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快意恩仇   
  
快意恩仇

趙得三聽她已經打開了心扉,就暗自竊喜今天肯定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和這個馬阿姨拉近關系,走進鄭禿驢背後的家庭生活,掌握他更多的秘密.

就當是發泄對鄭禿驢的仇恨吧.

"哦,那你的確很無奈的,我能理解."趙得三笑道.

馬麗抬起紅潤的臉蛋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明顯與剛才不同,變得愈發妖嬈了.

"哦,有時候太寂寞了,真的想找個男人陪我說說話.聽說你們單位的領導要去海南考察,你們鄭主任把茹茹也一起帶去了,我就……就偷偷從他的手機上找到了小趙你的電話,叫你過來."馬力越說語氣越輕柔,臉色越來越紅潤,甚至連呼吸或許是因為緊張,也顯得有些急促了起來.由于家里開著暖氣,馬麗上身僅僅著一條單薄的黑色秋衣,腿上著一條真絲健美褲,將身材勾勒的曼妙極了..

原來是這樣的,就說她怎麼會有我手機號呢,趙得三總算是明白過來了.

這麼個身材容貌俱佳的女人,鄭禿驢竟然對她不聞不問,這還有天理嘛?還有王法嘛?

趙得三壯起了膽子,伸過去手攥住馬麗熱乎乎的玉手,一臉善解人意的樣子,說:"我明白,你一個女人在家整天悶著的確很不容易,想干什麼的時候就放開點去干,不論是什麼,只要我小趙可以幫上您的,我一定竭盡所能,阿姨,現在有什麼我可以效勞的嗎?"

馬麗被他一抓住自己的手,整顆心就撲通撲通亂跳,如鹿在撞一樣,臉色愈發紅潤,一動不動,連大氣都不敢喘了,呼吸卻越來越急促了:"小趙,我……我想的事我怕……怕你不願意……"

趙得三抓著她的芊芊玉手不放,直截了當地問:"什麼事你說,今天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答應你,好不好?"

"我……我想你抱抱我."馬麗實在不好意思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出口,就用這種借口來代替,看著趙得三健碩的身體,英俊帥氣的外形,馬麗的心里充滿了渴望,眼神顯得嫵媚極了.

"這很簡單嘛."趙得三不假思索的笑了笑,直截了當就將手伸過去攬住了馬麗平坦的背,輕輕一攬,馬麗的身體順勢就埋入了他寬闊的懷里,瞬間就感覺到了趙得三結實的xiong膛充滿了安全感,讓她感覺很充實,心跳再次加快.

她的表現和平日賢惠文雅的人qi判若兩人.但當快樂過去之後,她的理智開始恢複,膨脹的腦袋也隨之清醒,心中不免有些羞恥愧疚的內疚.

馬麗的微妙神態被趙得三盡收眼底,他知道此刻的馬阿姨正為自己的紅杏出牆感到羞愧和內疚,要是不能及時給她一個安慰和關懷,恐怕今後這種關系將不會持久下去.于是趙德三認真的望著她汪汪的美目輕柔的說道:"馬阿姨,如果您覺得對不起鄭主任,我們就可以就此一回下不為例……"

趙得三的話使馬麗心中一動,雖然讓她是嬌羞內疚,但卻覺得趙得三很善解人意.的確,老公鄭禿驢的確是太忽略她了,倘若鄭禿驢是因為喪失了一個男人所具有的本領,她也不會做出如此的選擇.所以趙得三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到讓她覺得有少有的親近之感,使她羞愧與內疚的心情頓時削減不少.

見馬阿姨的情緒已經漸漸穩定下來,趙得三便有些按耐不住再次想她了,他又一次將她壓下.

在趙得三強壯的懷抱中,馬麗充分的感受著趙得三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的男人氣息,象征性的羞澀的掙紮了幾下後就任由他為所欲為了.

老實說,馬阿姨今天的表現讓他有些喜出望外,也有些嫉妒羨慕.他妒忌的是馬阿姨的老公鄭禿驢,竟然能娶到這麼一個品貌兼備的極品女人做老婆,而且還讓這個絕代佳人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中,即使他在外花天酒地沾花惹草,她還對他不離不棄.

想到這里,趙得三像是從鄭禿驢那里明白了一個道理,像馬阿姨這種女人,你越是對她好,為她考慮,她就越對你不離不棄.

這個上午,趙得三對她的關照和安慰讓馬麗充分感受到了一個女人才應該擁有的生活.

不知纏滿了多少次,戰場從客廳的沙發上一直轉移到了臥室寬大柔ruan的chuang上,直到趙得三睡意濃濃的沉沉睡去不知過了多久,猛地醒過來後發現天色昏暗,立刻驚慌的看起了手腕的表,還好,才三點,六點鍾的飛機,可以趕上.

剛才看到窗外的天色有些昏暗,趙得三還誤以為已經是傍晚時分,如果因為為了和鄭禿驢的這個清雅脫俗的女人享受人間最極致的樂事而耽誤了和藍處長七天的銷魂之旅,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至少目前來說,馬阿姨不是他銷魂的首選目標,一來是她是鄭禿驢的老婆,萬一被鄭禿驢發覺了老婆和他有一腿,那他是老命都會來對付自己的,二來她是鄭茹的母親,雖然今天和她一起抵達了幾次快活的巔峰,但當理智恢複後,他在心里還是對鄭茹有些羞愧和內疚的感覺.而藍處長就不一樣了,她是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又沒有孩子,和她保持那樣的關系根本不用怕有什麼麻煩的事情纏身.

醒來後趙得三明顯感覺到腰酸背痛,精力消耗的太多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起來靠在chuang頭點了一根煙緩了緩神,看著陌生的房間,身邊躺著的不太熟悉的人.

趙得三明白自己現在躺著的位置就是鄭禿驢時常睡覺的地方,此時的他,有一種快意恩仇的痛快.

突然他想到了夏劍的妻子阿芳說過的話,對躺在身邊微微睜開眼睛看著他,臉上掛滿濃濃睡意的馬阿姨說:"馬阿姨,您有沒有聽鄭主任說過我們建委要配個副處長的事啊?"

馬麗平時在家主持內務,根本不關心那些事,再說老公鄭禿驢單位有什麼事,她也不會過問.或許是因為鄭禿驢想在這件事沒有具體通知下達之前不想走漏風聲,或許是覺得給馬麗沒必要說,回到家里根本沒有提及過這事.

馬麗搖搖頭說:"沒聽說過啊."

趙得三就想那就說明配副處長的事或許是阿芳空穴來風吧?

但是趙得三就想不明白了,如果說阿芳沒有胡說,那鄭禿驢怎麼會給她說這個呢?

整個單位里還沒聽人說過組織結構有變動的事情,怎麼偏偏阿芳就消息那麼靈通,除非只有一種可能性--阿芳和鄭禿驢保持著某種不正當的關系.這樣一想,再聯想到被他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就攻陷了禁地,趙得三突然就想明白了,肯定是阿芳和鄭禿驢有那種不正當的男女關系,要不然阿芳不可能知道對單位別人還沒聽過的事卻提前有了消息.

再結合這個,趙得三終于就明白過來了,為什麼當初去黨校學習的人是夏劍,而不是自己,肯定是阿芳那個臭娘們蠱惑了鄭禿驢,讓他在色迷心跳的情況下冒著丟掉烏紗帽的危險把機會讓給了夏劍.

這樣連貫起來一想,鄭禿驢推翻了剛才的斷定,覺得阿芳應該是沒胡說八道,建委配副處長的事情也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果然,在趙得三下午趕往機場的半路上蘇晴就打來了電話.

趙得三猶豫了片刻,接通了電話,或許是因為上午折騰的太久,精力消耗的實在太多而導致人困馬乏,或許是他想裝出很疲憊的樣子,接通了電話就顯得很疲憊,有氣無力的說:"蘇姐,怎麼了?"

"得三,到海南了吧?"聽見趙得三有點疲憊,蘇晴便以為他已經到了海南,是因為長途飛行才有點勞累的.

趙得三愣了一下,看著車窗外屬于西京市建築風格的建築物,笑呵呵說:"嗯,到了,蘇姐不用擔心了."

蘇晴淺淺笑了笑說:"到了就好,祝你玩的開心.姐再給你說件開心事,姐今天問李副部長了,省里面是有想給你們建委配規劃處副處長的想法,不過具體下文可能就到開年了.不過你放心,姐會給你們鄭主任打招呼的,這一次他肯定不敢耍花樣的."

果然,和趙得三猜的一樣,看來這次省里是真的要給規劃處的組織結構增加一個分管領導了.這個機會實屬百年一遇千載難逢,肯定會引起建委下面人的明爭暗斗.

趙得三明白,能在省建委這種肥水衙門工作的人,哪一個能沒點關系呢,只是關系牛不牛,後台硬不硬的問題而已.

鄭禿驢之所以捂著這個消息不透漏出來,肯定是怕下面人在爭取這個機會的時候動用各自的關系,給自己帶來各方面的壓力,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才守口如瓶不讓這個消息走漏出來.

豈料阿芳那個娘們就偏偏無心之下將這個消息說給了趙得三,讓他確定有這麼回事,有了先下手為強的機會.

哼!夏劍那個雜種還想跟我玩!門都沒有!趙得三暗自想,對著手機顯得很喜出望外的笑著說:"蘇姐,那這個事你可要幫我cao點心啊,這個機會要是再失去了那我徹底就沒前途了."

蘇晴輕笑說:"你就放心吧,我盡快就給你們鄭主任打招呼,給他說明白,這次要不提拔你上去,姐就算丟掉這個組織部長的位子也要把他建委主任的名頭給拿掉."

一聽蘇姐這是發下了毒誓,趙得三徹底的放心了,看來這一次即便是夏劍再詭計多端,這個副處長的職位對我趙得三來說是插翅難逃了.

蘇晴盈盈笑了笑,說:"好了,你好好度過一個越快的春節吧,姐不打擾你游玩的興致了."

掛了電話後趙得三臉上掛起了狡猾的笑,心想鄭禿驢還想捂著這個消息不讓別人知道,現在老子不也知道了嘛.等蘇姐給那老家

上篇:拉幫結派    下篇:去三亞度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