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最本質的東西   
  
最本質的東西

說罷鄭禿驢就沖了進來,其他處長級別的干部們便都留在了門外.鄭禿驢氣勢洶洶的一沖進來就朝馬德邦身上撲,張老頭閉上門連忙拽住他說:"老鄭,算了,都是一個單位的,算了算了."

正在這時,就聽"撲通"一聲,馬德邦雙膝跪地,低著頭醉呼呼說:"鄭主任,剛才人多,我現在給您道歉,對不起,是我錯了."

看見馬德邦的舉動,鄭禿驢的火氣才消了一些,指著他惡狠狠的警告說:"馬德邦,你給老子記住,建委還輪不到你來對老子指手畫腳!下次給老子長點記性!"

張老頭見鄭禿驢的火氣消了一些,就陪著笑臉呵呵說:"行啦,老鄭,老馬都道歉認錯了,消消氣,算了,都喝了不少酒,早點回去休息吧."張老頭拉著余怒未消的鄭禿驢走出了房間,走廊里還傳來鄭禿驢罵罵咧咧的聲音.

趙得三看著張書記拉著鄭禿驢走遠了,轉過身的時候就發現馬德邦躺在底板上打起了呼嚕,看來今晚真是把馬德邦給灌得不少.趙得三吃力的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架上chuang蓋上輩子,走出了房間.

經過包廂的時候里面已經沒建委的人了,只剩下兩個酒店的服務員在打掃狼藉一片的衛生.

"這些河西省來的當官真可笑,領導都能喝酒喝得打架."一個女服務員一邊收拾餐桌一邊咯咯的笑著說.

另一個說:"就是."

聽見服務員的隊員,趙得三都覺得臉上無光,堂堂河西省建委的領導,竟然丟人丟到千里之外的海南省來了,不好笑才怪.

趙得三在包廂門口停留片刻,點上一支煙鑽進了電梯,朝藍處長房間所在的樓層而去.片刻隨著叮鈴一聲響,電梯到站了.走出電梯,直接來到藍眉房間門口,輕輕敲了幾下門,很快門打開了,只見藍眉披散著一頭烏黑發亮的秀發,身上著一條吊帶睡衣,將曼妙玲瓏的身材展現無遺.趙得三一看見藍處長這般嬌豔清透的模樣,就笑著說:"藍處長,您可真速度啊,都洗完澡了?"

"嗯."藍眉點點頭,轉身一邊朝chuang邊走,一邊雙手在臉上做按摩.

趙得三跟進去關上門,看著藍處長絲質睡衣包裹著的曼妙曲線,趙德三悄悄湊了上去.一種麻癢的感覺立刻從藍眉的耳垂肉上迅速向全身蔓延而去,讓她舒服的"呃"了一聲,說:"你又要壞了?"

"嗯."趙得三從鼻孔里喘著氣,貪婪的從上而下在她的香雪玉膚上一邊親吻一邊將她朝chuang邊推去,很快兩個人一起倒在了chuang上……

今晚意外發生的一切讓趙得三有一種坐云霄飛車的感覺,先是被鄭禿驢那老家伙拉下去在眾領導面前溜了一圈,最後矛頭卻意外從他們身上挪開,看到了正副主任那火星撞地球的火爆一樣,別提心里有多樂呵了.

大汗淋漓的躺在chuang上休息了一會,話題自然而然的說到了剛才鄭禿驢和馬德邦的沖突上.藍眉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趙得三問道:"小趙,你有沒有發現今天晚上鄭禿驢時故意慫恿大家灌馬副主任?"

趙得三極會察言觀色,酒桌上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自然是發現了,詭笑著點點頭會所:"肯定是發現了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那你怎麼不制止呢?"藍眉鬼笑著問他.

趙得三立刻瞠目怎麼舌地看著她說:"我哪敢制止,好不容矛頭從咱們身上移開了,我還再ting身而出,那不是廁所里點燈--找死(屎)嘛."

藍眉被他逗得咯咯笑了起來,開玩笑說:"要找死我剛上完廁所忘記沖了,還新鮮著呢."

"藍處長,你說你長得這麼貌若天仙美麗動人,怎麼說的話這麼惡心呢?"趙得三微微蹙著眉頭,故意用輕挑的語氣問道.

藍眉被他這樣一說,立刻就害臊的微微紅了臉,瞋了他一眼,說:"還不是跟你學壞了,你這家伙把我帶壞了."

"我可沒教你說這些話哦."趙得三壞笑道,"我只是教藍處長你在chuang上放開一些而已嘛."

"你壞!不准在說這些話了,再說我不理你了!"藍眉撅嘴佯裝很生氣的看著他,將他放在自己大腿上輕輕游走的手撥開了.

"這里有沒有外人,我特地大老遠的過來陪藍處長您,我們在一起可就只有這麼短短幾天時間,難道藍處長您就不想和我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嘛."趙得三壞笑著,重新將手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輕輕撫mo.

美好的時光總是很短暫.但下午在鄭禿驢下的藥的迷醉下,兩人瘋狂後美美休息了整整一下午,這會還是睡意全無,又聊起了鄭禿驢和馬德邦沖突的事情,藍眉突然感覺這件事有點蹊蹺.馬德邦應該知道鄭禿驢的本意是想讓自己和趙得三在建委那些領導面前出丑,他怎麼就明知鄭禿驢想整趙得三,卻還站出來給他幫腔,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嘛."小趙,你覺得馬副主任是不是故意去招惹鄭禿驢的?"想了想,藍眉轉過臉問他.

趙得三不假思索的說:"肯定不是故意的了,藍處長你覺得誰會故意去惹領導生氣呢?肯定是不小心的嘛."

藍眉說:"我覺得他剛才應該是幫我們說了話,才引起鄭禿驢的不滿,你覺得呢?"

趙得三轉過臉幸災樂禍的看著她說:"要怪就怪馬副主任願意當炮灰,明知道鄭禿驢叫我們下去就是想讓我們出丑,他還充大尾巴狼極力維護我們."

藍眉皺了皺眉說:"你怎麼這樣說呢,人家馬副主任好歹也是幫了我們,今晚要不是他引開了鄭禿驢,我還真不知道我們會被鄭禿驢在那麼多人面前怎麼羞辱呢,哎……被單位這些領導都知道你來三亞和我在一起,我們這下真是跳進黃河里也洗不清了."說著藍眉顯得有些憂愁起來.

藍處長說的話還真是讓趙得三覺得有點好笑,兩人的關系本來就已經不清不白了,還怎麼能洗清呢,便哈的笑起來說:"藍處長,我們本來已經是這種關系了,你還想怎麼洗清啊?"

藍眉其實想表達的不是想證明兩個人是純潔的男女關系,其實是另一個意思,怕那些人回到建委上班後會給其他人講,到時候整個建委把他們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那風言風語還不丟死人了."哎呀我不是那個意思!"藍眉甩了甩肩,撅嘴說,"你扣什麼字眼啊!"

"那你是什麼意思啊?"趙得三用一種極其猥瑣的表情看著她,"是不是想說和我在一起,你不乾淨了?"

"你能不能正經點啊!"藍眉簡直快被他給氣瘋了,狠狠的瞪著他,在頭上敲了一下,心里卻又感覺有些好笑.和這家伙在一起,藍眉明顯感覺自己的情緒經常處于亢奮狀態,總是被他給逗得又氣又好笑的,這種感覺反倒是讓她感覺生活中明顯有了色彩.

"啊!"趙得三立刻裝作被打疼的樣子,呲牙咧嘴的捂著腦袋直揉,藍眉見狀連忙緊張的俯下頭擔心的問:"沒……沒事吧?"

"哈"看見藍處長擔心的樣子,趙得三突然就忘乎所以的笑了起來.

"你就壞吧!"藍眉扭過身子去佯裝不理他了.

趙得三伸過手去拉她的胳膊,被她一把甩開了,"別動我,不理你了."

"你還沒說什麼沒洗乾淨呢."趙得三明知道這個話題其實沒什麼可聊的,還故意糾纏在這個話題上不松口.

藍眉扭過頭來瞪了他一眼說:"哪是什麼沒洗乾淨,我是說咱們今天當著單位大大小小領導的面被鄭禿驢給刁侃了一番,年後一上班單位肯定會傳的沸沸揚揚的,到時候還不丟人死了."

藍眉一說這個,趙得三臉上的鬼笑就有些僵了,思緒陷入了沉思.心想藍處長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機關單位里,基本上是誰看誰都不順眼,一旦有人出現點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事情,結果就是全部人都會知道,並列落井下石.況且自己現在正處于事業的開始,一旦這件事在單位里傳播的沸沸揚揚,對藍處長的影響最多是面子上的問題,對自己而言不光是面子上掛不住,更重要的是前途上會受到影響.

一想到事情可能引發的後果,趙得三就有點擔心了.真是只顧著滿足一時的貪念,卻忽略了自己追求的最本質的東西.

藍眉看見趙得三的神色有些憂慮,半天一句話都沒說,若有所思的想著什麼,就莞爾一笑說:"行了,別多想了,我沒事的,大不了就被大家在背後說三道四去吧,我們又沒做什麼犯法的事情."

藍處長倒是想得開,只不過趙得三考慮的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前途問題,呵呵的笑笑說:"犯法倒是沒有犯法,就怕到時候單位里說三道四的,怕藍處長你受不了啊."

上篇:酒文化    下篇:波云詭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