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從中調和   
  
從中調和

藍眉失望至極,不甘心地紅著眼睛說:"張書記,難道你作為紀檢書記,就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而置之不理嗎?單位有這樣的蛀蟲您也關不了嗎?"

張書記有點生氣的板著臉說:"小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是置之不理了?我要是置之不理上午就不會答應替你想辦法.我是想了又想考慮了又考慮,才給你說這些的.這件事奇怪你別想得太簡單了,說實話,我也怕引火上身呢,得罪了鄭主任誰都沒好下場."

說著張書記又緩和了語氣,軟硬兼施,說:"小藍,你在單位一向留給別人的印象都是很對工作很盡職盡責的,很能干.你也不想看到建委因為你這個事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吧?而且你前夫方軍前段時間才被省紀委查處,你也受到牽連被帶去做了調查.如果現在這件事再捅到上面去的話,恐怕建委就不會安甯了,省紀委到時候恐怕要對建委好好調查一番了.咱們這些單位是什麼性質小藍你也明白,到時候可是連鎖反應,牽一發而動全身啊.我看你這次你就咽下這口氣吧,你也是個老同志啦,就當是為建委能夠正常穩定的運轉犧牲一下自己吧."

"張書記,如果說我只是受到那一次羞辱,那我也就認了,可是鄭主任他……他太不是東西了.他總是騷擾我,如果這一次我忍氣吞聲的話,他會變本加厲的對我,並不是我想要損害到建委的聲譽.我也不想,但我不能就這麼咽下這口氣!"藍眉不依不饒地說,她一直是個對事業盡心盡責的人,也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損害到組織和集體的名譽,但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只想讓鄭禿驢受到點懲罰,知道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張書記感覺到藍眉語氣明顯沒那麼強勢了,應該是被自己的一番話說得有些動搖了,端起茶壺抿了一口水,靠在椅子上歪著腦袋不緊不慢地說:"小藍,我知道你肯定咽不下這口氣,換做是我我也一樣.其實這件事還有一個難處是你沒有證據,就算你把鄭主任檢舉到省上去,沒有證據無濟于事啊,人家紀委的人凡事可都要講證據,你空口無憑的就說鄭主任羞辱了你,你覺得人家會相信嗎?是不是?所以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如果你真要一意孤行,後果很嚴重,影響很大的啊."

"證據,鄭主任他拍了我的裸照!"藍眉情急之下脫口而出.

"但是你手里有嗎?現在是你檢舉鄭主任,不是他檢舉你,照片在人家手里,難道人家自己供自己啊?小藍,我看這件事你就這麼算了吧,忍一回,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你也是結過婚的女人了,鄭主任他雖然那樣對你了,但也不會具體影響到你什麼的.都說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就過去了."張書記抽著煙勸導說,知道藍眉已經動搖了那個念頭,嘴角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如果只是被鄭禿驢下藥迷一次,不再總是糾纏打擾自己的話,藍眉也不會有檢舉他的念頭,畢竟這是兩敗俱傷的事情,但她實在不能容忍鄭禿驢在得逞了一次後還不滿足,還想用那些裸照來威脅自己成為他隨叫隨到的玩物,她不想成為他發泄獸欲的玩物,自己又沒能力對抗他,只能想到通過紀檢委來對付他.

"張書記,您說的我都明白,我現在就是擔心他總是騷擾我糾纏我,我這次一忍氣吞聲,他會變本加厲的對我,那我怎麼辦?您還坐視不理嗎?"

張書記直了直身子,彈了彈煙灰,做出了承諾說:"小藍,這個你放心,今天我還專門找鄭主任問這件事了,他也承認了這件事.當他知道你把這件事告到我這里來啊,他心里也很擔心很害怕的,也向我深刻的檢討了自己嚴重違規違紀的行為,保證下次不會再犯了.小藍,你這下放心了吧?這件事已經捅到我這里來了,鄭主任他也不可能有那麼大的膽子,在單位紀檢委已經知道的情況下還再犯錯誤啊.要不是這樣,我安排個飯局,讓鄭主任當面向小藍你認錯賠禮道歉,再賠償你一部分損失,你看怎麼樣?"

藍眉從張書記的話里得知他已經找鄭禿驢談過了,鄭禿驢也應該不會迎風作案了.

畢竟鄭禿驢是建委主任兼黨組書記,是一把手,如果不是她實在感覺到屈辱難忍,絕對不會去和他撕破臉的.

的考慮了一下張書記的話,藍眉覺得還是就這樣算了吧,自己就算真的是要再朝上面反映,就像張書記說的,沒有證據,空口無憑,人家省紀委的人平時那麼忙,哪有時間理會一個只有一面之詞的人說的話呢?再說如果真的對建委的聲譽造成了影響,自己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坐在沙發上低著頭考慮了又考慮,想了又想,心里做了一番漫長的思想斗爭.

最後藍眉選擇了忍氣吞聲息事甯人,微微點了點頭有些失落地說:"那張書記,這件事我就聽……聽您的吧."

張書記見她表態了,立刻就笑眯眯地說:"對嘛,小藍,你能想明白就好,就怕你明白,想明白了什麼都好辦了.我知道你心里還是有點氣的,你說你和鄭主任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要因為這件事搞的以後見了都像仇人一樣,再說我仔細的想了一下,那天晚上鄭主任估計也是喝多了酒,酒迷心竅,一時犯了糊塗才做出了那麼愚蠢的行為.我讓他當面給你認錯,賠禮道歉."

"這……這就不必了."藍眉雖然打算息事甯人了,但她不想看見鄭禿驢那張惡心的臉.

張書記勸說:"這是必須得有的,過去咱們祖宗打江山的時候和國民黨打得多凶啊,不是照樣和蔣介石坐下來面對面協商嘛?凡事啊,還是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當面說明白是最好的."

藍眉低著頭沒說話,心里在做一番掙紮的考慮,畢竟要和鄭禿驢面對面坐下來談這件事,她還是很難下這個決心.但張書記說的也對,國共兩家領導人都可以坐下來談,何況是一個小小的她呢.

看見藍眉不言語,張書記就笑眯眯說:"好了,小藍,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先下去上班吧,等我電話."

藍眉既沒答應也沒說不答應,但心里是默認了.于是就站起來神色不悅地說:"那張書記,我先下樓去了."

"嗯,你先下去工作,好好想一想我給你說的話,你還年輕,閱曆太少,我說給你的話可都是我的經驗之談,有的是能忍則忍.好啦,那你就下去吧,等我的電話就行啦."張書記和藹可親的說道.

于是藍眉就懷著失落的心情走出了他的辦公室,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張書記臉上泛起詭異的笑容.等她一離開,就隨手拿起了手機給鄭禿驢撥去了電話.

"喂,張書記啊,有什麼事嗎?"鄭禿驢在電話笑呵呵地問道,此時他正躺在王子酒店的長期包房里,准備一會給韓蕊打電話,讓她安排自己的妹妹韓雪來王子酒店里親自感謝一下她.

"鄭主任,那件事幫你壓下去了,小藍勉強答應了,不往上捅那件事啦."張書記有點諂媚的笑著說.

鄭禿驢喜出望外的說:"是吧?老張,那太感謝你啦,等改天一定好好款待一下你."

張書記訕笑說:"鄭主任你太客氣啦,不過有個事情啊,我想安排你和小藍一起吃個飯,當面把這件事說明白,我怕她萬一又會有什麼想法,飯桌上一說明白,她也就不會再動那個念頭了."

鄭禿驢問他:"我倒是沒什麼,就怕小藍她不會答應啊."

張書記訕笑說:"鄭主任你放心,小藍那邊我已經說通了,我就是打電話給你彙報一下,你看今晚有時間的話,下班了就安排頓飯,我到時候把小藍帶上,坐在一起吃個飯."

鄭禿驢鬼笑說:"老張,我還真佩服你,不愧是干紀檢的,小藍讓你這麼容易就說通了,那行,老張你等我電話,等我辦完事就安排頓飯,到時候你帶上小藍過來."

張書記笑眯眯說:"那行,鄭主任你先忙你的事吧,我等你電話."

"好的,老張,那就先這樣啊."鄭禿驢笑呵呵地說.

接完這個電話,鄭禿驢一臉得意的躺在王子酒店長期包房里的大chuang上,隨手拿起一支煙點上愜意的抽著,抽了半支煙的功夫,突然想起了什麼,嘴角帶著壞笑側身拿起手機給單位綜合辦公室的韓蕊撥去了電話.

電話立刻就接通了,里面傳來了韓蕊嬌嗔的聲音:"喂,鄭主任呀,有什麼吩咐呀?"

鄭禿驢吸了一口煙笑呵呵說:"小韓啊,你今天上午不是嫌我不肯收下你妹妹送來的錢嘛,我給你說那是在辦公室里不方便的嘛,是這樣子的,我現在在王子酒店里辦點事,你看你方便的話讓你妹妹直接來這里找我,怎麼樣啊?"

上篇:兩面三刀    下篇:韓蕊的心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