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   
  
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

"還研究什麼呢,鄭哥您在建委的官最大,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嘛,我看您就讓我們家那個不爭氣的夏劍去黨校培訓的了,那不爭氣的家伙都工作好幾年了,現在還一點出息都沒有."夏劍老婆用芊芊玉手在鄭禿驢的大腿面上輕輕游走著,嬌滴滴地說.

鄭禿驢聽她這麼說,就明白怎麼回事了,攬著她香肩撫莫的手停下來,扭過頭問:"是不是小夏讓你給我說的啊?"

夏劍老婆怔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驚慌的神色,故作鎮定的媚笑著說:"哪里呀,我是聽他說起這件事了,覺得他太不爭氣了,一點出息都沒有,要是有這個好機會的話,倒不如讓他去爭取一下,說不定去黨校培訓一下對他工作上也有幫助嘛."

鄭禿驢將他攔在懷里,笑道:"妹子你有所不知啊,去黨校培訓的這個機會現在建委很多人在私底下爭呢,我之所以一直沒開會研究就是怕萬一定下來的人選下面人不滿意,不能服眾啊.再說規劃處的那個小趙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聽夏劍說啦,就是那個他表姐是省委組織部部長的趙得三嘛."夏劍老婆說.

鄭禿驢神色有些為難的說:"就是那個小趙啊,他也抓住這次機會去黨校培訓,蘇部長就給我打電話來打了招呼,讓我把這個機會讓給小趙.但是我不太想讓小趙去,所以啊,現在我也有壓力,到現在還沒開會研究這件事呢."

"鄭哥,這可是你們建委內部的事情呀,雖然小趙他表姐是省委組織部部長,但是她也不能左右你們建委內部的事情啊,再說派人去黨校學習也要經過鄭哥你們研究決定啊.小趙他才去建委上班幾天啊,要是真讓他去黨校培訓的話那你們建委其他人才不會服氣呢.要我說呀,我就覺得夏劍合適,至少他上班時間長,有一定的資曆嘛.鄭哥你看呢?"夏劍的老婆依偎在老禿驢身上一個勁的鼓吹老禿驢把這個機會留給夏劍.

不過這女人說的一番話讓鄭禿驢有一種醍醐灌定,毛塞頓開的感覺,覺得她說的廷有道理的.

派誰去黨校培訓是建委內部的事情,自己好歹是建委一把手,由自己拍板決定合情合理.

雖然她蘇晴權高位重,但插手這件事也不對啊.更何況如果真要排趙得三去黨校培訓的話肯定是不能服眾的,這樣以來反而讓自己在單位的威望會受到影響,下面人肯定會很有看法.

無論是從工作經驗的資曆上來看,夏劍倒也是個不錯的人選,總比趙得三那個眼中釘要好.

再說了這件事本來就要上會研究,到時候自己在會議上推薦夏劍的話其他黨組成員肯定也不會有異議的.蘇晴到時候要是問下來,就說派夏劍去黨校學習是眾望所歸,量她也不好說什麼的.

鄭禿驢正在凝眉思考這件事,夏劍老婆見他不說話,就撒嬌似地在鄭禿驢的兄膛上用粉拳垂了一下,嬌滴滴的撅嘴說:"鄭哥,你說句話嘛,就讓夏劍去好不好嘛?"

鄭禿驢想了一通,也算是想通了,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蘇晴即便手里權力比自己大,官位比自己高,但她也是外人,建委還是老子說了算.

鄭禿驢一邊想著伸出手在她大腿上輕輕拍了拍,說:"那行,既然妹子都說了,哥就答應你,安排夏劍去黨校培訓,等明天到單位就開會研究,把該走的程序走了."

夏劍老婆喜出望外的看了他一眼,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嬌滴滴的說:"鄭哥您真好."

鄭禿驢臉上堆滿壞笑.不懷好意的問她:"妹子,哥幫了你這麼大的忙,那你就不打算感謝一下哥?"

"鄭哥想讓人家怎麼感謝嘛?"夏劍老婆仰起鵝蛋臉,烏黑發亮的眸子含情脈脈的看著他,臉上掛著嫵媚的笑,看上去神態特別嬌媚,像只能把男人的魂勾走的狐狸精一樣.

"這得看妹子想怎麼感謝啦.不過哥可是有言在先,第一不要送什麼東西給哥,第二不要錢."鄭禿驢道.

"鄭哥,那……那你看用我自己來感謝你怎麼樣啊?"夏劍的老婆嬌滴滴的說著,芊芊玉手開始亂摸.

"妹子,哥現在火氣很大,想泄瀉火啊."鄭禿驢壞笑著拉起她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褲襠上.

在這樣的刺激下,鄭禿驢瞬時也產生了一股強烈的感覺,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感覺掠過了中樞神經,簡直太妙不可言了.

一場刺激的巫山云雨過後,鄭禿驢露出滿意的笑容,舒服的靠在沙發上喘氣了粗氣.

"鄭哥,這樣感謝您可以嗎?"夏劍老婆紅著臉吐氣如蘭的問道.

"行,但是一次可是不夠的噢."鄭禿驢心滿意足的喘著粗氣壞笑說.

"人家又沒說就一次嘛,只要鄭哥您喜歡,什麼時候都可以嘛."夏劍的老婆一邊香氣喘喘的撒嬌一邊靠在了他的身子上.

正在兩個人抱在一起喘氣休息,突然聽見房間里響起了"蹦蹬蹦蹬"的聲音.鄭禿驢就立刻警覺起來,一臉緊張的左顧右盼朝四下看著,問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聽見沒?什麼聲音?"

經鄭禿驢提醒,夏劍的老婆將垂下來遮住耳朵的長發撥到耳後,才聽見了一陣"蹦蹬蹦蹬"的響聲,也有些疑惑的朝四下打量著,看了一會突然發現客廳門的門鎖在轉動.

"不好了,是夏劍回來了."夏劍的老婆在鄭禿驢來的時候特意從里面反鎖的門,這是有人在外面用鑰匙開門,但門反鎖著,門鎖只能被擰的微微轉動一下.

說著話,夏劍老婆就驚慌失措的從鄭禿驢身上下來,將裙擺垂下來,肩上的帶子重新掛上肩膀,"鄭哥,快."

鄭禿驢看了一下手腕那塊趙得三送的江詩丹頓,發現已經六點多了,立刻驚慌失措的站起來將褲子提上,驚慌不安的小聲問她:"妹子,我躲在哪?"

"鄭哥你別躲,就坐在這里,鎮定一下,知道他抓不到現行就不會說什麼的."夏劍老婆讓他鎮定一點.見他穿好了褲子,才一邊整理著凌亂的頭發一邊故作鎮定的走上前去打開了門.

"老婆,你怎麼反鎖著門干什麼啊?"夏劍有些生氣的一邊問一邊走了進來.

"小夏下班回來了啊?"鄭禿驢故作鎮定的站起來呵呵笑著說.

夏劍先是一愣,隨即訕笑著點頭說:"剛回來,鄭主任您來了啊."知道這老家伙下午肯定來家里和老婆沒干好事,一看老東西和自己老婆紅潤的臉色,以及沙發上有些皺巴巴的布墊子就知道兩個人肯定是剛滾過chuang單,連戰場都沒來得及收拾.

幸虧自己回來的晚沒打擾領導的好事,夏劍心里七上八下的想道.

"我也剛路過,看看時間也該下班了,就上來坐坐,等小夏你回來和你說點工作上的事情."鄭禿驢做賊心虛,就道貌岸然的笑著解釋他為什麼會在夏劍回家前出現在人家家里,而且還孤男寡女的從里面反鎖了門.

夏劍愣了一下,知道鄭禿驢這只是借口,但為了能得到領導的恩chong和重視,在明知自己老婆被領導上了的情況下,還對鄭禿驢熱情無比的說:"鄭主任您快坐,老婆,怎麼不給鄭主沏茶呢."說著就過去將家里最好的茶葉從櫃子里拿出來,給鄭禿驢沏了杯茶,端過去遞了上去,畢恭畢敬的笑道,"鄭主任您喝水."

鄭禿驢真還有點蒙了,一時對夏劍的智商真有點懷疑起來了,自己和他老婆孤男寡女的反鎖著門不說,沙發角的木質地板上清晰的留著一坨液體,而且空氣中還彌漫著男歡女愛過後腥臭的羊騷味,這家伙倒像是什麼也沒察覺一樣,對自己還這麼敬畏和熱情,搞的鄭禿驢呆若木雞的愣了起來.

"鄭主任,茶水."在夏劍老婆的提醒下鄭禿驢才回過神來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夏劍,沉著冷靜的呵呵笑著一邊接住茶水一邊說:"好."

"鄭主任您說來找我談點工作上的事情,您說吧."夏劍笑呵呵的坐下來說.

鄭禿驢剛抿了一口水,還不等他說話,夏劍老婆就搶著說:"人家鄭主任說准備叫你去黨校培訓呢."

"鄭主任,真的啊?"夏劍喜出望外的問道.

夏劍老婆這樣一說,鄭禿驢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想不讓他去黨校培訓都不行了,再說自己剛才在刀尖上跳舞,在夏劍老婆的引誘下,一時昏了頭腦已經答應了她安排夏劍去黨校培訓,這樣以來如果要反悔的話臉上就掛不住了于是就硬著頭皮點點頭嗯了一聲,放下茶杯說:"夏劍,你在單位也工作了好幾年了,雖然這次去黨校培訓的機會私底下競爭很激lie,但是我仔細考慮了一下,覺得無論是從工作經驗還是資曆上來說,派你去是最合適的,你覺得呢?"

上篇:偷梁換柱    下篇:名單定下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