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沒了氣勢   
  
沒了氣勢

"藍處長,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趙得三笑的有點色,一邊說一邊走到她的辦公桌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目光就情不自禁的落在了藍眉解開一粒襯衣扣呈現出一片倒三角的香肌雪膚上.

藍眉仰起有些微微紅潤的臉,挑著柳眉,目光妖異地看著他,別有韻味地說:"趙得三,你是不是覺得你和我發生了那……那樣的關系,在單位就不用怕我了?"

趙得三意識到自己的確是有點小看藍處長了,她可是警告過自己,在單位必須要像平常一樣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看見藍處長對他的態度又如從前那樣冷傲,怕自己太驕傲的話會引起她的反感,導致在工作上受到為難,于是就立刻將目光從藍處長身前的那片香肌雪膚上移動開,訕笑著說:"我哪里敢啊."

"我看你就是敢,你剛才往我哪里看呢?"藍眉挑著眉不緊不慢地問.

"沒……沒往哪里看呀."趙得三裝起了糊塗.

藍眉哼笑了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冷不熱地說:"趙得三,你別以為和我發生了那種關系就不怕我了,我可告訴你了,在單位我還是你的領導,是你的上級,首先你的尊重我,要不然別說我們發生……發生那種關系,就算你是……是我的男人,我也會六親不認的."說著藍眉的臉色更加紅潤了,有些羞澀的微微垂下了頭.

趙得三也一直牢記蘇晴的忠告,在單位一定要保持低調,不能太張揚了.所以即便是和藍處長之間干了只有夫妻間才能干的事,但是還是告誡自己不能因此就在藍處長面前太驕傲.

保持謙遜,保持謙遜,趙得三在心里暗中告誡自己.

"藍處長,我可是對你比對自己父母還要尊重的,您放心,我絕對絕對會踏踏實實工作,絕對絕對不會讓您難看的."

看見趙得三的態度還算謙遜,藍眉便抬起了頭,緩和了語氣,顯得一本正的說:"這些事就不說了,我叫你來是想問一下,你准備一會就去找紀檢委的張書記,你說可以麼?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趙得三想了想說:"藍處長您不是已經決定了嗎?那就找找看吧,看張書記怎麼說."

"你意思讓我去找張書記?"藍處長征求他的意見.

其實在自己被鄭禿驢下了藥侮辱這件事上,藍眉雖然一直警告鄭禿驢說要檢舉他,但因為鄭禿驢是建委主任兼黨組書記,是全權掌握建委的一把手,她還是有不少顧慮的,同時又怕萬一這次自己妥協了,鄭禿驢會覺得自己好欺負,以後會變本加厲的對自己.

所以藍眉有些猶豫不決,就想聽聽趙得三的看法.

這件事趙得三本來就是局外人,只是冒了很大風險幫她拿回了鄭禿驢用來威脅藍眉的那些豔照.

為了不讓藍處長將來繼續受到鄭禿驢無休止的騷擾,怕她成為鄭禿驢發泄獸欲的玩物,所以對她要檢舉鄭禿驢持贊同的看法.

"嗯,藍處長,你這次如果就這麼算了的話,恐怕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的."趙得三說.

有了趙得三的支持,藍眉橫下一條心,准備一會就去紀檢委找張書記揭發鄭禿驢的禽shou行為."好了,小趙,你先去工作吧."下了決心,藍眉看了一眼趙得三,吩咐出去.

"那行,藍處長我先出去了."趙得三就退了出去,來到辦公室坐下來,將桌子上的資料整理了一下,又掏出鑰匙打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本新的筆記本裝進了皮包里,隨時等待著上面的安排准備去省委黨校學習.

但是令趙得三感到意外的是,他從懷著xiong有成竹的心情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十點多的時候就有點感覺不對勁了,而且更讓他有點難以理解的是一般領導在的情況下夏劍從來都不會遲到早退的,怎麼今天到這個時候了還不見人,而且平時亂糟糟的桌子上收拾的整整齊齊的.

這一連串奇怪的事情讓趙得三隱隱預感到了一種不妙的征兆,又心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了一會,斜過身子湊過頭訕笑著問對自己失去熱情的鄭茹:"鄭茹."

叫了鄭茹一聲,不知是故意裝作沒聽見不想理他還是真沒聽見,沒有搭理他.于是趙得三伸過手去在她的胳膊上捅了捅,人家鄭茹剛好在資料上寫字,一下就筆尖一滑,一份資料就廢掉了,轉過臉來氣呼呼道:"你干嘛啊!沒看見我在寫東西嗎?好端端一份資料就這樣費了!討厭得很!"

趙得三嚇得捂了捂嘴,看她氣呼呼的將資料完成一疙瘩用力的丟進了垃圾簍里,就沒敢說話.又轉向另一邊湊上前去小聲問小趙:"趙哥,夏哥今天怎麼沒來啊?是不是請假了還是?"

小趙向來只是老老實實的干領導給他安排的工作,對單位里為了一件有利于前途的事就勾心斗角明爭暗斗不感興趣,也不關心,所以對單位確定讓夏劍去黨校培訓的事也是一無所知,就轉過頭想當然說:"可能是請假了吧,他老婆懷孕了,可能在家里照顧老婆吧."

趙得三噢了一聲,但是想想應該不會吧?據他所知,夏劍那種人可絕對不會因為要照顧老婆就丟下工作不顧了,他是個很有野心的家伙,喜歡在領導面前裝逼,應該不會丟下工作不顧的.

正在趙得三隱隱感覺到夏劍平白無故的沒來上班和去黨校學習的事有一定關系的時候,一旁的鄭茹大概是聽見他剛才和小趙的對話了,就一邊低頭干自己的事情一邊冷嘲熱諷的自言自語說:"夏處長去黨校學習了,讓某些人失望嘍."

"什麼?鄭茹你說夏劍去黨校學習了?"趙得三感覺很是驚詫和失望,情急之下連夏哥也不叫了,而是直呼其名.

鄭茹斜睨了他一眼,一邊繼續干自己的事一邊哼笑了一聲,不冷不熱地說:"夏劍去黨校學習你有意見嗎?"

"小鄭,你說夏哥去黨校學習了啊?"一旁對這件事一直不感興趣的小趙也覺得有些驚訝,因為他最清楚夏劍的為人和能力了,對單位把這個好機會讓給夏劍這樣只會溜須拍馬擦屁股而一點工作能力也沒有的人有點不明白.

鄭茹不緊不慢的說:"是單位領導開會研究決定的."

趙得三真的是太失望了,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機會怎麼會讓夏劍給爭取到?就算鄭禿驢對自己有意見,不願意把這個機會給自己,那至少留給他女兒啊,夏劍在單位一沒關系二沒能力,能得到這個機會還真是奇跡.

趙得三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一時感覺天都暗了下來,為什麼既然定了這個事不通知呢?"是……是什麼時候開會研究決定的?怎麼也通知一下呢?"趙得三一時神色極為尷尬地問鄭茹,聲音聽起來都沒了往日的氣勢.

"上個禮拜五就開會決定了,再說了確定了誰去就通知誰,又沒確定讓你去,為什麼要給你通知呢?"鄭茹不緊不慢的說,語氣間帶著冷嘲熱諷的意思.

自己覺得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這麼突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意外,這讓趙得三感覺失望透了.

加上鄭茹對他語氣里流露出來的冷嘲熱諷,讓趙得三一時火氣很大,又無處發泄,就暗自咬牙切齒,將拳頭攥的緊緊的,把全部的火氣寄予藍處長的身上,希望在她的檢舉下鄭禿驢會被打倒,好好出一口惡氣.

他媽的!趙得三暗自罵道,夏劍已經去了黨校學習,這件事已經定了,想要改變也不可能了.

趙得三憤怒之下漸漸的心灰意冷,整個上午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焉得一言不發,心不在焉的也沒心思工作了.

自從早上藍眉征求了趙得三的意見,打發他去上班後在辦公室里來回跺了跺步子,最後心一橫就打開辦公室門出去了,直接上到四樓紀檢組張書記的辦公室門口.猶豫再三,終于伸起手敲起了張書記的門.

"誰呀?進來吧."張書記在里面應道.

于是藍眉就惴惴不安的推開了門,紀檢書記是個老頭,藍眉推開門的時候他正靠在辦公椅上手里端著一盞小茶壺,一邊抿嘴一邊看電視劇,不時的隨著電視劇的情節而哈哈笑一下.

"張書記."藍眉見他還在對著電腦目不轉睛,看也不看自己一下,就主動叫了一聲他.

"噢."張老頭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腦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突然一聽是個女人,就立刻才將視線從電腦屏幕上移動到門口,一見是藍眉,就隨手點了一下鼠標將電視劇暫停,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笑眯眯地說:"小藍啊,什麼風把你給吹到這來啦?"

紀檢組的本職工作就是負責查處單位干部職工的違規違紀問題,由于中國是個人情社會,久而久之,各政府單位紀檢委基本上形同虛設,張老頭就整日喝茶看電視打發度日.

由于紀檢委工作性質緣故,平時和其他部門沒什麼業務來往,對于藍眉突然的不約而至張老頭還是感到有些驚訝,同時有些喜出望外,畢竟他這個紀檢委書記的辦公室里很少有女人過來的.

上篇:你和他什麼關系    下篇:舉報鄭禿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