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急死鄭禿驢   
  
急死鄭禿驢

對鄭禿驢這樣五十多歲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老東西來說,別說半個鍾頭,就是十分鍾對他來說都是綽綽有余了.

韓雪被鄭禿驢握著手,一動不動的站在他跟前,低著頭嬌羞的淺聲說:"鄭主任您誇得人家不好意思啦."

"我這是實話實說嘛."老家伙一雙三角眼死死的盯在韓雪緊身毛衣包裹下特別傲人的部位,喉嚨咕嚕咕嚕的動著,已經有點垂涎欲滴了.

"鄭主任您……您抓著我的手干嘛."韓雪見他只顧著看自己,又沒什麼實際行動,就故意挑逗他.

"我……我想和雪兒先單獨聊聊,怎麼樣?"老東西不知廉恥的直截了當地說.

"那鄭主任您……您要是喜歡的話就來嘛."韓雪嬌羞地說著就主動坐在了鄭禿驢的腿上,小聲說:"鄭主任您快一點,我怕您的客人一會來了."

也是,這小雪還真是體貼人意啊,鄭禿驢心想,壞笑著迫不及待的就撩起了她的綿裙.

"對啦,鄭主任您說一會是和什麼廳廳長吃飯呀?"韓雪忘記了鄭禿驢的貴客具體是哪個單位,只記得是個廳長.

"省人事廳朱廳長,還有省委組織部李副部長,可都是響當當的人物啊."鄭禿驢說,"一會他們來了雪兒你可得長的眼色啊,該敬酒敬酒,該開玩笑開玩笑,適當的時候可能還要吃點虧,雪兒你是聰明人,要說吃虧也不吃虧,認識了這兩個大人物,你絕對不虧的.雪兒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韓雪雖然沒有這種陪酒的經曆,但從電視劇和一些書上看過,現在聽鄭禿驢這麼一說,就覺得差不多.

為了自己在醫院的前途著想,韓雪覺得自己沒有什麼承受不了的,于是就嬌笑著點了點頭說:"既然鄭主任您能帶我來這種場合,我怎麼能給鄭主任您丟臉呢."

鄭禿驢很滿意韓雪這麼一點就通,如此善解人意,看來真是沒看走眼啊,滿意的笑著說:"雪兒,你不光人長的漂亮,腦袋瓜子也靈活,以後絕對會有前途的哦."

韓雪微微羞澀的盈盈笑道:"那還得鄭主任您以後多提拔提拔才行呀."

鄭禿驢笑呵呵說:"雪兒,這個你就放心吧,你這麼善解人意,我怎麼能虧待你呢,嗯……呵呵"

韓雪紅著臉淺淺的媚笑了下說:"有鄭主任您這句話,您讓我做什麼都行的."

鄭禿驢滿意的笑著,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這時候就聽見走廊里傳來了兩個男人朗爽的交談聲,鄭禿驢立刻就聽出來了是朱廳長和李副部長的聲音,連忙起身去迎接他們,剛一走到包廂門口,門就被推開了.朱廳長和李副部長一前一後談笑風生的走了進來.

"朱廳長,李副部長,你們好你們好."鄭禿驢微微躬著腰,熱情而恭敬的打著招呼,儼然一副奴才樣.

"鄭主任都在了"朱廳長打了個招呼給他,李長平在他的肩膀上笑著拍了兩把.

"朱廳長,李副部長,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鄭禿驢立刻想到韓雪還在一旁站著,就熱情洋溢地說,"這是我一個朋友,雪兒--雪兒,這是咱們省人事廳的朱廳長和省委組織部李副部長."

韓雪極其有眼色的面帶微笑走上前來說:"朱廳長好,李副部長好."

看見這麼一個二十歲出頭,長相清純,身材妖嬈的漂亮姑娘,朱廳長立即兩眼放起了光,和李副部長相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和藹的笑著說:"雪兒好."

這個禿驢在一旁已經發現朱廳長對雪兒應該很滿意,這就好,只要不管通過什麼方法,讓他滿意了,辦了自己的事情就行.

"朱廳長,李副部長,快坐快坐."鄭禿驢殷勤的拉開椅子迎接他們坐下來,又是發煙又是倒茶.

幫朱廳長和李副部長點上煙以後,鄭禿驢吩咐酒店里按最高標准開始上菜,又笑眯眯地征求朱廳長和李副部長:"朱廳長,李副部長,咱們喝點什麼酒啊?"

"隨意,隨意."朱廳長吸著煙斜過臉沖韓雪和藹可親的笑著,對喝什麼酒根本心不在焉.

李副部長也接著說:"隨意吧."

"那就茅台吧."鄭禿驢笑眯眯說,對這兩個人肯定要按最高標准接待,酒自然要茅台才顯得體面一些,于是就轉身吩咐服務員先上兩瓶茅台.

很快酒席就開始了,鄭禿驢先是什麼話都不說,敬了朱廳長和李副部長各自一杯,該說的在去拜訪他們的時候已經說清楚了,今晚這頓酒主要是把兩個人叫到一起,喝喝酒拉攏關系.

鄭禿驢敬完酒以後給韓雪使眼色,這丫頭很機靈,很善于察言觀色,立刻就心領神會的端起酒杯靠上朱廳長,羞答答嬌滴滴地說:"朱廳長,我敬您一杯吧."

面對韓雪這麼會體察人意的小姑娘,朱廳長心里有點癢癢,笑起來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呵呵地說:"好的好的."連忙端起杯子和韓雪溫柔的碰了一下,很豪爽的一口喝完了酒.

由于第一次和這麼大的高官一起吃飯喝酒,韓雪自然表現的很大方,也是一口就喝完了被子中的酒.

朱廳長兩只眼睛放光的盯著她,放下酒杯酒笑著誇獎她:"雪兒好酒量啊."

韓雪用芊芊玉手輕輕拭了下紅潤的嘴唇,嘴角泛起一抹嬌俏的微笑,臉色微微有些紅潤,看上去神態嬌媚極了,溫言細語地說:"朱廳長您過獎啦,我很少喝酒的,今天能和您這麼大的領導一起吃飯,感覺真是三生有幸,肯定要敬酒給您嘛."

韓雪嬌俏的臉蛋,嫵媚的神態,以及霸道的身材,無不讓朱廳長心動,紅光滿面,眼放淫光的笑著說:"雪兒不光人長得漂亮,嘴也這麼甜啊."

鄭禿驢和李長平隨聲附和著呵呵笑了笑,鄭禿驢有點焦急了,這只有雪兒一個可能在兩人之間忙不過來啊.

這阿芳怎麼還不過來呢.

急的他撩起袖子看了一下表,發現打完電話到現在都快一個小時了啊,這阿芳要是不過來,今晚肯定有一個人會被照顧不周的,那樣對事情會有影響的.想到這個鄭禿驢就顯得有點焦急,心思便寫在了臉上.

觀察到鄭禿驢的舉動,韓雪這個小姑娘雖然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陪酒,但倒是很善解人意,立刻就又端起一杯酒起身繞到李長平面前,笑盈盈的說:"李副部長,我敬您一杯."

李長平也是同樣的反應,看著身材曼妙玲瓏,容貌嬌俏迷人的韓雪,就有一種心花怒放的感覺,呵呵的笑著,端上酒杯站起來和她溫柔的一碰,也是很豪爽的一飲而盡.韓雪也不甘示弱,揚起下巴酒杯一舉,一杯酒就從紅潤的小嘴里流入了.

"雪兒酒量真不錯啊."李長平笑哈哈的看了一下朱廳長和鄭禿驢說.

韓雪喝完酒妖嬈的看了一眼李副部長,又回到了朱廳長身邊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來了.

韓雪的表現完全出乎了鄭禿驢的意料,這姑娘坐在朱廳長身邊和他聊得很好,看得出出廳長對她很有興趣,一直是顯得很和藹可親的和她說話,比自己今天去找他時他對自己的那種態度要熱情多了.

這樣以來李長平就沒女人陪了,鄭禿驢無奈之下只能一邊陪酒一邊盡量找著話茬說,心里暗自罵阿芳這個女人真是言而無信!

虧她還輕信她的話幫她們家的夏劍呢.

要不是聽了她的話幫了夏劍以至于的嘴了蘇晴,今晚也不至于在這里低三下四的陪朱廳長和李副部長喝酒.

朱廳長和韓雪在一旁畫圈喝酒,玩得親密無間不亦樂乎,看的這邊的李長平有點羨慕嫉妒恨,心里的不滿意完全寫在了臉上,鄭禿驢要是不搭訕,李長平就板著臉喝悶酒.

可能是韓雪看出來了李長平心里不滿意,于是就主動沖他嬌嗔地笑著說:"李副部長也一起玩嘛,咱們和朱廳長咱們三個玩骰子嘛."

朱廳長這才突然想到把李長平給冷落到了一邊,就笑眯眯的接道:"是啊,老李,來一起玩嘛,咱們鄭主任今天就叫了韓雪一個過來,人家小姑娘一個人也不好陪咱們兩個嘛,就過來玩骰子算啦."

朱廳長的話讓一旁本來就感覺有點抬不起頭的鄭禿驢感覺更加無地自容了,神色極為尷尬的笑了笑,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

本來是想好好款待一下這兩個能左右蘇晴想法的大人物,誰知現在卻又無意中惹了李副部長不高興了.

"我有個朋友阿芳說她要過來陪二位領導喝酒的,誰知道她……她倒現在了還沒來,雪兒,你先陪朱廳長和李副部長喝酒,我出去給阿芳打個電話,看她是怎麼回事,還得李副部長一個人喝悶酒."鄭禿驢故作沉著的呵呵笑著,起身走出了包廂,在走廊里給夏劍的妻子阿芳撥去了電話.

但是誰知電話剛一撥過去,響了兩下就被阿芳直接給掐斷了.鄭禿驢這下頓時火冒三丈,罵道:"草,你他媽敢拒接老子電話,耍老子!你給老子等著瞧!"說著氣呼呼的轉身剛走到包廂門口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了阿芳氣喘籲籲的聲音:"鄭哥."

鄭禿驢愣了一下,回過頭一看,只見阿芳打扮的花枝招展,滿面紅潤的朝自己"噔噔噔"小跑著過來,雙手扶在腰際氣喘籲籲地說:"對不起鄭哥,我來晚了."

鄭禿驢皺著眉,目光無情地盯著她,生氣的問道:"阿芳,你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人家兩個領導都來了快半個小時了,我說找了人陪人家喝酒的,但卻就那麼坐著,領導心里很不高興,你這讓我很難看啊."

阿芳雙手扶腰肢,微微彎著腰喘著氣說:"鄭哥您不知道,您打完電話我就坐車了,但現在是下班高feng期,市里堵車堵得很嚴重,我一下車就朝里面跑,你看我……看我氣還沒喘順呢."

上篇:前途壓倒一切    下篇:姜還是老的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