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暗中結盟   
  
暗中結盟

"老鄭,你的事再沒什麼麻煩了吧?我和李副部長可都是幫你壓下去了."朱廳長兩眼放光的看著韓雪,對鄭禿驢說道.

"沒事啦,沒事啦,謝謝朱廳長您出手相助啊."鄭禿驢訕笑著說,"朱廳長,有個事我想問一下您."

朱廳長目不轉睛的看著韓雪醉態的色笑,看也不看一眼鄭禿驢,直接說:"你說吧."

鄭禿驢訕笑問:"朱廳長,您上次透漏說上面想給建委配個規劃處副處長,這個事什麼時候具體能定下來?"

"這不都過年了嘛,年後組織上就會發文的,你急什麼呢."朱廳長醉呼呼地說,笑嘿嘿的看著韓雪說:"雪兒今天也在呀,過去陪我喝酒吧."說著搖搖晃晃站起來摟住了韓雪就朝外走.

誰也不敢阻攔,就連韓雪自己面對這麼大個處在權力中心的官員也是無計可施,只能被他緊緊摟著,順從的跟著他走出了包廂.

韓蕊並不知道上次韓雪已經為了回報鄭禿驢而給這個朱廳長獻過身了,就有點焦急的看著鄭禿驢說:"鄭主任,雪兒被他叫走了."

鄭禿驢不以為然的呵呵說:"小韓,不用擔心,朱廳長和雪兒認識的,能陪朱廳長喝酒是雪兒的榮幸啊,朱廳長可是管理整個河西省的人事工作啊,對雪兒的以後也有好處嘛."

王院長在一旁附和著點頭.

韓蕊這才完全放心了下來,同時暗自佩服妹妹竟然比她還厲害,才上班幾天就攀上了人事廳廳長.

雪兒一離開,酒桌上的氣氛明顯就更加活躍了,因為小韓性格很放得開,陪著王院長和鄭禿驢劃拳猜酒,樣樣精通,一直喝到最後韓雪也沒回來.一直關注著走廊外動靜的韓蕊後來從門縫里看見喝大面色紅潤的朱廳長親密的摟著雪兒從包廂門口經過,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反正能攀上朱廳長不光對雪兒來說是一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說不定對她將來也有好處,所以不管朱廳長摟著雪兒去干嘛,只要對她無害,想干嘛都行.

他們這一桌一直吃喝到了快十二點鍾,鄭禿驢和王院長都喝得有點高,于是就起了色心.

"老王,小韓,走,咱們去王子飯店打牌去."鄭禿驢笑呵呵的看著小韓說.

王院長點頭應允說:"好的好的."

韓蕊媚眼如絲的看著鄭禿驢說:"鄭主任,咱們三個人打牌人不夠啊."

"先去了再說嘛."鄭禿驢說著就站起來,韓蕊立刻和王院長分兩邊扶住他.三人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包廂,服務員見狀立刻跑到前台拿了賬單過來說:"你們還沒結賬."

鄭禿驢眯著眼瞪著服務員,指著鼻子說:"你這小兔崽子,你不知道我是誰吧?我是建委的鄭主任,去給你們經理說一聲,掛賬上."說著毫不在意的往出走.

服務員愣了一下,拿著賬單去找大堂經理.由于鄭禿驢是雅香樓的常客,大堂經理自然知道他的身份,肯定是不敢得罪,于是讓服務員拿賬單去收銀處掛在建委賬上就是了.

韓蕊和也喝了不少酒的王院長扶著搖搖欲墜的鄭禿驢走出了雅香樓,打開車門將他送進去坐下來.韓蕊說,我來開車.半邊身子貓入車內湊在鄭禿驢紅光滿面的臉龐嬌媚地看著他說:"鄭主任,車鑰匙呢?我開車送您去王子飯店."

鄭禿驢一喝多就有點迷糊,還以為自己已經躺在了酒店的chuang上,韓蕊在自己旁邊趴著呢,一只大手就伸過來將韓蕊的柳腰一勾,她整個身體支撐不住就趴在了他的身上,嬌嗔的尖叫著說:"哎呀,鄭主任,您干嗎呢,這是車里呀,別這樣子嘛."

鄭禿驢的大手開始不老實,一臉醉態的看著她,嘿嘿的粗氣說:"小韓,這不是酒店啊?快送我去酒店."

韓蕊將他的手一邊從屁股上拿下來,一邊嬌嗔地說:"那鄭主任您把車鑰匙給我嘛,我開車送你過去."

鄭禿驢莫索著拉開皮包掏了一會,掏出車鑰匙交給了韓蕊,嘿嘿的笑著說:"快點,小韓,我喝的有點多了,想休息了."

站在車外的王院長看到這一幕,眼神中透出一絲綠光.

韓蕊也知道王院長在車旁等著呢,當著他的面被鄭主任這麼肆無忌憚的在身上亂來,她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扭頭看了一眼,王院長立刻就咳嗽了一聲轉過了臉.

韓蕊嘴角閃過一抹嬌媚的笑,轉頭小聲對鄭禿驢說:"鄭主任,王院長怎麼辦?也一起過去嗎?"

鄭禿驢喝的有點多,半醉的笑嘿嘿說:"一起嘛,怎麼能把老王給丟下來呢,一起先去酒店再說嘛."

韓蕊也沒多想,點點頭,從車里爬出來,閉上後排座門,微微紅著臉對王院長說:"王院長,先去王子飯店吧."

"好的."王院長笑眯眯的點頭,看韓蕊的這雙眼睛比之前要明亮了許多.

韓蕊輕輕眨了一下鳳眼,嘴角流露過一絲狐媚的笑,轉身走到了駕駛座旁打開車門上去了.王院長看著她玲瓏曼妙的背影,真是有一種很想釋放的沖動,隨即打開副駕駛門坐上去了.

韓蕊微微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問:"王院長,你的車呢?"

王院長笑眯眯說:"喝多了,不敢開車,搭一下鄭主任的便車,嘿嘿."說著扭頭去看躺在後排位置上的鄭禿驢.

鄭禿驢雖然喝多了,但還沒完全喝醉,躺在後排座位上一副將醉未醉的神態看著王院長,臉上掛著詭異的笑說:"老王,一會去了酒店今晚就別回去啦,咱們和小韓好好聊聊天說說話."

或許是男人之間互相明白彼此的想法,或許是兩個老家伙臭味相投,王院長似乎明白鄭禿驢的想法,心領神會的訕笑著點頭說:"好的,只要鄭主任願意就行,嘿嘿."

韓蕊斜睨了他們一眼,總感覺兩人之間的對話有點怪怪的味道,但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勁.在去王子飯店的路上,半個多小時的車程,鄭禿驢和王院長之間的話題一直圍繞著女人在轉.這也是男人的本性,韓蕊對此並不感到有什麼意外和不好意思,反而時而還插上一兩句話.

午夜的西京市依舊燈火輝煌,車在馬路上飛馳著,窗外閃爍而過流光溢彩的街景.不一會車在王子酒店門口緩緩停下來,保安小跑過來恭恭敬敬的打開車門將里面的人迎接下來.

韓蕊和王院長攙扶著鄭禿驢,在他的帶領下來到了他的長期包房,一進房間鄭禿驢就讓韓蕊扶她到chuang邊去,直接躺在了chuang上.紅光滿面,神態微醉,粗氣說:"老王,隨便坐啊,不客氣."

王院長嗯了一聲就在沙發上坐下來了.

鄭禿驢拍了拍身旁的地方對韓蕊說:"小韓,過來坐這里."

韓蕊看了一眼對他有點想法的王院長,有點羞澀的沖他嬌媚一笑,聽話的走過去挨著鄭禿驢坐下來了.

征途的一只手隨即繞過來在她的大腿上輕輕拍了兩下說:"小韓,今晚開心嗎?"

"開心,陪著鄭主任和王院長吃飯,怎麼能不開心呢."韓蕊嬌媚地看著他甜言蜜語道.

"開心就好嘛."鄭禿驢眯著眼睛笑著.

"鄭主任,您喝多了,人家王院長都在呢,這樣多失態呀."韓蕊神色嬌媚的看了一眼王院長,一邊將鄭禿驢放在自己大腿的手拿下去一邊嬌嗔地說.

鄭禿驢不以為然的色笑著說:"怕什麼呢,王院長又不是外人嘛."說著又將手伸過來攬住了韓蕊,這一次韓蕊就沒有再抗拒,順從的被他摟著,嬌滴滴的說:"鄭主任,你們這些臭男人,真壞."

鄭禿驢嘿嘿的笑了笑,直接撲了上去.

次日快到中午的時候,三個才醒來,昨晚喝得太多,鄭禿驢的腦袋有點疼.

睜開眼睛,酒也清醒了,互相看看彼此,三人都有點不好意思."昨晚喝大了."鄭禿驢最先開口說話.

王院長有點不好意思的訕笑著點頭,順勢看了一眼拿起罩罩往身上穿的韓蕊.

"還說,你們兩個大男人合伙欺負我一個小女子."韓蕊嬌滴滴地說.

鄭禿驢老臉粗紅,裝傻充愣道:"昨晚喝多了,我什麼也不知道了."

韓蕊瞋了他一眼,撒嬌說:"鄭大哥,你就裝把你,哼!"

鄭禿驢和王院長相視一眼,嘿嘿的笑了起來.

"鄭主任,時間不早了,該走了吧?"王院長看了看表說.

鄭禿驢也看了一眼手腕的江詩丹頓,說:"該走嘍."從chuang上起來,去衛生間撒了個泡尿,回到房間來穿衣服.

不一會三人都穿好了衣服,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走出了房間.朱廳長也正好醒來,走出了房間,幾個人撞了個正著.

姐妹兩個彼此看了一眼,對昨晚彼此干了什麼心里都明白,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鄭禿驢神色有點尷尬,訕笑著說:"朱廳長也剛睡醒啊?"

朱廳長將摟住韓雪的手拿開,直接走上前去將鄭禿驢摟住,對他們幾人說:"你們先走吧,我和鄭主任說兩句話."

王院長和韓式姐妹兩便識趣的朝電梯口走去了.

上篇:膽小如鼠的王胖子    下篇:副處長的消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