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姜還是老的辣   
  
姜還是老的辣

鄭禿驢上下打量了一番阿芳,見她果真是看上去氣喘籲籲的,不過經過精心打扮後渾身散發出了更加迷人的氣質,特別可能因為她現在懷有兩月身孕的緣故,身上更是隱隱流露出一種與一般女人不一樣的味道.

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鄭禿驢才消了消氣,見她也喘的差不多平靜下來了,就緩和了語氣說:"好了,趕緊進去吧."

說著就推門准備進去,突然又回頭小聲交代阿芳說:"阿芳,你一會陪那個戴眼鏡的,他叫李副部長.

旁邊那個大胖子是人事廳朱廳長,他有人陪,你敬他一杯酒,就陪李副部長好了,知道麼?"

阿芳嬌媚的笑了笑說:"鄭哥您放心,我今晚一定不會讓您失望,我呆會肯定把我遲到帶給您的麻煩補回來."

鄭禿驢對阿芳的秉性還是比較熟悉的,知道她的性格,在這種場合肯定會表現的很好,根本不用他再交代什麼了.

于是鄭禿驢就鬼笑著點了點頭,帶著她推開門走進了包廂.

一進去就笑呵呵的介紹說:"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一個朋友,叫阿芳."說著鄭禿驢回頭對阿芳說介紹說:"這是咱們人事廳朱廳長,這是咱們省委組織部李副部長,可都是咱們省里響當當的大領導啊."

阿芳就嬌笑著主動打招呼:"朱廳長您好,李副部長您好,剛才堵車我來晚啦,實在不好意思哦."

"沒事,沒事."朱廳長和李副部長以比平時熱情了百倍的態度異口同聲的說.

"阿芳,快過來坐,過來坐."李長平特別熱情的拉開椅子說道.

阿芳也極其有眼色,按照鄭禿驢交代的,就神態嬌媚的走上前去在李長平身邊坐下來了.

鄭禿驢跟著坐下來,笑呵呵說:"阿芳剛才堵車來晚了,阿芳,你給朱廳長和李副部長陪個酒道個不是吧."

阿芳嬌媚的笑了笑,神色嫵媚地說:"鄭主任,您看您說的,我肯定要和朱廳長和李副部長喝酒嘛.有這個機會和朱廳長還有李副部長一起吃飯,不喝酒怎麼行呢."阿芳一邊說著就拿起酒杯給自己倒了酒,端起酒杯朝朱廳長舉了過去:"朱廳長,我敬您一杯."

朱廳長呵呵的笑著,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很豪爽的一飲而盡.阿芳揚起下巴,舉起酒杯,輕輕將杯中的酒流入了紅潤的小嘴里了.

"阿芳好酒量啊."朱廳長笑呵呵的說,一旁的韓雪拉了拉朱廳長的袖子,撅著嘴看上去有點吃醋的樣子.

韓雪的反應讓朱廳長覺得心里很癢癢,呵呵的笑著,又和她膩歪在一起劃拳猜酒了.

阿芳不做停留,又倒了一杯酒,轉過身子朝李長平旁邊靠了靠,臉色微微紅潤,一雙狐狸眼似乎能放電一樣,這樣一看李長平,就讓他渾身微微顫抖了一下,心里癢癢極了,心花怒放的呵呵笑了起來.

"李副部長,我敬您一杯."阿芳輕輕眨了一下長長的睫毛,顯得風情萬種極了,尤其是那股不同與一半女人的成熟味兒,別有一番風韻,讓李長平很是心動,笑呵呵的舉起了酒杯迎上去,溫柔的輕輕一碰,很豪爽的一口喝完了杯子中的酒,看著阿芳.

只見阿芳揚起了尖巧的下巴,一只芊芊玉手將杯子舉到嘴邊,紅潤小巧的薄唇微微一張,輕輕一舉,杯中的酒便緩緩流入了嘴中.

漂亮,性格開朗的阿芳,喝起酒來也很豪氣,讓一直目不轉睛看著她喝酒的李長平微微瞪大了眼睛,喉嚨咕嚕咕嚕動了幾下,咽下了一口激動的口水.

一直到阿芳喝完了酒放下酒杯,李長平才將他的目光從阿芳的身上移開,笑眯眯看著她說:"阿芳酒量不錯啊."

"和李副部長一起吃飯,就算不能喝也要硬撐著喝嘛."阿芳神色嬌媚地看著他,語氣很是繾綣,這樣子讓李長平心動極了.

在鄭禿驢不時的撮合下,阿芳和韓雪不時和朱廳長與李長平喝酒,兩瓶茅台鄭禿驢就喝了兩杯,剩下的全被四人分掉了.

以朱廳長和李長平這種省委高官的酒量來說,兩人其實也並沒有喝多少,只是有些微醉,剛上了頭.

倒是阿芳和韓雪的酒量不太行,在兩瓶酒快見底的時候二十歲的韓雪最先倒在了朱廳長的懷里"哼哧"了起來.

鄭禿驢見狀就起身走上前去彎腰在喝的紅光滿面興致高亢的朱廳長耳邊鬼笑說:"朱廳長,我幫您已經安排好房間了,您看雪兒都喝醉了,我幫您把她扶上去你們休息吧?"

朱廳長斜睨了他一眼,眼神中放著淫光,呵呵的笑著點了點頭.于是鄭禿驢幫著他把也不知道是真喝多還是假喝多的韓雪從懷里扶起來說:"朱廳長,您可以不?我讓人扶一下你."

"沒事沒事,你不管."朱廳長喝的不多不少,剛剛好,從椅子上站起來,就跟在鄭禿驢後面一起上了一層樓,來到鄭禿驢事先安排好的套房門口,鄭禿驢把渾身有些綿軟的雪兒交給了朱廳長鬼笑著說:"朱廳長您先扶著,我幫您開門."

說著從口里掏出房卡,打開門,將房卡交給了朱廳長,看著他迫不及待的扶著雪兒進了房間,鄭禿驢一臉詭笑說:"朱廳長,玩的開心點啊."

朱廳長笑了一下,隨手關上了門,迫不及待的將雪兒扶到了chuang上,小心翼翼的放下來,一邊親吻她微微紅潤的耳垂,一邊兩只魔爪開始解她的衣扣……

將朱廳長安排好了,從樓上下來,回到包廂後剛一推開門就看見李長平已經把阿芳摟在了懷里,阿芳則順從依偎著他,兩個人看上去如膠似漆一樣.

鄭禿驢咳嗽了一聲,輕輕推開門走進去,兩個人就分開了.

"老鄭,把朱廳長送到房間了?"李長平恢複了一本正經的樣子問道.

鄭禿驢詭笑著說:"送到了,李副部長,要不您也去休息吧,房間我幫您開好了,讓阿芳送您上去吧."說著將房卡遞到了李長平面前.

李長平猶豫了片刻,詭笑的看了他一眼,一邊接住房卡一邊笑呵呵說:"鄭主任想的還真周到,我的確有點喝多了,那行,那我就上去休息吧."

鄭禿驢向阿芳使了個眼色,說:"阿芳,你扶李副部長上去休息吧."

阿芳嬌滴滴的笑了笑,起身挽住了李長平的胳膊嬌嗔地說:"李副部長,我扶您上去休息吧."

李長平站起了起來,壞壞的笑著說:"好好."

鄭禿驢看著阿芳親密的挽著李長平的胳膊走出了包廂,坐下來點上一支煙臉上浮起了異樣的笑容.

心想今晚只要阿芳和雪兒將那兩個老家伙伺候好了,明天他們會義無反顧的幫自己處理那件事的.

有這兩個人在背後幫忙,蘇晴要想調動自己也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把自己最為喜歡的兩個女人,拱手讓給了朱廳長和李長平去玩,這時候鄭禿驢也有點心里癢癢了,想慶祝一下.

其實讓他最迷戀的女人還是藍眉,雖然說那晚是通過下流手段下藥迷了她.但冰冷高貴的藍眉,卻像是一座不可高攀的冰山一樣,讓登山愛好者,想去冒險攀登一下.

只可惜這麼一個女人,現在卻和自己鬧僵了,怕激怒了她會向省上反應自己的問題,所以也不敢再貿然去騷擾她了.

但想著朱廳長和李副部長正在享用自己的玩物,鄭禿驢就不甘心自己一個人過這個漫漫長夜.

想來想去,現在只有一個韓蕊自己可以召喚了.

雖說她長的不怎麼地,不過這丫頭很聰明,很會來事.

于是鄭禿驢拿起手機找到了韓蕊的電話號碼給她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傳來韓蕊嬌嗔的聲音:"鄭主任,這麼晚了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啦?"

"小韓,我想和你談點工作,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空出來呀?"鄭禿驢狡猾地笑道.

想和我zuo愛就直說嘛,還談工作呢,韓蕊心想,嬌滴滴說:"當然有空啦,只要鄭主任您有這個熱情指導我的工作,那我無論如何都要抽時間嘛,在哪談呀?"

鄭禿驢想了想,今晚君悅酒店這里是朱廳長和李副部長的戰場,他應該換一個地方比較合適,于是就想到了王子酒店,那里有他的長期包房.

"房子酒店,你直接打車過來,388房間,我等你哦."鄭禿驢嘿嘿的笑著說.

"好的,那鄭主任您就先在房間等我哦,我這就出去坐車."韓蕊的語氣嬌嗔極了,讓鄭禿驢聽著感覺身體有點酥軟,心動極了.

"那好,快點哦."鄭禿驢吩咐說.

掛了電話後鄭禿驢就叫來服務員簽了單,夾上公文包走出去了君悅酒店,直接開車去了王子飯店.

趙得三和蘇晴例行公事後,蘇晴說她忙了一天了,懶得不想做飯.但兩個人激情了一次,肚子有點餓,不吃飯實在睡不下.

于是趙得三建議說要不然去外面吃飯吧,反正和蘇姐一起住了這麼久,還沒怎麼去外面吃過飯.

蘇晴開車和趙得三從小區出來,來市區找夜市准備吃點夜宵.

由于是冬季,街上擺夜市的比較少,蘇晴開著車在市區最繁華的街上慢慢的游曳著,和趙得三分別看著街兩邊的店鋪尋找吃飯的地方.

上篇:急死鄭禿驢    下篇:不要多管閑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