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小心為妙啊   
  
小心為妙啊

"反正得罪了我我就不想讓他好過,剛才看見他那狗仗人勢的的一樣就心里很氣不過,不給他點顏色看看還當我是豆包呢,反正你在組織部,稍微上點心,別讓他那麼容易就抬起頭來."張淑芬氣呼呼地說.

李長平呵呵笑笑說:"如果蘇部長一心想提拔他,我怎麼能壓得住啊,他可是蘇部長的親戚,你這不是讓我引火上身嗎?萬一我在他的人事問題上做手腳被蘇部長發現了,倒黴的可就是我了,到時候我一倒黴,那沒人在上面壓著那個王純清了,你的位子也不是岌岌可危了嗎?這叫得不償失,還是別這樣做為妙."

李長平不虧是級別高一點的官,考慮問題要比張淑芬縝密仔細的多.

張淑芬聽他這麼一說,真是沒話說了,但又咽不下這口氣,氣得臉都綠了.

李長平夫婦離開後,蘇晴方才也看出來張淑芬好像對趙得三很有成見,就淺笑說:"小趙,你剛才看見沒?你以前的領導好像對你意見很大啊,你是不是當時走的時候領導不願意啊?"

想起和張淑芬之間產生的過節,再想到任蘭似地下為了自己事業上的平穩發展而和榆陽市各單位的官員所保持的那種超越男女正常界限的關系,趙得三就感覺有些後悔當初因為一時熱血而幫她那麼多忙,給自己在煤資局樹立了那麼多敵人,又得罪了不少的煤老板.

當初年輕氣盛,實在太沖動,換做現在,不到萬不得已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去和領導直接對著干,以至于撕破臉的話前途受阻仕途終結.

"可能是人家張總長對我離開煤資局不滿意吧."趙得三不以為然的呵呵笑道.

"我看可沒那麼簡單,好像對你很不滿意,你是不是得罪她了還是?"蘇晴問道.

因為她剛才從張淑芬看趙得三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來,她對趙得三看似有深仇大恨一樣,如果就算趙得三離開煤資局令她不滿,好歹也是以前受她器重的舊部,見面了怎麼著也得熱情一下,這兩人見了好像有深仇大恨一樣,作為在凶險重重暗潮湧動的官場中穩穩當當幾十年的老江湖,蘇晴一眼就看出來他們之間應該有很大的過節.

見蘇姐不相信他這麼簡單的理由,趙得三就靈機一動說:"蘇姐,其實不想告訴你的,其實我離開煤資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當初和張總長在煤炭改制的問題上產生了很大不同的看法.張總長她和幾個煤老板之間的關系保持的比較密切,改制會損壞煤老板的利益,她想保那幾個大煤老板,都怪我當時對暗箱操作的東西不了解,太直接的提出了質疑,結果……結果可想而知了,得罪了人家,在煤資局也混不下去了,還好那個時候剛好認識了蘇姐,蘇姐你真是我的貴人啊,要是沒有你,我還不知道我現在干嘛呢."

"你這傻瓜,不管在哪,你一定要學會明哲保身這個道理,凡事千萬不能和領導對著來,領導說什麼你就做什麼就行了,隨大流,這社會就是這樣子,整個官場風氣也是這樣,哪個領導不願意自己的部下乖乖聽話,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你不懂嘛?.官場本來水就很深,你得投石問路,莫著石頭過河才行.你們煤資局的事情我也不太懂,但我知道榆陽市的經濟支柱就是煤炭產業,改制的事肯定不小,牽一發而動全身,在這麼大的事情上你還敢和領導針鋒相對,腦子真是一根筋啊.不過我看你學的倒是廷快的嘛,現在在單位倒是很圓滑嘛."

蘇晴總是這麼有意無意的說一些自己的經驗之談,讓趙得三跟著她無意間就學到了不少官場生存法則,感覺如同醍醐灌ding,受益匪淺,笑嘿嘿說:"這不是蘇姐你教導的嘛."

蘇晴莞爾一笑說:"官場的水很深,我能給你講明白的也不多,很多事情還要你自己慢慢領悟的.不過記住一句話,凡事一定要和領導的想法保持一致,有什麼責任盡量別讓自己身上沾,干的事越多挨得罵越多,不做事的人永遠沒責任."

趙得三點了點頭,一邊提著大包小包跟著蘇晴往前走,一邊考慮蘇晴說的這些話.

想想的確也是那麼回事,就拿身邊的例子來說,自己部門的夏劍,在單位干了五六年了還原地踏步,究其原因就是太愛出風頭了,本來不該自己去做的事還總是硬要去做,而且總是做不好,讓領導越來越反感,結果在單位呆了五六年了還是最底層的職員,連個提干的機會也沒有.

他逐漸的領會了蘇姐的話,在官場混,一定要求一個穩字,切不可太愛出風頭,一來會被眾多競爭對手疏遠,導致沒有人緣,二來會引起領導的反感.

趙得三就想蘇晴的傭人一樣跟著她,蘇晴每買一樣東西就堆在他懷里,一條街還沒有逛完趙得三都已經快被一懷抱的東西壓的爬下來了,貓著腰滿頭大汗的跟在蘇晴後面朝前走.

走著走著他的目光突然驚愕了起來,瞪大了眼睛朝正對面看了一眼,扭頭就走,誰知剛一轉頭就和後面的人碰了個正著,懷里的東西嘩啦啦的落在了地上,連忙蹲在地上低著頭佯裝撿東西.

就在剛才那一刹那,從正對面而來的任蘭也看見了他,就加快步子走了上來,蹲下來說:"得三,你為什麼躲我?"

趙得三神色極為尷尬的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飛快的將落在地上的大包小包撿起來說:"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著起身就要走.

剛一站起來婷婷就走上來了,臉上洋溢著青春的氣息,掛著甜甜的笑容有些驚訝地說:"得三哥哥,你也在逛街啊?"

看了一下他手里提著的大包小包,詫異地說:"咿,得三哥哥,你怎麼賣這麼東西啊?怎麼全都是女人的衣服啊?給誰買的啊?"

"得三,你為什麼一直要躲我?"任蘭從身後走上來問道.

趙得三故作鎮定地笑了笑說:"我……我沒躲你啊,我才上班半年多,平時很忙,沒時間,好了,不說了,我還有事,先走了."說著就邁開步子朝前走.

"得三,你別對我這樣子好嗎?我知道你是為什麼生氣,但是你想過沒有?有的時候我是沒有辦法的,我要是不那樣做,礦上的生意就不會那麼安安穩穩的了."任蘭追上他焦急地解釋道.

這時候已經走到前面去的蘇晴還一邊走一邊說話,以為趙得三就在身後跟著,說了幾句話見他怎麼沒反應,就回頭一看,發現人不見了.

"這家伙跑哪去了?"蘇晴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朝身後眺望,就看見他和一個身材和容貌俱佳的四十歲左右的女人還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漂亮姑娘站在一起,看上去好像有什麼事一樣,神色很不安.

"誰呀?"女人的敏銳,讓蘇晴就起了疑心,轉身直接走上前去不冷不熱地問他:"得三,怎麼不走,站在這干什麼?"

靠!糟了!趙得三暗自叫苦,心想千萬不能讓蘇姐看出來他和蘭姐之間有什麼不同尋常的關系,隨即就靈機一動,笑呵呵地說:"噢,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榆陽市新茂礦業的老板任總,這個是任總的女兒,這是我表姐,是咱們省委組織部部長."

"任老板啊."因為任蘭比蘇晴要年輕差不多快十歲,無論是身材還是容貌,都要比蘇晴稍微好一點,加上又是煤老板,蘇晴就顯得有些輕挑地打了個招呼.

任蘭的眉毛一挑,眼睛瞪大了一下,看上去很驚詫,隨即也淺淺一笑說:"蘇部長您好."

"蘇阿姨您好."婷婷也在一旁禮貌的問候了蘇晴一聲.

阿姨?蘇晴愣了一下,心想自己有那麼老嗎?不自然的沖婷婷淡淡笑了笑,對趙得三說:"得三,咱們走吧,一會還有事呢."

趙得三噢了一聲,看了一下有些對他有點不舍的蘭姐和在一旁不明真相的婷婷,就提著大包小包跟著蘇姐走了.

看著趙得三跟著蘇晴走了,不明真相的婷婷在一旁對任蘭說:"媽,人家都是男孩子陪著女朋友逛街,得三哥哥居然陪他表姐逛街."

任蘭心里有事,好像沒聽見婷婷在對她說話,目光直直的盯著趙得三遠去的背影,一雙烏黑發亮的眸子里閃過了一絲委屈的光澤.

"媽,你怎麼啦?"婷婷好像看出來她的不對勁了,"你是不是對得三哥哥還有……還有那個意思?"

"胡說什麼呢!"任蘭被趙得三就這麼冷落了,心里有點氣不過,對婷婷很不和藹的說.

婷婷微微挑了挑柳眉,有些不知所以的看著她媽.

任蘭也意識到自己因為一時的想不通對婷婷有些嚴厲了,就笑了笑,緩和了語氣說:"走吧,婷婷,媽媽陪你去多買幾件衣服,明天媽媽就要回榆陽去了."說完就帶著婷婷朝街另一頭走去.

在相反方向上,蘇晴在前面走著,趙得三在後面大包小包提著,滿頭大汗的跟著,蘇晴的步子邁的有點快,趙得三一邊追一邊喘氣說:"蘇姐,你慢點呀,我快跟不上了."

上篇:危機四伏    下篇:你和他什麼關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