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妻子的支持   
  
妻子的支持

"剛才在建委門口見到嫂子啦,就你老婆啊,說來看你啦,夏處長你可真是有福氣啊,娶個那麼好的老婆."趙得三不明就里的誇贊起了阿芳來.

夏劍愣神的看著趙得三,過了片刻呵呵的笑了笑沒說什麼,低下頭佯裝工作,卻感覺有點不對勁.阿芳怎麼會來建委呢?也沒來找自己啊.難不成是找鄭主任了?

下班後一回到家里,夏劍就板著臉看上去有點生氣,將皮包朝沙發上一丟,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抽起了煙.阿芳聽見動靜從臥室里走出來,看見他一個人在客廳坐著,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便走上前坐下來靠在他肩上,溫柔地笑著問:"老公,怎麼啦?怎麼今天看起來悶悶不樂的啊?發生什麼事啦?"

夏劍吐了一口煙,扭過臉來目光如梭的直視著她,問:"你今天下午下班前去我們單位了?"

阿芳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自己見到趙得三時說錯話了,反正是賴不掉了,就干脆直接點點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是啊."

夏劍一臉不悅地直視著她問:"你去干什麼去了?找鄭主任了?"

阿芳愣了一下,面不改色的嬌笑著說:"是啊,你怎麼知道?真聰明."

夏劍陰著臉質問:"你找他干什麼?"

一說到去鄭禿驢的真正目的,阿芳立刻就反客為主,從他身上坐起來,白了他一眼說:"你還好意思問?你今天去找人家鄭主任了吧?"

夏劍頓時有點迷惑起來,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

阿芳斜睨了他一眼說:"你還好意思問?你去找就找唄,你還把我給出賣了,我好心告訴你你們單位要配規劃處副處長的事,也沒說讓你現在就去找人家鄭主任,我也只是聽他隨口一說,誰知道你今天就去找人家說這事,人家鄭主任打電話把我給訓斥了一頓,嫌我守不住嘴亂說話,我是去給人家鄭主任上門賠不是去了,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為了你著想,我一個孕婦我用得著跑那麼遠的路去專門給他賠禮道歉嗎!"

阿芳賊喊捉賊反客為主這一招還真管用,夏劍立刻就覺得是自己錯怪了老婆,便親熱的靠過來攬住了她的香肩,溫柔地說:"老婆,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阿芳這麼容易就把夏劍給蒙混了,便白了他一眼說:"誰叫我阿芳倒黴,嫁了你這麼個沒本事的男人.哎!算了,我也認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吧,還不是想你的工作早點有氣色."

"老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過你放心,我一定干出一番成績來給你看."夏劍肯定的說.

阿芳嬌柔的看了他一眼,將頭埋在他xiong膛上說:"老公,我相信你,我要是不相信你怎麼會一直這麼支持你呢."

夏劍攬著阿芳入懷,感覺自己很幸福,娶了這麼一個體貼人意的女人做老婆.

這時候趙得三回到家也洗了一個澡,回到chuang上躺著,在被燙傷的腿上擦了藥,特意穿上了一條棉質褲衩來保護住,躺在chuang上痛苦的慘叫,心想看來至少有個把個月時間是不能亂動了,簡直是痛苦死了.

半個多小時後客廳的門響了,蘇晴一邊往里面走一邊喊他:"小趙,小趙."

"蘇姐,我在臥室呢."趙得三故作輕松的應道.

蘇晴走過來推開臥室門一看他在chuang上躺著,就淺笑著說:"都睡下了?不想吃飯啦?"

"不想吃,今晚不餓."大腿被燙傷了,趙得三根本沒什麼胃口吃飯.

"那姐就不做了,姐也不想吃."蘇晴嫵媚一笑,轉身走到了沙發前,將皮包放下來,一件一件脫掉衣服,走進了衛生間去,打開淋浴器沖了個熱水澡.

這一段時間蘇晴因為工作上太忙,晚上回來累的都沒什麼精神,已經好幾天沒和趙得三在一起了.

還剩不到一個禮拜就要放年假,今天組織部開完了年終工作總結大會,忙碌算是告一段落了.

蘇晴感覺也有了精神和興趣,站在淋浴器下仰著臉,細心的從上往下將自己身上的肌膚一寸一寸的清洗過.

洗完澡從架子上拿了條浴巾擦干身子,裹在光滑雪白的玉體上就款款的走出了衛生間,興致盎然的直接進了臥室,一臉媚笑的走到窗前上去,將趙得三往里面擠:"寶貝,進去一點,讓姐上來."

趙得三朝一旁挪了挪,蘇晴就上了chuang,鑽進了被窩里,將頭正在了他的胳膊上,側過身將一條散發著熱量的光滑長腿騎在了他的肚皮上,一只手在他結實的xiong肌上溫柔的撫mo著,時而用指尖輕輕撥弄一下他,癢的趙得三渾身發麻,說:"蘇姐,好癢啊."

蘇晴揚起臉龐,一雙水眸嫵媚的看著他,嘴角帶著媚笑,臉上堆滿渴望的神色,說:"寶貝,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有在一起了?你不想姐嗎?"

靠!趙得三簡直快郁悶死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他最怕今晚蘇姐想要,卻偏偏她今晚就來了.

"我今天太累了,要不再過幾天吧?"趙得三佯裝很累的打了個哈欠說.

蘇晴撅嘴說:"不,我現在就要."

"得三,你今天怎麼回事啊?"蘇晴一臉驚訝的看著他,覺得他今天的行為舉止真的是很奇怪,完全和平常那個一上chuang就精力十足的趙得三判若兩人啊.

"沒……沒怎麼啊."由于實在太緊張,趙得三的表情顯得極為不自然,兩手緊緊抓住褲頭不肯松開.

蘇晴松開手,突然就很生氣的說:"得三,你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

"沒……沒啊."趙得三一臉冤枉的極力否認.

"那為什麼不讓我動?"蘇晴板著臉直視著他,眼神滿是懷疑.

趙得三愁眉苦臉的看著她,神色極為尷尬,低下頭很不好意思地說:"蘇姐,我……我下面出了點問題."

蘇晴頓時很驚詫的看著他問:"出了點問題?出什麼問題了?"說著又去扒他的褲頭,這次趙得三松開了手,任由蘇姐將他的褲頭扒下,就見他的大腿面,布滿血泡,紅腫一片.

蘇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趙得三的大腿上紅腫的表皮上有好幾塊潰爛,上面還有白色的粘液."這……這是怎麼回事?"蘇晴驚愕不已地問,"你是不是……是不是在外面亂搞得什麼病了?"

"不是."趙得三立刻就緊張的否認說,"蘇姐您別亂想,不是你想的那樣."

蘇晴看著那慘不忍睹的創傷,皺緊了眉頭,很不解地問:"得三,你老實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爛成這樣子?"

趙得三已經想好了借口,神色極為尷尬的看了她一眼,垂下頭小聲說:"蘇姐,是這樣的,今天中午出去吃飯的時候不小心……不小心把一碗湯打翻了,澆到這里了,才燙成這樣了,我剛擦了點藥."

蘇晴平時不說對他管的有多嚴格,但是這半年來他從來還沒夜不歸宿過,而且建委那邊馬德邦是她的顯眼,趙得三的一舉一動蘇晴基本上都很清楚,量他也不會騙自己.

而且這個理由聽起來也沒什麼破綻,于是就沒怎麼懷疑,臉上驚愕的表情瞬時被擔心所替代,心疼的看著他問:"一定很疼吧?"

趙得三尷尬的皺眉苦笑著點了點頭說:"蘇姐,你說我怎麼就那麼倒黴呢,怎麼就偏偏燙到這里了,真是太丟人了."

看他一臉苦悶的樣子,蘇晴不禁咯咯笑了起來.

趙得三含羞的皺緊眉頭說:"蘇姐,我都這樣了,都伺候不了你了,你還笑."

"你看你這里,平時威風八面的,現在倒像根霜打的茄子,軟噠噠的,一點威風勁兒都沒有啦."蘇晴開玩笑說.

趙得三附和著淡淡一笑,愁眉苦臉的看著她說:"蘇姐,我暫時不能伺候你了,你不會很生氣吧?"

蘇晴不以為然的說:"那姐就只有忍一忍嘍."

趙得三凝眉一想,突然就鬼笑說:"我有辦法了."

蘇晴挑眉問:"什麼辦法?"

"嘿嘿."趙德三壞笑著,身子縮了下去.

蘇晴這一刻感覺自己好幸福.

況且趙得三這家伙性格又開朗又幽默,不光在chuang上讓她能感到做女人的快樂,在生活中也給她帶來了無盡的歡樂.

休息了,蘇晴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回到臥室來重新躺下來問起了趙得三工作上的事情.

"最近工作上感覺怎麼樣?"蘇晴問他.

"一切正常."趙得三說.

蘇晴說:"這到年底了,你們建委的年終工作總結什麼的都開了沒?"

趙得三搖頭說:"還沒."

蘇晴哦了一聲,問他:"你感覺你們鄭主任最近有沒有什麼變化啊?"

趙得三凝眉想了想說:"還和以前一樣啊,不過自從上次他請蘇姐吃了飯後對我的態度稍微好了一點."

上篇:光榮掛彩    下篇:有傷在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