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各懷鬼胎   
  
各懷鬼胎

等了片刻,聽見腳步聲走到了房間里來了,趙德三的神識已經完全恢複,掙紮著,微微將眼睛睜開一道縫隙,誰知卻見藍眉已經穿上了睡衣,里面也已經穿戴好了衣服,正一臉嬌紅的站在一旁,表情冰冷,看上去有點生氣的盯著自己.

趙得三知道藍處長應該是事後有點後悔了,畢竟她的性格就是那樣,太高傲了,肯定不會輕易就這麼放過自己的.

為了不讓藍處長懷疑自己是故意裝作喝醉,趙得三就閉著眼睛喘著粗氣,翻來滾去,像是酒醒後遺症,看上去很難受.

藍眉生氣的瞪著他看了一會,臉上的神色緩和了一些.

藍眉紅著臉看了一會趙得三的,見他睡了,就彎腰將被子打開,給他蓋在了身上.

可能是釋放過後真的有點累了,本來是想裝一下,結果還真的給睡著了,藍處長也沒叫他.一直睡到了六點多的時候才醒來,睜開眼睛一看所在的環境,還以為是做夢呢.

藍眉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聽見臥室里傳來響聲,就起身走了進來,只見趙得三已經醒來在chuang上坐著,臉上再次泛起了紅暈,有些嬌羞地說:"小趙,你醒來了?"

趙得三明明知道和藍處長發生了什麼,這時候就裝作一頭霧水的左顧右盼著說:"藍處長,我怎麼……怎麼會躺在您的chuang上啊?"

藍眉羞澀的低著頭說:"你……你喝多了,我扶你進來躺著休息,你睡著了."

趙得三噢了一聲,故意將被子掀開作勢要下去,突然就佯裝驚慌的"啊"了一聲,支支吾吾問:"藍處長,怎麼……怎麼回事?"

藍眉的臉立刻就刷一下變得通紅,害羞的恨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都不敢去看他,低著頭羞澀難當地吞吞吐吐說:"德三,你……你喝多了,非要……要抱我……"

"啊?"趙得三驚詫的看著她,"不會吧?藍處長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我喝多了,我肯定不是故意的."

藍處長害羞的低著頭小聲說:"小趙,你快別說了,就當……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你快穿上衣服吧."說著轉過身就羞愧難當的走出了臥室,來到沙發上坐下來心還撲通撲通亂跳,想到兩人犯錯的那一幕,藍眉簡直感覺都快沒臉見人了,自己怎麼糊里糊塗就和自己的下屬在一起了.自己是什麼樣的女人?整個單位里,除了鄭禿驢,沒有任何人敢在她自己面前放肆,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真的有點喜歡趙德三?

看藍處長羞澀的走出去了,趙得三臉上吐了吐舌頭,抹了把臉上的冷汗,不緊不慢的穿好了衣服才從臥室里走出來,直接走到藍眉旁邊坐下來,又顯得很慚愧地說:"藍處長,我真的是喝多了,什麼都不知道了."

坐在一旁一直低著頭害羞的不敢看他的藍眉,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掃了他一眼,咬牙切齒,嬌叱道,"趙德三,你給我記住,昨晚的事,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聽清楚沒有?"

趙德三一看藍眉猛然間生氣了,嚇得渾身一顫,連忙小雞啄米一般點著頭,道,"藍處長,我明白,我不會……不會亂說的,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你千萬別生氣了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再說……再說一個巴掌也拍不響的."

趙德三知道藍莓這女人在單位的威信,萬一惹怒了她,自己今後可不會有好果子吃.

"別……別說那個了,時間不早了,你趕緊走吧."藍眉狠狠白了趙德三一眼,不想再讓他還留在自己家里了.

藍眉生怕這家伙再這樣呆下去,自己真的會喜歡上他,有些事情,就是一層窗戶紙,一旦捅破,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趙得三本來是想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的培養一下和藍處長的感情,最好是經過這一次接觸後會讓她喜歡上這種感覺,和自己保持一種別樣的關系.

經她一說,看了一眼窗外,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再看了一眼手腕的表,發現六點多了,也不敢再逗留了,萬一到時候蘇姐回去又找不見自己的人,肯定又要生氣了,還有就是如果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藍處長身上,到時候蘇姐回來拿什麼給蘇晴交代呢.

蘇姐那個年紀的女人可是有著豐富的經曆.

為了前途和命運著想,趙得三就強忍了很想再和藍眉在一起的沖動念頭,起身說:"藍處長,時間不早了,我還是先回去了吧."

藍眉抬頭看了他一眼,明顯有些依戀不舍,但嘴上還是說:"你快走吧!"

趙得三鬼笑了一下,就忍痛割愛,轉身走到了門口打開門往出走,藍眉突然叫住了他,跟上來又恢複了神氣的樣子,目光妖異的瞪著他用威脅的語氣說:"趙得三,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你誰也不能告訴,否則的話我饒不了你."

趙得三鬼笑說:"藍處長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這種事我怎麼會大肆宣揚呢,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會放在心里慢慢的回味的."

藍眉氣得瞪直了眼睛,努了努嘴呵斥說:"你快滾吧你!"說著"哐"一聲甩上了門.

靠!爽完了就翻臉不認人了!趙得三心說,然後轉過身心滿意足的朝電梯走去了.

將趙得三打發走後藍眉就關掉了電視,回到了房間躺下來,靠在chuang頭上,還能聞見趙得三殘留的氣息,那是一股帶著濃烈煙草氣味的男人的味道,漂浮在環繞著淡淡清香的閨房里,甚是清晰.

藍眉在此之前是很討厭男人身上那股煙味的,聞見了就覺得惡心想吐,所以她都不允許部下在辦公室里抽煙.

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聞見趙得三殘留下的男人的味道,心里就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莫名其妙的腦海里又回想起幾個小時前和他在一起的場景.

同樣是兩個男人,同樣是用很下流的手段來和她在一起,但藍眉對趙德三,卻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內心深處,並不討厭反感他,而被鄭禿驢壓卑劣得逞,讓她回想起來就覺得惡心,更惡心他在用那種卑劣的手段擁有了自己後還留下底片來威脅自己,想把自己馴服成為他的玩物.

回到家里後趙得三給蘇晴發了條信息,得知她回來可能就到後半夜了,就有點後悔自己這麼早跑回來.

手機丟在一旁,心想早知道在藍處長家多賴一會了,反正已經和她發生了那種關系,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系本來就是一層紙,捅破了就沒什麼隔閡了,況且藍處長是個離過婚的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要想和自己不發生第二次關系恐怕都難.

不過通過這件事讓趙得三明白了一個道理--女人和男人一樣,都是外貌協會的.如果老子沒這麼高大帥氣,而是和鄭禿驢一樣是個"地中海式"的胖子,恐怕說什麼今天藍處長也不會和他發生那樣的關系吧?

想想自己還是很幸運的,老天讓他失去了父母,甚至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在哪里,但卻給了自己比別的男人都要高大英俊的外貌和一顆聰明的腦袋.男人活在這世界上無非功名利祿,金錢和女人

他這些年自從步入仕途官場後就豔福不淺,桃花運不斷.在榆陽市煤資局時更是在無數美女之間游刃有余,雖然說來西京市後因為寄人籬下依靠蘇姐的緣故而收斂了許多,但也是已經包括藍處長在內,有了一個新的生活.

付出了一晚上的身體,和劉建國在酒店相處了一個晚上,這天上午在劉建國的帶領下任蘭開車在西京幾個比較大型的地產項目轉了一圈.

由于西京市委市政府目前對城市規劃的緣故,光明生態開發區被規劃為高檔社區聚集地.

劉建國就免不了要帶她去光明開發區看看.

驅車過了灞橋,來到光明濕地生態保護區,老遠任蘭就看到一塊豎在荒野中的巨幅廣告牌"光明月亮灣,最詩意的享受.",一條臨時便道的另一旁豎著另一塊牌子,上書"林氏建設有限公司光明月亮灣項目部"

任蘭起初只感覺林氏建設這個公司名字有點熟悉,和林氏礦業集團是不是有點什麼聯系.但她也沒有想到林大發的動作這麼快,才來西京沒多長時間,現在已經搞到了一塊地皮搞開發了.

在光明開發區轉了一圈,時間已經差不多快一點了,劉建國答應老婆兩點之前要趕回去陪她去逛街,就催任蘭開車離開了這里.

林大發之所以在還沒有確定下來在這塊地皮上要建什麼樣的房子就已經開始豎起牌子進場開工,這是國土局馮局長給他出的避開政府檢查的主意為這塊地皮即將到期,如果不能在規定的有效期限內開工建設,國土局那邊也很難幫他過戶這塊地皮.

上篇:心理防線決堤    下篇:不是冤家不聚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