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這酒不對   
  
這酒不對

極盡愉悅的享受,多麼美好的氣氛,突然被這刺耳的敲門聲給打斷了.趙得三頓時就停止了動作,和滿面嬌紅的藍眉驚慌的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門.

"誰呀?"藍眉驚慌失措的問道.

"我,小藍,小趙在你這里沒有?"鄭禿驢嘴角帶著狡猾的笑容,一本正經的問道.

趙得三立刻擠眉弄眼的給藍處長點點頭,示意她千萬別否認,然後自己立刻強壓住還沒緩過來的氣息,笑著答道:"鄭主任,在呢,在呢."一邊說一邊從藍眉身上跳下來,迅速的穿戴整齊,小聲對她說:"藍處長,你趕緊穿好衣服,鄭禿驢叫我們一起吃飯呢."

藍眉愣了一下,迅速穿戴衣服,由于實在有些緊張,情急之下紐扣系錯位了也沒發現,穿上襯衫,又連忙套上百褶裙,穿上小皮衣,對著鏡子樹立了一下搖晃的凌亂無比的一頭長發,頓時就秀發如瀑了.

"開一下門啊."鄭禿驢站在門外猜想著里面兩個人因為自己的來臨而驚慌失措的樣子,嘴上就泛起了得意的冷笑.

"來啦來啦."藍眉整理好了衣服,看了一眼趙得三,他已經穿戴整齊,不知道搞什麼鬼突然就鑽進了衛生間里去.

藍眉拍了拍自己因緊張而起伏不定的xiong口,才走上前去打開了門,"小藍,我還在下面等你們一起下來吃飯呢,在里面干什麼呢,這麼久都不下來?"鄭禿驢故意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藍眉,那懷疑的目光讓做賊心虛的藍眉不敢去迎接,神色稍許有些變化,目光也不那麼高傲了,而是有些躲閃,"鄭主任您先進來吧."藍眉用眼角的余光看見趙得三在衛生間洗臉,便邀請鄭禿驢進來.

鄭禿驢嘴角閃過一抹狡猾的笑,走進來後關顧了一周,看見趙得三正伏在洗臉池邊洗臉,一邊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一邊若無其事的問他:"小趙,讓你上來叫你們藍處長下去吃飯,怎麼一上來就不下去了,我都在下班等你們半個多小時了."

趙得三之所以從藍眉身上下來跑去衛生間,自用他的用意,為了不引起他的懷疑而給他制造的一個假象,"鄭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這剛一上來肚子疼的就不行,一直拉肚子,這剛上完廁所,您就上來了,真是不好意思,讓鄭主任您久等啦."說著趙得三莫著臉上的水滴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一旁心跳不已的藍眉看見趙得三這般若無其事的樣子,不由得覺得這家伙真的是太機靈了,那腦袋瓜子就像裝了馬達一樣,怎麼就轉的那麼快呢,于是自己的心情也就不那麼緊張了.

鄭禿驢剛才在門外已經偷聽了好一陣子房間里面的激情戲,自然知道他這是演戲給自己看,但為了能順利實施自己的詭計,他就裝糊塗什麼也不知道一樣哦了一聲,道貌岸然的說:"這邊的飲食習慣和咱們北方不一樣,不能亂吃東西的,你是不是亂吃什麼東西啦?尤其是像晚上街上那些大排檔,根本吃不成,酒店附近晚上就有的,你得注意點啊."

鄭禿驢的話有一語雙關的意思,一層解釋為自己作為領導,對下面的人體貼入微的關心,另一層可以解釋為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一舉一動其實盡在自己掌握之中.可是同時呢,鄭禿驢又看上去是很一本正經的樣子,也不像是知道他們昨晚出去吃夜宵的事.

只是聽見他的話後,趙得三就感覺有點怪怪的,但是呢,看到他不動聲色沒有任何不對勁的樣子,也就打消了顧慮,覺得自己可能是多慮了,很聽話的點頭說:"可能是吃錯東西了吧,謝謝領導的提醒啊."

鄭禿驢笑呵呵說:"反正在這里也呆不了幾天,也沒什麼大問題的."

藍眉看了一眼滾過傳單後有些皺巴巴的chuang單,怕鄭禿驢看出了什麼端倪來,就適時淺笑說:"鄭主任,那咱們下去吃飯吧,您看讓你等了那麼長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那行,小趙拉完肚子了,那咱們就走吧."說著鄭禿驢起身,趙得三和藍眉相視一眼,跟著他走出了房間,下樓來到了包廂里.

坐下後鄭禿驢就吩咐服務員上菜,對他們說:"等你等了那麼長時間,菜都點好啦,我也不知道你們愛不愛吃."

趙得三極其能言會道的訕笑說:"鄭主任喜歡的我就喜歡."

鄭禿驢指著趙得三晃了晃指頭,哈笑著說:"小趙,你可真會說話啊,你拉了那麼長時間肚子,估計肚子都拉空了,一會多吃點菜,補充補充體力."

趙得三訕笑說:"是是,肯定得多吃點才行的.說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讓鄭主任您等了那麼久."

鄭禿驢笑眯眯的環視著二人,說:"那你們說讓我等了這麼久,是不是該賠罪呀?"

趙得三不假思索地訕笑說:"那是肯定的,鄭主任您說吧,怎麼賠罪才行啊?"

鄭禿驢把手頭的一瓶五糧液拿過來,蓋子其實已經因為他下藥而打開過,為了不讓趙得三察覺瓶子被動過手腳,裝模作樣的一邊擰蓋子一邊呵呵說:"不多,今天中午這頓飯,你和你們藍處長陪我喝完這瓶酒就行,就一瓶,也不多,為什麼問題吧?"

喝酒對趙得三來說簡直是小事一樁,在整個建委,趙得三幾乎是沒有棋逢對手的人,一瓶酒對他來說只夠漱口,三個人喝完一瓶酒就更是不在話下了,也不管身邊的藍眉願不願意,就不假思索的點頭訕笑說:"鄭主任您都下達了任務啦,肯定是沒問題."

"小藍,你也沒問題吧?"鄭禿驢挑著眉一邊倒酒一邊問她,"就一瓶酒,三個人勻下來一人才三兩多,一點事都沒有的."

藍眉將鬢角的碎發抹向雪白的耳後,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笑,看上去好像不怎麼願意,但又無法拒絕.

"鄭主任,我來,我來倒."見鄭禿驢親自在倒酒,趙得三就立刻從他手里奪過酒杯,畢恭畢敬的倒了三杯酒,給三人每人面前擺了一杯,不等菜上來,就開始逞能的打起了頭陣,雙手端起杯子舉到了鄭禿驢面前,說:"鄭主任,來剛才讓您久等了,這杯酒算我給您陪個不是."

"臭小子,讓你現在逞能,過一會就不得瑟了"見趙得三這麼主動的沖鋒陷陣,鄭禿驢幸災樂禍的心想,一種狡猾的神色從臉上轉瞬即逝,隨即端起了酒杯,呵呵笑道:"還是小趙董事,知道酒場上的規矩,來,那這杯酒一喝,等你們的那筆帳就算一筆勾銷了."說著鄭禿驢哈笑了幾聲,和趙得三的酒杯輕輕一碰,兩人都很豪爽的將酒一飲而盡了.

還不等鄭禿驢的空酒杯放下,趙得三立刻就彎腰過去從他手里拿過酒杯一邊說:"鄭主任,我給您添上."一邊彎腰倒酒.

趙得三的一舉一動都印入一旁藍眉的眼里,看著他在酒場上極會來事的表現,藍眉就知道這個家伙將來在河西省官場肯定會干出一番大事的.她本是很厭惡和反感酒場上繁多的規矩,尤其是官場上的酒局,規矩太多了.但是她知道趙得三的秉性,心地不壞,甚至可以說是有一種英雄主義的正義感,無奈整個社會的大環境就是這樣子,不管他在酒場上說的話有多虛假,表現有多虛偽,只要在大是大非面前能保持自己清醒的頭腦和堅持正確的立場就行.

看著趙得三幫自己恭敬的添滿酒後,鄭禿驢就開始向藍眉發難,今天這個鴻門宴可是自己唯一想出來的能對付蘇晴的辦法.如果藍眉不喝酒,那這個詭計就無法如願施展了."小藍,你是不是也該敬我一杯酒啊?你看這小趙來三亞了,和你在一起,好歹也是建委的年輕同志,你也不給我打個招呼說一聲,你可是他的領導啊,你這個處長做的可不夠稱職啊."鄭禿驢向藍眉發起了有目的的攻擊.

雖然上次中了鄭禿驢的詭計,被他在飲料里下了藥yao,但今天她是親眼看著鄭禿驢擰開的酒蓋子,心想他總不至于在酒里做手下吧?再說被這老家伙看見自己和趙得三在一起,本來就有些尷尬,若不給他面子的話,真怕這家伙又會打她什麼壞主意,于是藍眉就有些猶豫不決.

這時趙得三就若無其事的訕笑著勸她說:"藍處長,你看領導都提出來要和你喝酒了,大家都知道你不能喝酒,但你總不能不給領導面子吧,就喝一杯吧."

這臭小子,被老子賣了還幫老子輸錢!看著趙得三蒙在鼓里的樣子,還在幫自己,勸藍眉喝酒,鄭禿驢的心里就極其得意,借機笑眯眯誇贊說:"小藍,你看你還是小趙的直接上司呢,人家小趙都這麼懂事,你是領導,你更應該懂事才對嘛,今晚就這一瓶酒,這兩天我還得帶大家出去逛逛,不多喝的."

上篇:鄭禿驢試探    下篇:藍眉被算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