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深刻反省   
  
深刻反省

"小藍,你說的對啊,我那天的行為的確太卑鄙下流了,今天張書記找我談話後我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很嚴重的錯誤,那天我的確太愚蠢太無恥了.你想罵就罵吧,罵了或許心里能舒服一點."鄭禿驢道貌岸然的自我檢討著說.

藍眉陰著臉語氣有些嚴肅地說:"鄭主任,今天我給張書記面子來和你吃這個飯了,您道歉的酒我也喝了,我只有一件事相求,希望您能信守承諾,以後不要再騷擾和糾纏我了,否則我不會再這麼輕易的就咽下這口氣的."

鄭禿驢點點頭,顯得很陳懇地說:"小藍,這個你就不用再擔心了,今天有咱們紀檢張書記在場作證,我要是還再違反組織紀律,犯那種愚蠢的錯誤,小藍你就……就直接上省紀委去告我,讓我勝敗名列都行."

張書記點了一支煙,笑眯眯說:"小藍,你看鄭主任今天的態度多誠懇,再說有我在場,我替你做主,鄭主任要是還再糾纏你,你就找我,我替你向上頭告他."

兩人一唱一和,演的相當逼真.藍眉用仇恨的目光瞥了一眼鄭禿驢,語氣冰冷地說:"希望鄭主任您不會食言."

"小藍,你放心,我鄭良玉好歹也是個身份有地位的人,我說話絕對算話.再說有張書記在場見證,要是再犯錯誤,一切交由組織處理,張書記也絕對不會姑息縱容的."鄭禿驢"深刻"的反省著說.

"小藍,鄭主任都這樣說了,那件事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這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這一頁就這麼翻過去了,既然都說明白了那就別再提這事啦,來,吃菜,吃菜,再不吃菜菜都涼啦."張書記當著和事老拿起筷子隨即給藍眉夾了一筷子菜送到了碗里.

鄭禿驢也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送進了嘴里,突然想到了什麼,一邊顯得極其自責地檢討說:"小藍,那天的事讓你受驚了,為了表達我的心意,這點錢算我給你的精神補償吧."說著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下午韓雪給他表達心意的兩萬塊錢放在了藍眉面前.

藍眉看了一眼他放在面前的兩萬塊錢,沒好氣的瞥了一眼,里也沒理,繼續吃自己的菜.

一旁的張書記見狀笑眯眯地說:"小藍,你看鄭主任今天夠誠意吧?不光向你賠禮道歉了,還給你精神補償,這點錢雖然不多,但也是鄭主任的心意,你就收下吧,收下了鄭主任心里也就不那麼自責了."

鄭禿驢接道:"是啊,小藍,錢雖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你這不收下我心里咯得慌啊."

"我不需要,鄭主任您拿回去吧,那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只希望您能記住今天說的話,信守承諾,我就不再追究什麼了."藍眉說著放下了筷子,"您的歉意我心領了,酒也喝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著就外走去.

"小藍."

"小藍."

鄭禿驢和張書記不約而同的叫道,藍眉好似沒聽見一樣,頭也不回就走出了包廂,很快下樓開車離開了王子飯店.

看見藍眉走了,鄭禿驢對張書記狡猾的笑著說:"老張,你不愧是干紀檢的啊,這麼快就把這件事壓下來了,來,我敬你一個."說著舉了酒杯過去.

張書記訕笑著說:"鄭主任你太客氣啦,小事一樁,不值一提,來,喝酒."說著和他碰了一下酒杯,一口抿掉了杯子中的酒,吸了一口煙,面色紅潤,顯得愜意極了.

鄭禿驢也莫出一支煙點上,吸了一口,悠然自得地說:"這個藍眉脾氣還真不小,很有個性,居然會向張書記告我.不過這件事還多虧張書記你壓下來了."

張書記訕笑說:"份內的事嘛,小藍真是不知好歹啊,你說告誰不好,卻偏偏告鄭主任你,這不是開玩笑嘛."

鄭禿驢抿了一口茶水呵呵笑了笑,一本正經的說:"不過這事還是讓我出了一身冷汗,向張書記你舉報我,我倒是一點也不擔心,關鍵是我怕藍眉她直接托關系找到了省紀委去告我,這可是非常時期,幸虧張書記你幫我壓下來啦."

張書記有些得意的笑眯眯說:"誰叫咱們兩個在建委共事這麼多年呢,鄭主任一直都很照顧我,我也該投桃報李嘛.鄭主任可說過要給我介紹個小姑娘呢,可別忘了啊."

"忘不了,忘不了的."鄭禿驢鬼笑著說,"老張今晚要是有空的話一會我就給你安排,你看怎麼樣?"

"只要鄭主任有這個想法,我什麼時候都有空."張老頭有點心花怒放的笑眯眯說,已經迫不及待了.

"那行,老張既然現在有這個意思,那我這就給你安排."說著鄭禿驢從包里頭掏出手機,找了一個號碼打了過去.

"嗯,行,八點鍾……到時候你把人帶到校門口來等我……嗯……對……那行……先掛了."鄭禿驢用手機遙控指揮曾經給他提供過小姑娘的男人,在老地方等自己.

打完電話,鄭禿驢笑著著對張老頭說:"老張,安排好了,我現在帶你去接人吧."

"那快走."張老頭顯得很迫不及待的就直接起身准備要走.

鄭禿驢鬼笑說:"老張你看你心急的,一晚上時間呢,足夠你好好享受了."說著拿上包起身走出了包廂,在門口給服務員交代讓這桌飯前繼續記在建委的賬上,又一邊走一邊打電話給酒店客房部的經理安排她開一間房,過一陣子回到前台去拿房卡.

從酒店里走出來的時候鄭禿驢已經幫張書記將一切安排妥當,上車的時候又走過去特意交代他說:"老張,因為姑娘年齡太小,完事給幾百塊錢哄一哄就會沒事的."

張書記迫不及待的點頭說:"知道啦."

交代清楚後,張書記就開車跟在鄭禿驢的車後面朝市八十三中的方向而去.

二十多分鍾後兩輛車一前一後來到了八十三中門口緩緩停下來了.

張老頭在車里老遠就看見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領著一個個頭一米五左右,長的很漂亮的小女生在校門口站著東張西望.

中年男人看見兩輛車在校門口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就領著小女生走上前來了.

這時候已經是八點多,天色完全黑了下來,鄭禿驢也不擔心有人會看到他和張書記的行蹤.

直接從車上下來,等中年男人帶著小女生走上前來後直接給他手里塞了幾百塊錢.

趙得三發現藍處長跟著張書記在下班前離開單位後就一直有點疑惑,下班後磨磨蹭蹭等鄭茹和小趙離開後,才收拾好了包,鎖上門出來,直接來到藍處長的辦公室門口敲了幾下門叫道:"藍處長,藍處長……"一連叫了好幾聲都沒人應答,打手機又沒人接,才帶著滿腹的疑惑離開單位回家了.

由于沒能如願去黨校學習,這一天趙得三一直悶悶不樂,回到蘇晴家里來也是,澡也沒洗就直接上了chuang,躺下來悶頭蓋被的睡覺.

七點多的時候蘇晴從單位回來了,一邊打開客廳門換鞋一邊習慣性的叫"得三.",叫了一聲沒應答,再叫一聲還沒應答,又叫了一聲還是沒人應答.

"得三沒回來嗎?"蘇晴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從皮包里掏出手機給他打電話,誰知從臥室里傳來了趙得三的手機鈴聲,于是直接走到臥室門口推開門,才看見趙得三在chuang上蓋著被子睡覺.

于是蘇晴將掛掉電話走到了chuang邊,看見趙得三一臉不悅的閉著眼睛睡覺.

"得三,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蘇晴關心的一邊問一邊將手放在他的額頭試了試,有點奇怪地說:"沒發燒啊."搖晃起他的肩膀說:"得三,怎麼了?才幾點就睡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趙得三翻了個身背過去,不耐煩地說:"困,想睡覺."就不理會她了.

和他在一起住了這麼長時間,蘇晴知道他肯定是心里有什麼事,于是就在chuang邊坐下來,扳住他的肩膀說:"轉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趙得三不耐煩的扭了一下肩膀說:"哎呀!沒什麼事!就是有點累,想睡覺!"

蘇晴還從來沒見過趙得三用這種態度對她,一回來就看見他這麼莫名其妙的樣子,問什麼也不說,于是就呵斥了一聲:"起來!"

聽見蘇晴發飆了,趙得三還是有點害怕,于是就扭過頭看蘇晴,就見她板著臉很生氣的盯著自己."到底怎麼回事?一回來就給我甩臉色!還從來沒人敢這樣對我呢!"蘇晴生氣地問道.

見蘇晴生氣了,這個自己仕途上的靠山可不敢輕易得罪,于是趙得三就從被窩里溜出來,靠在chuang頭又笑眯眯說:"蘇姐,真沒事,我就是上班累了,有點想睡覺."

蘇晴看了看他現在又有點嬉皮笑臉的樣子,白了他一眼說:"我先去做飯,有什麼事呆會再問你!"說著丟下包就直接去了廚房做飯.

上篇:一唱一和    下篇:有點真本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