口,門半遮半掩,里面傳來鄭禿驢極其生氣的聲音:"張書記,你說這個老馬,昨晚竟然當著那麼多人不給我面子,我和他喝酒是看得起他,他還真是拿豆包不當干糧."

"老鄭,行啦,消消氣,男人嘛,大度一點,再說你要是和老馬鬧得不可開交的話,一來是影響也不好,二來可就是我的失職啊,沒調節好領導之間的關系."張書記若不是為了推脫自己的責任,也懶得管這些吃力不討好還容易得罪人的爛事,不過想到昨天晚上其實發生那樣的事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了討好鄭禿驢,一個勁的幫腔慫恿其他人和馬德邦喝酒,倒頭來把馬德邦給灌得爛醉,喪失了理智,才導致了沖突的發生.

"張書記,我今天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不然我可不打算和馬德邦對話的."鄭禿驢說.

躲在門外心里七上八下的馬德邦聽見鄭禿驢這麼說,緊張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一些,才輕輕敲了敲門,臉上強擠出自然的笑容.

"進來吧."知道是馬德邦來了,鄭禿驢沒好氣的說.

馬德邦推開門,唯唯諾諾的走進來,臉上堆滿假笑,呵呵的說:"鄭主任,張書記,都在呢."

鄭禿驢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來,點上一支煙狠狠的吸了一口.張書記給馬德邦擠擠眼,他便有些尷尬的訕笑著向鄭禿驢主動承認昨晚的錯誤:"鄭主任,我過來給你就昨晚的事道個歉,因為喝多了酒,發酒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是我的不是,還望鄭主任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鄭禿驢氣呼呼的看了他一眼,抽著煙什麼話也不說,好像對馬德邦的話充耳不聞一樣.

張老頭見鄭禿驢的反應和剛才答應自己的話有些出入,這馬德邦來都來了,鄭禿驢的反應卻是這樣,讓他也覺得很沒面子,便訕笑著勸慰說:"老鄭,你看老馬都拉下臉親自上門來給你賠禮道歉了,你們都是單位領導班子的成員,從大局出發,都是吃國家飯的,要團結協作才能干好工作啊,就別為一點小事斤斤計較啦."

馬德邦知道昨晚那麼深刻的得罪了鄭禿驢而得不到原諒的話,自己說不定哪天就會被這老狐狸抓住小尾巴找麻煩了.為此昨晚都已經給這老狐狸下跪了,今天還有什麼拉不下臉的呢,于是微微欠著身子,態度極其陳懇的說:"鄭主任,您要是覺得咽不下那口氣的話,您打我兩個嘴巴都行."

"照著昨晚的氣勢,我還敢打你兩個嘴巴,恐怕我動你一下你都敢吃了我!"鄭禿驢斜睨了他一眼,終于開口說話了,盡管語氣很輕挑,但已經讓馬德邦看到了一絲曙光,趁勢出擊,臉上帶著訕笑,微微低頭哈腰樣子儼然一副奴才相,說:"鄭主任,您看您說的,我昨晚實在是喝醉了,發酒瘋,要不然您給我一千個一萬個膽我也不敢啊,您要是不打,我自罰兩個耳光."說著在自己臉上抽了兩個耳光.

要想在中國官場之中生存,必須掌握並熟練運用這幾個詞彙:委曲求全,苟且偷生,能屈能伸.馬德邦能混到省建委副主任的位子上,自然對這幾個詞的真諦了解的很透徹.現在所面對的這個處境,就是運用這幾個詞語最好的時機,而他也正是在此時見鄭禿驢稍微有所動搖便見縫插針,進行了一番深刻的自我批評,態度極其陳懇的向鄭禿驢認了錯.

盡管鄭禿驢的心里根本不可能因為馬德邦的一兩句虛偽的道歉和看他自己抽自己兩個嘴巴子就原諒了他,但礙于張書記的面子,還是松了口,緩和了語氣說:"行了行了,你就別在我面前演戲了,我鄭良玉不是那麼小雞肚腸的人,昨晚的事情就這麼算了."

馬德邦一聽鄭禿驢這樣說,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了,眉目之中的憂慮之色也淡了不少,訕笑著恭維說:"鄭主任,您真是大人不記小人過,您不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我就放心啦."

鄭禿驢斜眼看著他,一臉嚴肅的警告他說:"老副主任,我可給你打個招呼,像昨晚那些沒憑沒據的話千萬不要亂講!亂講話要出事的!"

馬德邦訕笑說:"那是我喝醉了胡言亂語,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都是胡言亂語,胡說的."

馬德邦是個聰明人,明白鄭禿驢昨晚之所以火氣那麼大,就是因為自己講了一些不該講的話才讓他惱羞成怒的,所以才說這樣的話,暗含的意思就是告訴鄭禿驢"我不知道自己昨晚講的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鄭禿驢冷笑了一聲說:"馬副主任,你明白就好."

張書記嘿嘿的唱腔說:"馬副主任是個明白人,肯定知道話是不能亂說的,就像鄭主任剛才說的,話說錯了要受到懲罰的.不過念在馬副主任你昨晚是初犯,鄭主任也是大人不計小人過,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以後注意點就是了.以後咱們建委的工作還得兩位一起配合才能干好呢.昨晚的事就翻上一頁,過去了,呵呵……"

馬德邦就這麼想當然的以為鄭禿驢把這件事翻過了頁,接下來的幾天和鄭禿驢之間也好像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和好如初"了,該去各個景點玩就玩,該一起吃飯喝酒就一起吃飯喝酒,不過經過那晚的事情,馬德邦多長了個心眼,和鄭禿驢一起吃飯時變得很低調,酒也不敢多喝,生怕說錯話.

上層領導之間的沖突看上去是平息了,但自從那天晚上鄭禿驢和馬德邦發生了那麼激lie的正面沖突後當時在場的領導干部們私下就一直在談論這件事,暗中觀察事情的發展.正因為這件事的意外出現,而讓趙得三和藍眉的事情被眾人暫時遺忘到了腦後,兩人也似乎被眾人遺忘了一樣,單位一同出去游玩時也不叫藍眉了.趙得三自然而然的有了足夠的時間和藍眉在酒店的chuang上度過他們最難忘的快樂時光.一個過年小長假下來,趙得三整個人都瘦了一圈,而藍眉在他用男人的激素滋潤下顯得越發俏麗美豔,皮膚較之以前更加雪白光滑,僅僅七天時間,整個人看上去似乎年輕了好幾歲一樣.

在假期快結束的時候,趙得三考慮到一回到西京市首先要面對的肯定是要給蘇姐交公糧.自己在千里之外的三亞和藍眉盡情快樂足足五天時間,釋放了不下二十次,平均每天四次,到收假的前兩天已經實在釋放不出來了,便在回去的前一天晚上主動體力不支需要"休戰".感覺自己找的了生命中需要的男人,在趙得三主動提出休戰時也沒有強迫,只是用善意的冷嘲熱諷說:"你不是說自己身體很棒嘛?怎麼還求饒了呢?"看著藍眉用嘲諷的眼神看著自己,趙得三真想把持不住,又在她身上展現自己男人的尊嚴.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有自己的明確立場,不會為了女色,就忘記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要是再不稍作休息一下,恐怕明天晚上一回到西京,給蘇姐交公糧會交出血來.終于還是理智戰勝了人性無止境的欲wan.但也不能因此而在藍眉面前失掉了自己男人的尊嚴啊,這可怎麼辦呢?

就在趙得三看著藍眉挑逗性的眼神而不知道所錯又不想失掉男人威風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敲響了.

藍眉和趙得三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都是一臉驚訝.畢竟這麼多天兩人似乎已經被遺忘掉了,沒人再來打擾過了.這都十點多了,是誰呀?藍眉一邊想一邊問:"誰呀?"

"我."外面傳來馬德邦的聲音.

"馬副主任."藍眉小聲對趙得三說,"先穿好衣服."說著迅速的穿上衣服,等趙得三穿好衣服後把有些凌亂的chuang稍微整理了一下,便故作鎮定的走上前去打開了門.

上篇:波云詭譎    下篇:旅程結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