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老王八蛋   
  
老王八蛋

這還奇了怪了,藍處長人找不見怎麼電話也不接啊?趙得三一邊朝樓梯口走一邊繼續打電話,剛一走到樓梯口一只腳踩下樓梯的時候突然隱隱約約聽見了哪里傳來了手機來電時的唱歌聲,仔細一聽,趙得三就聽出來這是藍處長的手機鈴聲.

只是聲音很微弱,但可以確定藍處長人還在辦公樓里.

趙得三豎起耳朵一邊繼續打一邊聽鈴聲的來路,仔細聽了好一陣子,才逐漸察覺到好像是從三樓傳來的,于是就朝三樓一邊走一邊繼續打她的電話,果然就聽見鈴聲越來越清晰.趙得三上到三樓後就清楚的聽見了這鈴聲是從走廊那頭傳來的,便繼續一邊打一邊朝鈴聲傳來的地方走去,誰知剛一經過廁所門口時電話被直接拒接,他再打過去就是關機了.

這怎麼回事?

剛才鈴聲傳來的地方是馬德邦和鄭禿驢辦公室所在的地方,難不成藍處長在鄭禿驢辦公室?但是為什麼一直不接電話,現在又突然關機了呢?難道藍處長只是在老子面前裝可憐,聯合鄭禿驢兩個一起戲耍我?

靠!這個賤b,老子倒要看看你和鄭禿驢玩什麼花樣!

于是趙得三放輕腳步,輕手輕腳的一邊朝鄭禿驢的辦公室靠近,一邊東張西望的觀察周圍的動靜,一點一點就挪到了他的辦公室門口.

接著就聽見了讓他感到驚愕的聲音.

"小藍,你別想喊人,現在單位的人都下班了,你就算是喊破了喉嚨也沒有用,你今天不願意也得願意."鄭禿驢笑著說.

"嗚嗚……"

趙得三聽見里面傳來藍處長的掙紮聲,明顯可以聽出來她是被鄭禿驢那個老東西捂住了嘴發不出聲音來.

趙得三一下子被激怒了,心想這老王八蛋怎樣對別的女人,他不管,但是藍處長是我趙得三的菜,你這個老東西休想得逞!說著准備強行破門而入.

腳剛抬起來准備踹上去的時候突然從里面傳來藍處長喘著氣厲聲呵斥的聲音:"鄭良玉,你這個畜生!這是在單位!你快放開我!你這個畜生快放開我!"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趙得三一下子收住了腿,緊接著聽見"啪"一聲響亮的聲音:"臭娘們!喊什麼喊!你今天要是不讓老子爽,你就別想離開這!"

他這才算是完全知道了鄭禿驢的真實面目,簡直和王純清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煤資局的時候王純清看上哪個姑娘,好歹也是用受用的權利給她們某點好處來"等價交換",從來不霸王硬上.

這鄭禿驢不僅霸王硬上,竟然連下藥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都使得出來,簡直太禽shou了.

心想著自己那麼迷戀的藍處長,在這間辦公室里被鄭禿驢想要強行占有,聽著藍處長拼命發出的嗚嗚嗚的掙紮聲,趙得三簡直太火大了,腦子里氣血翻滾,很想破門而出充當一回英雄,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告誡自己千萬要冷靜,一定不能太沖動.

他還想在建委能有所發展,雖然和鄭禿驢攤牌後就已經暗中有了隔閡,但表面上也不能撕破了臉,那樣以來即便有蘇姐相助,自己在建委的前途也就不會很平坦了.

逐漸冷靜下來,趙得三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戶前,從窗簾沒完全遮住的縫隙中偷偷看進去,不禁嚇了一跳.

藍處長已經被那個畜生壓在了沙發上,一只手捂著藍處長的嘴,將她的臉憋得通紅.

一邊笑著說:"今天你不願意也得願意……"一邊將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褲腰上,粗蠻的撕扯著想扒下來.

趙得三躲在窗外看到里面發生的這一幕,腦子里氣血翻滾,拳頭緊緊攥在了一起.不一會就看見藍處長的褲子被老東西解開.

藍處長的雙眼噙滿了無助的淚水,目光凶狠的瞪著他,充滿了殺氣.

趙得三實在不能容忍了,再這樣等下去藍處長非被那老東西非得逞不可!

他可不想自己喜歡的女人,被那個禽shou不如的老王八蛋玷汙,情急之下腦子一轉,靈機一動,從窗戶旁小心翼翼來到門口,然後用力"咚咚咚"在門上拍打了十幾下,撒腿朝一旁的廁所跑去的同時就聽見從辦公室里傳來了鄭禿驢驚嚇的聲音:"誰?誰在敲門?"

趙得三一溜煙跑到一旁的廁所里,將頭從里面探出來觀察著辦公室門口的動靜,果然過了片刻就聽見藍處長帶著哭腔的怒吼:"你這個畜生不如的家伙,我檢舉你,要給徐書記揭發你的獸性,你這個畜生!"

徐書記是單位紀檢組書記.

聽見藍處長的聲音後緊接著趙得三就看見辦公室的門打開,藍處長雙眼猩紅,噙滿淚水從里面沖了出來.

再緊接著就看見鄭禿驢從里面沖出來一邊叫:"小藍"一邊抓住了她的手腕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勸起來:"小藍,小藍你聽我說,你別沖動,只要你滿足我,我在建委一天就絕對不會虧待你的,你不是一直想往上走嗎,我肯定會替你考慮的--"

"畜生!放開我!"藍處長將胳膊用力的甩著從他的手中掙脫著,怒聲的呵斥他,"你別再花言巧語了,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比誰都清楚,你簡直是個畜生!"

鄭禿驢這老家伙看藍眉不吃軟的,就哼笑了一聲說:"藍眉,我看的上你是你的福分,在單位有多少女的想著法子往我懷里撲我看都不看一眼,你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你裝什麼清高呢?你難道忘了那天晚上你在王子酒店和我在一起了?"

"你無恥下流!我會揭發你的獸性的!"藍眉一雙烏黑的眸子里噙滿屈辱的淚水,同時充滿仇恨和殺氣狠狠瞪了他一眼,一邊厲聲怒罵鄭禿驢一邊快步朝這邊走來.

趙得三趕緊將腦袋縮進了廁所里,聽見鄭禿驢狡猾的哼笑著說:"藍眉,你別忘了,我手里還有你的那些精彩的照片,你要是不怕我把你的那些照片公布于眾的話那你就去揭發我吧,哼!"

藍眉頭也不回,理也不理他,快步的朝這邊走來,眸子里的淚珠隨即滾落而出,順著臉頰迅速的滑落下來.

很快,躲在廁所里的趙得三就看見藍處長從廁所門口快步經過,下巴上掛著淚珠,臉上淚痕斑斑,看上去委屈極了,看的趙得三心里很不舒服,真恨自己來西京後沒有像在榆陽煤資局那樣隨身攜帶山寨機,要不然剛才在窗外偷偷pai下鄭禿驢在辦公室將藍處長壓在身上霸王硬上的禽shou一幕,用那做證據一舉將鄭禿驢這個老東西打倒,給藍處長好好出了這口惡氣.

等藍處長從廁所門口經過後,趙得三才又小心翼翼的探出頭,朝那邊一看,發現鄭禿驢已經進辦公室了,才迅速從廁所里出來快步趕下樓去,趕到一樓的時候趙得三才趕上了藍處長,在她身後小聲叫了聲:"藍處長."

藍眉一下子就聽出來是趙得三的聲音,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駐足回過頭,臉上淚痕斑斑,卻故作強顏歡笑,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問他:"小趙,你怎麼還沒走?"

"我……"趙得三憐香惜玉的看著她,生怕鄭禿驢下樓來看見自己和藍處長一起了,顯得很警惕地說:"藍處長,這里講話不方便,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說."

藍眉看見他神秘兮兮的樣子,想到剛才就在鄭禿驢即將得逞時,外面響起的急促敲門聲,突然就明白了過來,微微蹙了蹙柳眉,眸子瞪大了一些,嘴角微微一抽,正要開口說什麼.

趙得三上來一點也不介意的攬上她的腰肢說:"藍處長,這里講話不方便,出去找個地方再細說."說著就攬著藍處長的腰快步朝她的車走去.

藍眉也一時沒反應過來,就愣愣的被他攬著柳腰走到了車前,打開車門鑽了進去,"藍處長,開車吧."趙得三朝三樓陽台看了一眼,怕鄭禿驢站在上面看到自己坐在車里,就催促她趕緊開車.

藍眉看出來了他在顧慮什麼,就啟動了車子,也沒問去哪里,就直接將車開出了建委大門,才轉過淚痕斑斑的臉,目光失去了妖異的神色,看上去委屈的有些令人心疼,聲音瑟瑟地問他:"趙得三,剛才是不是你……你敲得門?"

"嗯."趙得三點點頭,"我本來說想請因為私自保存您照片的事請藍處長您吃個飯給您賠禮道歉,打您電話一直打不通,聽見電話在三樓響,誰知走上去後就發現了剛才的事,那個畜生簡直太卑鄙可惡了!"說著趙得三顯得很為藍處長打抱不平,一臉怒氣.

為什麼總是他?總是在我遇到麻煩的時候趙得三會突然出現?

藍眉腦海里打起了一連串的問號,這些年她受過不少的委屈,但一直以來還沒遇到過現在這樣的麻煩,根本不知道鄭禿驢會是那種人面獸性的畜生.

現在她前夫方軍因經濟問題被紀委查處,那畜生知道沒人再為自己出頭了,才敢這麼對自己.

上篇:藍眉很生氣    下篇:事情經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