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你把我帶壞了   
  
你把我帶壞了

女兒的這個問題也是鄭禿驢在幾個小時前一直想不明白的,但在他偷偷拿回dv時當他看見了趙得三的男人時終于明白藍眉為什麼會獻身給那個臭小子了.這個小王八蛋,不但長得帥,而且能言善辯,油嘴滑舌,年富力強,能不討女人換人嗎!

"這個你可得問你們藍處長才行啊."趙得三故作不知的呵呵笑著說.

鄭茹很是不解的說:"我就感覺很奇怪,你說我們藍處長平時對那麼冷淡,怎麼就和趙得三在一起了呢,太不可思議了."

鄭禿驢已經明白了原由,所以看上去並不怎麼感到奇怪,呵呵的笑著說:"這個世界上不可思議的事情還多的很呢,尤其是你工作的這種單位,你老爸我見過的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了."

鄭茹說:"我明白了,肯定是趙得三那家伙用那張三寸不爛之舌欺騙人家藍處長的感情.那家伙簡直太能說會道了,不佩服不行."

鄭禿驢呵呵笑了笑說:"趙得三那小子嘴上功夫的確厲害,不過小伙子的工作能力不可否認,還是可以的."鄭禿驢在女兒面前說了一句老實話.

"爸,你可是說了這次提我上去做副處長的,別出現什麼變故啊."鄭茹提醒他.

在提拔用人這個問題上,面臨的唯一問題就是來自蘇晴那面的壓力,現在這方面的壓力也通過自己用特別的方法可以抵消,鄭禿驢就顯得很xiong有成竹的哼笑了一聲說:"放心吧,肯定沒什麼問題的."

鄭茹可是知道上次為了去黨校學習,趙得三私底下可沒少費勁,上次的機會給錯過了,這次肯定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而且還有那麼個有權力的表姐,就更會參與進來爭取這個機會來了."爸,你說的那個消息,趙得三的表姐肯定知道吧?她要是給你施加壓力怎麼辦?"

鄭禿驢神態悠閑的看了看女兒,一點也不擔心她所擔心的,若無其事的說:"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等上面一下正式文件,我就把你推上去.這個我已經給人事廳朱廳長打過招呼了."

鄭禿驢之前本來是和人事廳朱廳長沒什麼交往的,上次為了ding住蘇晴的壓力,保住自己的烏紗帽,拉攏上了朱廳長的關系,還真是因禍得福,在提拔女兒的事情上又可以用上朱廳長的關系了.

官場說白了其實就是一張網,凡是處于同一張網中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聯系,有些人聯系多,有些人聯系少.其中聯系彼此的通道就是那一條細細的利益之線,即便是不認識,沒有打過交道的兩個人,當有某種需要用到對方的需求時,都可以通過這條互通的利益之線將彼此連接在一起.通過金錢打通了和朱廳長的關系,並且用女色穩固了這種關系,所以當鄭禿驢向朱廳長說想到時候把女兒提拔上去做副處長時,朱廳長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了,安排一個副處級干部對他來說幾乎不是什麼問題.

人事上的關系已經打通,來自蘇晴的壓力也得到了解決方法,鄭禿驢的如意算盤打的很成功,接下來提拔女兒做副處長只是時間問題了,只等年後省里面一發正式文件,就把女兒報上去,等人事上下文件了.

正在憧憬著在自己退休之前將女兒一鼓作氣提拔到一個讓自己能放心的職位時,鄭禿驢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低眉一看,見上面顯示著"阿芳"的名字,看了一眼女兒,一邊想她打電話干什麼,一邊拿起手機,站起來走到窗前接通了電話.

鄭茹看見他的舉動,好像是不願意讓自己聽一樣,就打了個招呼說:"爸,我先回房間去了."走了出去.

鄭禿驢扭頭哦了一聲,電話里就傳來阿芳嬌嗔的聲音:"鄭哥,在忙什麼呢?"

"沒忙什麼呀."鄭禿驢笑呵呵說,"阿芳你忙什麼呢?"

"我呀,一個人在家里無聊著呢,想鄭哥您啦,就給您打個電話."

"噢?夏劍人呢?這大過年的,他怎麼不在家里陪你呢?"鄭禿驢有些意外地問道.

"他今天買了年貨送回鄉下老家啦,把人家一個人丟在家里,怪無聊的."

鄭禿驢哦了一聲,嘿嘿地說:"小夏就不怕把你這麼漂亮的老婆放在家里不安全呀?"

"鄭哥您又沒來,有什麼不安全的."阿芳咯咯咯的笑道.

"怎麼啦?想你鄭哥我了?"鄭禿驢嘿嘿的壞笑著問..

"鄭哥您別說的這麼直接嘛."阿芳嬌滴滴的媚笑了一下,"對啦,鄭哥,我想問你一個正事呢."

"什麼啊,阿芳你說."

"鄭哥,您那次干人家的時候說建委要配個規劃處副處長,您看您不能考慮一下我們家夏劍呀?"阿芳繞了一圈,終于說出了打這個電話的最終目的.

看來自己想的沒錯,覬覦這個副處長的人可真不少啊,就連沒關系沒後台的夏劍竟然都加入了進來.鄭禿驢真有點後悔那天太過亢奮而在阿芳的詢問下說出這個消息."哪要配什麼副處長呢,沒有的事,一定是阿芳你聽錯啦."鄭禿驢穩如泰山的說.

"鄭哥,我可是聽你親口說出來的呀,怎麼會聽錯呢,鄭哥您一定是不想讓人家知道吧?"阿芳嬌嗔地說道.

這阿芳還真難纏,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和阿芳之間發生關系的初衷,鄭禿驢逐漸明白了,這女人之所以投懷送,看來也是和其他女人一樣是有備而來的.還真當老子為了你,就什麼都聽你的了!鄭禿驢嘴角閃過一抹冷笑,呵呵的笑著說:"阿芳,難道建委有什麼事情,你能比我更清楚嗎?"

"肯定沒啦."阿芳的聲音明顯聽起來有些變化.

"那就是了,建委的事情啊,有適合夏劍的機會我肯定會考慮的,好了,我現在還有點事,就先不和你說了."鄭禿驢說完就掛了電話.

打發了阿芳,鄭禿驢重新回到沙發上坐下來,仔細的考慮起了這件事,即便這件事的消息走漏出去,也打動不了他要提拔女兒做副處長的決心.來自蘇晴的壓力是他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這都已經解決了,還有什麼可顧慮的呢,鄭禿驢春風得意的吸著煙心想.

tou拍本來是趙德三的拿手好戲,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遭鄭禿驢用同樣的方法暗算.被鄭禿驢下在五糧液里的藥昏迷了心智,和同樣喪失人性理智的俏麗女人在酒店瘋狂的索取彼此身體里的能量後沉沉睡去.這一睡就睡了一下午,直到太陽落山的時候攝入藥量較少的藍眉最先蘇醒了過來.

藍眉睜開有些猩紅的眼睛,只感覺全身綿軟無力,頭還有些暈,這症狀和酒醒後的感覺沒什麼兩樣,加之周圍的環境也沒並無二致,令她根本沒有想到別的地方去.揉了揉眼睛,扭頭一看,趙得三平躺在一旁熟睡,身上大喊淋漓,臉上泛著粗紅暈.再看看自己,身上也是沒有穿任何衣服.房間里一片狼藉,這樣凌亂狼藉的場面讓藍眉一下子就明白在她睡著之前發生過什麼.揉了揉鬢角,睡覺之前的場景逐漸在腦海中浮起,並且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香豔,越來越瘋狂……

那難以啟齒的場面讓她的臉立刻就火啦啦的燒起來……

藍眉顯得很不自在,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個時候趙得三的眼皮動了動,也睜開眼睛醒來了.揉了揉眼睛看見藍眉紅著臉坐在chuang上,害羞的神態中帶著幾分自責和羞愧.趙得三對之前的事情還記得很清楚,看見她這個樣子,心里倒是覺得有些好笑,于是從後面抱住了她的小蠻腰,靠上去開著玩笑說道:"怎麼了?親愛的,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

"去去去,你就壞吧,再這樣我不理你了."藍眉手一甩,身一轉,作勢要下chuang的樣子.

和這家伙在一起後藍眉明顯的感覺自己變化太大了,竟然和他之間的話越來越露骨,很多之前她根本無法接受的淫話現在從趙得三嘴里說出來,她竟然會聽之任之,沒有了火氣.

趙得三趕緊一把拉住她的手,急切的說道:"藍處長,好好,不逗你了."

藍眉忸怩了兩下,白了他一眼說:"跟著你我都學壞了."

看見藍處長這般嬌豔羞澀模樣,趙得三不禁嘿嘿的笑了起來,將頭枕在她凝脂般雪白熱乎的大腿上,仰面說:"藍處長,看您這話說的,您是我的領導,應該是我跟著您才是啊,要說學壞,是我跟著您學壞才是嘛."

藍眉瞋了他一眼,在他的嘴巴上用芊芊玉手象征性輕輕一拍說:"油嘴滑舌,顛倒是非."

趙得三便仰面鬼笑著,用怪怪的語氣問她:"那藍處長您倒是說說看,我怎麼把你給帶壞了啊?"

上篇:藍眉被算計    下篇:蒙在鼓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