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前途壓倒一切   
  
前途壓倒一切

其實是夏劍找的一個借口,阿芳懷孕差不多有兩個月了,夏劍這兩個月就一直忍著沒和她行房.

最近憋得實在有點上火,剛好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大學生,談好今晚去酒店的,所以才找了這麼個借口給阿芳說自己回不來了.

阿芳接著電話倒也無所謂,反正他要是不回來,自己找個男人來滿足自己還不簡單.阿芳是個貪念異常旺盛的女人,幾乎有點索求無度,就連懷孕這兩個月都不顧一切的和鄭禿驢偷吃.

"那行,在黨校多認識點人對你也有好處,表現大方一點,太晚就不要回來了."阿芳對著手機體貼入微地說.

"那行,老婆,我先掛了,我們准備馬上去吃飯了,你晚上早點睡就是了."夏劍急于去那所大學接那個女大學生,不想在電話里浪費時間.

"嗯,老公拜拜."阿芳溫柔地說道.

電話掛後阿芳才發現屏幕上顯示有一條未接來電,一看是鄭禿驢打來的,就立刻回了過去.

鄭禿驢正在開車,聽見手機一響,斜睨了一眼,見是阿芳的電話,就將車停在了路邊,拿起手機按了綠色的接聽鍵.

"鄭哥,不好意思噢,剛才夏劍打來了電話,沒接到你的電話."電話一接通阿芳就溫柔地解釋了一番.

鄭禿驢噢了一聲,呵呵笑道:"沒事沒事."

"鄭哥打電話給我有事嗎?"阿芳嬌嗔地問,"是不是想妹子啦?"

"阿芳,夏劍去黨校學習後是晚上回家來住呢還是在黨校住呢?"鄭禿驢直截了當地問,想知道看阿芳晚上放不方便出來.

"他呀,晚上回家來住呢."阿芳聲音甜美地回答道.

鄭禿驢哦了一聲,語氣有點失望地說:"夏劍這小伙子還真是不嫌麻煩,怎麼不住在黨校呢,就半個月時間都忍不了啊."

阿芳嬌滴滴的笑了笑說:"不過今晚他說要和黨校一起培訓的同學們去吃飯,晚上不回來了.鄭哥您要是有時間的話就來看看妹子嘛,妹子有點想你啦."

鄭禿驢一聽阿芳嬌滴滴的聲音,全身就酥麻了,壞笑著問:"阿芳哪里想我啦?"

"鄭哥您真壞,還用問嗎."阿芳嬌羞地說.

開玩笑歸開玩笑,要是今晚沒有那麼重要的酒席,而且是自己親自做東,鄭禿驢這會絕對會忍不住直接開車去夏劍家里好好干一下阿芳.

但自己帥位安危要遠比玩一個女人重要得多.

在這一點上鄭禿驢還分得清,笑了笑,口氣就正經下來說:"阿芳,好了,言歸正傳,我打電話給你是有件事想讓你給老哥幫個忙呢."

阿芳盈盈一笑,說:"我還有什麼本事能幫上鄭哥您的忙呀?您說說看?"

鄭禿驢說:"是這樣的,今晚老哥請了人事廳朱廳長和組織部李副部長一起吃頓飯,這老哥一個人肯定是喝不過那兩個大領導的.再說咱們朱廳長有個習慣,就是喝酒的時候喜歡有女同伴助興,我這想來想去實在沒人找,就想問一下阿芳,看阿芳放不方便幫哥這個忙,去陪朱廳長吃飯."

阿芳也是個很有心計的女人,一心想做官太太,可惜夏劍這家伙不爭氣,雖說在建委這種外人看來的肥水衙門里干了好幾年了,但一直還在最底層掙紮著,連個一官半職也沒有.有這種認識高層領導的機會,阿芳自然是求之不得,就笑盈盈地答應說:"好啊,鄭哥既然能想到妹子,妹子肯定要給鄭哥這個面子嘛."

"那就好,那就好."鄭禿驢欣喜地呵呵笑道,兩個喝酒助興的人終于是找到了,這下就不用這個事發愁了.

"鄭哥,那您是來接我還是我直接過去啊?"阿芳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想去參加這個高管云集的晚宴了,心想或許還能認識比鄭禿驢級別更高的官員,那到時候動用一下美人計,夏劍的前途不就有著落了嘛.

鄭禿驢這眼看就要到醫院了,韓雪還等著他接呢,想了想就說:"阿芳,你先等一會,我現在去安排飯,安排好了給你說一聲,你直接打車過來就是了."

阿芳嬌嗔地說:"那好的,鄭哥您安排好了就給我說一聲."

"好的."鄭禿驢的車已經快到了醫院,老遠就看見韓雪曼妙高挑的身姿在醫院門口站著,于是就說:"阿芳,我先掛了,等我電話."

掛了阿芳的電話,鄭禿驢放慢車速,緩緩的開過去停在了醫院門口的馬路邊,打下車窗沖正在東張西望的韓雪叫了一聲.

韓雪聽見有人叫她,循聲望去,一看見鄭禿驢,臉上就泛起了嬌羞的笑容,快步走了過來,直接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貓入車內,拉上車門微微有些害羞地說:"我還沒看見是鄭主任您來了."

鄭禿驢兩眼放光的上下打量著韓雪,看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樣子,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看上去成家純潔迷人了.

心想看慣了風情萬種的女人的朱廳長肯定非常喜歡這種看上去特別清純宜人的鄰家小妹型的姑娘.

不禁有些心動地一邊打量她一邊說:"雪兒,今天打扮的真漂亮啊."

韓雪有些害羞的說:"這不是要跟鄭主任您去吃飯嘛,怕給您丟了臉."

"不丟臉,不丟臉."鄭禿驢兩眼放光的打量著她說,"雪兒今天真是太漂亮啦."

韓雪被這老禿驢有點直勾勾的樣子看的有點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

鄭禿驢細細的打量了韓雪好一陣子,才發動了車子調轉車頭朝君悅酒店而去.

十多分鍾後,車在君悅酒店停下來,門口的保安對這些時常出現在酒店門口的奧迪車可不敢怠慢,立刻就小跑著上來打開了車門,將鄭禿驢和韓雪迎下了車.

鄭禿驢擺著一副官架子,叼著煙腆著肚子,大搖大擺的朝酒店里走去,就連跟在身後的韓雪都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走進酒店大堂,經理一看見是鄭禿驢來了,就立刻熱情的迎上來,畢恭畢敬的打招呼:"鄭主任您來啦."

"陸經理,給我開個包間."鄭禿驢吸著煙擺著一副官譜說.

經理立刻想都不想就點頭哈腰的說:"好的好的,鄭主任您這邊請."帶著鄭禿驢和韓雪走到了高檔的包廂區,找了一間裝修的富麗堂皇的貴賓包廂推開門讓了鄭禿驢和韓雪進去.

拉開椅子坐下來,經理躬著腰畢恭畢敬的問:"鄭主任,您現在點菜還是?"

"不急,等一會,還有兩個人."鄭禿驢說道.

"那好的好的."

經理客套了一番,退出了包廂.

鄭禿驢吸了半支煙,對坐在一旁的韓雪說:"雪兒,你先坐會,我出去給朱廳長打個電話."

"鄭主任您去嘛."這麼高檔的吃飯的地方韓雪還是第一次來,明顯感覺有點不適應,覺得這些當大官的生活水准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走到哪里都有人笑臉相迎,看來她姐姐說的沒錯.

只要腦子放聰明點,能和這些高官打好關系,不愁自己將來過不上這樣的生活.

放在往常,有這樣和韓雪這樣清純漂亮的小美女接觸的機會,鄭禿驢這老東西怎麼能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呢.

只不過今天的確將心頭之事沒有辦完辦妥,這些事他就無暇顧及了.

沖韓雪嘿嘿的笑了笑,就起身走出了包廂,在走廊里先是給夏劍的老婆阿芳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地方,接著又給李長平撥去了電話,畢恭畢敬的告知了地點,最後才給朱廳長打去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陣子才接通了,里面傳來朱廳長不怎麼耐煩的聲音:"喂,鄭主任."

"喂,朱廳長,飯我安排好了,在君悅酒店的208包房,您看您現在方便的話就過來吧."鄭禿驢低聲下氣的訕笑著說.

朱廳長的語氣有些了無興致:"你給李副部長說了麼?他去不去?"

"說了,說了,李副部長說他一會就到了."鄭禿驢連忙訕笑著應道,末了又補充說:"朱廳長,我還專門照著您的吩咐找了兩個美女來陪酒助興呢."

朱廳長一聽立刻就呵呵笑了起來:"是嗎?那鄭主任你還准備的真周到啊,那行,我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那好的,朱廳長我等您."鄭禿驢訕笑說.

"嗯."朱廳長應了一聲,隨即掛了電話.

組織部的副部長,人事廳的廳長,這兩位有頭有臉手握重權的人物答應和他一起吃飯,這就基本上說明自己的帥位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鄭禿驢收起電話,臉上的神色就緩和了不少,堆滿輕松的笑容,重新返回了包廂.

"鄭主任您打完電話啦?"見他紅光滿面的進來,韓雪笑盈盈問道.

鄭禿驢走過來一邊坐下一邊笑呵呵說:"打完啦."

韓雪明媚一笑,極有眼色的倒了一杯茶水端上去呈給鄭禿驢,恭恭敬敬地說:"鄭主任您喝水."

看著站在面前身姿窈窕長相清純漂亮的韓雪,老家伙色心又起,兩只三角眼直直的仰望著她,伸出兩只肥厚的大手過去,但並不是接住水杯,而是直接抓住了她光滑細膩的玉手.

"鄭主任您……您要干嘛呀?"韓雪看了一下他不懷好意的舉動,一雙水眸嬌媚的看了他一眼,嬌嗔地說著低下了眉頭,垂了眼瞼.

"雪兒,你今天看起來真漂亮."鄭禿驢上下打量著韓雪豐腴曼妙的身體,這腰肢,這臉蛋,這曲線,讓鄭禿驢心里有點癢癢了,想趁著朱廳長和李副部長還有半個小時左右才能到,就想先和韓雪培養一下感情.

上篇:算計蘇晴    下篇:急死鄭禿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