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我要報仇   
  
我要報仇

鄭禿驢見藍眉開始逐客了,為了給自己留點面子,也為了以後能有機會再次得到藍眉,鄭禿驢便起身呵呵說:"那行,不打擾小藍你工作了,明天記得早點到機場啊."

"鄭主任慢走,不送."藍眉頭也不抬的冷冰冰道.

鄭禿驢走後,藍眉工作了一會,耳邊莫名其妙的回蕩著剛才鄭禿驢說的那句意味深長的話.為什麼他會在自己面前有意提出趙得三?

還是因為上次那些照片的事情對趙得三心存仇恨?

但是如果他要報仇,為了不拿自己開刀呢?自己沒背景沒關系,鄭禿驢完全可以憑借一己之力輕而易舉的將她這個眼中釘拔掉啊.鄭禿驢之所以一直沒動她,也是怕她向上級單位舉報,不敢動趙得三是因為他有省委組織部部長那個靠山.

既然拿他們沒辦法,卻又說那種話,是什麼用意呢?

夏劍將自己親眼目睹的一幕彙報給鄭禿驢後幸災樂禍回到辦公室坐下,心想接下來該有趙得三受得了.想了一會,還有點不滿足,于是掏出手機給趙得三發了這樣一條短信過去:小趙,你小子本事很大嘛,連咱們藍處長都敢搞,難怪你小子最近在工作上春風得意如魚得水,原來和藍處長有一腿呢,佩服,佩服.

收到夏劍短信的時候趙得三剛剛起chuang,坐在chuang上拉開褲頭觀察自己大腿的傷勢恢複情況.這昨晚睡了一覺起來,現在一看,發現傷疤的結痂全部自動脫落,傷勢竟然完全恢複了,簡直讓趙得三有一種欣喜若狂的感覺.

正在欣喜不已時,手機震動了幾下,一臉笑容的拿起手機,一看到屏幕上顯示是夏劍的短信,趙得三就有點一頭霧水.這家伙平常和我沒什麼往來,怎麼突然會發信息過來?疑惑的打開短信,完後趙得三的眉頭就凝在了一起."一定是夏劍那雜種昨天看見了我和藍處長拉手,想損損我."趙得三臉上的表情陰暗了下來,自言自語說.

就當沒有收到信息,直接把手機放一旁,沒有回複.

夏劍等了一會還不見趙得三回信息過來,就又發了這樣一條信息過去激他:小趙,你小子把藍處長搞了就賺大了啊,怎麼樣,藍處長上起來感覺還不錯吧?

這次趙得三收到夏劍這樣戲謔的信息,好心情完全被破壞了,干脆拿起手機給他打了電話過去,夏劍便拿起手機走出辦公室,在走廊盡頭接通了電話.

趙得三語氣極為躁動,直截了當地問:"夏哥,你什麼意思啊?"

夏劍要的就是趙得三被激怒的效果,不緊不慢地笑著說:"我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昨天無意間看見了不該看的一幕,就想問問你小子和咱們藍處長到底是什麼關系?"

趙得三氣的鬢角青筋暴起,雙腮一鼓一鼓,咬牙切齒了一會,哼笑說:"夏哥,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嗯,是啊,我想知道藍處長和你是不是那種關系"夏劍冷嘲熱諷的笑著問.

趙得三磨了一會牙,哼笑說:"是不是你自己去問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我可沒小趙你那本事啊,連咱們藍處長都敢泡."夏劍帶著嘲諷的語氣輕笑著.

"原來夏哥沒那個本事啊?沒那個本事就別問這些了,問了也是白問嘛."趙得三輕蔑的笑著,直接逆襲了夏劍,讓他半天說不上話來:"小趙,你……那就……那就祝賀你和藍處長啊,希望你們早點有個結果啊."

趙得三不甘示弱的呵呵一笑說:"承蒙夏處關心,要是沒別的事的話兄弟我就先掛了."

夏劍咬牙切齒的摁掉了電話,本是想借這件事挖苦一下趙得三,但沒想到那小子太伶牙俐齒了,就幾句話把自己給撞的沒氣了.趙得三掛了電話,心情也並不像電話中的語氣那樣輕松.

他知道夏劍什麼樣的人,逮住這樣的機會肯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作為他在建委的直接競爭對手,兩人一直在私底下暗斗.

上一次去黨校的機會被夏劍走狗屎運給得到了,趙得三早就對他不滿了.只所以一直不想和他起正面沖突,主要是想保持低調的姿態,矜矜業業做事,讓人自己成為一個民心所向的潛力股.

他媽的欺人太甚了!老子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恐怕是不行了,趙得三實在咽不下這口氣,騎在老子頭上拉屎就行了,你他媽的騎在老子頭上拉痢疾!

老子不方便和你正面沖突,不好拿你夏劍下手,老子就迂回進攻

趙得三心說,嘴角洋溢出狡詐的冷笑,剛好今天大寶貝重見天日,先開個葷犒勞一下再說!直接走進書房,打開電腦,登錄了建委官網,輸入賬號密碼,進ru後台,找到工作人員信息表,查到了夏劍的家庭住址,冷笑了一聲,起身回到臥室,穿戴整齊,直接出門打了車朝夏劍家所在的小區而去.

不到半個小時,車在小區門口停下,下車付錢,直接走進小區,進ru電梯,懷著快意恩仇的感覺來到了夏劍家門口.

"叮鈴."趙得三按了一下門鈴.

片刻里面有腳步聲朝門口靠近,接著傳來夏劍老婆阿芳發嗲的聲音:"誰呀?"

"是我,趙德三"趙得三一本正經答道.

夏劍老婆走到門口打開貓眼一看,發現是夏劍的同事小趙,一頭霧水的想了想,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而來,但自己一直想再見見小趙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的念頭在這一刻突然得到了實現,沒多想就打開了門,一臉欣喜的看著趙得三,嘴角帶著淺笑說:"小趙啊,你怎麼來啦?"

"不歡迎啊?"趙得三笑呵呵的問道,目光開始上下掃視阿芳的全身,只見她在家只是穿著一條毛絨睡衣,很迷人.

阿芳欣喜的說:"歡迎,怎麼能不歡迎呢,小趙快進來."說著連忙讓到了一旁,這這個自己很中意的男人走進來.

趙得三用異樣的壞笑看了她一眼,走了進去,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了.阿芳關上門,跟著走上前來在他身邊坐下來,神色嬌媚的笑著說:"小趙,你今天能過來,我很高興."

趙得三笑呵呵看了她一眼,說:"我這兩天身體不好,沒去上班,呆家里也無聊,就來你家里轉轉.最近還好吧?"

阿芳說:"還行,就是一個人悶在家里也很無聊的."

趙得三說:"那還不好啊,多少女人羨慕你呢,不用工作,有夏哥養著."

阿芳說:"切,女人還是得靠自己,就你夏哥,哼,要不是我,他能有先在?"趙德三一愣,立刻明白可過來,夏劍之所以能夠在單位,處處搶了自己的機會,原來是她在背後搞鬼.

現在他終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夏劍現在所處的地位,原本是自己的.

都是因為這個女人,她肯定和鄭禿驢之間有一腿,為了夏劍的前途,不惜犧牲自己.

這個女人,真是太狡猾了.

趙得三笑著問道,"著話怎麼說呢?難道夏哥能有今天,和你還有什麼密不可分的關系?"

阿芳的臉微微紅潤了起來,眸子里閃過一抹嫵媚的光澤,說:"嫂子在你面前實在不好意思講,說出來怕你笑話."

趙得三顯得很無所謂的笑著,說道"你有什麼話就將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咱們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

阿芳挑眉看了他一眼,輕笑道,"嗨,也沒什麼,反正你夏哥那人,不是我說,你們是同事,你也能看得出,他辦事兒不行,干什麼事總是干不到點子上去,他能有現在,反正離不開我."

趙得三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道,"算了,你不說我也不想知道了,不過聽你這麼說,我夏哥還真是有福氣呀.我要是能找到你這樣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

趙得三的甜言蜜語讓阿芳心里很受用,羞答答的看了他一眼,說:"是嘛?"

"嗯."趙得三點點頭,"夏哥娶了你真是走了八輩子運啊,我們單位里,誰不羨慕夏哥呀,就連我們鄭主任,也是羨慕的要死."

趙德三故意有意無意的試探她的口吻.

果然,在他提出了鄭禿驢的名字後,阿芳的表情微微愣了一下.

隨即,她裝作若無其事的笑了笑,道:"小趙你的小嘴可真甜啊."

"我是實話實說."趙德三笑道,起身道,"我去上個衛生間,衛生間在哪里?"

"喏,那邊,陽台上!"阿芳指了指陽台上.

趙德三一站起來,故意腳下一滑.

"哎呦!"趙德三大叫一聲,健碩的身子,直接朝沙發上的阿芳撲了上去.

"小趙,快起來……別……別這樣……"連聲的驚呼和掙紮過後,房間里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微弱的呼吸聲.

窗外豔陽高照,陽光灑進房間,給房間鍍上了一層金色.

上篇:一條繩上的螞蚱    下篇:以牙還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