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有傷在身   
  
有傷在身

蘇晴冷笑了一聲說:"量他也不敢對你怎麼樣,要不是人事廳和組織部有不同的聲音,恐怕他現在早都不在建委主任的位子上了."

趙得三說:"蘇姐,是不是在這件事上你有壓力?"

蘇晴點頭說:"得三,不知道,別看我是組織部部長,但省委常委里就我一個女人,其他人一直在盯著我的一舉一動,等著找我的茬.肯定有多方面的壓力來阻礙的."

趙得三明白,越是靠近權力中心,各個高官之間的暗斗越是激lie.

特別是想蘇姐這樣一個能做到省委組織部部長位置上的女人來說,肯定有很多人對她有看法,盯著她犯錯.

暫且按兵不動不失為最明智的選擇.

"蘇姐,既然有壓力的話不動他就是了,反正鄭禿驢在建委主任的位置上也呆不了多久了."趙得三說.

蘇晴淺淺一笑說:"我暫時是不想動他,以免打草驚蛇,讓一些總是盯著我等我犯錯的小人得逞就不好了."

趙得三呵呵笑了一下,突然傷口又開始作痛,一陣一陣灼燙的感覺令他太難受了,有一種皮開肉綻的感覺.

"疼的很?"蘇晴心疼的看了他一眼,將被子掀開,將褲頭扒下來,仔細的看了看他大腿上的傷口,仰起臉問他:"你有擦的藥沒?"

"有."趙得三一臉痛苦的點點頭.

"在哪?"蘇晴問,"姐幫你擦點藥."

"在客廳的茶幾上."

蘇晴便焦急的掀開被子下chuang,快步走出臥室,來到客廳拿上藥重新回到房間,上了chuang就伏在他的腿上,幫他小心翼翼的擦起了藥.

藥劑剛一接觸到燙傷的窗口上,清亮中帶著灼燒,疼的趙得三滿頭大汗,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真是第一次感覺到這麼難以啟齒的感覺.

擦完藥,蘇晴看見他已經是痛的滿頭大汗,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汗,將他的頭攬過來抱在自己的懷抱里,讓趙得三的臉蛋緊貼著自己,一直緊緊摟著他,直到睡著.

第二天醒來,趙得三發現腿上的燙傷不但沒有減輕反而還有點嚴重了.

蘇晴也察覺到如此,一邊站在衣櫥前對著鏡子穿衣服收拾著裝一邊說:"得三,傷的那麼嚴重,今天就別去上班了,在家休息一天看恢複情況怎麼樣,知道嗎?"

"不上班去不太好吧?"趙得三說.

蘇晴回頭一邊系罩罩的鉤子一邊說:"有什麼不好的?身體不舒服請個假就行了,你要是不方便請我幫你請就是了,今天就在家里休息."

趙得三其實也有這想法,只是不好意思給鄭禿驢打電話請假.自己上班多半年了,甚至連遲到都沒吃到過,突然卻要請假,怕鄭禿驢這老家伙又借機小題大做.

知道這老家伙雖然表面上看似對自己的態度和藹了很多,但暗地里一直對自己卯著勁.

如果蘇姐出面的話恐怕他也不敢有什麼想法的,于是就顯得有些難為情的點點頭說:"那蘇姐你幫我給鄭禿驢請個假吧,我不好意思請假."

"我呆會就給他打電話,你傷的這麼嚴重,還能不讓人休息了!"蘇晴不以為然的說,將毛衣套上,拉了拉衣袖,從衣櫥里取出一條灰色呢子大衣,挎上包說:"好了,姐先上班去了,你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就是了."

"那行,蘇姐那你慢走."趙得三說.

蘇晴走上前來在他額頭上親吻了一口,說:"行了,姐走了,晚上見."說著就轉身款款走出了臥室.片刻窗外傳來的汽車的鳴笛聲,趙得三知道是蘇姐給自己打招呼,告訴他她上班去了.

蘇晴走後趙得三點了一支煙靠在chuang頭一邊吸一邊低頭拉開褲頭,看著自己紅腫的大家伙,心里真有一種說不出的郁悶.也真怪自己,昨天非要逞能裝大尾巴狼,想在藍處長面前展現一下他的廚藝.

手藝是展示了,但到頭來自己卻受了個這麼難以啟齒的傷,真是難言之隱啊.

蘇晴將車從小區開出去,在去單位的路上等紅燈時從一旁拿起手機,翻到了鄭禿驢的手機號直接撥了過去.

面對蘇晴撥來的電話,鄭禿驢或許是因為心虛吧,看著手機響了好一陣子,才皺了皺眉頭接通了,熱情的呵呵笑著說:"蘇部長啊,這麼一大早打電話給我有什麼指示啊?"

蘇晴輕笑了一聲說:"我還怎麼敢給鄭主任您指示呢,我這是有個事拜托你一下."

有個事拜托我一下?鄭禿驢立刻就想到了省里給建委配個副處長的消息,心想蘇晴是組織部部長,應該聽說這個消息了,又想通過自己官高一品的身份來迫使他把這個機會讓給趙得三吧?

上次去黨校的機會趙得三是沒得到,這次蘇晴一定是要勢在必得了吧?

一想到這個鄭禿驢簡直頭大的很,自己之所以一直捂著這個消息沒給建委任何人說過,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不想讓其他人插手.

要是蘇晴一插手,自己的如意算盤豈不是打不成了.

"鄭主任,鄭主任."聽見對面沒聲音了,蘇晴就一連喊了兩聲他.

鄭禿驢這才驀然回神,緊蹙眉頭,一臉為難,嘴上卻呵呵笑道:"在,在,蘇部長,您說."

"我還以為沒信號了呢."蘇晴說,"是這麼個事,今天我表弟身體有點不舒服,發高燒了,恐怕來上不了班了,給他請上一天假吧."

一聽原來是這麼個事,鄭禿驢這才松了一口氣,笑呵呵說:"沒問題,有病了就要趕緊看嘛,沒事,讓小趙去看病就行了,單位的事就不用操心了."

蘇晴輕輕一笑,說:"那就謝謝鄭主任了啊."

鄭禿驢訕笑說:"蘇部長您看您說的,這是什麼話嘛."

蘇晴淺淺一笑,說:"那行,我就不打擾鄭主任你了."

鄭禿驢笑呵呵說:"好的,好的."

這時候鄭禿驢剛把車停在建委院子里,掛了電話,從車上下來,夾著公文包上樓的時候碰見了藍眉.看見她的氣色很差,就走上前去呵呵笑著說:"小藍,昨天晚上沒休息好嗎?怎麼氣色這麼差啊?"

藍眉前天下午剛做了人流手術,昨天在家只休息了一天,氣色自然不好.

不過和昨天趙得三看見時的樣子相比已經好了很多,喝了他熬的滿滿一鍋雞湯,的確身體恢複的很快,今天一早起來感覺也有了精神,渾身也沒那麼困乏了,就趕緊來上班了.

"睡的不怎麼好."藍眉淡淡應道,看也不看他一眼.

要是不是藍眉這個女人性格太倔,不好惹的話鄭禿驢根本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放過她."小藍最近好像稍微胖了一點啊?"藍眉不說話,鄭禿驢就舔著臉搭訕.

藍眉用不屑的目光斜睨了他一眼,沒有理會,一走到二樓就直接拐進了走廊里,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了.

神氣個什麼呢!鄭禿驢盯著她的背影啐了口唾沫,舔了舔嘴角,一臉陰森地自言自語道,突然又大聲沖她說:"小藍,上午開年終總結會,你把規劃處的材料准備一下,十點准時開會."

藍眉回頭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說,直接走到了辦公室門口掏出鑰匙打開門進去,將皮包放下,打開了電腦,在椅子上坐了一會,整理了一下一會要用的資料,想到還有一部分資料在趙得三那,就起身走出辦公室,來到隔壁推開門一進來,見其他人都到齊了,就趙得三的位子上空著.

"小趙沒來嗎?"雖然剛做了人流身體還很虛弱,但一來到單位,藍眉又恢複了往日那種冷傲,目光妖異的掃視著其他幾個人.

鄭茹知道趙得三還沒來上班,就搖搖頭說:"不知道."

夏劍這卑鄙小心就借這個機會在背後捅趙得三刀子,添油加醋地說:"小趙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工作好像沒什麼熱情,不是遲到就是早退,藍處長您可得管一下才是啊,要不這影響咱們規劃處的工作氛圍呢."

經常遲到早退?藍眉凝起了柳眉,眼神里泛起一絲寒光,冷冷道:"我知道了!"說著就"嘣"一聲將門拉上走了.

看見藍處長的反應,夏劍嘴角閃過一抹冷笑,一臉的幸災樂禍.鄭茹替趙得三打抱不平地沖夏劍道:"夏劍,大家都在規劃處工作,你何必呢?在背後戳弄人家趙得三對你有什麼好處?真卑鄙!"

夏劍扭過頭說:"小鄭,我這是實話實說,給藍處長如實說明最近規劃處里出現的歪風邪氣,這股歪風邪氣要是不整治,任由其這麼發展下去,這可是會影響咱們規劃處的工作氣氛和工作效率的啊.我這是規劃處的大局出發,不存在什麼戳弄不戳弄的."

鄭茹瞪了他一眼,哼笑了一聲用冷嘲熱諷的口吻說:"喲,你可真是偉大啊,為大局出發,哼!我看你是閑吃蘿蔔淡操心!純粹是下作小人的作風,背地里說人壞話,像個男人嗎!"

夏劍也不敢和鄭茹爭執的太激lie,氣的鼓了鼓腮幫說:"好了,小鄭,我不跟你說了,反正我是為了規劃處的大局著想,隨便你怎麼想吧."

上篇:妻子的支持    下篇:冥冥中自有緣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