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燙傷大腿   
  
燙傷大腿

就緊跟著她走到了臥室,等藍處長一坐下來,緊跟著在她身旁坐下來,一臉擔心地問:"藍處長,到底怎麼回事?你出什麼事了?臉色怎麼這麼差啊?你快告訴我吧."

看見趙得三如此急切擔心的樣子,藍眉緩緩扭過頭來,語氣虛弱的說:"小趙,你……你真的想知道嗎?"

趙得三不假思索就斬釘截鐵的點頭說:"嗯,到底怎麼回事?藍處長您快告訴我好嗎?"

藍眉沒說話,彎腰打開chuang頭櫃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了一張醫院的化驗單給低著頭遞給了他.趙得三愣了一下,接過來一看,腦袋里嗡嗡就響了起來.

原來……原來藍處長上次沒有騙他,真的是懷孕了,懷了他的孩子,只不過……只不過這是一張人流前的診斷書,日期顯示在昨天下午.

原來藍處長昨天下午做了人流,所以今天才沒來上班.

趙得三徹底明白過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心里突然升起一種罪惡感,低下了頭低沉地說:"藍處長,對不起."

藍眉知道趙得三只要知道了真相後肯定會很自責,但這件事畢竟不是他一個人的錯,也怪自己一個女人寂寞了那麼久,沒能耐得住趙得三的引誘和挑逗,才和他發生了那種關系.更怪自己在明明感覺到那一刻的時候,沒能阻止他.

"小趙,沒事的,這事不怪你,我反而應該感謝你才是,因為是你讓我知道了我是一個完整的女人,我也可以懷孕,婚姻上的不幸原來不是我造成的,是方軍他自己的問題"藍眉反倒安慰起了陷入自責的趙得三.

"藍處長,即使……即使你不怪我,可是你去醫院也給我說一聲,讓我陪著你一起去啊,你怎麼就……就一個人不做聲的就去了呢?一定很疼吧?"趙得三緩緩抬起頭,一臉自責的看著她.

畢竟這不是第一次有女人為他人流了,曾經在榆陽的時候煤資局臨時工白玲就為他做過一次人流.

當時他親眼看見人流chuang下面的塑料桶里有半桶血水混合物,知道做那樣的手術對女人身體影響很大的.

"我怕影響你上班,我要是再不去上班,你也不在,別人肯定會懷疑我們的關系的,我反正已經是離過婚的女人了,就算我不在意人家看待我的眼光,但我也不能影響你.小趙,你還年輕,工作能力又強,也有個很有權力的表姐做靠山,你的前途很光明,我不想一次耽誤了你的前程."藍眉語氣柔弱的說,臉上掛著疏離的笑容.

藍處長這麼體貼人意讓趙得三心里更加自責了,就想她那天說的一樣,不會纏他,不會影響他,果真就這麼做了."現在那里還疼嗎?"趙得三心疼地看著她問.

"已經不疼了,就是還有點麻木,主要是流了很多血,身體有點虛,全身沒什麼力氣,別的沒什麼的."藍眉疏離的淺淺一笑,強顏歡笑說:"好了,不說這個了,你怎麼下午不上班直接就來了?"

"我聽見藍處長你的聲音很虛弱,我很擔心,就什麼都顧不上了,直接趕回來了."趙得三說,"要是我不來我還不知道藍處長你動了那麼大的手術."

藍眉柔弱的笑了笑說:"不礙事的,就是恢複有點慢,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對了,今天林氏建設公司的張經理過來拿開工報告和規劃手續,你給人家了沒有?"

"還沒,我讓她明天過來拿."說到張慧,不知是因為愧疚還是自責,趙得三就看上去神色微微有些慌張.

藍眉哦了一聲,慢慢的朝chuang上躺下去說:"我有點累了,小趙你已經看到我了,現在知道我沒事了,就趕緊回去上班吧,別耽誤你工作了."

"我想再陪陪藍處長您."趙得三細心的將被子拉過來幫她小心翼翼的蓋上說.

藍眉見他不肯走,就故意用往常那種妖異的眼神瞪著他,語氣開始不友好地質問:"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生氣了啊."

趙得三見藍處長生氣了,但明白她這是做戲給自己看,怕耽誤自己工作,于是就起身說:"藍處長,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嗯,趕緊回去好好上班,只要你別耽誤工作,我就很開心了."藍眉虛弱地說道,目送著趙得三走出了臥室.

經過客廳的時候趙得三順後牽羊拿上了放在茶幾上的鑰匙,從藍處長家里出來,他並沒有直接回到建委去,而是在小區周圍一路打聽,走了兩站路去一個農貿市場買了一只很肥的土烏雞.

拎著它又返回了藍處長的家,掏出鑰匙打開門進去的時候藍眉聽見客廳里有了動靜,就很害怕的從chuang上下來,隨手拿起一只玻璃杯做武器,吃力的走上前打開臥室門,才看見是趙得三在客廳里,手里卻多了一只烏雞.

"小趙,你……你不是回單位去了嗎?你這……你這是干什麼?"藍眉一時有點茫然的看著他問道.

趙得三一邊放下鑰匙一邊扭頭說:"我聽人家說烏雞湯很補身體的,我就去買了一只,准備給藍處長您燉點湯,給你補補身子."

藍眉頓時心里湧起了一股暖流,有點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半天不說話.和方軍結婚那麼多年,從來沒吃過哪怕他煮的一個菜,和這個單位的男部下才認識了半年多時間,他卻要細心的給自己燉烏雞湯補身子.

藍眉雖然性格孤傲,但她也是女人啊,在這個時候心腸都軟極了,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趙得三就料到藍處長會是這種反應,把妹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在不同的環境條件下,要采取不同的方式.他這種舉止剛好迎合了藍眉是個離婚的女人渴望有男人關懷的心態,這樣一舉就捕獲了她的芳心.

"藍處長,您先回房去休息,我去給你熬雞湯,一會就好."趙得三輕笑著一邊說著拎著烏雞走進了廚房,在里面搗鼓一番,花了將近二十分鍾才拔光了雞毛,掏了內髒,洗乾淨混個塞進了高壓鍋,也不知道放多少調料,就憑感覺隨便放了點啞巴,圍巾,雞粉之類所有的作料,在一旁椅子上坐下來抽著煙等雞湯熬熟.

差不多等了半個多小時,從高壓鍋里飄出了濃濃的肉香,就得三就打開高壓鍋,用筷子戳了戳肉,發現已經爛透了,于是就迫不及待的拿起勺子舀了一點,伸出舌尖點了點,抿了抿.

這味道雖然比不上飯店里的,但是還可以,于是有點自滿地說:"還不耐嘛."拿了碗盛了滿滿一碗,端起來剛一轉過身,突然就看見藍處長在廚房門口站著.

一個緊張,趙得三手里的湯就從手里落下來,不偏不倚的澆在了自己的褲襠上.

由于剛出鍋的湯很燙很燙,即便是冬天,空氣很冷,但還是不足以冷卻滾熱的湯,這一刹那趙得三"啊"的痛苦的叫了一聲,立刻就彎腰,捂住大腿,痛苦極了.

"小趙,你沒事吧?"看到這一幕藍眉也嚇了一跳,立刻顧不上自己身體隱隱作痛的感覺,蹲下來拿開他的雙手也顧不得害羞,一邊說:"快脫下來褲子來看看沒燙著吧?"一邊伸手解開了他的皮帶,將褲子扒下來了.

趙得三感覺自己的大腿此刻就如放在火上炙烤一樣,傳來一陣一陣火燒火烤般鑽心的疼痛,疼的滿頭大汗,渾身都在打哆嗦.

藍眉將他的腿微微分開,才看見趙得三的大腿根被燙的通紅一片,起了水泡.

"跟我進房間,我幫你擦點藥."藍眉顧不上自己身體的虛弱,站起來吃力的扶住趙得三,將忍受著難言之隱般痛苦的趙得三一拐一瘸的扶著走進了臥室,讓他小心翼翼的躺在chuang上.藍眉在臥室的抽屜里翻出了一瓶治療燒傷的云南白藥焦急的過來坐在他旁邊,也顧不上害羞,就幫他擦藥

藍眉細心的擦著藥,越看越好笑,最後不禁撲哧一聲抿嘴笑了出來.搞的趙得三有點無地自容的紅著臉,很痛苦的問:"藍處長,您……您笑什麼?"

"平時這東西不是看起來很神氣嘛,怎麼現在一下子就低頭耷腦的啦?"藍眉善意的嘲諷著笑道.

趙得三此時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也真他媽的巧合倒黴,本來是好心好意想在藍處長面前展現出一個好男人來,豈料到頭來雞飛蛋打,不僅沒有在藍處長面前表現出一個好男人來,反而還讓藍處長看見自己這幅丟人的模樣.

低頭看看自己引以為豪的東西,此時就像一根霜打的茄子一樣.藍眉小心翼翼的給燙傷處擦云南白藥,每當她的手觸一下水疱,趙得三就感覺一股鑽心的疼,但在藍處長面前還是強忍住,故作很輕松的樣子,額頭上卻是冷汗直冒.

燙了也就無所謂了,關鍵讓他惱火的一旦燙了沒有十天半個月輕易是不會痊愈了.

大腿上的燙傷,勢必會影響到某些事情.

那豈不是虧大了.想到這些趙得三就懊惱極了,不禁略帶埋怨的看著藍處長說:"藍處長,您也真是的,我好心好意想給你燉點雞湯,誰知道您在我背後站著."

上篇:藍眉生病    下篇:風聲泄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