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藍眉生病   
  
藍眉生病

在鄭禿驢的刻意提醒下,韓雪立刻就一邊拿了酒杯倒酒一邊笑盈盈說:"我怎麼這麼不長眼色呢,王院長,謝謝你,來,我敬您一杯."

看著推在自己面前的酒杯,王院長說:"小韓,你看我和鄭主任都沒喝,我這下午還有個手術要做,不能喝酒的啊."

鄭禿驢撮合說:"老王,沒事的,一杯酒一點事都沒有的,你看小韓她也是第一次和你喝酒吧,你就給小姑娘一個面子吧."

在鄭禿驢的慫恿下,王院長才硬著頭皮端起酒杯,和韓雪舉過來的酒杯輕輕一碰,喝了一杯酒.

中午在這家老四川川菜館吃了頓簡餐,快到兩點的時候,老王院長說病人的手術時間快到了,要告辭,鄭禿驢說:"那行,不能耽誤老王的事了,那咱就走吧."

三人起身,鄭禿驢叫來服務員大筆一揮,簽了單子和王院長就直接走出了飯店門.

正在這時候,趙得三和張慧辦完事後休息了一會從一旁的七天連鎖酒店里退了房出去,剛好結結實實和鄭禿驢碰了個正著.

鄭禿驢面色紅潤的問他:"小趙,中午沒休息啊?去哪里啦?"

"買包煙."趙得三訕笑著連忙從兜里掏出剛才從酒店旁的商店里買來的紅塔山拆開,給鄭禿驢遞上了一支,"鄭主任抽煙,煙不好,別介意."

鄭禿驢一看是紅塔山,就擺擺手冠冕堂皇地說:"你抽吧,我最近正戒煙著."

趙得三噢了一聲,心里罵道,靠!嫌老子的煙檔次低就直說!自個點上,笑眯眯說:"鄭主任喝酒啦?"

"喝了一點,中午和隔壁王院長談了點工作上的事情."鄭禿驢一邊走一邊說.

王院長?

趙得三朝不遠處看了一眼,就看見韓蕊的妹妹和醫院的院長並肩朝醫院走去.加之上午在鄭禿驢辦公室門口偷聽到的內容,差不多明白了.

大概就是日了人家韓雪一次,就幫她出面解決一些實際問題.不過在這個事情上趙得三不得不佩服鄭禿驢,起碼算有信用,不像榆陽市煤資局王純清那個老家伙,兩面三刀,明里一套暗里一套.

趙得三哦了一聲,看他喝的有點飄,雖然神志清醒,但走路稍微有點搖晃不定,這會正是下午上班高鋒期,馬路上車水馬龍,于是就獻殷勤的攙住他,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將他扶著穿過馬路,一直扶到了辦公室坐下,倒了一杯茶後才離開了.

若不是想讓鄭禿驢打消對自己因為蘇姐而產生的隔閡和暗中的不滿,趙得三才懶得扶這麼一頭大肥豬走那麼遠的路.

從他辦公室里出來,直大口的喘了好一會氣,才走下樓去了.

這一次鄭禿驢學乖了,把建委要配置規劃處副處長的事情只給和單位毫不相關的王院長說了下,但卻忽略了自己那天在夏劍家里和阿芳在chuang上干那事的時候被阿芳套的說漏了嘴,夏劍是單位除過鄭禿驢本人外唯一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放在以往,夏劍這家伙肯定管不住嘴會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但自從去黨校學習了一次,他還真學了不少官場上為人處世的東西.

這一次就把這個消息捂得很嚴實,誰也不告訴.中午吃飯完在單位的臨時宿舍里休息的時候夏劍又在想這件事.

想來想去覺得現在單位一直沒動靜,怕被別人把自己升遷的路子給斷了,中午一上班就來就直接來三樓找鄭禿驢,准備向他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看看鄭禿驢是什麼想法,實在不行就讓她老婆再次出面.

趙得三一走到三樓和二樓的樓梯拐角處,就和上來的夏劍迎面碰上了.夏劍立刻敏銳地問他:"小趙,去哪了?"

"鄭主任那."趙得三說.

"找鄭主任有事啊?"夏劍覺得自己在單位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趙得三,這家伙的一舉一動都讓他很敏銳,聽說他剛去鄭禿驢那了,就顯得有點緊張.

"沒事,剛在門口碰見鄭主任了,喝的有點多,扶他去辦公室了."趙得三說,看夏劍有點奇怪,就繼續問:"夏處長要找鄭主任?"

夏劍這才松了一口氣,笑了笑說活:"有點工作上的事,想讓鄭主任指導一下.行了,沒事了,你趕緊下去上班吧."說著就走上了三樓,直接去了鄭禿驢辦公室.

夏劍拍馬屁的功夫自從趙得三來單位的第一天就領教過了,有事沒事總喜歡往領導辦公室跑,但每次都拍不到地方,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年來一直不受領導重視,沒什麼作為.

但不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是怎麼了,鄭禿驢對他倒是開始賞識和器重了起來.

回到二樓,經過藍處長辦公室的時候趙得三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走上前去一邊敲門一邊叫她:"藍處長,藍處長……藍處長."一連喊了三聲里面都沒人應答.

"藍處長不在,剛才有人來找過了."鄭茹手里攥了一團紙從辦公室里出來說道,隨即轉身朝走廊一側的衛生間走去了.

趙得三愣了一下,哦了一聲,就回到了辦公室坐下來,點上一支煙吸了起來,心想藍處長這是辦什麼事去了,怎麼一整天都不過來上班呢?想著想著,于是給她打了個電話過去.

過了好一陣子電話才接通了,聽筒里傳來了她虛弱的聲音:"小趙,怎麼了?"

聽見藍處長的聲音很虛弱,趙得三就焦急地問:"藍處長,你在哪?你怎麼了?"

一旁的小趙扭頭看了一眼,讓趙得三意識到被辦公室的人發現他和藍處長的親密關系不太好,于是就拿著手機走出了辦公室,來到樓梯口才焦急萬分地問她:"藍處長,你怎麼了?你現在人在哪里?"

"我沒事,在家里休息,身體有點不舒服."藍處長虛弱的淺笑著說,"好了,我掛了,不打擾你上班了."

電話里傳來嘟嘟嘟的忙音聲,趙得三看著手機愣了一會神,總感覺藍處長今天有點奇怪.

平時要是有個感冒咳嗽頭疼腦熱的,她根本不會請假專門在家休息的.

難道說她這次病的很嚴重?如果是這樣的話趙得三覺得他必須盡快去看望她,畢竟藍處長一個女人在家里,也沒人照顧,這怎麼能行呢.

"趙得三,你站那干什麼呢?"正在趙得三發呆之際鄭茹從衛生間里出來走過來後看見他,就老遠叫他.

趙得三回頭輕笑了下,就走了過去,跟她一前一後回到辦公室坐下後就一直坐立不安,根本沒心思工作.做了一番思想斗爭,男人的責任感和英雄主義感讓他又想出頭,于是就隨便夾了幾份資料起身對鄭茹撒謊說:"鄭茹,我出去半點手續啊,有人找我的話你就說一聲."

由于趙得三跟著藍處長出去過一次,規劃處其他幾個人都知道藍處長器重這家伙,要是規劃處有什麼外業需要出去,趙得三去辦無可厚非,于是鄭茹一點也沒懷疑,一臉不悅的點了點頭

趙得三就焦急的走出了辦公室,幾乎是健步如飛的下了樓,沖出了建委,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就直奔藍處長家.

可能是擔心藍處長的身體狀況,盡快出租車開的飛快,但趙得三還是覺得去藍處長家的路好像比以往要遠了許多,焦急的看著窗外快速飛逝的街景,心情焦急如焚.

去藍處長家的路讓趙得三覺得怎麼這麼漫長呢?不停的看表,不停得看窗外,本來是短短的二十多分鍾車程,讓他感覺好像坐了兩個小時的車一樣,最後終于是到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從車上下來付了車費,就心情急切的奔往小區里面,鑽進了電梯里,梳著變動閃爍的數字,直到叮鈴一聲,電梯到站,門還沒完全打開,他就迫不及待的沖出去,直接來到藍處長家門口,用力的按起了門鈴.

門鈴一直響了好一陣子,藍眉才從chuang上掙紮著爬起來,吃力的走過去,一邊打開貓眼一邊語氣無力的問:"誰啊?"

"藍處長,是我,小趙."趙得三焦急的大聲應道,于此同時藍眉打開了貓眼,趴在上面朝外一看,就見趙得三一臉焦急的在門口站著.

不知道為什麼藍眉感覺心里莫名其妙的湧起了一股暖流,欣慰的笑了笑,打開了防盜門.

"藍處長,你怎麼了?"門一打開趙得三還沒看清楚藍眉就直接焦急地問道.

"沒……沒怎麼,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藍眉身體本來很虛弱,但這時候卻故作很輕松的淺笑著說,可是無論如何,那笑容還是掩飾不了暗淡無光的神采.

看見她蒼白的毫無血色的臉龐和嘴唇,趙得三就蹙起眉頭急不可耐地抓住她的胳膊問道:"藍處長,你怎麼了?你怎麼氣色這麼差啊?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藍眉故作鎮靜的輕笑著,轉身就朝臥室走去.

趙得三根本不相信她的話,臉色煞白,連走路都看上去很無力,這怎麼能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呢.

上篇:老四川川菜館    下篇:燙傷大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