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藍眉被算計   
  
藍眉被算計

藍眉猶豫了片刻,硬著頭皮端起了酒杯,象征性的伸過去和鄭禿驢的酒杯輕輕一碰,揚起下巴,優雅的將酒杯送到香唇邊,將杯中的酒慢慢送進了唇間.

一口喝完酒的鄭禿驢偷偷注視著她的舉動,見她杯子中的酒越來越少,慢慢見底,自己也才放下酒杯,面色紅潤的笑著說:"今天能在三亞碰見小趙,真是太意外了."

趙得三喝過了第一杯酒,總感覺這瓶五糧液和以往喝的味道有些不同,具體是哪里不同,他也品味不出來,就覺得口感不似以前喝的五糧液那麼綿軟潤滑,好像酒中有細微的顆粒物一樣,抿著嘴仔細的品味著,聽見鄭禿驢的話茬說到了自己,才回神訕笑說:"我其實也是知道鄭主任您要帶隊來海南考察,我又不夠格,但是又想跟著領導們一起來學習一下,所以就獨自一個人來了."

鄭禿驢笑的眯起了眼睛,說"小趙,你這小伙子也對工作太熱情了,咱們建委就缺少你這樣的人才,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說著鄭禿驢哈笑了起來.

"鄭主任過獎啦."趙得三謙虛的笑著說.

趙得三不論是在哪個酒局上都會掀起氣氛來,所以即便是做賊心虛的藍眉漸漸也放松了緊張的心情,說不喝酒,到最後也是喝了三杯酒,一瓶五糧液逐漸的下去,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鄭禿驢感覺自己有點頭暈了起來,而且視線好像也在漸漸變得模糊,按著自己喝下酒的量來衡量,鄭禿驢覺得藍眉和趙得三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獸性大發了.",不過好在他是提前吃過解藥的,有了這種感覺後,藥性也快上來了.于是趁著這兩個人還完全沒有被迷倒,鄭禿驢拍了拍圓鼓鼓的肚皮說:"我去上個廁所,小藍,你和小趙先慢慢聊啊."

趙得三立刻起身說:"鄭主任,我扶你去吧."

怎麼可能讓他扶呢,這可不是真的去上廁所,而是提前去布置戰場."不用,不用,你坐下來吃東西吧,拉肚子拉了那麼久,多吃點,補充點體力好辦事嘛."鄭禿驢哈笑著將他重新按在椅子上,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包廂,一邊走一邊警惕的回頭看,發現他們沒有察覺什麼,于是一溜煙來到大堂里的前台,以他建委主任的身份要來了藍眉房間的房卡,鑽進電梯里,回到自己房間從旅行包里拿出數碼dv,來到樓上,打開了藍眉的房間門鑽進去,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房間的布局,最後選窗戶處一個隱秘的角落,將dv打開,鏡頭對准寬大的chuang,一切准備就緒,狡猾的笑了笑,對房間里的東西原封不動,轉身離開了.

重新回到包廂里,鄭禿驢明顯看出來趙得三和藍眉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這種紅不同與喝多酒後那種紅,而是一種深紅色.兩人的眼神也好像飄忽了起來."小趙,小藍,吃好了沒有啊?"鄭禿驢坐下來笑呵呵的問道.

剛才鄭禿驢走後藍眉就告訴趙得三,她的頭有點暈,想早點上去休息,趙得三也覺得今天自己的酒量怎麼突然就不行了,自己喝了最多不過半斤酒,這搖搖欲墜的感覺就仿佛喝了一斤酒一樣.不過一想到從昨晚到現在,自己和藍眉在一起,盡情的釋放,或許是受了體力的影響,才導致酒量暫時的下降吧."嗯,吃了很多."趙得三靠在椅子上訕笑說.

鄭禿驢說:"既然吃好的話,那就下午好好睡一覺,等明天再出去玩.小趙,我看你們藍處長喝了點酒臉都紅了,你送她上樓去吧,剛才張書記給我打電話了,我還得出去一趟,你們就先上去吧."

藍眉明顯感覺頭越來越暈,越來越沉,給趙得三擠了擠眼,示意讓他答應.趙得三心領神會的點點頭說:"那行,鄭主任,那我就先送藍處長回房去了,這錢?"看著一桌吃剩的飯菜,趙得三生怕讓自己結賬,這一桌下來可得不少錢啊.

鄭禿驢擺擺手:"你不管,掛在建委賬上,到時候統一和酒店結就是了,你送藍處長上樓休息去吧."

藍眉已經站了起來,于是趙得三也跟著站了起來,和鄭禿驢打了招呼,就佯裝扶著藍眉走出了包廂.

看著喝了下過藥的酒的二人離開了包廂,鄭禿驢的臉上掛滿了狡猾的神色,嘴角擠出一絲冷笑,點了一支中華,靠在椅子上春風得意的吞云吐霧起來.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趙得三和藍眉回到房間後在藥的作用下上演瘋狂的激情好戲了.鄭禿驢靠在椅子上悠哉的吸著煙,不時看一下表,准備等個半個小時左右,上樓去偷聽一下,看事情到底會不會按著自己計劃的來,這一戰事關他能否如願將自己的女兒提拔上去,在自己退位之前爭取造神成功.

耐心的等待了半個小時候,鄭禿驢叫來服務員簽了單,揉了揉鬢角,起身走出包廂,進了電梯,直接按了藍眉房間所在的樓層數字,幾十秒後,"叮鈴"一聲,電梯到站,還不等門完全打開,鄭禿驢便迫不及待的沖過去,直接來到藍眉的房間門口,豎起耳朵貼在門板上偷聽起了里面的動靜.

剛把耳朵貼上門,一陣藍眉極其痛快的"啊"聲就震得鄭禿驢的耳膜隱隱作痛.這瘋狂的激情場景被鄭禿驢藏在窗簾後的dv從一開始就一直錄攝著……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里就安靜了下來,躲在門外偷聽的鄭禿驢聽不到了里面的動靜,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才驚歎的發現趙得三那家伙居然和藍眉一次就做了足足五十分鍾.

我滴媽呀!小趙這家伙還是人嗎?五十分鍾啊?.年輕人就是不一樣,難怪藍眉會和他在一起.

里面的戰斗結束了,鄭禿驢焚燒的身體也冷卻了下來,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dv從房間里拿出來,而且房卡他手里頭也有,只需等上一會,趁他們睡著後偷偷進去將dv拿出來.

鄭禿驢剛才因為偷聽里面的激情而緊繃起來的神經也松懈下來,轉身靠在走廊的牆上,點了一支煙吸了起來.

又是等待了半個小時左右,房間里激情過後的聲音徹底平靜下來,只剩下隱約可聽見的均勻的呼吸聲.兩個人應該是折騰夠了,睡著了,鄭禿驢猜想,于是從外套中掏出了這間房間的房卡,輕輕的放上去,隨著滴滴一聲,門鎖打開了.裝上房卡後,鄭禿驢小心翼翼的擰了一下把手,極其輕手輕腳的將門微微推開一指寬的縫隙,湊過眼睛朝里面鬼鬼祟祟的張望,立刻就看到大chuang上兩具大汗淋漓的身體一動不動,被子被卷成一團丟在一旁.

看到某個畫面,鄭禿驢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趙德三這小王八蛋,還是人嗎?

這一比較,鄭禿驢簡直自卑的要死,男人什麼都可以不行,但和女人在一起一定不能不行.可鄭禿驢現在是手握重權,權貴附身,身邊也不缺少女人,但也知道那些願意投懷送的女人都是有目的而來的,看上的是借助他的權力.哪像趙德三,竟然能夠馴服冷若冰霜的藍眉.

"咚咚咚……"突然刺耳的敲門聲引入了耳朵中,鄭禿驢一臉緊張,一邊放下dv一邊問:"誰呀?"

"爸,是我."外面響起了鄭茹的聲音.

"哦,等一下."鄭禿驢隨手將dv放下,忘記了釋然後浸濕的褲襠,直接起身走上前去打開了門,茹茹滿頭大汗的站在門口,一邊用手扇風一邊吐著舌頭說:"熱死我啦."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鄭禿驢疑惑地問.

鄭茹直接走進來在沙發上坐下來,氣喘籲籲的說:"怎麼這地方冬天都這麼熱,出了一身臭汗."

"三亞嘛,肯定和咱們北方是不一樣的."鄭禿驢走上前來在女兒旁邊坐下里,笑呵呵的說.

"早知道就不跟你來啦,都是一幫領導,沒年輕人,玩不到一塊去."鄭茹伸著舌頭一邊吐氣一邊說,"一個人也沒什麼好玩的,爸,我在你著洗個澡."

鄭禿驢愣了一下,笑呵呵說:"哦,那你去吧."

鄭茹就起身直接走進了衛生間里.鄭禿驢看了一眼放在茶幾上的dv,竟然發現自己剛才一時疏忽,沒能關掉視頻,幸好還是無聲播放的模式,沒被女兒察覺,要不然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可真就丟大了人了.于是趁著女兒去衛生間洗澡了,鄭禿驢連忙把dv關掉,塞進了旅行包里.

十幾分鍾後衛生間的門打開了,茹茹洗完澡重新穿上了衣服走了出來,一頭秀發長長的披在肩上,整個人顯得清新宜人,渾身散發著清純的朝氣,歪著腦袋用毛巾擦拭著還濕漉漉的長發,突然發現鄭禿驢用異樣的目光直勾勾的注視著自己,好像有什麼心思一樣,顯得失神了.

"爸,你在想什麼呢?"不明就里的茹茹一邊擦著頭發一邊走過來在他旁邊坐下來.

鄭禿驢猛然回神,哦的呵呵笑了笑,道,"沒什麼."

"爸,你說我們藍處長今天沒有跟大家一起行動,會不會是和趙得三在一起呢?"鄭茹突然問.

不光在一起,還干那事干的地動山搖的呢!鄭禿驢心說,"有可能吧."

鄭茹若有所思的說:"真不知道我們藍處長看上趙得三哪里了?趙得三又看上她哪里了?"她不明白,無論是從年輕還是從外形條件來說,自己也算是個美女,怎麼趙得三就偏偏喜歡的是大他那麼多的離異女人呢?而且藍眉那個女人平時那麼高傲難以接近,竟然會和趙得三在一起.

上篇:這酒不對    下篇:你把我帶壞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