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老子是癩蛤蟆   
  
老子是癩蛤蟆

鄭禿驢這麼拉下臉來主動和他搭訕,怕的人不是他,而是外界所知的他的"表姐"省委組織部部長蘇晴.

"那我就提前謝謝鄭主任啦,下次有什麼好機會鄭主任可別忘了我就是啦."趙得三笑眯眯說.

"一定的,我昨晚向你表姐蘇部長表過態了,這次沒幫得了你,下次一有好機會一定第一個考慮你."鄭禿驢呵呵笑著,說的很是道貌岸然.

趙得三也不是簡單貨,鄭禿驢心里打著什麼鬼主意,他這麼善于察言觀色的人,早都看的一清二楚了.

在鄭禿驢這個兩面三刀的老江湖面前,他唯有以牙還牙,用這種圓滑的方式來接招,才能保證自己在建委的仕途不受他的刻意打壓.

于是兩人又好像什麼過節也沒發生一樣,一路說說笑笑走到了二樓."鄭主任,我到了,您慢走."趙得三畢恭畢敬地說.

"行,那我上樓去了."鄭禿驢笑呵呵地說著就朝三樓走去.

這時候藍眉剛好要去上廁所,辦公室門一打開就看見趙得三和鄭禿驢在說說笑笑的,就一頭霧水,很是奇怪,這兩人不是最近一段時間卯著勁嗎?怎麼今天在一起又說說笑笑的啊?

藍眉滿腹狐疑的想著,轉身朝走廊一側的衛生間走去.

趙得三和鄭禿驢心懷鬼胎的打過招呼,目送著他走上樓後一轉身,就看見高冷妖媚的藍處長身姿窈窕的朝走廊一頭的衛生間走去了.

想入非非的回到辦公室坐下來後,鄭茹就從一邊湊上來,小聲問他:"趙得三,你是不是對這次沒能去黨校學習感覺很不滿意啊?"

"誰說的?"趙得三挑著眉一頭霧水的問道.

鄭茹說:"你表姐昨晚給我爸打電話了,語氣聽起來很不友好,難道不是你給她說的嗎?"

"我不知道啊."趙得三佯裝很迷惑的說,"再說你什麼時候看出來我很想去黨校學習啊?"

"那……那就是你表姐很想讓你去黨校學習吧."鄭茹說,仔細一想,他的確也沒表現出來很想去黨校學習的意思,可能是她表姐覺得這個機會對他來說比較重要,一心想讓他去吧.

"那說我表姐的意思,又不是我的意思."趙得三說,"就想你爸肯定一心想讓你去,但你不是也不願意去嘛."

趙得三這個比方打的恰如其分,讓鄭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了,就白了他一眼說:"我才不願意去跟人爭著些,沒意思."說著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了.

你是女人,遲早要嫁人,女人哪能跟男人比?男子漢大丈夫不xiong懷大志怎麼行呢,趙得三心說.

見她回去干自己的事了,也開了電腦准備工作.

電腦剛開機,趙得三剛手握鼠標准備打開文件,辦公室的門突然開了,藍處長站在門口和平常一樣面無表情地說:"小趙,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趙得三噢了一聲,就起身走出了辦公室,跟著藍處長來到她的辦公室.

"藍處長,什麼事?"趙得三站在門口問她.

"把門關上."藍處長回頭吩咐說.

門關上?該不會是……趙得三看了一眼妖媚的藍處長,就有些胡思亂想了起來,暗自竊喜的將門關上,還順便給反鎖了.

看見他的舉動,剛坐下在椅子上的藍莓就板直身子微微皺了皺眉頭,一臉疑惑地問:"小趙,你反鎖了門干什麼?

趙得三瞪大了眼睛,張了張嘴,支支吾吾說:"藍處長,您……您不是那個意思啊?"

藍眉凝了一下眉,好似看出來他的想法了,揚起柳眉,挑目妖異的看著他問:"哪個意思?"

趙得三立刻意識到自己想的有些太齷齪了,好歹人家藍處長是個很本分很正經的女人,雖說有點妖媚,但也不至于和煤資局的張總長一樣,一有省里需求就召喚他去辦公室里鎖上門在里面逍遙快活.

"沒……沒什麼意思."趙得三神色有些尷尬的嘿嘿笑著,又將鎖打開了.

等他打開了鎖回過頭,藍眉就皺了皺眉頭,用質問的語氣說:"小趙,你這一天到晚腦子里都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呢?"

"沒……沒想什麼呀."趙得三微微瞪了瞪眼睛,佯裝一頭霧水地說.

藍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妖異的目光直視著趙得三的眼睛,哼笑了一聲輕挑地說:"沒想什麼?你心里那點花花腸子我還不清楚嗎?你老實告訴我,你剛才為什麼要反鎖門?"

這可把趙得三給為難住了,神色極為尷尬的看了一下藍處長妖異堅定的目光,將目光移開,躲閃著她的眼神,撓了撓頭,有些閃爍其詞地說:"我以為……以為藍處長您是想……"

"繼續說呀,想什麼?"藍眉靠在椅子上歪著腦袋眼神犀利的凝視著他,不緊不慢地說,"這麼吞吞吐吐干什麼?"

"我以為藍處長您叫我過來是想……想那個"趙得三支支吾吾的說著,由于心里有點慌,情急之下就說出了"那個"這個詞,一下子令藍眉瞪大了眼睛,挑起娥眉,用異樣的語氣說:"哪個?"

趙得三意識到自己太緊張了,竟然說出這樣難以入耳的字眼來,簡直尷尬的要死,低著頭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趙得三,你膽子可真不小,想得還廷美的,上次那事我已經警告過你了,讓你別再有什麼非分之想了,那天是喝多酒才干出那種傻事,你最好打消你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別想著懶蛤蟆吃天鵝肉了."藍眉說著說著臉色就微微紅潤了起來,妖異的目光也有些飄忽了起來.

畢竟自己自打離婚以後還沒能那樣經受不住男人的魅力,而心甘情願的和他上chuang.回想起來那天在chuang上被趙得三征服的時前所未有的快樂,藍眉的心跳就情不自禁的加快,如鹿亂撞一樣.

"藍處長,您是天鵝我相信,可是您也不能……不能說我是癩蛤蟆呀?好歹我也是一表人才呀."被藍處長把自己比方成癩蛤蟆,趙得三是說什麼也不同意,于是就硬著頭皮反駁了起來.

這表情,這幽默的語言,又一次讓藍眉感到忍酸不禁,不禁撲哧一聲笑了,抿了抿嘴,又強抑住笑容,板著臉,妖異的看著他說:"你少給我貧嘴!我不管你是癩蛤蟆還是青蛙,反正……反正你就是不能再打我的主意!別以為你幫我出了一次頭,我就要對你有什麼表示,那是……是你心甘情願的,不是我求你逼你去偷那個畜生的手機的,我也請去家里吃了一頓飯,算是扯平了,你以後給我老老實實的工作,別再動什麼歪腦筋,聽清楚沒有?"

看見藍處長被自己逗的失去了那種冷豔的氣勢,于是趙得三借機又站立的筆直,雙腳一並,仰頭tingxiong,敬了一個禮大聲道:"是,聽清楚了!"

藍眉被他簡直給逗得有點樂不開支了,噗哧一聲笑了,立刻又一本正經的板起臉來瞋了他一眼說:"聽清楚了就好."

"藍處長,您還有別的事沒有?"趙得三見她雖然還是板著臉,但氣勢減弱了不少,于是就嬉皮笑臉的看著她問道.

被趙得三把自己給搞的正事都忘了,經他這麼一問,藍眉才突然想起叫他過來的正事,于是就靠在椅子上,用異樣目光注視起他,問道:"小趙,我問你個事,你和鄭主任最近一段時間的關系明顯看起來沒有以前好了,怎麼今天早上又走到了一起?"

原來藍處長叫我來就是為這事啊?趙得三于是恍然大悟的笑呵呵說:"藍處長,你是不是怕我和鄭主任走的太近,出賣了你啊?"

藍眉白了他一眼說:"誰是這個意思啊?我就是想問你怎麼和他走的那麼近?"

"還不是因為去黨校學習的事情,我表姐也給他打過招呼的,他讓夏劍去了,我表姐知道後就有點氣不過,昨晚打電話問他了.估計是怕我在我表姐跟前說他壞話吧,對我的態度一下子又轉變了."趙得三笑呵呵說出了事情的原委.

藍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一說到這些,趙得三突然想到昨天下午見藍處長跟著張書記出去了,打電話也一直沒接,于是就故意問她:"藍處長,昨天下午怎麼打您電話一直沒人接啊?"

藍眉也是昨晚回到家里後打開包要用手機的時候才想起手機落在辦公室里了,就說:"手機昨天下班落在辦公室里了."

趙得三噢了一聲,又問她:"我昨天下班前還來找您了,您不在辦公室,怎麼藍處長您昨天走的那麼早啊?"

"和張書記出去了."藍眉說,也正准備給他說一下和鄭禿驢之間的過節的處理結果,他就問了起來.

"和張書記出去干什麼了啊?"趙得三故意顯得很驚訝的看著她,"藍處長您給張書記檢舉鄭禿驢的事有結果了麼?怎麼我今天早上看見他一點事也沒有啊?"

上篇:有點不舒服    下篇:很不甘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