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藍眉懷孕了   
  
藍眉懷孕了

于是趙得三立刻就抽了自己一個嘴巴向低著頭流淚的藍處長道歉:"藍處長對不起,我真是誤會您了,不過我真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那個意思?"藍眉仰起臉,雙眸剪水的看著他,被他這種自我責備的怪誕樣子也給逗得開朗了起來,擦拭了一把鼻翼兩側的淚痕,用清澈而妖異的目光直視著他,等待他回答.

趙得三撓了撓頭很不好意思地說:"藍處長,我從來沒有覺得您是那種放蕩的女人,您別誤會,剛才我從後面看見您脫了褲子用手……在下面……我還以為你在那個呢."

藍處長眼含淚水的撅嘴說:"你就是那個意思,你肯定覺得我和你發生了那種關系,我就是那種很放蕩的女人了."

趙得三立刻躬著腰,舉起右手說:"藍處長,我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藍眉看見他這傻乎乎的舉動,就噗哧的笑了,抿了抿嘴,有些嬌羞的看了他一眼說:"你知道我剛才在干什麼嗎?"

趙得三看了一眼垃圾簍里被染紅的用過的衛生巾,有點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著說:"在換大姨媽紙."

藍處長垂了垂眼瞼,輕輕搖搖頭說:"不是."

趙得三這就不明白了,垃圾簍里鳴鳴有一塊還散發著新鮮血腥味的大姨媽紙,而且藍處長剛才那種怪異的舉動,這不是換大姨媽紙是干什麼?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藍處長抬起了緊攥的右手,緩緩展開手掌,趙得三就看見一只白色的東西出現在手心里了.

"這是什麼?"趙得三好奇的拿起來一邊端詳一邊問.

藍眉羞澀的說:"驗孕棒."

"測懷孕的?"趙得三立刻就明白了作用,微微皺著眉頭,一時有點丈二的和尚,mo不著頭腦,心想藍處長親口說過自己生不了孩子的,怎麼還用這東西干什麼呢?所以就有點好笑的看著藍處長說:"藍處長,您用這個干嗎?"

藍眉知道趙得三覺得自己一個生不了孩子的女人還用驗孕棒實在顯得有點可笑,幽幽的瞟了他一眼,低眉垂眼,微微紅著臉有些羞赧的說:"小趙,你是不是覺得我生不了孩子,還用這東西有點可笑啊?"

"我是不明白,藍處長您自己都說過的了,還用這干什麼呢,不是多此一舉嘛."趙得三不以為然的隨手將它丟進了垃圾桶里.

"小趙,我……我懷孕了."藍處長支支吾吾說道.

趙得三不以為然的呵呵一笑說:"藍處長您開什麼玩笑呢,怎麼可能呢?"

"真的."藍眉說著從垃圾桶里又撿起驗孕棒讓他看上面的指示,這一看,趙得三才有點懵了,腦子嗡一響,猶如一道晴天炸雷在頭上炸響,讓他感覺有點懵.

愣了一下,怕是藍處長故意之前說自己不會懷孕,自己才忍不住釀下苦果,怕是這個離婚的二手女人沒人要了想來糾纏住自己,于是就顯得很焦急的兩只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問道:"藍處長您不是說您不會懷孕嗎?是不是您故意騙我的?"

藍眉揚起冷豔的眸子看著他說:"我沒騙你,我和方軍結婚多少年了,一直沒懷孕,我一直以為是我的問題,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問題不在于我."

"藍處長,那您說怎麼辦?"趙得三顯得焦躁極了,他可不想在自己事業還沒有起步就被女人給糾纏住.

藍處長仰起臉,臉蛋上掛著欣慰的笑容,說:"小趙,謝謝你讓我知道原來我是可以生孩子的.你放心吧,我不會糾纏你的,我這兩天就抽時間去做掉就是了."

趙得三這才松了一口氣,一臉苦口婆心的說:"藍處長,我也不知道您會懷孕,要是知道的話絕對不會弄在里面的.再說我和您要說真的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現在情況太突然了,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藍處長您得想開點啊,不是我想讓你去做掉的."

藍眉轉過身去站在窗前,目視遠方,說:"小趙,我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拖你後腿的.我這兩天就抽時間去做掉就是了,沒事的,反正我現在知道我可以懷孕,這就足夠了."

趙得三走上前去從後面輕輕攬住了她,將下巴枕在她的香肩上溫柔體貼地說:"藍處長,我陪你一起去."

藍眉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嘴角泛起一抹欣慰的笑容,兩人這麼抱著一起看著窗外的景色.趙得三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心情覺得很淡然極了.

從來還沒這麼認真的去看過這個冬天.天際下灰色的樓群,枯藤老樹……讓這個世界看上去很蕭瑟,但中午溫暖的陽光又讓這個世界顯得充滿了希望和生機……

"抱緊我."藍眉感覺被他這麼從後面抱著,整個身體埋入了他寬厚的懷抱里,充滿了安全感,舒服極了.

趙得三的手臂上用了用力,將她朝自己懷里又緊抱了一些,臉貼著她的臉,溫暖光滑,舒適極了.

藍眉在生理期.

于是趙得三就立刻打消了要繼續下去的念頭,說:"藍處長,你不方便,不能的."

藍眉很感動地看著趙德三,兩人相擁了一會兒.

不一會就上班了,走廊里開始有了雜遝的腳步聲和說話聲,藍眉就氣喘籲籲的說:"小趙,你回去工作吧,趕緊把規劃書審閱完拿來我給我批示,明天人家會來拿的."

釋放完趙得三也沒什麼留戀的了,于是就點點頭說:"嗯,那藍處長我先去工作了."

藍眉的臉上還是一片羞紅,氣息還沒完全恢複,羞澀的看了他一眼,微微喘氣說:"嗯,你去吧."

于是趙得三沖藍處長鬼笑了一下,就轉身走出了她的辦公室.

中午和藍處長在她的辦公室里相處了一揮,下午上班趙得三的精神頭很足,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藍處長交代給他的工作當中.

一個小時候辦公室的門推開了,藍處長又拿著一遝資料直接走到了趙得三面前放在他桌子上說:"小趙,這些東西趕明天做起來,我出去一趟."

趙得三剛一回神,就見藍處長已經轉身走出了辦公室.看著這一遝文件,趙得三簡直頭都大了.左顧右盼的看了看,見小趙在做自己的事,鄭茹在上網偷菜,于是就湊上前去嬉皮笑臉的說:"茹茹,現在不忙啊?"

鄭茹用異樣的目光斜睨著他沒好氣地問:"干嗎?"

"你要是不忙的話幫我做點事吧,藍處長一下子交給我那麼多活,我怕干不完啊."趙得三陪笑著臉說.

鄭茹用輕蔑的目光打量了他一會,哼笑說:"領導喜歡把什麼工作都交給你做,那是咱們藍處長器重你,賞識你,這不正合你心意嘛,還不趁機好好表現一下啊."

鄭茹一直還對他是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這讓趙得三很是郁悶,又被她給戲謔了一頓.但他也不生氣,反而拉個張椅子在她身邊坐下來,目不轉睛的看人家上網偷菜.

突然發現這家伙居然緊挨著自己坐下來了,鄭茹用很鄙夷的眼神瞥著他問:"你干什麼?回去那里去!"

"你就幫我一下嘛."趙得三耍起了無賴似地看著她說,"你以後有什麼事我也幫你還不成嘛."

看他這幅死皮爛臉的樣子,鄭茹皺了皺眉,用鄙視的眼神挑著他說:"你少給我來這一套,我可不吃這一套的."

正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推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響徹在了辦公室里:"同志們好,我回來啦."

眾人循聲一看,就見打扮的很帥氣的夏劍一臉春風得意的走了進來,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神色,一走進來就滿面春風的和眾人搭訕.

本來對他去黨校就意見很大的鄭茹愛理不理的哦了一聲.

倒是趙得三就像沒事人一樣虛情假意的笑著迎上去說:"夏處回來啦."

夏劍能爭來去黨校學習的機會,知道自己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所以一上來就熱情的和趙得三來了個擁抱說:"終于回來啦,都快想死你們這幾個兄弟姐妹啦."

趙得三在他背上拍了拍,擁抱完畢,開玩笑說:"夏處,你不想你老婆,想我們幾個干嘛呀."

小趙在一旁靦腆的笑,鄭茹也偷偷抿嘴而笑.

夏劍道貌岸然的呵呵說:"睡覺咱們幾個一起同事,關系又情同手足呢."

在椅子上坐下來,虛榮心作祟,夏劍就從兜里掏出一盒自己在建委門口買的中華煙,給趙得三和小趙一人發了一顆.

"喲,夏處,這去黨校學習了半個月,現在抽煙的檔次都不一樣了啊?"趙得三拿著夏劍發給他的煙看了看,故意拍起了他的馬屁.

夏劍點上煙咂了一口,說:"在黨校學習的時候別人送的,也就是中華,一般吧."

趙得三和一旁的小趙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吸了一口煙,在夏劍肩上拍了一把,繼續恭維說:"這還不一般啊?夏處都有人送中華了還一般?誰要是給我送包猴子上樹我都心滿意足啦."在河西省有一種香煙,藍色封底上印有一只攀在干枯樹枝上的猴子,售價兩元一包,學名"金絲猴香煙",當地人戲稱"猴子上樹".

夏劍被趙得三戴了高帽,就有點飄飄然的開始炫耀他在黨校的所見所聞了,在趙得三肩膀上一拍,很感慨的說:"小趙,你是不知道,這官場太複雜了,去黨校學習的人可是個個都有背景啊,很複雜的.基本上像我這種靠自己本事能被領導派到黨校去學習的沒有幾個.去那學習了半個月,真是感覺受益匪淺,學到了不少東西."

鄭茹在一旁很反感的斜睨了夏劍一眼,輕挑的笑著插了一句話說:"夏處,你給大家說說看你都學到了什麼,給我們幾個傳授點經驗,讓我們幾個也學習一下嘛."

上篇:手機調包被發現    下篇:嶄露頭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