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關系打通   
  
關系打通

任蘭這半推半就的反應就更加讓劉建國欲罷不能的想要占有她,重溫和她當年在一起激情時的美妙感覺.

"劉主任,您……您去先洗個澡……"任蘭滿面紅潤,媚眼如絲的看著他,害羞地說.

劉建國一聽任蘭是同意了,就暫時忍住了欲罷不能強烈沖動,沖進衛生間三下五除二洗了個澡.

剛一走出衛生間,劉建國就感覺眼前一亮,只見任蘭已經自己脫光了衣服.

"小蘭,你的身材還保持的這麼好."劉建國咽了一口唾沫,撲了上去.

劉建國好幾年沒有見到任蘭了,一見到就和她來酒店里干這種事,那種激動的心情可想而知.

"小蘭,和你在一起,我感覺自己一下子好像都精力旺盛了,太喜歡了."劉建國喘著粗氣壞笑著說.

"劉主任,那你幫我在西京順利進ru房地產行業了,我就會經常呆在西京了,那到時候劉主任不就可以經常見到我了嘛."任蘭媚眼看著他,氣若游絲地說.

"好好,只要小蘭你打定主意要來西京搞房地產,到時候有什麼困難我一定盡力幫你."劉建國喘著粗氣說,顯得這件事好像已經包在了自己身上.

"那就這麼說定了哦,劉主任,到時候我遇到什麼麻煩的時候就找您,您可得記住今天說的話哦."任蘭嬌滴滴說著,隨後又在他的臉上嬌羞的"啵"了一口.

劉建國被任蘭徹底勾走了魂,臉上堆滿樂不可支的笑容,說:"沒問題,小蘭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麼事直接找我就是啦."

"那劉主任,我可得好好歇歇您哦,您今晚就別回去了,好嗎?"任蘭為了拉攏住和劉建國的關系,決定用一晚上的時間好好來伺候一下他.

對于劉建國這種權高位重的人,如果單純的只是用錢財來賄賂他,他不一定感興趣,但是作為在生意場上和當官的打過許多年交道的經驗來看,任蘭知道凡是有權有勢的,只要是個男人,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好se,天下烏鴉一般黑,這個社會幾乎沒有什麼真正的不近女色的官員,特別是那些手頭權力越大的官員,對女人是越挑剔.

趁著自己身材和容貌還保持的一點也不必三十歲的女人差,又能莫清男人的心,就想用自己的身體拉攏過來劉建國,讓他來幫自己擺平在西京市立足時會遇到的麻煩.

正在這時候,劉建國的手機在皮包里奏起了音樂,劉建國舒爽完後心滿意足的給任蘭笑了笑,從她身上翻下來,側過身子伸著胳膊去拿過公文包,拉開拉鏈從里面掏出手機一看,屏幕上顯示著"老婆",就一邊給任蘭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她別說話,一邊按了綠色接聽鍵接通了電話.

"今晚怎麼還不回來啊?又在哪花天酒地呢?"劉建國的老婆在電話里語氣輕佻的問."和市委的人一起吃飯呢……嗯……我盡量早點回去吧……行啦,你先早點睡吧,現在還喝酒著呢……陪著領導喝酒呢怎麼走呢……好啦……我盡量吧……行啦,不說啦……先掛了……"劉建國撒起謊來面不改色氣不喘,有點不耐煩的應付完老婆的檢查後掛了電話,轉過臉對一旁滿面紅潤,深情款款注視著他的任蘭說:"老婆打來電話讓我回去呢."

"不嘛,劉主任您不要走嘛,今晚就陪我一晚嘛."任蘭將身子挪了挪,靠在劉建國的身上挽住了他的胳膊撒嬌說.

"老婆叫我回去啊,明天……明天咱們再聯系吧?"劉建國骨子里還是比較害怕老婆一點的,畢竟自己在仕途能扶搖直上,還全憑老婆家里有個親戚在中央干事,要不然他的仕途怎麼會這麼平坦無阻呢,一邊說著就將寶貝上的雨衣摘下來,准備下chuang去洗個澡就回家.

"不要,不准你走."任蘭撅嘴撒嬌,像個小姑娘一樣瞋著他,緊緊挽住他的胳膊,伸出一條白嫩的長腿搭在他的腰上,將他夾住不肯讓他離開.

"小蘭,你這……"看著任蘭曼妙無比的身材,回味著剛才與她快活時的感受,劉建國就有些猶豫不決起來,畢竟自己老婆無論是從身材還是容貌上來說,都是無法和任蘭這個徐老板娘但還是風韻無限的美女相比的.

看見劉建國猶豫不決起來,任蘭就趁機伸出濕軟靈活的舌頭在他身上親吻,搞的劉建國身上像觸電般一樣麻癢癢的,一陣一陣酥癢的感覺掠過中樞神經,很快就讓他有點做出了決定,心一橫,說:"好啦,小蘭,那就不回去了,今晚好好陪陪你."說著就翻了個身再次爬上了她的身子.

任蘭隨手把他的手機拿過來,嬌媚的看了他一眼,當著他的面直接將他的手機關機,嬌滴滴地說:"不要你老婆打電話來打擾我們."

劉建國愣了一下,心花怒放的呵呵一笑,心里癢癢極了,嘿嘿笑著,就將嘴印上她的身子,在上面拱了起來.

……

為了博取劉建國的好感,拉攏和他的關系,任蘭這一番在chuang上表現的特別主動活躍,竭盡所能,用盡了各種花樣來伺候這個西京市委辦公室主任,讓他感受到了帝王般的享受.

五十歲的劉建國在她各種別出心裁的伺候下,就好像一下子年輕了二十歲一樣,精力充沛,渾身充滿了力氣,與她在香格里拉套房寬大的席夢思chuang上打滾,蝕骨溫存了整整一晚.

第二天是個周末,劉建國狂放了一個晚上,累的腰酸背痛,睡的跟死豬一樣,任蘭清早起來一直叫他醒來,叫到了十點多才劉建國才睜開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睛,看了看一旁已經穿上小衣的任蘭,才突然想起來昨晚和她在一起呆了一個晚上.

看了一晚手腕的表,發現已經十點多了,就立刻緊張的從chuang頭櫃上拿起手機開了機,手機里一連擁進了五個未接電話,都是劉建國的老婆打來的.

遭了,這一晚上沒回家,這可怎麼給老婆交差啊?劉建國皺著眉頭,看上去神色為難極了.

"劉主任,您在想什麼啊?快點起來嘛,您還要陪我去樓市看看呢."任蘭站在chuang邊拿起黑色的修身毛衣一邊穿一邊嬌嗔地說.

"小蘭,你先別說話,我給家里的母老虎打個電話."劉建國揉著腦門想了想,想好了一個借口,才硬著頭皮忐忑不安的撥通了老婆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聽見里面傳來了女人尖銳的呵斥:"劉建國,你昨晚跑哪里鬼混去了!竟然敢夜不歸宿,一晚上都不回來!"

劉建國皺著眉頭神色極為尷尬的看了一下在一旁穿衣服的任蘭,對著手機陪著笑,笑嘿嘿說:"老婆你先別生氣,你先聽我說嘛,昨晚陪市委領導吃飯,被……被一幫部下給灌醉了,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啦."

"你少花言巧語的騙老娘!你快點給老娘滾回來!"電話里劉建國的老婆不依不饒的呵斥道.

"我……我騙你干什麼呀,你看咱們都生活多少年啦,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嘛,不信你打電話去問辦公室的小張嘛,昨晚的確是喝多啦,被他們攙著開了個房就睡了,這不才睡起來嘛."

"那你怎麼關機呢?"老婆疑心重重,語氣尖銳地質問.

任蘭在一旁小聲對劉建國說:"沒電了,才充的電."

正愣著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劉建國在任蘭機靈的提醒下就立刻顯得很沉著的說:"這不手機都好幾天沒充電了,昨天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沒電了,自動關機了,我這才找了個萬能充沖了會電,這一開機就給你打來了嘛."

劉建國的老婆對他管得很嚴,從他平時老實的表現來看,心想這家伙量他也不敢騙自己,但還是依舊不依不饒的用尖銳的語氣說:"行啦!別找這麼多借口了!今天禮拜六你趕回來!陪我去逛街買衣服!"

劉建國老婆的聲音很大,一旁的任蘭聽的很清楚,于是就在一旁撅著嘴皺著眉頭看著劉建國,劉建國看看忸怩作勢的任蘭,昨晚是答應過她要陪她去樓市看看的,今天又是周末,老婆又要讓他陪著去逛街買衣服,一時半會就緊鎖了眉頭,神色極為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死了啊?"聽見電話里沒聲音了,劉建國的老婆就尖銳的吼道.

"噢,老婆,今天上午不行啊,手頭上還有個工作得抓緊時間干一下,下午……下午我一定陪你去."劉建國臨時想了個借口說道.

一旁的任蘭才舒展了眉頭,嬌滴滴的看著他.

"今天禮拜六不上班,還干什麼工作啊!"劉建國的老婆尖銳的吼道.

"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是在西京市委辦公室啊,不是在榆陽啊,事情很多的啊,今天這個事非常重要,昨晚上吃飯的時候領導親自交代過的啊,這可不敢耽誤啊."劉建國顯得很焦急地說.

電話里沒了聲音,過了片刻,劉建國老婆說:"那行,老娘就相信你一次,下午兩點之前你必須給老娘滾回來,否則我去市委找你!"

上篇:無奈之舉    下篇:身在福中不知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